《太極拳體用歌》是「動手梢牽」不是「湧泉根摧」

宗長 葉金山

過去台灣和大陸隔絕封閉數十年,學太極拳的人在無法到大陸求證是非的情況下,少數拳師透過強大的軍政地位,並藉著強大文宣推波助瀾,把台灣的太極拳,在短時間內,全都改成了以腳底湧泉帶動身手的「湧泉法」;由於這些人的軍政地位崇高、聲勢浩大,造成「湧泉法」遍地橫流,最後甚至漫延到了其他各種內外家武術之中。

「湧泉法」的太極拳,在台灣幾乎成為少數門派以燒香拜墳方式,進行宗教式膜拜信奉的基本教義;因此「湧泉法」在台灣已經是沒有人敢碰觸的神主牌;有些門派的極端武師,更拿著「湧泉法」的太極拳,以打假拳之名,四處挑釁不服從者,甚至動用各種不光明的手段試圖封殺「指領法」的言論;他們混淆人心的口號就是:「連太極不動手都不知道,還敢自稱太極拳!」於是在是非不分之下,台灣人便只知有「湧泉法」,而不知有以指領身,以身領步的「指領法」。

可是事實上,中國武術自明代槍家吳殳有記錄以來,讓全身節節貫串的「整勁、用勁」方式就分為「指領法」和「湧泉法」兩種,絕不是只有「湧泉法」一種;這是學習中國武術的人,理當具備的最基本常識。一個太極拳家,如果只知道有「湧泉法」,而不知道有「指領法」,是非常可惜的;少數人把「指領法」辱為假拳,這就是以自己的鄙陋傲慢,賤踏中國武術的博大精深,這種人和他的師門,終究要被歷史定位為毀滅中華文化的打手。

由於太極拳「整勁」之後,形成「上下相隨、節節貫串」,所以從動作外表看起來就像是「不動手」,所以才會有人說:「太極不動手」。因此「太極不動手」這句話,並不能說是全錯的。可是「太極不動手」這句話,只說要整勁而讓手看起來不亂動是真的,並沒有說太極拳一定要從「湧泉」開始整勁;更沒有說一定要用「湧泉」來帶動身手。所以那些妄說:「因為太極拳不動手,所以太極拳一定要用湧泉來帶動身手。」這就根本是瞎說的。

「太極不動手」的節節貫串整勁方式,不是只有一種,而是至少有兩種。「太極不動手」的整勁,可以用「湧泉法」從腳底湧泉整到手上來;也可以用「指領法」從手指尖整到腳底下去。這兩種節節貫串的整勁方式,就是明代槍家吳殳在《手臂錄》中所說全身「合而為一」的兩種整勁方式。

所以,任何人都可以用「湧泉法」節節貫串達成「太極不動手」,任何人也都可以用「指領法」節節貫串達成「太極不動手」。所以「太極不動手」,只是一句空泛的話;如果沒有再深入弄清楚,「太極不動手」究竟是要用「指領法」還是要用「湧泉法」,那麼「太極不動手」這句話,就根本沒有任何價值,說了等方於沒說。

「指領法」和「湧泉法」合而為一的整勁技術,兩者所表現出來的外形,高明時可以作到外表幾乎一模一樣,令人難以分辨;可是其內在精神,卻完全不同,甚至毫不相容。我們在道場上,示範這兩種整勁的動作,如果不是在示範時刻意漏出破綻,一般人根本就不可能分辨出其中的差異;這也是太極拳一直強調:「凡此皆是意,不在外面。」的原因。因為從太極拳招式動作的外面、外表,極難看出「指領法」和「湧泉法」的差異,太極拳的難學就在這裡,太極拳會出錯也就是在這裡,太極拳的祕密也就是在這裡。

楊氏太極拳是內家拳,理應用內家的「指領法」,不可能用傾向於外家的「湧泉法」;因此最早形成「湧泉法」的太極拳,極有可能是一些沒有長期跟隨楊家師父學習的人,或未得楊家真傳心法的人,在他們淺嚐即止,離開楊家師父之後,自己就想當然爾地,一個人躲在家裡編造太極拳套路和功法心法,所以才會拿不是太極拳的「湧泉法」,混到楊氏太極拳之中。

經過多方探查,我們發現台灣最常被武師用來證明「湧泉法」的歌訣,就是出自鄭曼青著作中的《體用歌》。《體用歌》的作者不明,但由於《體用歌》中有「打手安用手」一語,這「打手」一語,是楊氏太極拳「推手」的古代用語,就像我們的王蘭亭太極拳,就是用「打手」而不用日後楊氏太極拳所說的「推手」;因此《體用歌》的作者不像是楊氏太極拳使用「推手」一語之後的人所作,所以作者應該不是鄭曼青,鄭曼青自己似乎也沒有說《體用歌》是他作的。

由於台灣很多人經常斷章取義地截取《體用歌》裡的一兩句話,來證明太極拳是「湧泉法」,所以我們要對《體用歌》作深入分析,以證明《體用歌》所講的,根本就不是「湧泉法」,以下就是《體用歌》的內容:

《體用歌》:「太極拳,十三式。妙在二氣分陰陽。化生千億歸抱一,歸抱一。太極拳,兩儀四象渾無邊。御風何似頂頭懸。我有一轉語,今為知者吐:湧泉無根腰無主,力學垂死終無補。體用相兼豈有他?浩然氣能行乎手,掤履擠按採列肘靠進退顧盼定。不化自化走自走。足欲要向前先挫後,身似行雲,打手安用手?渾身是手,手非手。但願方寸隨時守所守。」

台灣很多人,就是拿上述這首《體用歌》來宣揚「太極不動手」,再接著推銷「湧泉法」的。可是我們看完《體用歌》全文,卻發現《體用歌》中,所講的「十三式」,和王宗岳《太極拳論.太極拳十三勢》的「十三勢」,名稱不同,根本是「式」、「勢」不分。王宗岳《太極拳論.太極拳十三勢》中的真太極拳,也不是以《體用歌》的「兩儀四象」來建立太極拳,而是以「八卦五行」來建立太極拳,這點《體用歌》也沒弄清楚。

至於《體用歌》中所講的:「化生千億歸抱一。」和《太極拳論》的觀點也完全不同。《太極拳論》是講「太極者無極而生」,所以「太極化生千億」之後,要歸也要歸於「無極」,不能歸於「一」。

「太極化生千億」之後,絕對不能歸於「一」,因為「無極」是無形無相超越名言的,「一」是名言;所以「無極」不是名言「一」,「太極」有形有象,「太極」自己才是「一」。如果「太極」是「化生千億歸抱一」,那麼「太極」就是歸歸於自己了,這樣「無極」就不用存在了;由此可見《體用歌》的太極哲學,和《太極拳論》的太極哲學,兩者根本不一樣。

《體用歌》短短幾句話中,就在太極學理上,出了這麼大的紕漏,可見《體用歌》的作者,對中國的太極哲學,和《太極拳論》的太極哲學,似乎沒有完全弄清楚;所以寫《體用歌》的人,不可能是對太極拳學理有深入研究的人,反而是有很多地方搞錯的人。因此《體用歌》絕不能拿來代表太極拳,任何人也都不應該拿《體用歌》來鉗制太極拳。

至於整篇《體用歌》中,和「太極不動手」的「手」有關係的,也只有三段話:

  1. 「體用相兼豈有他?浩然氣能行乎手」和手有關。
  2. 「採列肘靠」和手有關。
  3. 「身似行雲,打手安用手,渾身是手,手非手」和手有關。

在《體用歌》裡面,根本就沒有「太極不動手」的文字,也沒有「太極不動手」就是用「湧泉法」的主張。至於《體用歌》中「湧泉無根腰無主,力學垂死終無補」這句話,雖然有提到「湧泉」,但只說「湧泉」不能沒有「根」,完全沒有說要用「湧泉」來「整勁、用勁」,也沒有說要用「湧泉」來帶動身體和手,更沒有說要用「湧泉」來帶動太極拳的作戰。

中國武術博大精深、派別眾多,中國武術中講「湧泉」要有「根」的武術,並不一定就是用「湧泉」來「整勁、用勁」的武術。「湧泉有根」和用「湧泉」來「整勁、用勁」,是風馬牛不相及的兩件事;「湧泉有根」和用「湧泉」來帶動「身體」和「手」,也同樣是風馬牛不相及的事;所以「湧泉有根」和「湧泉帶身手」,是兩回事,絕不能混為一談。

我們舉峨嵋武術的《峨嵋拳譜》理論為例,來證明凡是主張「湧泉有根」的武術,並不一定就是使用「湧泉法」的武術,反而多是使用「指領法」的武術。

《峨嵋拳譜》中說:

「爾以丹田,我以湧泉;爾以根摧,我以梢牽。」

看仔細了嗎?峨嵋拳強調他們的武術是用「湧泉」,但是峨嵋拳卻不是用「湧泉」的「根摧」,反而是用「動手」的「梢牽」;也就是說,峨嵋拳即使是強調「湧泉有根」,但卻不是用「湧泉」的「根摧」來作戰,而是用「動手」的「梢牽」來作戰。

《峨嵋拳譜》:「爾以丹田,我以湧泉;爾以根摧,我以梢牽。」的論述,和吳殳在《手臂錄》中所記載的峨嵋槍和石家槍,幾乎完全一樣,可見「動手梢牽」的武術,在中國不但確實存在幾百年,還被某些門派奉為至高的圭臬。

從《峨嵋拳譜》主張「湧泉有根」,卻採取「動手梢牽」;就可以明白,太極拳《體用歌》裡面講「湧泉無根腰無主,力學垂死終無補」,根本就沒有偏狹地說是要用「湧泉」的「根摧」來練拳作戰;《體用歌》裡面講「湧泉無根腰無主,力學垂死終無補」也根本沒有說不能用「動手梢牽」來練拳作戰。

況且太極拳《體用歌》:「身似行雲,打手安用手,渾身是手,手非手」是一整句話,你不能斷章取義,只截取「打手安用手」一句話,就說「太極不動手」;否則你看了《峨嵋拳譜》,你也可以不看其他地方,只截取「爾以丹田,我以湧泉」而不講「爾以根摧,我以梢牽」來騙人說峨嵋拳就是用「湧泉法」。

我們讀書看文章,是要看整體的,不能斷章取義。像「身似行雲,打手安用手,渾身是手,手非手」這句話中的「渾身是手」不就代表「手」比「腳」還重要嗎?不然為什麼不說「渾身是腳」或「渾身是湧泉」?「渾身是手」就是說,當全身能都夠配合手一起運用,如此手本身就不再只有手的原本作用了,手還起了融入了身體和腳的作用了,所以手就不再是手了,而身體也等於具有手的功能了。

「身似行雲,打手安用手,渾身是手,手非手」這句話,明明講的就是「手」的重要性,裡面沒有一句話是不要用手的,裡面也沒有一句話是講「腳」或「湧泉」很重要的,整句話甚至連提到「腳」或「湧泉」都沒有,怎麼可能是用來主張用「湧泉法」的?

至於「體用相兼豈有他?浩然氣能行乎手」就是說,太極拳能夠有體又能用於技擊,一定是讓可以帶動全身貫串的氣,從身體練到手上,讓手能和身體結合運動。為什麼太極拳講氣的時候,要講氣從身體行於手?而不講氣從手行乎身體?因為太極拳的氣,是以丹田為中心源頭,所以凡是講氣,就必須講氣從身體的丹田源頭行乎手,而不能講氣從手或腳行乎身體;因為手或腳不是氣的源頭,從手或腳行乎身體的,是回來的氣,不是出發的氣,所以講氣才會必須講從身體行乎手。

氣就像電,丹田可比作發電廠。電傳到家裡,讓電到達每一個家裡的電器產品,電的流動,也讓洗衣機運轉,你不能說洗衣機在運轉,是發電廠本身的運動所帶動的,發電場是固定機房,它只負責發電,是電讓洗衣機動的,不是發電場這個機房動來動去而讓洗衣機動的;就像電池讓風扇轉動,電池也不必自己轉來轉去一樣,所以風扇的轉動是靠電的,不靠電池的轉動而帶動的。

所以你的氣從身體傳到手讓手運動,是氣讓手運動,不是身體帶動手的,身體只負責供應氣,身體不必動,只要氣傳到手上,手就會動;道理很簡單,你可以試試看,你的身體完全不要動,手一樣可以動,這就證明手的動不是身體帶動的。

至於腳底的「湧泉」,更不是手能夠運動的原因,「湧泉」和手一樣,都不是氣的源頭,湧泉的氣也是身體供應的,所以太極拳手上的氣,不從腳底的「湧泉」來。所以一些不幸失去雙腳的人,他們的手一樣可以動來動去;台灣有人發明「輪椅太極」,讓那些雙腿不能動肢障人士,坐在輪椅上一樣可以打太極拳;「輪椅太極」就像你坐在地板上,別人來攻擊你,你一樣可以用太極拳對付他,這時候你不可能用「湧泉法」,如果你用「湧泉法」,那就糟了,因為你的腳不能動,「湧泉法」一點用都沒有,所以這時候你必須用「指領法」來打,如果不用「指領法」,你的太極拳就完全沒用了;所以世界上不可能有「湧泉法」的「輪椅太極」,如果有也不能用,肢障人士練了也是白練。

所以「浩然氣能行乎手」,是指氣能讓手動,不是身體能讓手動,更不是說手是由「湧泉」帶動的,「湧泉」沒有這個本事,如果你一定要用「湧泉」來帶動手,你就要用撐的,或用蹬的;但是這樣太極拳的《體用歌》就應該寫成「體用相兼豈有他?浩然氣能行腳底!」可是《體用歌》沒有寫成「浩然氣能行腳底」而是寫成「浩然氣能行乎手」,就是告訴我們「手」的「指領法」才是最重要的。

因為太極拳的手很重要,手有臂、有肘、有腕、有掌、有指;手臂要能轉動、能旋動、能絞動,手臂的「肘、腕、掌」要能動,「手指」更要能展指,「手指」要能作出金剪指來領勁,所以身體的氣,要能夠通達到手臂,好讓身體和手連結在一起,這樣手才能動,最後身體也才能配合手的動作。

「浩然氣能行乎手」就是說,身體和手的氣要聯結起來,身體和手才能像接通電源一樣連貫在一起,這樣身體和手才能夠節節貫串一起活動;不是你身上的氣一傳到手上,手反而靜止不動的;就因為很多人打太極拳,手笨笨地杵在身前,「臂、肘、腕、掌、指」,全都呆滯地杵在那裡,完全等待湧泉來撐出,因而不會用「動手」的「梢牽」來施展摔打拿,所以「浩然氣能行乎手」目的就是要讓身體能夠配合手的運動。

太極拳的「氣」不是死的,「氣」代表太極拳身體貫串的能量。很多人打太極拳,手麻麻的就說這是「氣」,沒錯這確實是一種「氣」,但這種手麻麻的「氣」只是初步的,還不是引導太極拳全身貫串的「氣」。太極拳全身貫串的「氣」,是要帶出全身能夠行動的「氣」,是能讓身體和四肢能夠貫串,是能讓手帶動身體作戰的「氣」,如此的「氣」才是「能行乎手」的「氣」;如果你練的是不能讓手行動的「氣」,練了之後反而讓手不能動,那你練的就不是「能行乎手」的「氣」,而是「滯氣」。

至於《體用歌》中「身似行雲,打手安用手」這句話也根本不是要用「湧泉法」,這句話的意思就是,當你的全身能夠配合手而流暢的運行時,你用「採列肘靠」進行打手的時候,你就不會只能用到局部的手了。那是因為你的手和身體用氣聯合了,所以你的手已經不再是過去只會拿筷子吃飯的手了,所以你的手已經不再是過去的手了,你的手境界提昇了,你的手不再是原來不會用氣和身體聯合的手了,這時候你就可以說,我在用「採列肘靠」打手時,何必用局部的手?就因為這樣,《體用歌》才會說:「打手安用手?」

從境界不同之處來看,「打手安用手」這句話中,「打手」的「手」,是指能夠用氣把身體和手聯合起來之後,能夠用於技擊的「手」;而「安用手」的「手」,則是指沒有經過鍛鍊,還只是會拿筷子吃飯,只會作日常工作的「手」。

所以說,一個人沒有練到身體和手節節貫串,沒有練到手能夠領導身步來技擊,他是不能說「打手安用手?」的!因為他還沒有那個境界,他會說:「你看我不必用手,我只要用屁股就可以打太極拳!」這是真有的事,這不是笑話,我們不但遇過,還當場聽到有人這麼說;你看公園有很多人就經常表演扭來扭去,用屁股、用腰、用後背去發勁打人,然後說這就是太極拳,可是《太極拳經》裡面,不管是「掤捋擠按採列肘靠」還是「進退顧盼定」,都沒有說打人要用屁股、腰和後背作武器的。所以沒有那個境界,就不能說:「打手安用手?」說了就會搞到不用手,而用屁股打人。

如果看《體用歌》能夠不斷章取義,如果能夠從整體去看,你就可以發現《體用歌》講到「手」的本義其實是:「因為全身的氣,是以身體的丹田作為中心,所以身體的氣也要能在手上運行,這樣身體和手就能夠貫串起來,如此你的手就能夠自然運行,而你的身體,最後也要配合手一起流暢地運行,這樣你的手就能夠領導及整合身體去作戰,你的手一旦成為戰場上的領導,如此你的手,就不再只是會拿筷子吃飯的手了!你也不必再用那只是會拿筷子吃飯的手了!」所以《體用歌》裡面講的全是「手」的重要性,根本不是講「不動手」,更沒有講要用「湧泉」來帶動身體。

除非斷章取義,太極拳《體用歌》不但不能證明太極拳是用「湧泉法」,反而證明太極拳是用「指領法」,所以把《體用歌》看成是「湧泉法」,就是郢書燕說大錯特錯。

我們從《峨嵋拳譜》:「爾以丹田,我以湧泉;爾以根摧,我以梢牽。」也可以看出,世界上凡是講「湧泉為根」的武術,並不一定就是用「湧泉」來「根摧」,反而很多是用「動手」來「梢牽」。

所以即使你主張「湧泉為根」,你仍然可以主張「動手梢牽」,因為這是兩回事,一點也不會扞格,一點也不會有問題。所以不是主張「動手梢牽」的人,就是「湧泉無根」的人;很多拳師說,如果你的身手不用湧泉帶動,你不用「湧泉法」的「湧泉根摧」,就會「湧泉無根」,這也是沒見識的瞎說。

「湧泉」有沒有「根」,和你是不是用「湧泉法」根本沒關係,人家《峨嵋拳譜》使用「動手梢牽」也同樣能夠「湧泉有根」,人家明代的峨嵋槍、石家槍幾百年前就使用「動手梢牽」也同樣能夠「湧泉有根」,為什麼在某些人的嘴裡就不能了,所以根本就是瞎說。

「湧泉有根」就是從頭到腳的勁整好了嘛,勁整好了能夠節節貫串靈活變動,就「湧泉有根」了,「湧泉有根」和用或不用「湧泉法」的「湧泉根摧」一點關係也沒有。《峨嵋拳譜》使用「動手梢牽」也同樣能夠「湧泉有根」;這也證實太極拳《體用歌》即使講「湧泉有根」,也不代表《體用歌》就是一定是主張「湧泉根摧」的「湧泉法」。

《峨嵋拳譜》在《手臂錄》之後,再次給我們一個清楚的證明,證明中國武術數百年來,確實分為「指領派」和「湧泉派」,這兩種流派的分別,是自古就有,而不是現在才有的。中國所有傾向於內家的武術,也必都是傾向於用「動手梢牽」的,只有停留在外家思維的武術,才會用「湧泉根摧」。

因為太極拳是內家拳,所以根本就不可能用「湧泉法」的「湧泉根摧」,而必是用「指領法」的「動手梢牽」;太極祖師王宗岳在《打手歌》中講:「牽動四兩拔千斤。」這個「牽」字,就是「動手梢牽」,如果你不用「動手梢牽」,你就會陷入外家式「湧泉法」的思維,你用外家式「湧泉法」的思維,就算你想破頭,也永遠不能了解太極拳為什麼能大鬆大柔地粘控對手,又為什麼能「牽動四兩拔千斤」?

所以說,你想了解楊氏太極拳百年前為什麼能夠無敵,你就必須改變外家式的「湧泉法」思維,你必須改用內家式的「指領法」思維,並且徹底執行「動手梢牽」的內家技術,你絕對必須如此來幫助自己,唯有你如此,你也才能幫助你的太極拳。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