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武術不參與異種格鬥會被淘汰嗎?

宗長 葉金山

在過去,「競技」本是自己流派「訓練」的延伸,而「訓練」則是自己流派「技法」的開展。所以基本上,「競技」是自己流派「技法」的深度和強度訓練,以及自己流派模擬實戰的檢驗。

但是在部份人士的喜愛,及商業需求之下,國際間逐漸發展出一種不專屬於自己流派「技法」的「競技」方式,也就是所謂「異種格鬥」,或進而成為「無限制格鬥」的競技方式。這種競技方式把競技,從自己流派模擬實戰,延伸到和其他流派模擬實戰的層級,所以理論上會更接近武術技擊的殺人實境。

所謂「異種格鬥」,就是不同流派的徒手格鬥,而所謂的「無限制格鬥」,只是極盡可能開放規則,但無論是「異種格鬥」或「無限制格鬥」仍然是有規則限制的格鬥,而不是真正完全無規則的生死相殺,至少限制在繩圈之內或八角籠內,對於不習於這種場地的選手,也算是一種規則。

這些「異種格鬥」,剛開始確實是以不同流派者同台競技的概念形成。但是在「異種格鬥」的規則限制之下,由於榮譽和獎金的吸引,各流派的人無論是贏是輸,都會逐漸開始針對規則,修改自己固有的流派技法,去更適應這個新的「異種格鬥」規則,以便在這個規則下,攫取更好的戰果。

在這種情形下,各流派原本的特色,便會逐漸模糊起來,所有支持「異種格鬥」的流派訓練都會慢慢向「異種格鬥」的規則靠隴,而逐漸形成一種新而劃一的「異種格鬥」教學方式,「異種格鬥」於是成了一門新的流派。

這種結果,充份驗證教育界的一句名言:「考試領導教學」。「考試領導教學」這句話轉換成武術就是:「競技領導教學」。就像中國的散打原本不是一個流派,但是當散打規則出現而被認同之後,散打便成為一個新的流派,我們或可稱之為「散打流」,如果以傳統門派觀念來看或可稱之為「散打門」。

現在已逐漸有人設館教散打,就是散打已成為沒有祖師爺的新流派最好例子,而散打流派的建立,所依循的就是「散打規則」,一旦這個「散打規則」產生變化,譬如允許肘擊、砸頸、延長互抱時間,散打流派的教學,便會產生變化而趨向泰拳。

所以現行「散打規則」是散打的基石,散打的一切觀念都以這個「散打規則」為歸依,規則只能允許小部份更動,不能大幅修改,否則就不再有散打這個流派了。

如果大家都強烈認同和參與「異種格鬥」競技,很多傳統武術流派日久必定會逐漸被消滅,而會慢慢由「異種格鬥」的規則,形成新的流派。譬如泰拳全國選手如果全面長期參與允許施展地板技的競技,他們一定會逐漸認同泰拳也要加入地板技的訓練,才會是世界上最完整的拳法,這樣泰拳的原本樣子就會逐漸模糊而看不到了。

所以有些流派對於同門參與「異種格鬥」,總是會抱著「走入魔道」的異樣眼光去看,而那些參與「異種格鬥」的人,對於堅守流派規則的人,則往往會抱著「固步自封、閉門造車」的眼光去看。

當然反對異種格鬥者,並不完全是「固步自封、閉門造車」,也有一部份人是確實不認同「異種格鬥」的規則。譬如就有人認為,地板技在格鬥場雖佔有極大優勢,但在一大群人或許有帶刀帶槍的「街頭打鬥」,或是發生戰爭的戰場上,必須靈活地進入或脫離現場,用地板技纏鬥,讓其他敵人有機會圍捕,是否適合就很有爭議。

所以有些人會以街鬥及戰場為理由,拒絕接受競技時,過久的地板纏鬥時間,甚至反對由立技進入地板技的纏鬥,而這個觀點也很可能是過去所有世界上的武術,幾乎都以倒地者為敗的理由。

基於「武無第二」的觀念,武術界很少能夠像對待球類競技那樣,去欣賞藍球、棒球、足球......等各種球類競賽共存共榮,互不相干的世界;絕不有人會要求打藍球的,一定要去和打棒球的舉行比賽。

但是大部份人對武術家的問話都是:「實戰時你打得過他嗎?」很少會問:「你喜歡玩那一種徒手競技?」如果真有人這樣問,若你回答是「太極拳推手」時,接下去馬上就有人會問:「你的的推手在K1競技中,能打贏某位冠軍大哥嗎?」

雖然「異種格鬥」觀念已經深植人心,但這是否表示「異種格鬥」是一種無可取代的未來唯一趨勢,未來其他所有不能適應,或不願意參與「異種格鬥」的武術必然會被全面淘汰。

就像電視機的出現,並沒有像某些人所預期的,會完全淘汰電影院一樣;要說「異種格鬥」一定會把非異種格鬥的流派淘汰,其實還言之過早,甚至也許根本不可能。原因就在於習武者的市場需求,往往會更重要於那一個流派最能打「異種格鬥」。

就像好所有的電影,如果首輪就在全世界的電視上播放,全世界的電影院,當然就會沒有辦法生存。但是全世界喜好看電影的觀眾,會帶著錢去電影院,他們會以市場需求,讓片商知道不要輕忽電影院的重要。

所以片商會在首輪之後的某一段時間,絕不會讓新片在電視上公開播放,以保障電影院的生存,因為這同樣也是保障片商自己的重大利益。而這一切的因果都在於觀眾的需求,而不在於電視機和電影院誰優誰劣的爭論。

所以「異種格鬥」雖然在理論上勝過「個別流派競技」。但是最清楚自己需要的習武者,會以各式各樣的奇怪需,求去去選擇自己的武術。現在舉以個極端的假設例子,讓我們更能看清武術的發展,是因時因地而變化的,並沒有終極的絕對性。

假設未來人類萬一進入其他低重力的星球,或在地球上為了好玩,設定了低重力的競技場。在此情況下,人們便會要求另一種更特別的武術,以適應這個特殊重力,甚至再場的觀眾也會要求在低重力下,打得更好看的武術。這是目前以地球重力為本的「異種格鬥」是最厲害的人,恐怕難以想像而覺得荒誕不可思議的事。但世界上有什麼競技是合理的想像,又確實比其他競技更有趣更刺激之後,不能達成的呢?

最清楚自己需要什麼的各式各樣習武者,會依個人年齡、性別、身材,所處環境,想要追求養生、防身、修行等各種理由,自然形成市場,並不完全會以追求成為世界第一而形成市場。各別流派只要有辦法穩固自己流派的特色,就能夠被市場的各式各樣需求而保留下來,未必會被淘汰。

就像在「異種格鬥」舉世皆知的今日,跆拳道仍以他一貫的獨特競技風格,在全世界掀起學習的風潮,大多數學習者並沒有因為跆拳道有利於或不利於「異種格鬥」或有沒有參加「異種格鬥」,而提高或降低學習的興緻。反而是其他更多的各項因素,在支撐跆拳道的發展,這種情形是非常值得傳統武術流派,在未來發展時,作為參考的地方。

很多人以為只有太極拳家,才會拒絕和其他流派交流或競技,其實這個想法是不公平也是不對的。世界上經常和其他流派正試交流競技的武術,目前仍佔極少部份,而大部份指責別人不肯參與「異種格鬥」交流競技的人,自己也很少出現在正式的「異種格鬥」競技場上。大部份人只是據著自己的流派曾經有少數,甚至和自己毫不相干的同門,參與「異種格鬥」就來指責別人。

至於某些經常標榜交流,卻以觀摩或點到為止的試技,由於沒有事先提出正式的競技規則和獎金獎品,可讓各流派在事前用長時間去作針對性訓練,去積極尋求在規則上取勝。所以對流派的影響力微不足道,這種試技是不能列入我們所謂的競技的;所以說,真正經常參與「異種格鬥」交流競技的門派其實並不多。

以跆拳道為例,我們也很難見到有那一個跆拳道團體,經常去參加散打比賽,或受邀和泰拳較技。跆拳道的發展策略,是一種獨來獨往的藍海發展策略,而非「異種格鬥」世界中紅海爭鬥的策略。雖然跆拳道的戰技受到很多指責,無論這個指責公不公平,他們完全不為所動,他們在維護全體會員的既有共同利益,及開發新利益上,做得非常成功。

所以跆拳道的市場佔有率極高,已經直接威脅到其他武術的生存空間。甚至跆拳道早以正式競技進入奧運,世界上很多更知的名武術,卻還在奧運門外徬徨,不得其門而入。

至於空手道中最常聽說的,也只有極真這個流派,經常會和泰拳或中國散打交流,而日本某些曾和泰拳交流過的空手道家,竟也發生了另創有別於空手道的踢拳道,以應付泰拳的事情。

這也充份驗證了我所說,應用其他流派的競技規則,必會形成新流派、新技法的理論。所以說,參與不同規則的「異種格鬥」,雖然能夠提高一時盛名,獲得一時利益,但對流派的長期發展是否真正有利,就非常值得深思。

事實上,我們宗岳門非常在意「異種格鬥」所帶來的震憾。我們研究這個議題,絕不在為自己找一個不參與「異種格鬥」的下台階。而是為宗岳門的長期發展作研究,以期在眾說紛紜中,釐清武術發展的真實趨勢,好及早為自己流派的經營發展,找到因應的策略,也為中國內家武術的發展,尋求一條更正確的道路。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