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污辱祖師的「粘」

宗長 葉金山

曾經在某處見到有一群人在討論:「對打的時候要粘對方?還是不要粘?」結論是:「對方出拳的速度那麼快,你想粘也粘不到!所以不要粘!」結論作成之後,其中的幾個師父,還莫名其妙把太極拳祖師王宗岳主張「沾粘連隨」的《太極拳論》,扯進來臭罵一頓。 這群人不是主練太極拳,而是主練其他內外家武術的師父和學生,他們借王宗岳祖師「沾粘連隨」來用的腦袋裡,竟然全都把王宗岳太極拳的「粘」,自以為是地解釋成:「用手碰觸對方。」來批評。

「粘」如果按著字面,解釋為:「用手碰觸對方」不能說錯;但問題是他們講的是太極祖師王宗岳的「粘」,又不是在講阿公貼膠帶,或老爸追老媽時的「粘」,怎麼可以把王宗岳祖師的「粘」說成是「用手碰觸對方」?

王宗岳先生是開創太極拳的祖師,他非常在意「走」和「粘」的技術定義,因為「走粘」是太極拳的最重要技術。所以王宗岳祖師寫的《太極拳論》,一講完「太極者無極而生,陰陽之母也,動之則分,靜之則合。」的太極拳哲學,就馬上開始講:「無過不及,隨曲就伸,人剛我柔謂之走,我順人背謂之粘。」,把「走粘」的太極拳技術,直接就寫在太極哲學的後面,以向世人說明,太極拳中最重要的技術,就是「走粘」。

在《太極拳論》中,王宗岳祖師把「走」的技術,定義為「人剛我柔」,而把「粘」的技術,定義為「我順人背」。並且以「無過不及,隨曲就伸」來規範「走」和「粘」,「無過不及」就是「不頂不丟」,「隨曲就伸」就是「連隨而動」。

由於「粘」已經被王宗岳祖師所定義,所以我們只要提起王宗岳祖師講的「粘」,就只能解釋為「不頂不丟,連隨而動」的「我順人背」。「我順人背」簡單地講,就是雙方一接觸的瞬間,我就佔「優勢順勢」了,對方就處於「劣勢背勢」了。

我們在對一般不懂太極拳的人講「粘」時,當然可以講:「手和對方的手融合在一起、有粘性、有附著感、有濕潤感、像水蛭吸附於腿上、像爛泥巴沾在牆上、像蒼蠅被粘到。」但這些說法,就只能用來講「粘」的感覺,是說給不懂的人聽的。

而我們在講「粘」的實際技術、真實動作時,或者進行實際手把手教學時,「粘」就只能解釋為「我順人背」,絕不能作其他解釋,要不然就會扭曲王宗岳祖師對「粘」的定義,也練不出太極拳功夫。

「沾、粘、連、隨」是王宗岳太極拳的專有名詞,「沾」是「無力接觸」,「粘」是「我順人背」,「連」是「連結轉換粘角」,「隨」是「順人而後動」。

「用手碰觸對方」如果是以無力技術來施展,可以說是太極拳的「沾」,但絕不是太極拳的「粘」。

太極拳的「沾」和「粘」是兩種不同的技術,「沾」不是「粘」;太極拳的「粘」中有「沾」,但「沾」中沒有「粘」,兩種技術不同,一定要分清楚。

請注意,太極拳不是有「沾」就一定會有「粘」,太極拳的「沾」如果無法瞬間作到「我順人背」,不但不能成為「粘」,反而會變成太極拳最忌諱,也不能和對方融合的「頂」,什麼是「頂」?「頂」就是「不粘」,只要「沾」時「不粘」,就是「頂」。

所以「沾」有兩種結果,一種是形成能和對方動靜合一而「我順人背」的「粘」,另一種就是形成不能和對方動靜合一而形成對峙的「頂」,「沾」若不是形成「粘」,就是形成「頂」,沒有別的。

所以你「用手碰觸對方」,沒有「不會發生什麼事的接觸」,也沒有「無關緊要的接觸」,只要你「沾」就可能會形成「粘」,若沒有形成「粘」,你就是「頂」;所以「沾」一定會有兩個結果,也只有兩個結果,「沾」可有能會形成「粘」,「沾」也有可能會形成「頂」,「沾」因為只有兩個結果,所以「沾」一定要小心。

很多教太極拳的人,總是誤以為「沾」只有一個結果,誤以為只要會「沾」就會「粘」,誤以為只要有「沾」就有「粘」,甚至誤以為「沾就是粘」,這都是大錯特錯的!

絕大部份人,包括很多練太極拳多年的人,他們「沾」的結果幾乎全都是「頂」而不是「粘」。因為他們的「沾」完全沒有出現「我順人背」,所以不管他們「沾」的時候,用力還是不用力,其實全都是「頂」。

很多人不知道即使鬆柔不用力地「沾」,也會成為「頂」,那是因為他們完全不知道太極拳的「頂」是什麼。很多太極拳師父,把王宗岳祖師的「頂」,單純地解釋為「用力對抗」,所以他們才會誤以為,只要自己「不用力對抗」就不是「頂」。

推手時,「用力」當然是「頂」,但並非「不用力」就是「不頂」,「頂」也有大鬆大柔完全「不用力」的,千萬別以為全身鬆柔不用力,就一定不是「頂」。

很多人被假太極拳「頂就是用力對抗,不用力對抗就不是頂」所誤導,被教導成用鬆柔不用力的「頂」來練推手,因為練的時候完全不用力,也非常鬆柔,所以他完全不知到自己是在練「頂」,於是很認真地練了一輩子,幾十年後,用技還是照樣發生「頂」,因為他練的推手其實是「頂」的推手,所以他即使練到大鬆大柔也根本沒有用。

「粘」很難學,要學很多技術才能「粘」,「頂」很容易,手隨便一接觸對方,只要不「粘」就是「頂」了,所以練太極拳,一定要練到「粘」,才能夠完全「不頂」;在「粘」練成之前,每一個人的推手都是「頂」,這是必然的,所以才要深入學習太極拳的「粘」。

所以說,藉完全不用力的「沾」來輕輕「用手碰觸對方」,並不代表你是在「粘」,最有可能的反而是你在「頂」,因此「用手碰觸對方」這句話,不能當成「粘」,因為大部份人「用手碰觸對方」,幾乎全都是「頂」而不是「粘」。

我們看,很多講鬆柔不用力的太極拳,用盡苦功練數十年,推手還是會用力「頂」;原因很簡單,他們的推手技術有問題,這種推手技術沒有最終可以練出「粘」而「不頂」的軌跡,所以時間和心力花下去沒有用。

很多推手的各種招式動作,和練這些推手招式動作的軌跡,經常出現不能「粘」的「平圓軌跡」和「非開翅軌跡」。「水平繞圓圈」的「平圓軌跡」,和「攻擊方向錯誤」的「非開翅軌跡」,其實全都是練不出「粘」,而永遠會「頂」的軌跡。

「平圓軌跡」因為在轉身時會出現夾角缺口,而讓對方順利脫逃,所以不能「粘」,因此再怎麼放鬆不用力,再怎麼下苦功練習,最後用技還是會「頂」。「非開翅軌跡」則會在攻擊時,把對方的手推回太極的生命點,讓對方補充能源而復活,反而回過頭來攻擊我們,根本「粘」不住對方。

就因為這樣,才會有些原本學鬆柔太極拳的拳師,最後乾脆放棄「鬆柔不用力」,提倡要用「靈活力」,這種「靈活力」根本不是什麼創新突破,只是把「頂」的推手,化暗為明罷了。

因為他們的推手技術,自始至終都是在練「頂」,施技當然會用力,所以這些人乾脆講要用力,感覺還比較真實痛快!這也是時下很多年輕人,盲目狂熱地支持他們的原因,因為他們說出了老年人不敢說的事實,而他們也誤以為只要自己說出了「要用力」的事實,就是回到太極拳技擊的真面目。

其實王宗岳祖師的太極拳推手,根本不必辛苦地「用力」;推手「要用力」,是因為所使用的推手技術,本來就是要靠身高體壯,而且要用靈活力,比賽才能贏人,這是大家心知肚明,卻沒有人敢說破而已。

所以說學太極拳的人,如果不想練「要用力」的推手,不妨給自己機會,試試改練「槍形推手」就可以了,因為「槍形推手」以「粘」為最高技法,全面消除「頂」,所以練成時,就能夠完全不用力。

如果我們把「沾」和「粘」兩字連用,就成為「沾粘」,意思就會變成「用手輕觸對方而完成我順人背」;最重要的是只要有提到「粘」,就必須是「我順人背」,所以太極拳無論是一個字的「粘」,或兩個字的「沾粘」,都只能說是「我順人背」,絕不能說是「用手碰觸對方」,因為「用手碰觸對方」最有可能是「頂」,而不是「粘」。

「粘」確實不是一般初學者一聽就能懂的技術,學其他武術或其他系統太極拳的人,也極難理解「我順人背」的「粘」,因為「粘」的技術是太極拳最高層的技術,是「槍形推手」所形成的特殊技術,如果沒有按步就班地學習,是非常難學成的。

就拿我們承繼於王宗岳祖師的王蘭亭太極拳,所使用的「粘」來說,至少要符合以下幾個嚴苛條件,才能真正作到「粘」,如果不符合以下技術條件,絕對練不出「粘」:

  1. 自己的「正力方位」一定要完全正確,才能「粘」。
  2. 手臂和對方要有正確的「粘角」,才能「粘」。
  3. 「粘線」一定要向上斜線或向下斜線,不能「平線」,才能「粘」。
  4. 一定要往「開翅方向」進行,才能「粘」。
  5. 所使用的技術,一定要是「核心四術」的最精準動作,才能「粘」。
  6. 不得誤用任何「非核心四術」的動作,才能「粘」。
  7. 實際用技,還要學會「連」和「隨」,才能「粘」。

從以上所例舉的嚴苛條件,就可以看出王蘭亭太極拳的「粘」,是非常困難的技術,「粘」有絕不能出錯的標準軌跡,必須經過極嚴格的技術訓練,才能懂「粘」並且會「粘」。要作到「粘」,必須要有很精確深厚的核心功法根基,絕不是一般初學者一聽就能夠理解,或一聽就能夠應用。

王宗岳祖師早就在《太極拳論》中提醒我們:「由著熟而漸悟懂勁,由懂勁而階及神明。」就是說:「粘著精熟之後,你就能逐漸領悟懂勁,懂勁之後就能夠一步一步階級神明。」

可見一個人如果真的會「粘」,他的太極拳就能懂勁而有機會階級神明,從王宗岳祖師的話中,我們可以明白,「粘」不是隨口一說,隨耳一聽,就能懂能用。因為「粘」,已離懂勁不遠,也等於已經抵達階級神明的入口,是相當高階的境界。

所以把太極拳的「粘」,解釋為「用手碰觸對方」,這種連初學者,和不練太極拳的販夫走卒,都能隨聽隨懂、隨學隨用的東西,一定是大錯特錯的。

所以說,初學太極拳不久的人,就想要去「粘人、沾粘人」,甚至考慮自己對打時要不要「粘人、沾粘人」,那一定是天大的笑話。他的師父一定是把「用手碰觸對方」當成「粘」來教他了,或者是他自己根本就是誤解,而把「粘」當成「用手碰觸對方」;所以他才會學不到幾個月,就以為自己能夠「粘」,就可以決定自己打鬥時要不要「粘人、沾粘人」。

我們要再次強調,王宗岳太極拳的「粘」,是太極拳最高階的控制技術,「粘」是以太極拳套路和一切功法為基礎,又超越太極拳套路和一切功法而存在的頂峰技術;「粘」是非常難、非常不容易懂的高級技術,是一般人絕對難以理解的技術;初學者不懂「粘」是極正常的,如果初學者說他懂「粘」也會「粘」,我們幾乎可以肯定他的「粘」,一定是錯的。

在王蘭亭太極拳中,必須精熟「槍形推手」的「引落術、連環術、串子術」三大軌跡,和「罡氣術」的用勁技巧,才能夠真正理解「粘」和應用「粘」,除此之外,光靠聽講或使用其他方法和技術,都不可能作到「粘」。

所以一些武師,甚至不是練王宗岳太極拳系統的武師,對著初入門的學生隨口就說「沾粘」,隨口就教「沾粘」,對我們來說,那完全是匪夷所思的,所以我們可以確定,他們所講的「沾粘」,絕對不是王宗岳祖師所講的「沾粘」,而是他們自己心目中所想像的「沾粘」,而他們所想像的「沾粘」,不外乎就是「用手碰觸對方」這一類離譜走調的「沾粘」。

「沾、粘、連、隨」是王宗岳太極拳的獨門特殊技法,必須法度莊嚴,規矩圓全才能練成。王宗岳太極拳練到最後,合擊時只要「沾、粘、連、隨」作一遍,對方就摔倒在地上了,除非變打,根本不需要用到什麼招式。因此「沾、粘、連、隨」不但不是可以隨便說出來的東西,更不是隨便就能用出來的東西。

「沾、粘、連、隨」中,又以「粘」最為緊要,所以說「粘」是非常困難的,過去光是懂得太極拳「粘」的人,一個世代絕不會超過個位數;而過去真正能完全精熟於太極拳「粘」的人,恐怕百年之間,也難得出現五六個;而過去能夠把「粘」按部就班教給人的,則更是鳳毛麟角。

因此練王蘭亭太極拳的初學者,除非自己有過人的武學天份,在師父指導下,確實能夠在一兩年內,快速練成「粘」的「我順人背」功夫,最好不要脫口就說自己會「粘」或會「沾粘」,更不要初學就以為自己可以在戰鬥時,隨便決定要不要「粘」別人。

要知道,「粘」這個字的意思是「我順人背」。「我順人背」就是自己出手一「粘」,就形成自己居於優勢的制高點,而對方則必然居於劣勢的受制點。

如果出手一「粘」,自己沒有獲得順勢的控制優勢,對方也沒有因此背勢而受制;那這個「粘」不但不是真的「粘」,反而是大錯特錯的「頂」。

所以說,如果你出手一「粘」,就能夠達成「我順人背」,讓你居於優勢,而對方則處於劣勢,那你已經是功夫比對方高強的太極拳高手了。

你既能一出手就以「粘」達成「我順人背」,那你就絕對不會是那種還需要問:「要不要粘對方?」的初學者。

如果你出手一「粘」,就能夠因「粘」而造成「我順人背」,讓自己處於優勢,而對方則處於劣勢,你也絕對不會又回頭來問:「要不要粘對方?」因為沒有人會笨到已經因「我順人背」而佔盡便宜,還要去問:「要不要我順人背?」

對太極拳來說,「要不要粘對方?」這句話的意思其實是:「要不要我順人背?」而「不要粘!」這句話的意思其實是:「不要我順人背!」

問太極拳:「要不要我順人背?」,答案是當然要!問這個問題的人一定是傻瓜;說太極拳:「不要我順人背!」當然不行!說這種話的人一定是呆子。

除非一個人練的太極拳,不是王宗岳系統的太極拳,而是其他系統的太極拳,或者他練的根本就不是太極拳,這個人才可以問:「要不要粘對方?」他也才可以說:「不要粘!」因為他說的「粘」是「用手碰觸對方」而不是「我順人背」,所以他當然可以問:「要不要用手碰觸對方?」他當然也可以說:「不要用手碰觸對方!」

所以一個人把「粘」定義為「用手碰觸對方」,他就絕對有權利問:「要不要粘對方?」,也絕對有權利說「不要粘!」他這樣問,他這樣說,絕不是呆笨,而是有絕頂的聰明和智慧。

但是,把「粘」定義為「用手碰觸對方」的聰明人,可以自我感覺良好地滿足於自己的定義;卻不能以管窺天,拿自己的定義,來論斷王宗岳祖師的「粘」,也不可以拿自己的定義,來辱罵王宗岳祖師的「粘」;更不可以拿自己的定義,來僭代王宗岳祖師的「粘」。

如果你的師父在講太極拳的「沾粘」,記得是在專心教「沾粘」,而不是專心在分析其他技術時,你可以偷偷觀察你的師父,看他有沒有在接觸的千分之一秒間,讓初學的學生形成「劣勢背勢」而制住學生,因為初學的學生應該很好「粘」,當師父的不可能無法施展「我順人背」的「粘」。

如果你的師父講「沾粘」時,並沒有對初學的學生瞬間形成「我順人背」而控制住學生,卻只是輕輕「用手碰觸對方」,並且說這就是「沾粘」,如此你就知道他練的不是王宗岳系統的太極拳。

如果你的師父順便講「連隨」,又只是講「要連著、隨著對方」,並沒有講類似「連是連結轉換粘角,隨是順人而後動」的話,那你就更可以確定他不懂王宗岳的「沾粘連隨」,他只是拿王宗岳的「沾粘連隨」這幾個字像衣服一樣,披在自己的外門功夫上,假裝自己懂王宗岳系統的太極拳而已。

所以說,凡是有心學習王宗岳太極拳的人,只要知道「粘」是瞬間形成「我優勢順勢,敵人劣勢背勢」,而不是聰明人所講的「用手碰觸對方」,就能夠逐一看穿真假,就不會被假拳所欺騙。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