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粘即是走,走即是粘」的太極拳有真假之別

宗長 葉金山

王宗岳太極拳以「走粘」為最高技術,王宗岳祖師的《太極拳論》說:「粘即是走,走即是粘」。所以我們宗岳門「練推手」,其實是「練走粘」;我們「比推手」,其實是「比走粘」。 一般人以為太極拳的「走」就是「防守」,而「粘」就是「攻擊」;我們在教初學者學王蘭亭太極拳以「串子」為本的「槍形推手」時,也會這麼說。但是等到「走、粘」略為精熟之後,我們就不再說「走是防守,粘是攻擊」,我們會開始說「走」就是「攻擊」,也會開始說「粘」就是「防守」。

我們會從最標準的「走、粘」動作中,讓弟子看出,在完全沒有改變原先所教動作的情況下,原先教的「走」不但是「防守」之形,它的形也同時就是「攻擊」之形,而原先教的「粘」也不只是「攻擊」之形,它的形也同時就是「防守」之形。

也就是說,我們「槍形推手」的「戳、砸」兩母拳,無論是「戳」還是「砸」,如果從「走」的角度看,它們全都是不折不扣的「走」,但是如果從「粘」的角度看,它們也全都是不折不扣的「粘」。所以事實上,我們在太極拳用技中,不能論定「戳、砸」兩母拳,何者是「攻擊」何者是「防守」,因為這「戳、砸」兩母拳的形態,既都是「攻擊」也都是「防守」。

從這裡我們也可以看出,太極拳為什麼要以「走、粘」的觀念,來代替一般武術的「攻、守」觀念,那是因為太極拳「走、粘」兩字所要表達的技術形態,已經超出「攻、守」兩字所能表達的了。

「攻、守」兩字的字義,由於刻板地傳達「一來一往」的動作,已經無法表達太極拳所要傳達的,超乎「一來一往」的技術。因此王宗岳祖師就以「走、粘」,來取代「攻、守」;好讓世人明白,太極拳的技術,已不再是一般以「攻、守」為重心的武術了。

所以王宗岳祖師,親自定義「走」為「人剛我柔」,而定義「粘」為「我順人背」;從此太極拳便進入了,以「人剛我柔、我順人背」觀念,完全取代「攻、守」觀念的嶄新時代,這無論是在當時或現代,都是劃時代的武術思想創新。

因此,傳統武術的「攻守」觀念,就被「人剛我柔、我順人背」所取代而不用。變成只要敵人「進攻」,我不是要「守」而是要「鬆柔無力」;變成只要敵人「退守」,我不是要「進攻」而是要「順人得勢」。

所謂「鬆柔無力」就是完全以「大鬆大柔」去克制敵人,所謂「順人得勢」就是順隨敵人之形,令我得優勢控制人,而敵人呈背勢受控制。因此「鬆柔無力」和「順人得勢」便成為太極拳不可違背的兩大技術法則,但是這個法則,還必須更進一步確定其為「兩面一體」,才能作為王宗岳太極拳的最終法則。

所以王宗岳祖師在定義「走」為「人剛我柔」及「粘」為「我順人背」之後,王宗岳祖師便更進一步,更深入地定義太極拳為「粘即是走,走即是粘」。

在「粘即是走,走即是粘」這個定義的規範之下;「走」的「人剛我柔」也因此完全等同於「粘」的「我順人背」;經過這個更進一步的定義,「走」已不再只是「鬆柔無力」,「粘」也已不再只是「順人得勢」。

「走」和「粘」兩者,在「粘即是走,走即是粘」的規範之下,從此完全合而為一,成為「大鬆大柔順人得勢」的一體技法。所以太極拳就變成「我柔、我順」,而總歸於以「大鬆大柔」達成「順人得勢」的「柔式控制武術」。

王宗岳太極拳以「柔式控制武術」的形態,在中國傳統武術中異軍崛起,旗幟十分鮮明,技術極為精準,從哲學到技術的理論全備,也因此大異於其他各種中國武術,而廣受矚目。

因此我們可以嚴格地說,王宗岳太極拳並沒有純粹的「粘攻」動作,也沒有純粹的「走守」動作。太極拳的「粘攻」之形,本身就是「走守」之形;太極拳的「走守」之形,本身就是「粘攻」之形。這就是王宗岳祖師說的:「陽不離陰,陰不離陽。」也就是「粘不離走,走不離粘」,「走、粘」是完全一體同存的同一動作。

所以王宗岳祖師最後為太極拳作出:「陰陽相濟,方為懂勁。」的結論。意思是說當你的「走」和「粘」,練到「相濟」,「相濟」就是「相滅、相齊、相成」,也就是練到「你不見了,我也不見了,你是我、我也是你,你成為我、我也成為你」,而讓「走」變成「粘」,讓「粘」變成「走」,讓「陰」與「陽」不單獨存在,不再有差別,讓「走、粘」或「陰、陽」完全「一體同存」的時候,你才是真的「懂勁」。

所以現在很多人說自己「懂勁」,最簡單的證明就是,看自己的推手動作,一來一往,一攻一守,是不是「粘即是走,走即是粘」的動作,如果不是,那就永遠不可能「懂勁」。

由於王宗岳祖師的太極拳:「粘即是走,走即是粘。」在民間太極拳中,有很多不圓融的解釋,一般人如果誤信了這些不圓融的解釋,就會被帶到假拳的世界,所以我們要特別注意以下四點:

1.王宗岳祖師講:「粘即是走,走即是粘」,並不是說:「你在走守時,要記得隨時粘攻,你在粘攻時,要記得隨時走守。」

2.王宗岳祖師講:「粘即是走,走即是粘。」也不是說:「好的攻擊就是最佳的防禦,好的防禦就是最佳的攻擊。」

3.王宗岳祖師講:「粘即是走,走即是粘。」更不是說:「攻擊中要帶有防禦,防禦中要帶有攻擊。」

4.王宗岳祖師講:「粘即是走,走即是粘。」真正的意思是說:「你的太極拳粘攻之形,本身就一定要同時也是走守之形;而你的走守之形,本身就一定要同時也是粘攻之形。」

如果「你的太極拳粘攻之形,本身就同時也是走守之形;而你的走守之形,本身就同時也是粘攻之形。」那麼你就自然能夠具備前述1.2.3.的能力,而且是真的太極拳。

但如果你的太極拳推手的「粘攻」之形不是「走守」之形,而你的「走守」之形也不是「粘攻」之形,如此你所練的太極拳推手,即使以前述1.2.3.來操作,仍然不是真正的太極拳,而是假的太極拳。

太極拳的「粘即是走,走即是粘」,也不是一般武術所說的「攻中有守,守中有攻」。太極拳的「粘即是走,走即是粘」是指還沒教給弟子之前的太極拳動作,而「攻中有守,守中有攻」則是指弟子學會之後,用技時的策略。

「粘即是走,走即是粘」是強調防範錯誤於還沒教學之前,而「攻中有守,守中有攻」則強調教學之後的打鬥方式,這兩者所講的是不同一件事情。

太極拳合擊推手,師父教的「走守」之形,本身就一定要是「粘攻」之形;而「粘攻」之形,本身就一定要是「走守」之形,這是太極拳絕對真理的信仰,是不允許絲毫討價還價作爭論的;在「粘即是走,走即是粘」上,討價還價地爭論,只會證明自己練的不是太極拳。

如果太極拳師父教的「走守」動作形態,不是全等於「粘攻」的動作形態;那麼這個太極拳的動作形態,在還沒有教到弟子身上時,在還停在師父的身上時,就已經被劃定為假的太極拳。

「粘即是走,走即是粘」這句話中,「即是」兩字的字義乃指「當下就是」。也就是說太極拳的技術,在還沒有教給弟子之前,在還在師父身上時,「粘攻」和「走守」的動作,當下就必是全等,而且不容有絲毫爭議空間。

王宗岳《太極拳論》中:「粘即是走,走即是粘」所講的完全是指師父教給弟子的,包括套路和推手的招式動作,都必須要符合「粘即是走,走即是粘」的動作;這樣弟子練出來的才會是「粘即是走,走即是粘」的太極拳功夫;如果師父教給弟子的是不符合「粘即是走,走即是粘」的動作,那麼弟子無論如何也練不出「粘即是走,走即是粘」的太極拳功夫。

保證太極拳技術正確性的責任重點,在於師父所教的太極拳動作,必須完全符合「粘即是走,走即是粘」的動作,弟子也才能練出「粘即是走,走即是粘」的真太極拳;所以任何偏離太極拳的責任,必先追究師父,其次才是追究弟子,所以所有的太極拳師父,必須負起保證技術真實性的最大責任。

有些教太極拳的師父,不負責任地把「粘即是走,走即是粘」的責任,以「問題在人!問題在你!」為藉口,完全推給弟子,認定完全是弟子的資質不好,或弟子下的功夫不夠才沒有練成,絲毫不曾反省自己所教的太極拳推手,其實可能是完全不符合「粘即是走,走即是粘」的非太極拳動作。

太極拳的動作一定是「粘即是走,走即是粘」的動作,所有不符合「粘即是走,走即是粘」的動作都不是太極拳的動作。如果一個師父拿不是太極拳的動作,要求弟子練出「粘即是走,走即是粘」的太極拳功夫,是極不負責任,也極無道德的失格行為。

如果有人認為師父的功夫即使不符合「粘即是走,走即是粘」,他也可以從師父不符合「粘即是走,走即是粘」的推手動作中,練出「粘即是走,走即是粘」的太極拳功夫,所以師父怎麼教並不要緊,重要的是自己怎麼學。凡是有這種想法的人,就等於是「爬到樹上去捕魚」,也就是找錯方向、用錯方法,最後只會徒勞無功。

因為沒有人能從錯的事物中,學到對的東西。除非他用的全是「反思、反行」,而「反思、反行」正表示他完全沒有追隨他的師父,而是和他的師父反其道而行。和師父反其道而行又能成功的,也必是在師父之外的「對的」事物上學到「對的」東西,這仍然表示他沒有在師父身上學到任何東西。

很多人就因為對「粘即是走,走即是粘」的技術認識不清,也很愚蠢地不相信,在同樣的努力之下,技術問題遠比個人問題,牽涉著更多優勝劣敗的比例;光是一句:「是人的問題!」就讓一些人糊里糊塗地,誤以為太極拳練不成,問題全是出在自己,不會是出在門派或師父的技術。

試看巴西柔術在格鬥世界成功地嶄露頭角之後,在綜合格鬥世界中,想要利用地板寢技求勝的人,都會進入巴西柔術的拳館,學習寢技的技法;這些學習寢技的人,就是相信是「技術的問題!」而不是「自己的問題!」所以他們才沒有堅持在不懂寢技的道館學習,也沒有到那同樣講「柔」的柔道館學習,他們也因此才有機會在寢技上成功。

假設一個人到完全不教寢技的柔道館學習,結果在地板寢技上敗於巴西柔術,他的師父絕不能說:「不是柔道、柔術的問題,是你的問題!」除非這位師父的意思是:「不是柔道、柔術的問題,是你的問題!因為你太笨,要打寢技還不知道早點離開我,去改學巴西柔術!」

在歷史的經驗裡,區域戰場上決定勝敗的,多數是武器的優劣而不是人,否則世界各國就不需要拚命研發更有效的新武器了。所以說,武術的技術,首先決定了個人的未來能力,之後才是由個人的資賦與努力來決定,這是千古不破的道理。

電影葉問說:「不是南拳北拳的問題,是你的問題!」這句話之所以受到各門各派廣大武術家的全力推崇,而被標舉為中國武術名言,背後所突顯的,其實是傳統武術家對自己的南拳北拳沒有完全的自信,更不敢相信自己的技術具有絕對的優越性,因此刻意把南拳北拳的「技術」問題掩蓋起來,而把所有的成敗責任,完全推給學習的「你」去承擔。

如此一來,所有南拳北拳各門各派的武師,在「不是南拳北拳的問題!」的偽真理大旗之下,技術問題被掩蓋了,人的問題被刻意突顯了。因此誰也不敢冒出頭來,宣揚自己或自己門派擁有比別人還優越的技術,以免受到武術界一群自設「打假東廠」的惡質武棍們,群起圍剿。

因為這些惡質武棍,總會刻意掩飾「技術差異」的問題,而把宣揚技術差異的「個人」,以各種理由單挑出來,以集體威嚇來壓制其言論,以免別人受到影響,轉過頭來關注他們技術的真偽,造成對他們的不利。

而在「不是南拳北拳的問題!」之口號下,任何人都可以大聲地宣稱:「大家的技術都一樣好!」從此再也不必承擔技術不良的責任。

既得利益者也可以用「大家的技術都一樣好!」,而放出人人都站在同等的地位,沒有誰的技術高過誰的煙幕彈,如此就全都皆大歡喜;那些既得利益者,躲在煙幕之後,也永遠不會被質疑而永遠高高在上地獲利了!

葉問電影之所以大成功,其實是精準地把中國傳統武術家,在面對世界各種武術競爭時,因缺乏技術自信所形成的長期集體焦慮,藉著被設定為全面勝利的正派人士葉問之口,和超乎世界格鬥擂台選手速度之快的葉問之手來打破。

傳統武家在電影院裡,在葉問「一個打十個」的車輪快拳的痛快勝利下,全體跟著劇情,痛快地渲洩長期和外國武術競爭,卻難以獲得勝利的集體焦慮之壓力,因此電影才能賺到一大票傳統武術家的激情熱淚。

因為葉問電影用一種巧妙隱蔽的電影式語言,替所有傳統武術師父說出,並且證明了,他們心底一直喃喃自語的:「各家武術都一樣好,全世界的武術也都一樣好,沒有誰高誰低,問題全出在學拳的你,不在教拳的我!」。

在膨漲自己和自己門派的技術,到達和世界武術全都居於同等地位的自我陶醉中,每一個門派的傳統武術家,都同時在葉問電影裡,獲得了脫離現實的超快感。

但是一旦離開電影,回到現實面時,傳統武術面對技術競爭而難以突破的壓力,事實上仍然沒有解決,「不是南拳北拳的問題!」一旦轉成「不是中國武術外國武術的問題!」時,就必須要面對拳擊、泰拳、空手道、跆拳道、桑博、巴柔、卡波耶拉.....等世界武術的挑戰,這時很多傳統武術門派和武術家,就會發現自己再也無法如此理直氣壯了!

所以我們必須面對現實,努力進行「技術標準化」和「教學技術革新」,才有希望和全世界其他武術相提並論,不然我們就只能像許多人那樣,掛羊頭賣狗肉,教人的時候用中國功夫,打人的時候用外國武術了。

「不是南拳北拳的問題!是你的問題!」這句虛幻不實的話,對我們而言,只不過是會讓我們在世界武術面前麻醉自己,讓自己繼續沉淪,而必須徹底遠離的迷幻藥罷了!

一個能夠親身示範標準傳統技術,也教得出武術人才的師父,當然可以對學不好的弟子說:「是你的問題!」,但一個說不出標準傳統技術,幾十年也教不出武術人才的師父,卻往往是最愛拿「是你的問題!」這句話來?責的人。

所以初學者一定要確實反省,究竟是「自己的問題!」還是「技術的問題!」,唯有找到真正問題之所在,而加以解決,自己才有成功的機會,一昧怪罪於「師父的技術不對」,或一昧怪罪「自己天賦不好,努力也不夠」,都是不對的。

初學太極拳的人,不妨以下例方法觀察師父所教的「推手動作」,是不是符合「粘即是走,走即是粘」:

  1. 推手時問問自己的師父,他在「走化」而「還沒反攻」時的那一個「走化」動作,也就是「收手回來」的那個「走化」動作,是不是同時也是「粘攻」的動作?記得是「同時也是」,不是「之前也是、之後也是」。如果他的「走化」只是純「走化」,而不同時也是「粘攻」的動作,那這個動作一定不是太極拳的動作。

  2. 推手時問問自己的師父,他在「走化」完成之後的「粘攻」動作,是不是同時也是「走化」的動作?記得是「同時也是」,不是「之前也是、之後也是」。如果他的「粘攻」動作,不同時也是「走化」的動作,那這個動作一定不是太極拳的動作。

  3. 去找一些和自己師父完全不一樣的推手技術來比較,記住絕對不要找類似或接近的,也不要找同一類型的,一定要找完全相反的推手技術,再詳細比較雙方的動作,長期仔細觀察,何者才是真正符合「粘即是走,走即是粘」?

由於完全相反的技術,有可能兩個都錯,也有可能其中之一是對的,絕不可能兩個都對;如此在深入比較之下,你就有可能發現兩者都錯,或在其中之一找到對的。

如果一個師父,他教的太極拳推手,根本就不是「粘即是走,走即是粘」的動作,那他教的就一定不是王宗岳系統的太極拳。如果想學王宗岳祖師在《太極拳論》中所講的太極拳,就必須及早另尋明師,別讓不懂裝懂的師父,把你當猴子耍,否則你一定會終身遺憾,你這樣作是為了自己好,沒有什麼不對。

我們教太極拳的人,也一定要記得「今人可騙,後人難欺」,尤其是現在已經不是過去不懂裝懂,自稱大師或自誇能打鬥實證,就能用假太極拳蒙騙弟子的時代。

拳原本沒有真假,只有能打不能打,但「粘即是走,走即是粘」的太極拳,由於有王宗岳祖師的定義作規範,所以有真假。現在資訊發達,弟子隨時都可以找到《太極拳論》中「粘即是走,走即是粘」的太極拳技術資訊,並且可以暗中用來考核自己師父的太極拳是真是假。

所以不出十年,所有偏離「粘即是走,走即是粘」的太極拳師父,他們的假太極拳技術就可能會「火出木盡」,一一被揭發;所以我們教王宗岳太極拳的人,一定要精準地掌握技術,不能讓自己的技術有絲毫偏離;更不能毫無顧忌地,搬些不是太極拳的技術,混充太極拳來教弟子。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