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形太極拳」和「棍形太極拳」你練的是那一種?

宗長 葉金山

民間太極拳繞圓圈的「圓形推手」,其架構最主要有「單推手系統、雙推手系統、大捋推手系統」等三大系統,原本楊露禪太極拳並沒有這三大「圓形推手」系統;因為其中「單推手系統」是許禹生引進,而後人加以系統化的,「招式特別多」的「雙推手」是吳鑑泉發明,而後人加以系統化的,「大捋推手」則是楊澄甫發明,而後人加以系統化的。太極拳「圓形推手」的「單推手、雙推手、大捋推手」三大系統,既然全是楊露禪宗師的徒孫輩發明的,這就證明楊露禪本身,一定不可能練過這些徒孫輩所發明的「單推手、雙推手、大捋推手」。

所以凡自稱是楊露禪真傳或祕傳的門派,一定不會有繞圓圈的「單推手、雙推手、大捋推手」等「圓形推手」系統;只要有這些「圓形推手」系統的太極拳門派,一定是混合楊澄甫、許禹生、吳鑑泉等「推手」的門派,而不是真的楊露禪真傳或祕傳的門派。

這也是宗岳門太極拳完全沒有繞圓圈的「單推手、雙推手、大捋推手」的原因,因為宗岳門的「楊氏太極拳64式老架」,是楊露禪親傳給王蘭亭的套路,所以宗岳門完全沒有這些繞圓圈的「單推手、雙推手、大捋推手」的「圓形推手」系統,才是最正常的,如果宗岳門有繞圓圈的「單推手、雙推手、大捋推手」的「圓形推手」系統,就絕對不正常了。

楊露禪的太極拳功夫,完全就在「楊氏太極拳64式老架」的套路裡,而「楊氏太極拳64式老架」的核心功夫,則在套路中以「如封似閉」為根本的「串子」之「打手」裡,完全不在後人發明的「圓形推手」裡。

太極拳的「串子打手」是以中國傳統「以槍入拳」的「串子術」為根本,所建立起來的「槍形打手」功夫;這種「打手」功夫最大的特徵就是「以槍入拳、攻守如槍」,而完全不是手臂像時鐘的時針一般繞圓圈。

當年楊露禪的串子「槍形打手」,現在為什麼全都變成民間太極拳家繞圓圈的「圓形推手」?道理其實很簡單,就是很多民間武師,把楊露禪串子「槍形打手」的「刺中帶旋」完全搞錯了,誤以為「槍形打手」的「刺中帶旋」是「繞圓圈」,所以就變成「圓形推手」的「繞圓圈」了!

譬如初學「槍」的人,最容易把「槍打一點」的技術,搞成「棍打一片」。民間太極拳的「圓形推手」就是「棍打一片」的技術,這「棍打一片」就是手臂像時鐘指針一樣「繞圓圈」的方式前進;而楊露禪太極拳的「打手」就是「槍打一點」的技術,這槍打一點,就是手臂像電鑽的鑽頭一樣「旋轉直刺」的方式前進。

太極拳「槍形打手」的「刺中帶旋」前進方式,外行人看起來,絕對會誤以為是像時鐘的時針一般「繞圓圈」,其實「刺中帶旋」絕不是繞圓圈;即使在「環」裡往內或往外移動時,都不是像鐘的時針一般「繞圓圈」,而是像電鑽的鑽頭一樣,以「旋轉直刺」的方式前進。

「槍」的使用,在直來直往的刺擊中,會帶有一些旋轉的動作,槍的「封、閉」左右旋轉動作稱為「串」;「串」不是像時鐘指針式的繞圓圈,而是像電鑽一樣直刺中帶著旋轉,是「刺中帶旋」。

槍的「串」是以「封、閉」為根本,而太極拳「槍形打手」的「串子」則是以「戳、砸」為根本,兩者的用法則幾乎一模一樣。

「槍形打手」之「串」的主要動作,是旋轉的「刺擊」,而不是像時針一樣繞圓圈;「串」是因「刺擊」而形成旋轉,練「串」的時候,如果錯練成像時針一樣的繞圓圈動作,那麼以槍入拳「槍打一點」的「槍形太極拳」,就會變成「棍打一片」的「棍形太極拳」。

「槍法」和「棍法」自古難分,連明代槍家吳殳,都對當時的少林槍法雜著棍法感到頭痛,而批評少林不知槍;但是這個道理真正能夠理解的人並不多,所以「槍」和「棍」到現在很多人還是混在一起用,也覺得沒有什麼不好,反正一槍在手,隨個人愛怎麼用就怎麼用,別人也管不著。

但是一個人想進入真內家,想要知道「槍」和「棍」的根本差異,或者想要把「槍」練到神化境界,他就必須把「槍法」和「棍法」分得一清二楚。

練太極拳也是這樣,如果分不出接近「槍法」的「槍形打手」,和接近「棍法」的「圓形推手」兩者之間有什麼差異,而誤以為兩者差不多,就會永遠分不清「槍形太極拳」和「棍形太極拳」的差別,也永遠無法進入太極拳階級神明的境界。

楊露禪太極拳從王府皇家而再傳入民間,其間形成了極大的轉變。這個大轉變,就是楊露禪太極拳從「拳法如槍法」,不幸被搞成了「槍法」和「棍法」不分的狀態;甚至不但「槍法」和「棍法」不分,民間太極拳更是從此完全捨棄「槍法」的「刺中帶旋」的「槍打一點」之刺擊,而完全改用「棍法」的「繞圓圈」的「棍打一片」之橫擊。

所以我們現在遇到的問題就是,用「棍法」的民間太極拳家,完全看不懂用「槍法」的楊露禪太極拳;用「棍法」的民間太極拳武師,甚至因看不懂而污衊用「槍法」的楊露禪太極拳是假拳,甚至污衊用「槍法」的楊露禪太極拳「連走化都不會!」

楊露禪的槍形「打手」,用的是王宗岳師的太極拳「走粘」,而民間太極拳的「推手」,用的則是棍法的「走化」,「走粘」和「走化」是完全不同的東西。

民間武師的「走化」只有「走」,沒有「粘」;「走粘」是內家槍法的「倒手」,「走化」不是內家槍法的「倒手」反而更接近外家棍法的「化打」。

所以楊露禪太極拳要會內家槍法的「走粘」才是對的,會外家棍法的「走化」絕對是錯的。所以楊露禪太極拳只會「倒手走粘」,不會「非倒手走化」是極正常的,如果楊露禪太極拳不會「倒手走粘」,卻會「非倒手走化」,那就完全不正常了。

所以說罵以內家槍法「走粘」為本的楊露禪太極拳「連走化都不會!」不但是對楊露禪太極拳的一種恭維,也更證明了民間太極拳只會「非倒手走化」而不會「倒手走粘」的武術,根本不是楊露禪所傳的太極拳,甚至連太極拳都不是。

所以只會「非倒手走化」而不會「倒手走粘」的太極拳,絕對不是楊露禪真傳的太極拳,而一定是「二改、三翻、四密、五怪」的太極拳,這種「二改、三翻、四密、五怪」的「推手走化」技術,我們一個都不會,反而我們才是正常的,如果會就完全不正常了。

民間武師之所以敢如此大膽地攻擊楊露禪太極拳,其真正原因就是他們根本沒有檢討反省,他們自己師承的太極拳,其實多數都是「二改、三翻、四密、五怪」的自編太極拳套路;這些套路全都是過去某個老人躲在家裡,一個人自編、自造的套路,這些套路全都不是楊露禪親傳的,所以這些套路用的才會都是棍法;練這種「棍形太極拳」的人,當然會完全看不懂楊露禪的「槍形太極拳」。

民間太極拳中,尤其以「三翻太極拳」最令人垢病,這種「三翻太極拳」根本就是某個老人,拿幾家「二改太極拳」的套路,自己一個人躲在家裡,用盡心思加以混合,改到翻過來的自編自創套路。這種「三翻太極拳」套路,等於是把別人的「二改太極拳」改了又改,翻了又翻,改到翻過來的套路;如果這種「三翻太極拳」也能夠自稱為楊氏太極拳,那這世界上就完全沒有假太極拳了。

少數民間武師因為不幸學了「三翻太極拳」,而居於「三翻太極拳」被普遍視為假拳的不利地位;他們腦羞成怒,為了搶奪太極拳的真傳正統,以維護自己的自尊心,更是窮盡一切善變之心機來打擊異己,以建立自己的聲威;所以台灣太極拳界最會攻擊其他門派的,多數是練「三翻太極拳」的拳師。

在台灣經常可以見到好幾個不同「三翻太極拳」門派的人,甚至某一個門派中的好幾個小團體,群聚聯合起來,不遺餘力地對其他武術進行攻擊。宗岳門承傳於楊露禪的「楊氏太極拳64式老架」,更是「三翻太極拳」拳師,設定為揚威立萬的最好打擊目標;他們有些人,甚至完全設定藉污衊楊露禪的「楊氏太極拳64式老架」為假太極拳,來迷惑年輕學子,因此在台灣武術界一舉成名的。

但我們仔細清查這些人本身的太極拳來源,幾乎全都是他們的師父,或他們的師爺自編自創的「三翻太極拳」,還有些根本就是他們自己自編自創的「四翻、五翻太極拳」;所以他們的太極拳,根本經不起檢驗,沒有被我們或其他人指證成是假拳,就己經不錯了。

自己練「三翻太極拳」的人,根本沒有資格檢驗別人的太極拳;只要這些人出門時,知道要先照照鏡子,他們就絕對不敢再強硬要求別的門派作太極拳實證,以免別人將他的「三翻太極拳」套路及功法錄影存證,反而證明他打的太極拳,是自編自創的假拳,那他就遮不住馬腳,全都露餡了。

民間太極拳就是因為看不出楊露禪「槍形打手」中「串子」的「刺中帶旋」,加上民間「三翻、四密、五怪」卻自稱楊氏真傳的假拳又多;因此才會把「刺中帶旋」誤當成繞圓圈的「圓形推手」,也才會搞出二十至三十幾個「圓形推手」的招數。

所以說,民間太極拳的「推手」,完全是用他們自己的錯誤想法,妄把楊露禪內家「以槍入拳」的「槍形太極拳」,全部變成外家「以棍入拳」的「棍形太極拳」;因此楊露禪太極拳採用槍法串子「刺中帶旋」的「打手」,就完全變成採用棍法「繞圓圈」的「推手」了。

民間太極拳的核心技術,其實已經大倒退地走回頭路,退回到中國內家還沒出現之前的外家,甚至退回到串子還沒出現的秦代之前了。

所以練太極拳的人,不是自稱是內家拳,他的太極拳就是內家拳;不用內家槍法,卻用外家棍法的太極拳,無論如何鬆柔,都不是內家拳,也不會是楊露禪的太極拳。

過去內家最得意的,就是把「槍法」作為內部核心,所以才會稱為內家。但是民間太極拳家,卻丟掉了楊露禪「以槍入拳」的「串子打手」;而把少林外家以時針運動繞圓圈的棍法,弄到楊氏太極拳裡面來;硬生生把楊露禪的內家槍形直刺的「打手」,改成外家棍形繞圈的「推手」,搞到楊氏太極拳套路和核心功法互相衝突;這樣硬搞的結果,就是楊氏太極拳因套路與核心功法衝突,而無法運作,最後才會被人譏為「豆腐拳」。

民間太極拳外家棍形繞圈的「推手」,根本就無法發出楊露禪槍形直刺的「刺擊之拳」,因為楊露禪的「刺擊之拳」早就被民間太極拳家用「繞圓圈」的「推手」一筆刪掉了。

練楊露禪太極拳卻不會「刺擊之拳」只會「推手」,就只好一輩子去搞「推人比賽」了。我們看到全世界的武術,除了「日本相撲」和「太極推手」之外,幾乎全都會出拳出腳,也都會摔打拿踢;現在民間太極拳卻完全丟掉楊露禪太極拳「拳腳」的「摔打拿踢」,徹底仿效「日本相撲」專心搞「推人」。

台灣的民間太極拳有了「日本相撲」作典範的靠山,便以為世界上又不是只有自己搞「推人比賽」,人家「日本相撲」風靡全日本,舉世聞名,也同樣也是搞「推人比賽」,所以太極拳搞「推人比賽」也是有例有循;從此台灣民間太極拳家,就振振有辭地把自己的「推人比賽」視為太極拳的正道,而視用「摔打拿踢」的真太極拳為假拳了。

台灣有些民間太極拳師,有些還宣稱太極拳只要練到「推人」時,能夠「一碰就飛出去」,便可以天下無敵,這簡直是荒誕至極的欺人神話。

太極拳只要練到「一碰就飛出」便能天下無敵,這種說法就像「黔之驢」如果能夠練到四面八方來敵時「一踢就飛出去」,便能夠天下無敵一樣滑稽。

要知道「黔之驢」靠著牠背後的後踢腿,無論怎樣練,也練不出在戰鬥時,能夠把四面八方的來敵「一踢就飛出去」的功夫,所以大家才會說那是「黔驢之技、黔驢技窮」,因為「黔之驢」那一腿,論論怎麼練,永遠還是那個樣子,絕不會出現什麼奇蹟。

如果「黔之驢」能夠練出在戰鬥時,把四面八方來敵「一踢就飛出去」,當然必是天下無敵;但問題是「黔之驢」靠著牠背後的後踢腿,無論下多大苦功,也絕不可能練出四面八方來敵時「一踢就飛出去」的無敵功夫。

「圓形推手」給了學習者很多荒誕無稽,卻不可能實現的欺人神話,他們利用這些荒誕無稽,絕不可能實現的欺人神話,來迷惑學習者,讓學習者誤以為太極拳,就是要練出這種神話中的「一碰就飛出去」技術,甚至還以此否定楊露禪其他完全不可或缺的「摔打拿踢」技術。

楊露禪的眾多弟子中,大弟子王蘭亭傳至宗岳門的太極拳,至今仍還保留楊露禪「刺中帶旋」的「打手」,楊露禪的「打手」,就是一種「拳肘膝足、摔打拿踢」並用的太極拳技擊方法,可見楊露禪的太極拳功夫,應用方法非常廣泛,根本不是只有「推人」這一種。

現在很多民間太極拳師,都不是學楊露禪真傳的「一真太極拳」,而是學「二改、三翻、四密、五怪」的太極拳。對這些練「二改、三翻、四密、五怪」的太極拳師來說,基於個人和門派的利益,他們當然會說「圓形推手」才是真的,而說楊露禪的「槍形打手」是假的,這一點都不稀奇。

太極拳「以假作真」的狀況要完全解除,必須要等到社會大眾,多數人都願意去深入研究,並且願意公平比較「槍形打手」和「圓形推手」之差異,而不會再被「圓形推手」牽著鼻子走時,才有可能真正獲得改善。

否則「圓形推手」,一定會繼續以楊露禪之名,來否定楊露禪的「打手」,而用「推手」能練到「一碰就飛出去」的胡蘿蔔,迷惑世人的耳目,讓很多有心學習楊氏太極拳的人,繼續走那絕不可能實現的神話之路。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