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破湧泉神話

宗長 葉金山

以中國傳統武術用技而言,基本上有兩大用勁模式,一種目前流行的「湧泉法」,一是目前很少人談論的「抽絲法」。「湧泉法」只是一種通稱,「湧泉法」代表的是用湧泉撐蹬,藉轉腰轉胯的螺旋力上傳至指掌的勁道。「抽絲法」也只是一種通稱,「抽絲法」代表的是以指領勁,以丹田腰胯為重心,藉重心連續鼓盪的,產生強大力量,「抽絲法」並不是藉湧泉的撐蹬力,再加上旋轉丹田腰胯的螺旋力來形成力量。

所以同樣說丹田腰胯,「湧泉法」和「抽絲法」的技術並不一樣。同樣說以指領勁,「湧泉法」和「抽絲法」的以指領勁法意義也不同;「抽絲法」的以指領勁,用的不是以指領出湧泉的撐蹬力,再加上旋轉丹田腰胯的螺旋力,而是以指領出身體重心的鼓盪力。

傳統古內家用技必是「湧泉法」和「抽絲法」兩者皆精,交替並用的,而用技所佔比率最高的主技術是其實是「抽絲法」,「湧泉法」則只佔用技一小部份。譬如王宗岳太極拳「抽絲法」佔用技的百分之九十以上,「湧泉法」則不到百分之十。但是現在時代形勢改觀了,內家在眾口鑠金下,已幾乎成為「湧泉法」的天下,「抽絲法」幾乎不再有人倡導或使用。尤其是當代太極拳,更幾乎是百分之百「走獸形湧泉法」的天下。

內家用技原本是俯仰一體、正斜兼備的用技身形,所以即使以「湧泉法」施技,身形也同樣是有正有斜,但是經過少數流派名家唱和之後,不但「湧泉法」已成主流,百分之百身形垂直的「走獸形湧泉法」,更形成獨霸天下的局面。

百分之百身形垂直,以湧泉發勁的「走獸形湧泉法」,是當前武術界的大流行,一旦你說拳教拳或演拳,如果所講的不是「走獸形湧泉法」,必會召來一堆鄙視者對你進行言辭攻擊。在「走獸形湧泉法」的集體勢力下,「抽絲法」的武者是沒有資格和他們存同求異的。

「走獸形湧泉法」由於學理簡單,用力習慣與用力常識,又與一般常人的知見無大差別,極利於解說及表演如何推出別人,或如何不被別人推出。即使大家都清楚,功夫好壞絕對不能由推人來證明,但在沒有格鬥競技是唯一勝負判定標準的情況下,使用「走獸形湧泉法」者,非常擅長藉著推手競技概念,以能夠推出別人,或讓被限於不能使用摔打拿踢的人,忽然被推出而吃悶虧,並且能夠藉此來炫耀自己功夫勝人,而且能夠讓對方終身難以辯解。

因此「走獸形湧泉法」稍加解說示範,公園散步嬉遊的老嫗童子都能懂,所以傳播極快。「走獸形湧泉法」藉著各大內外家門派名家,及其弟子們以推手為主戰技的集體推波助瀾,四處橫行無阻,己經成為全中國傳統武術,勢不可擋的主流力量。流風所及,所有中國傳統內外家武術,都受到波及,而逐漸改為身形垂直湧泉發勁。

在一片走獸形「湧泉法」風潮主控的勢力下,任何傳統禽鳥形的「抽絲法」武術,都會被鄙視為「身形不正,貓腰低頭,不懂整勁,腰胯不固,兩腳無力,湧泉無根,胡亂動手,出拳癱軟,發勁無力,知柔不知剛」而受到無情的批判攻擊,這些攻擊有些甚至只透過別人的拳照或影片就傾巢而出。

這也使得原本運用「抽絲法」的內家武者,在「抽絲法」技術與常人用力的知見有異,學理較艱深,技法較複雜,需透過摔打拿踢綜合用技練習才能真懂。摔打拿踢用技,較不利於公園休閒養生,且摔打拿踢用技容較易造成傷害,也不利於在人前解說炫耀功夫,極難以向無知者解釋,加上過去武者謙謙君子退而不爭的心態下,「抽絲法」聲勢日衰,技法日淍,最後懂的人不是閉口無言,就是消聲匿跡。

「走獸形湧泉法」的大流行,使得中國傳統內外家武術,已經逐漸成為千篇一律保持身形垂直,並且從腳底湧泉發出內勁的僵化規矩。這個僵化的發勁規矩,無聲無息地侵呑了內家更重要的禽鳥形「抽絲法」技術,使得中國傳統武術,逐漸走向偏長局限的衰敗命運。

「走獸形湧泉法」的大流行,已經嚴重斲傷了中國內家武術的靈魂,使中國傳統內家武術以指領勁的傳統禽鳥形「抽絲法」,近年來幾乎無人提起,幾近乎完全被消滅。現在的年輕武者,從小就在「走獸形湧泉法」的環境耳濡目染下長大,大多數年輕人,恐怕連聽都沒有聽過,中國傳統武術中,還有以指領勁的禽鳥形「抽絲法」。

許多原本過去運用以指領勁用技的禽鳥形「抽絲法」內家武術,也多因時代風潮而盲目跟著走獸形「湧泉法」的規矩,修改自己的傳統動作。甚至把原本使用「抽絲法」的招式,逐漸改為「走獸形湧泉法」,又把原本「禽鳥形抽絲法」身形能夠俯仰並用、正斜兼備作戰的體式,逐漸改成垂直身形,連帶造成內家鬆柔用技手法因受「走獸形湧泉法」修改而質變,造成用技不能順暢的窘境。而那些「走獸形湧泉法」的專家們見了,甚至還會以指導者的心態沾沾自喜地說:「某些前輩到老了,才終於能夠把身形打正!」。

所以中國傳統「內家」發展到現在,終於不能以摔打拿踢站上國際競技舞台,內家用勁技術被篡改,用技手法因此產生質變也是原因之一,而那些「走獸形湧泉法」的專家們,甚至還會火上加油地說:「身形雖然正了,但不用剛勁怎麼能打!」

我們經常懷疑,過去那些盲目倡導「走獸形湧泉法」的前輩武術名家,會不會是因為當時因中國受到列強侵略,由於民族自信心不足,加上對傳統武術不夠理解,所以急於師夷之技以制夷狄,因而引進了當時侵略者不准擒拿,不准摔跌,不准壓制關節,不准固鎖關節,而完全以打踢為主競技的外國武術身形,才把可俯可仰、正可斜的中國內家武術,全面改造成攻守幾近垂直的直立形態。

為什麼我們會懷疑少數前輩所倡導的,百分之百身形垂直的內家武術,有可能是受外來純粹打踢武術的影響?因為中國傳統武術中,並沒有純粹打踢的武術。中國傳統內外家武術,無不人人高舉摔打拿踢兼擅,無不高舉摔打拿踢並用。絕無聽說有中國傳統武術流派,曾經宣稱自己的武術只會打踢,不會擒拿摔跌鎖制。

尤其是內家武術,無論是心意、太極、八卦的名家,攻守用技必是摔打拿踢一體,所以身形必定有俯有仰、有正有斜。一個從小就學習又踢又打,有機會就必然施展壓制拿摔、固鎖關節的中國傳統內家前輩,絕不可能完全用身形垂直的「走獸形湧泉法」作戰的。

像程派高氏八卦後天掌,即使是使用湧泉撞法,還是以傾斜身體作為攻擊的最終形態。像太極拳的擊地捶,海底針之類也都是以斜身作戰的技術,這些技術都是內藏傳統內家禽鳥形「抽絲法」的展現,在老前輩所留下的照片中,有極多身形傾斜的影像例子,可供我們查證。可是現在很多傳統武術,連斜身都被視為罪惡,每個動作都被要求打得身子直挺挺的,還說這才是內家拳,簡直令人匪夷所思。

或許有人會辯說,「走獸形湧泉法」是從中國傳統槍法轉變而來,彷彿中國槍法是「走獸形湧泉法」的源頭。但是傳統槍法除了刺擊動作,其他攻守應變的槍尖走圈畫圓,也要靠手掌先轉陰陽來引導。如果一定要完全從腳底發勁,要等到內勁從湧泉傳到手掌,才能讓手掌開始翻轉陰陽,才能讓槍尖走圈畫圓,不但內勁傳導太慢,技術上也是不可能的。所以說百分之百的「走獸形湧泉法」技術,也絕不是來自傳統槍法。

當然有時候我們也會見到有些人,平時練的講的,以及所堅持的都是百分之百「走獸形湧泉法」,但他們一旦用技,卻突然出現以指領勁而不自知。像這樣的情形,是練用的理論相互矛盾,練用技術相牴觸而不自知,我們無法與之談論是非。但發生這種情形的人,雖然他用的也會有以指領勁技術,但因為平時並沒有專注練習,是用技時臨時產生的,與平日練習不同,因此掌法都會很粗糙,不會精確。

中國傳統內家用技,一定是摔打拿踢兼備,所以身形必定有俯有仰、有正有斜。最簡單的道理是,傳統內家一樣會打會踢,但內家更擅長的是近身壓制拿摔,世界上任何一種武術,像柔道、柔術、角力,當使用壓制或摔技時,身形一定會有傾斜彎腰的狀態,絕不可能永遠直挺挺的。但現在不只太極拳出現要求百分之百身形垂直,並且全用湧泉發勁的怪現象;連心意和八卦,也有這種逐漸趨向身形百分之百垂直,而要求用湧泉發勁的怪現象。

這些要求百分之百身形垂直,限用湧泉發勁,身形不能有絲毫傾斜的武術,過去中國內家技法記載可以說完全沒有,在中國的土地上根本無處繼承,顯然不似華夏血統。如果不是少數前輩武者從外國以打踢為主競的技武術中模仿而來,再以祕傳為名,先傳給少數弟子,再進而變本加厲地化為虎倀地傳給後人,我們真的想不出這些觀念,怎麼會忽然從中國的土地上冒出來?

當然懷疑歸懷疑,我們也不能無緣無故把責任推到外國武術身上,這樣也不公平。況且外國武術的技術,也完全沒有像太極拳或內家拳的樣子,外國武術用勁也好像沒搞到像「走獸形湧泉法」那麼僵化不近情理。

「走獸形湧泉法」強調湧泉發勁,不能以指領的規矩,甚至限制得比外國打踢武術還嚴苛,因此那些百分之百身形垂直限用湧泉發勁的技術,可能真的不是外國打踢武術影響而來。而是一些前輩名家,自己躲在家中向壁虛構,憑空想像出來,再挑幾個弟子傳授,進而發展到全國的祕傳。但是身形要求百分之百垂直身形,限用湧泉的「走獸形湧泉法」,目前已經成為統一中國內外家武術用勁的巨大怪獸,造成中國武術身形僵化,卻已成為事實。

指領式的「抽絲法」,是由指掌引導方向,由指掌帶出肘及身步攻擊,身形有俯也有仰,有正也有斜,這樣的技法才能夠在攻守時,藉由指掌所領導的戰鬥方向,把肘及身步的大軍送到該往之處去作戰,所以適用於摔打拿踢。

如果用技全都是以「走獸形湧泉法」由腳底發勁而來,湧泉發勁一推動,身手就只能直挺挺地往既定方向直撞。雖然這種勁道極強,但由於慣性的作用,在招式一開始之後就不容易再轉向,只能朝著發勁時的既定目標打去,這樣走粘就不能靈變,這樣所有的招式,一招就只剩一招,就不會有一招內藏無限招的概念,用於直豎的推撞打是不錯,但用於圓形的鎖拿摔時,掌法就不靈活了,所以不可以作為內家主技術。

就像我們移動腳踏車一樣,如果我們不將腳踏車的把手銲接死,我們像湧泉法那樣,從後輪一推,腳踏車的把手隨時亂轉動,車子的前進就會歪七扭八,甚至翻倒,這就是「走獸形湧泉法」手部定要鎖定的特徵。如果我們將腳踏車的把手銲接死,讓把手不能動,我們像湧泉法那樣,從後輪一推,腳踏車就只能直挺挺地往前衝撞出去,這就是「走獸形湧泉法」的僵硬和直衝特徵。如果我們想要讓把手鎖死的腳踏車轉向,我們像湧泉法那樣,從後輪去改變車子前進的方向,那就會又重又慢,這也是「走獸形湧泉法」重慢的特徵。

過去傳統內家為求用技完備,以應戰鬥之無窮變化,「抽絲法」和「湧泉法」都一定要交替練習,兩者並重不能只練「湧泉法」,更不能只練「抽絲法」,而是交替練習,但用技時「湧泉法」練出的導勁能力,必須全部交給「抽絲法」來帶領,並且以「抽絲法」來操作。當用技時抽絲法走粘一旦成功壓制時,就以「湧泉法」撞擊,這就是古人說的一橫一豎。

「湧泉法」的練習,在內家當然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在學習尋找全身勁線,蹬腳移身、蹬腳打撞、或不檢查手而只檢查身形步法時,一定要用到「湧泉法」來練習。但內家用技作戰時,百分之九十以上戰鬥技術都不可能用「湧泉法」,而是用指領式的「抽絲法」。

就像我們騎腳踏車一樣,一踩上踏板雙手就要控制著把手方向,藉著把手方向取得車身平衡,再藉著把手方向取得前進方向,踏板齒輪如同丹田腰胯,形成動能推動整個車身。雖然輪子不觸地也不行,但全車能夠轉向及前衝的能力,不是全來自於輪子觸地的磨擦,而是來自齒輪帶動,車子的衝力,加上我們雙手對把手的操控指引。

如此腳踏車把手領導方向,向前向左向右轉變無不得機得勢,腳踏車的車身和輪子,靠著把手指引領導,把全車的身形重力跟著把手帶動方向衝去,全車前進方向的控制不在輪子而在把手,所以不能過度強調輪子接地的重要。這種用技觀念,應用在武術上,就是指領式的「抽絲法」操控方式。

再作個比喻「湧泉法」用技,就像犀牛微蹲後忽然跳起撞人,「抽絲法」就像犀牛站起來之後,追著跑出去撞人,兩者各有威力但巧妙不同。「湧泉法」像跳遠,兩腳一撐蹬就跳出去,人被跳遠的衝撞到,可能會受重傷;「抽絲法」像賽跑,追著別人拚命跑,人被跑步的撞到,受傷也不見得會比較輕,何況是故意跑去撞人。

內家武術用技時,用「抽絲法」引導。「湧泉法」導勁技術練好了,用技時就交由「抽絲法」來領導,這樣就能夠輕靈鼓盪。雖然「勁起於腳跟、勁起於湧泉」,但用技時卻要「運勁如抽絲」,「運勁」就是用技時勁的運用,這個運用要由「抽絲法」的指掌來引導,不再由「湧泉法」操控。

因為「抽絲法」手法比較能轉變,技術越好,手法轉變制敵動作就能夠越小而有效,能從大纏練到小纏,練得好手指一轉,微微帶動身形,手就能制住對方的內勁。所以內家才擅於走粘,因為走時要拚命跑,粘時要拚命追,走粘時,對方雙手直走轉彎,跑來跑去,都要能順勢粘著。

用指領勁才利於走粘,如果全部用湧泉操控內勁,導勁太慢,動線太直,一出手就轉不了彎,跟不上別人的靈活。「湧泉法」用技,導勁太慢,發個勁傳到手指還要蓄半天才能整,所以對敵反應經常像老僧入定慢半拍,往往等到勁上來,別人的手早已藉你僵硬的手踏枝切入中門,摸到要害。

不動步的「湧泉法」導勁太慢,變手太拙,不易應變,易為人制,極不好用。傳統「湧泉法」用技,動作最快的是墊步衝撞,這是很多人愛用的,但最好要先制得住對方,才容易衝撞成功,否則遇到高手容易被反制,所以內家的主問題還是在控制,這就是內家外家的重大差異。

年輕時曾經問家師最可怕的手法是什麼?家師說:「挖眼睛摳鼻子,但別人不會乖乖給你挖!」家師的意思是,大家都想「上打咽喉下打陰,中打兩肋並打心」去打人要害,但是誰會乖乖給你打?所以有人練分擊以第一手快打,有人練合擊控制再打。內家就是怕分擊不夠用,所以更專心於練合擊控制後再打的。

如果你能近身壓制住對方的身形手法,打要害就會變得容易。我們在道場練習施技時,常常會順便好玩地教挖眼睛摳鼻子,控制後順勢以指掌從眼睛鼻子往後一摳,對方要害受擊,就會向後倒地,雖然這不是學習的主技術,但這可不是家師開玩笑的技術。

傳統內家用技控制為主,所以「抽絲法」才是主技術,佔百分之九十以上,主技術不是「湧泉法」。內家用技時「湧泉法」所練出來的導勁能力,最後要交由「抽絲法」來引領。由於這兩種技法都能練出高威力,所以絕不是說純練「湧泉法」打不過純練「抽絲法」的人,更不是說純「抽絲法」必勝純「湧泉法」,而是內家兩者都練都用。但內家武術觀念講求能走能粘,能圓活靈變,所以用技時以「抽絲法」操作的多,也只有「抽絲法」才會形成內家那麼多變的手法掌法,以及摔打拿踢的綜合技術。

如果內家想要保有那麼多變的手法掌法,又想保留摔打拿踢的綜合技術,心裡卻又想要趕時代流行,全部改用「走獸形湧泉法」來操作。身形就會越變越直立,掌法就會越來越不能正確變化,最後掌法的變動就會顯得越來越不重要,而逐漸變質、變形,一直變到手指不會領勁,練到兩個手掌只會胡亂轉,領勁時領不出全身鼓盪勁,還是只能領出湧泉的撐蹬力,再加上旋轉丹田腰胯的螺旋力,這樣仍然不是真的「抽絲法」,只是半吊子的「抽絲法」。因此最後只有一句話:「不能用!」。內家如果全用「湧泉法」來操作,最後連指法、掌法和手法都會變質、變形,所以不能用。

我們看拳,不要只看少數人之強,我們要看看當前內家用技能力普遍衰弱的情形,就可以知道過去少數前輩高舉的湧泉神話,把內家害得多慘。只可惜很多內家武者還不知道自己丟失了「抽絲法」,又誤用了「走獸形湧泉法」才是極嚴重的錯誤關鍵。

很多學內家的人,總是傻傻地誤以為自己不能用技,是湧自己的身形不夠「垂直」,「湧泉勁」不夠剛猛。卻不知道一旦去邯鄲學步,學了不會像,也不可能學得像,最後連自己的走路方法也忘了,末了只能爬著回家,沿路給還邯鄲人看自己不會走路的笑話,這才是內家自己問題之所在。

內家一定要用自己原本走路的方法走路,內家一路走來,有「湧泉法」更有「抽絲法」,用技身形有俯也有仰,戰技有正也有斜,絕不是別人設定的垂直身形,湧泉發勁標準才是美。就我們的技術看來,那些身體直挺挺用湧泉發勁的動作,即使得第一名,我們覺得一點也不美。當然以他們的技術,來看我們用技有俯有仰、有正有斜,身子一下高,一下低,也一定是難看又醜死了。所以說上帝的歸上帝,凱撒的還給凱撒,彼此最好不相干。

那些百分之百身形垂直的「走獸形湧泉法」用技技術,就還給創造它的流派去發揮。我們還是要走我們的路,我們有「湧泉法」更有「抽絲法」,我們用技身形有俯也有仰,我們的戰技有正也有斜,我們用技該站直打的時候就站直打,該彎腰打的時候就彎腰打,該站高打的時候就站高打,該蹲下打就蹲下打,即使跪在地上,躺在地上,我們也要打,完全不必考慮別人的看法。

雖然流行時尚會對我們形成壓力,但我們一點都不要有追不上流行的罪惡感,因為可能有一天當別人真正了解傳統內家用技時,我們的身形,反會變成新時尚,到時候讓別人來模仿。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