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家「指領梢牽」和外家「湧泉根摧」

宗長 葉金山

兩人對戰,你的攻擊一出現,即使我的手還沒舉起來,我的指尖就開始用「平行術」瞄準你,等到你的力量來到,我的手早就完全順應你攻擊型而和你形成平行,我的「手臂、肩膀、腰胯、膝足」,也一一按著指尖攻防所需的角度,不斷自上而下改變的位置,也就是藉著指尖的剪動轉彎,身體自手指而腳底,像蛇要鑽過彎彎曲曲的狹窄坑道,由蛇頭帶領,然後不斷轉變身體來配合蛇頭的前進的形態,從指尖開始重新向下不斷重新組合排列,使全身永遠保持最完整最適當的「如水生波,如火作燄」攻防型態。

此時,我全身大鬆大柔,我和你「臂不交錯、拳不接手」,我卻又和你「沾粘連隨、不丟不頂」融合為一體,在融合的瞬間,要粘控而拿摔,還是要斷打而拳打肘擊膝貫足踢,或是粘而後發,都可以任我選擇;這就是楊露禪太極拳的用技方式,也是楊露禪之所以無敵的用技技術;而這種技術就是「指領梢牽」的技術,可是這種楊露禪式的太極拳技術,在台灣卻不幸被一群遷台後,任職於黨政軍的高官所倡導的「湧泉法」之「根摧」技術,刻意消滅而幾近消失了!

台灣的「湧泉派」為了推銷用腳底撐蹬的「湧泉法」,不但在戒嚴時代,借助政府的力量,倡導一種和日本相撲極為近似,大陸楊家太極拳根本就沒有的撐蹬式「推手比賽」,甚至還有些人因為自己的太極拳不能摔拿也不能拳打腳踢,竟聯合起來發起一種「只准用掌,不准擒拿關節,不准用拳肘,不淮用膝貫腿踢,不准打頭」的「掌打太極散手」競技,好讓當時能打善打的其他武術家,根本教不出這種莫明其妙的太極拳競技,因而只能一輩子隱身在民間,隱姓埋名默默地過活。

數十年前,我們在台灣民間各個角落,還可以看到一些年長的男女武師打太極拳,但他們只要一打套路,就會被某些「湧泉派」的人,在背後後罵為「連太極不動手都不知道,還敢自稱是太極拳!」或「連太極不動手都不知道,還敢自稱是內家拳!」原來那些被「湧泉派」的人背後指指點點的太極拳,全都是使用「指領法」的太極拳。

數十年後的今日,台灣民間各角落的太極拳,再也見不到「指領法」了,大部份已經失傳,有些連他們的傳人也全都向「湧泉派」投降,而變成「湧泉派」的附庸了,甚至也開始跟著罵「指領法」了,所以他們如今也才會全都不再被過去那些「湧泉派」的人罵了,因為很多門派已經完全被「湧泉派」同化了。

這就是過去台灣太極拳發展的歷史事實,「湧泉派」四處罵別的門派「連太極不動手都不知道,根本就不是內家拳!」的那段日子,想必很多年紀稍長的人都記憶猶新,並且感到切齒的痛恨;當時連宗長家師吳錦園大師師承於楊露禪的太極拳,以及師承於董海川的八卦掌,都曾被某位太極拳門派的人,拿著他師父師爺的「湧泉法」,在餐桌上當著宗長的面前,用「連太極不動手都不知道,根本就不是內家拳!」公然污辱家師的太極拳和八卦掌為外家拳為外家。

家師吳錦園大師的太極拳和八卦掌弟子成群,當年之所以走不出新竹縣,就是因為還沒有開始正式對外弘揚,就已經被一些「湧泉派」的太極拳師,鼓動弟子在被後中傷為外家拳了;甚至連家師李燦女師父所傳授的孫氏太極拳,也被那些人在背後中傷為外家拳,造成李燦女師父的孫氏太極拳根本傳不出去,而在台灣幾乎斷了根;這種情況和當年宗岳門出來弘揚王蘭亭太極拳,一群推銷「湧泉法」的武師,就在背後鼓動弟子中傷王蘭亭太極拳為合氣道及八卦掌,也不是內家拳,其情況完全如出一轍。

由於台灣當年被某些「湧泉派」的人,誣指為不是內家拳的「指領法」太極拳,現在幾乎都已經不再用「指領法」了,目前只剩下宗岳門一派還用「指領法」,所以台灣才會成為「湧泉派」的一言堂。

「湧泉派」罵「指領法」的太極拳:「連太極不動手都不知道,根本就不是內家拳!」但是「湧泉派」卻完全不知道,中國傳統武術自宋明以來,「不動手」的武術就至少分為兩派:

1.一派「不動手」,是內家由手往下整勁到腳底的「指領法」。

2.一派「不動手」,是外家由腳底往上整勁的「湧泉法」。

以上這兩派,都因為全身貫串手不亂動,而被稱為「不動手」,所以根本不是只有「湧泉派」才是「不動手」,「指領派」指掌靈活運動的手法,更才是真正的「不動手」。

我們中國武術是兵拳合一,所以中國武術的手,是要擒拿的手,是要持劍的手,是要用槍的手,所以中國武術家的指和腕都必須靈活,所以任何武術的指掌一定要能靈活而動,所以中國武術的指掌一定會轉動,所以

1.「不動手」絕對不是指「手指手腕手掌靜止不動的手」。

2.「手指手腕手掌靜止不動的手」是「不會動的手」,不是太極拳的「不動手」。

太極拳「不動手」是指整勁之後,手和身體結合,而能夠身手一體運行的手,這種手因為和身體完全結合,所以看起來就好像沒有自己單獨的動作一般,因此才稱為「不動手」。所以凡是全身整勁之後,能和身體一氣串貫的手,就是「不動手」。至於那種「手指手腕手掌靜止不動的手」,反而是不能夠和身體的扭轉運動形成共同動態的手,這種手根本不能稱為「不動手」,只能稱為「不會動的手」。所以:

1.「不動手」不是指那種「不會動的手」。

2.真正「湧泉派」的「不動手」,他的指掌還是會一直轉動的。

3.「不會動的手」恐怕連真正的「湧泉派」都稱不上。

中國真正「不動手」的武術,分為內家的「指領派」,和外家的「湧泉派」;「湧泉派」自己才是真正外家武術,所以「湧泉派」如果拿「不動手」去罵內家的「指領派」是外家,這就叫顛倒是非。如果是那種「不會動的手」去罵「指領派」是外家,那就是他自己連稱外家都恐怕沒有資格,更別說是內家了。

台灣的「湧泉派」經常不斷強調,只有用「湧泉」催動身手去攻防,才是「不動手」,可是事實上:

用「湧泉」催動身手去攻防,不叫「不動手」,而是叫「根摧」。

中國武術中,凡是由「湧泉」帶領身手而攻防的武術,並不稱為「不動手」的武術,而是稱為「根摧」武術,「根摧」又稱為「根催」。「摧」和「催」一個字是提手旁,一個字是人字旁,「根摧」一詞最早見於《蛾嵋拳譜》:「爾以根摧,我以梢牽!」但是「根摧」一詞,和出於形易拳的「外三合、內三合」一樣,已經成為各種武術通用的語彙。

「根摧」就是外家「湧泉派」用腳底帶動身手來作戰的武術,因為:

1.「湧泉派」完全是以湧泉為根來摧毀對手,所以稱為「根摧」。

2.又因為「湧泉派」是藉著腳底湧泉的「催動」,帶動身體和手來形成「根摧力」,所以才又稱為「根催」。

相反於外家「湧泉派」的「根摧法」,就是中國內家「指領派」以「指尖」運動,由手帶領身步而攻防的「梢牽法」;所謂「梢牽法」就是以小手臂為「梢」,來牽動別人,而四兩撥千斤的內家技法。

「梢牽法」在武術界中最大的誤解,就是誤以為「梢牽法」是用手掌抓握別人的手去牽。這個誤解會讓很多人以為「梢牽法」是手亂動而拉拉扯扯的武術,這就是很多武師攻擊「梢牽法」的理由,這也是造成一般人排斥「梢牽法」的原因。

1.用手掌抓握去牽,並不是「梢牽法」,而是「擒拿法、擒拿術」。

2.真正的「梢牽法」是用小手臂去牽,而王蘭亭太極拳則更嚴格地規定,必須「用小手臂的罡氣點去牽」,這種牽法就是王宗岳祖師說:「牽動四兩拔千斤!」的「梢牽法」。

3.「指領梢牽法」是以大鬆大柔的無力技術牽動對手,所以絕不是「千斤壓梢」。

王蘭亭太極拳這種「用小手臂的罡氣點去牽」的「梢牽法」,完全是由指尖所領導,而形成「掌拳」或「肘尖」兩頭都可以攻防的「揉掌」技術;但無論是「掌拳」或「肘尖」的攻防,其根本的領導者,仍然是「指尖」,所以稱為「指領法」,所以王蘭亭太極拳的「指領法」,是屬於最純正的「指領梢牽法」。

很多人都不知道,中國傳統武術的「指領法」並不全是內家,因為「指領法」又分為:

1.「指領法」有像王蘭亭太極拳這樣純內家的「指領梢牽法」。

2.「指領法」也有傾向於外家的「指領根摧法」。

3.「指領法」嚴格劃分時,「指領法」有內家也有外家。

4.只有「指領梢牽法」才是純正的內家。

雖然同為「指領法」,但是「指領梢牽法」和「指領根摧法」這兩種「指領法」仍然內外有別,其用技精神也完全不一樣。因此同為「指領法」,也並非全都是內家;「指領法」也有屬於外家的,所以「指領法」才會有「指領梢牽」和「指領根摧」兩種法門的差異。 過去由於台灣沒有主張「指領法」的門派,更沒有任何外家門派使用「指領法」;所以我們只拿「指領法」來代表王蘭亭太極拳就足夠了;可是日後如果發現有外家武術也恢復「指領法」,我們就必須使用更明確的「指領梢牽」來代表王蘭亭太極拳,這樣才不會產生混淆。

由於「指領根摧」雖然主張以指領勁,但其用技仍是重「根摧」而完全不重「梢牽」,所以雖然同是「指領法」,「指領梢牽法」和「指領根摧法」仍然有重大不相融的差異。況且日後可能有其他太極拳會恢復「指領法」,或者有外家武術也會恢復「指領法」,所以我們必須先講清楚「指領梢牽」和「指領根摧」的差別,以免過幾年後,又出現下一波內外家的混淆。所以我們必須記得:

1.唯有主張「指領梢牽」才是王宗岳太極拳「牽動四兩拔千斤!」的技術。

2.「指領根摧法」不是王宗岳太極拳的「牽動四兩拔千斤!」技術。

因為「指領根摧法」,雖以「指領」,卻不主張「梢牽」,所以它仍然是「湧泉派」的另一個分支,仍不屬於內家;凡是王宗岳系統的內家太極拳,絕對必須以「牽動四兩拔千斤!」的「梢牽」為本,因為唯有「指領梢牽」,才是真正內家以「指尖」,由上而下領勁作戰的技術。

中國傳統武術中的「指領派」和「湧泉派」兩派其實都是「不動手」,但是「湧泉派」趁著台灣人對傳統武術認識不多的年代,故意把自己的「根摧法」混淆成「不動手」,再把「不動手」弄成「湧泉派」自己的禁臠;接著再刻意曲解王宗岳祖師的《打手歌》,以及太極拳《體用歌》中的「指領梢牽」為「湧泉根催」;而把「指領派」的「梢牽法」,完全排除在「不動手」外;接著再以「連太極不動手都不知道,還敢自稱太極拳!」來攻擊「指領派」的「指領」為「動手」。

台灣「湧泉派」長期玩文字遊戲愚弄群眾,藉打擊異己而成功的不光明行徑,使得當年很多使用「指領梢牽」的老一輩內家高手,以及使用「指領根摧」的老一輩外家高手,受到民眾排擠羶笑,以為他們不是真功夫,因此他們只能孤獨地隱沒在民間無人聞問,他們不但沒有獲得應有的聲名和地位,最後連死了都沒有人認識。

我們戳破「湧泉派」以「太極不動手」玩弄文字遊戲的手法,除了替我們宗岳門洗清自己長期所受的言語侮辱之外,更要替過去所有被「連太極不動手都不知道,還敢自稱是太極拳!」所侮辱的,所有在台灣民間默默奉獻的各派武術前輩們申張正義,好還給這些前輩高手們一個清白;過去這群無權無勢,卻備受打壓而完全不為人所聞問的各派武術家,他們才是真正值得受人尊敬的前輩高人,他們才是不會玩弄文字陷阱的人,他們才是真正能打善戰的偉大武術家。

過去「湧泉派」四處罵人「連太極不動手都不知道,還敢自稱是太極拳!」根本不在乎別人會痛,也不在乎別的門派會因此受到傷害而滅亡,但我們和他們不一樣,我們有我們的胸襟,我們不是要去反擊他們,我們也不否定「湧泉派」也是中國傳統武術的一種,我們更不是說所有練「湧泉派」武術的人都傷天害理,因為他們之中絕大部份的都是善良和平的人。我們只是在某些少數「湧泉派」的人,用盡一切手段,在背後阻礙我們和各地朋友們公開討論武術,以及用「連太極不動手都不知道,還敢自稱是太極拳!」來徹底否定別人武術的情況下,說出中國傳統武術學理的真象,讓未來的人對台灣這個時期的武術歷史,和少數門派的拳師在台灣的行事真象,有更公正公平的認識和評價。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