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家兵學至尊-吳殳

宗長 葉金山

內家兵器的理論至尊:吳殳"槍為諸器之王,以諸器遇槍立敗也。"語出於清.吳殳(西元1611年-1695年)"手臂錄.卷之一.槍王說"。吳殳"手臂錄"全書共五卷,以槍法之研究解說為主,並附有其它如單刀、諸器、藤牌、腰刀、叉、大棒、狼筅等各種兵器之研究解說。

吳殳精於槍法親自遊場較技吳殳對於中國槍法的研究極其精微,他對石家槍、峨嵋槍、楊家槍、沙家槍、馬家槍、少林槍、汊口槍等七大名槍無不精通,自己並親自帶槍遊場(到各公開道場比武)較技,以實踐証明其槍法理論。吳殳於槍法以及各常用兵器的理論研究,及親身實踐的精神,在中國術術史上,可謂無出其右者。宗岳門推崇吳殳兵學本門宗岳門太極拳有"拳法如槍法,砍中需帶刺"之論,也是深受吳殳"棍棒刀牌,皆成槍法"的理論所影響。

至於吳殳說:"遊場以困死人槍,而無所傷為善;猛扎,在遊場受破不少,豈可輕用,以召侮或喪命。"其中所主張的"遊場以困死人槍,而無所傷為善",更是與宗岳門太極拳一貫主張"推手以控制敵人,而無所傷為善",不謀而合。

相信吳殳的兵器理論經典"手臂錄"在經過宗岳門首先詮釋之後,必然會在武術界中蔚為風潮,成為後世武者爭相研究的對象。吳殳六品論吳殳把槍分為六品(卷二、槍法微言),以神化(如王宗岳的:神明)為上品,他說:

一曰神化。(我無所能,因敵成體;如水生波,如火作燄。真是帥斃了!酷斃了!難以言喻啊!) 二曰通微。(能掌握到最高的武學精神,也能以一敵百,卻不能貫通全體。) 三曰精熟。(腦筋不靈光,無法徹底開悟,功力卻很深。) 四曰守法。(自家師父說的是聖旨,外形打得和師父一模一樣,一輩子不願研究其它門派武學。) 五曰偏長。(在手腳上有一獨門殺技,但別種技術都不行。) 六曰力鬥。(根本不知道虛實生剋的道理,一動手就犯硬蠻幹,這是最底級的。)

以上是吳殳的六品論,武者不妨對號入座,看看自己是屬於第幾品。

吳殳超帥的戰技吳殳的精研戰技,不是僅止於槍本身;有關治心、治身、宜靜、宜動、攻守、審勢、形勢、戒謹等種種戰鬥相關問題,吳殳的研究都極為嚴謹。吳殳的戰技非常帥,他引述陳龍門的話說,和人動手(行著)的時侯,要像諸葛武侯(孔明)一樣,羽扇冠巾,指揮三軍,動手時一定要有名士般風流倜儻的身段,才是盡善盡美;即使能夠像司馬宣王,身上穿著戎服帶兵上陣,都要引以為恥,悔恨終身;何況和人動手的時候,像骯髒的豬一樣,衝來撞去,愚蠢地相咬,這樣不如死掉算了。(卷之二.行著說)

吳殳推崇峨嵋槍法吳殳最重槍法,於槍法上又首推峨眉槍,據吳殳說峨眉槍:"短而純者,峨嵋也"(卷一、純雜說)"既精既極,非血氣之士、日月之工所能學(卷之一.手臂錄自序)"

吳殳甚至強烈批評少林槍法說:"少林全不知槍,竟以棍為槍(卷之一.手臂錄自序)""少林之八母,魚龍平列,已失槍家正眼,其廣布諸勢,全落棍法(卷之一.槍分五品說)"。

吳殳這種大膽的武學評論,如果是在現代,不被庸人視為狂徒,也會被愚人視為邪魔,甚至走在馬路上,都有可能會被人暗算。峨嵋槍法沒有勢架吳殳推崇峨嵋槍法,但峨嵋槍法沒有架式,只有三十手法,吳殳說:"真如但有三十手法,絕無架式"。吳殳本人也不讚成勢架(架式、招式),吳殳立論時把"勢架"等同於"勢",這點和王宗岳"勢"是"原理","勢架"是由"勢"這個原理所組合成的"招式",在用語定義上完全不同,武者一定要分清楚,不可以混為一談。

吳殳認為勢架是死東西吳殳說:"行著不可有勢,勢乃死法,存於胸中,則心不靈變"。也就是說,招式是死東西,你和敵人動手的時候,心裡不可以有招式這種死東西;如果心裡有招式這種死東西,你的的腦袋就會僵硬不靈光,沒辦法靈活地對敵人的攻擊,作出正確及適當的反應。吳殳這個觀點和宗岳門的主張完全相同,這是吳殳和宗岳門在實戰後所得的共同結論。至於當今太極拳界以及百家武者都主張"招式精熟",習武者將一生光陰都賣給各家勢架,這種武術投資是否正確,就應該由個人自己去評估了。

主張脫化不牛鬥峨嵋槍的用法,根據吳殳的論述,是"和暴制剛""如行雲流水,雷射風飄,恍惚變幻,乍潛乍現,或有或無,與神消息求之,莫得其端,視之不見其跡""和暴制剛,即敬巖所謂脫化也,不脫化,遊場多敗,勝亦牛鬥耳。"峨嵋槍法是內家槍法遊場要能脫化(即太極走化),不能牛鬥(即當前太極推手比賽的鬥牛)。

峨嵋槍的用法,以現今的眼光來看,峨嵋槍的戰術應是典範型的內家槍法。吳殳既然精通各家槍法,又如此推崇峨嵋內家槍法,視峨嵋內家槍法為天下第一,又對峨嵋內家槍法研究如此深入,我們當然可以肯定,吳殳遊場實戰所使用的槍法,也必然是屬於峨嵋槍法之同型槍法,或許吳殳的技巧要比峨嵋槍法有過之而無不及。

極神明的內學理論譬如吳殳所強調的"我無所能,因敵成體;如水生波,如火作燄""他行任他行,他搭由他搭,惹動真主人,龍動如摧拉。""他法行,隨法行"確實是內家武學至高無上的心法;對於一個追求內家武學境界的武者來說,更是一盞千秋不滅的明燈。

內家兵器泰山北斗--吳殳筆者於拳法上極其推崇太極祖師王宗岳,以其"陰陽分合之論"為內家拳之法則公式。王宗岳於兵器上,雖著有"陰符槍譜",以"黃帝陰符經"(黃帝陰符經"為道家重要經典,宋儒朱熹曾為這部經典,親自撰"陰符經考異。)為槍名,陰符有暗合的意思,以"靜處為陰,動則符"暗中與敵人融合而戰鬥為槍法之本。

王宗岳是內家太極拳始祖,其槍法必是內家槍法,這是無庸置疑的;可惜王宗岳並沒有留下詳細的內家槍法理論讓我們研究。因此吳殳"手臂錄"的槍法理論,便成為內家兵器理論的至尊,吳殳更可以說是內家兵器,尤其是內家槍法的泰山北斗。驚人的內家兵器理論我們在吳殳的"手臂錄"中,隨處到可以看到令人驚訝讚嘆的內家兵器理論,這些理論神乎其技,不可思議地展現出中國內家兵器的神祕心法與戰技。

當筆者最初讀到吳殳這些兵器理論時,第一個反應是目瞪口呆,張口結舌驚訝不已。因為這些理論不但與王宗岳的太極拳論幾乎不謀而合,而且最令筆者震撼的是吳殳的槍法以"圈"為本"總用之為一圈""出而能圓,兩來槍之所以勝也;收而能圓,敗槍之所以救也。"竟然能使用於百兵之上,又與內家拳法完全相通。

譬如"守則見肉分槍,攻則貼竿深入。見肉貼竿,四字心傳也。"(卷之一.閃賺顛提說)"見肉分槍"即是先粘後分陰陽的內家戰法,"貼竿深入"即是合而擊之。"守則見肉,攻則深入"即是"無過不及,隨曲就伸"與敵人黏著之太極短打戰術。

譬如"和暴制剛,即敬嚴所謂脫化也。不脫化,遊場必敗,勝亦牛鬥耳。"(附卷上.宜動篇)"和暴"即是"人剛我柔"的順應及融合。"脫化"即是"走化"。各家言語雖有不同,拳理則無異。譬如"他行任他行,他搭由他搭,惹動真主人,龍動如摧拉。"(附卷上.治心篇)以及"他法行,隨法行。(卷之一.古論註)都與隨人而動的太極不謀而合。

譬如"槍有六品,一曰神化。我無所能,因敵成體;如水生波,如火作燄。"(卷之二、槍法微言)"我無所能,因敵成體"與隨人而動的太極理論不謀而合,"因敵成體"這幾句話更是吳殳的千古絕唱,道盡了內家武學的山高水長,電射風飄。

吳殳的武學自成一家,是一代大宗師。他從槍入,從百兵出。如他所言:"棍棒刀牌,皆成槍法"因此,是兵學的泰山北斗。宗岳門有幸能窺見他博大精深的武學精義;並從吳殳的槍法入,從百家的拳法出;將他的槍法融入拳法之中,實不能不對這位偉大的武學理論大師致最高的敬意。宗岳門對吳殳的推崇,對於吳殳照耀千載的光輝而言,雖不能有有絲毫增添,但是對於被埋沒數百年的吳殳及其武學理論,或許能盡些許重開重啟的小力量。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