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制大鬆大柔的唯一法門,是比敵人更鬆更柔

宗長 葉金山

「著熟」是「粘著純熟」

在宗岳門之前的所有武術家,在解釋太極拳祖師王宗岳《太極拳論》:「由著熟而漸悟懂勁,由懂勁而階級神明。」時,一律妄把「著熟」解釋為「招式、勢架、拳架熟練」。這是嚴重偏功誤法的錯解,這個錯解也使得後學倒果為因,不知全心致力於「粘著」技巧的提昇,卻盲目地在極為困難的拳架反覆演練中,耗費了無數的青春與金錢,更使得中國太極拳的發展,產生了嚴重的路線偏差。

著者,黏也

「著」者,「黏也」。《字彙》:「著,黏也。」,「黏」即是「粘」。因此「著熟」即是「粘著純熟」。祖師王宗岳的意思是說:「太極拳要從『粘著』純熟之後,才能逐漸悟透,並且懂得內勁運用的道理,等到真正懂得內勁運用的道理之後,才能夠一步一步地像爬階階般,逐漸到達人不知我,我獨知人的階級神明最高境界。」

粘著不純熟,終身不知太極拳之妙用

由此,我們可以知道,太極拳要進入祖師王宗岳所說:「人不知我,我獨知人。」的階級神明境界,一定要從「粘著」開始學起。唯有做到「粘著純熟」才能真正進入太極拳的堂奧,如果粘著不能純熟,則終身不知太極拳之妙用。

唯大鬆大柔,才能粘著

「粘著純熟」要做到祖師王宗岳所說的:「人不知我,我獨知人。」一定要從「大鬆大柔、極鬆極柔、至鬆至柔」開始練起。因為只有從「大鬆大柔、極鬆極柔、至鬆至柔」開始練起,才能做到「一羽不能加、蠅蟲不能落」。也唯有從「大鬆大柔、極鬆極柔、至鬆至柔」開始練起,才能做到沾粘不脫,不丟不頂,和敵人動合無形。

大鬆大柔之粘著,如水沾衣

大鬆大柔能夠粘住敵人的道理,就像瀾泥巴能粘在人的腳上,而乾硬的泥塊卻不能附著在人的腳上一樣;也好像柔軟的水能沾在人的衣服上,而堅硬的石子卻不能粘在人的衣服上一樣。因此大鬆大柔,是沾粘的唯一法門,唯有從大鬆大柔這個法門,才能學會沾粘,也才能進入太極拳階級神明的最高境界。

不能大鬆大柔地粘著,無法知人,反被人知

大鬆大柔的「粘著」是太極拳的生命,不懂「大鬆大柔」地粘著的人,在合擊時就會犯下「丟、頂、抗、離」的種種弊病,不但無法「知人」,反被「人知」,最後受制於人。不懂「大鬆大柔」地粘著的人,在合擊時,不能捨已從人、順人而動,他會盲目地硬拉、硬扯、硬頂、硬撞,妄圖以自己局部的硬力,去對抗或攻打對方整體靈活的強大內勁,雖美其名為鬆緊互用,卻不知自己會因出現剎那的僵硬,不幸被引進落空而打殺。

大鬆大柔、粘著純熟,極堅剛、極靈活

王宗岳的追隨者武禹襄說:「極柔軟,然後能極堅剛;能粘依,然後能極靈活。」便是清楚點明了從「大鬆大柔」法門,進入「粘著純熟」而完成「堅剛靈活」戰鬥的太極拳正道。所謂:「極柔軟」,就是大鬆大柔,唯有大鬆大柔才能成為極堅剛的高手;所謂:「能粘依」,就是能著熟,唯有能粘著純熟,才能捨己從人、順人而動,成為極靈活的高手。因此,唯有「大鬆大柔、粘著純熟」的太極武者,才能成為高速度、高技巧、高威力,如武禹襄所說「極堅剛、極靈活」的太極拳高手。

克制大鬆大柔的唯一法門,是比敵人更鬆更柔

「大鬆大柔、粘著純熟」的太極武者,合擊時能夠「人不知我,我獨知人」。「守」能夠讓人聽不到、追不上、攻不了;「攻」能夠讓人聽不到、防不住、逃不了。能夠「大鬆大柔、粘著純熟」的太極武者,能夠輕鬆地讓敵人因為找不到目標,而無計可施。因此宗岳門弟子的信條是:「克制大鬆大柔的唯一法門,是比敵人更鬆更柔。」,除此之外,無計可施。這是宗岳門透過實踐而堅信的不變信條,因為宗岳門的弟子們,深知過去在外門所學的一切合擊攻守技巧,只要帶有絲毫硬力,對大鬆大柔的太極拳是毫無作用、完全無計可施的。有志於太極拳的武者,不妨參考。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