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勁的無力技術與大鬆大柔精要

宗長 葉金山

「抽絲法」是以指領勁,先以指掌轉動自然領出肘,再以肘轉動自然領出身步,是藉重心連續鼓盪產生力量的一種用勁技術,是從有力明勁開始練習,然後進入到無力化勁的技術。

「抽絲法」的用勁,發動與領導都在指掌的旋轉,這種技法,原本就是內家三拳在古代化勁的高階用技方法,這和當前流行於全世界,逐漸轉變成以湧泉發勁的「湧泉法」內家三拳完全不同。「抽絲法」利用指掌的旋轉,牽動翻轉手臂上的筋絡,手臂上的筋絡因為被翻轉,進而牽動手肘,會形成強烈的外垂肘現象。

這種翻轉指掌,造成強烈外垂肘的技法,如果利用王宗岳祖師「無力打有力」的「化勁」概念去運用,會自然把肩也拉出去,由於肩被拉出去,相對的會把全身都拉出去,當身體被拉出去時,最後連腳步也會被拉出去,由於攻擊領勁在手指不在腳下,所以攻擊時會形成全身整體像禽鳥飛翔般,彷彿雙腳不曾著地而移動的攻擊感覺,所以速度非常快。

練得好時,在指掌以極快速度一轉的瞬間,全身會忽然移形,讓人有動如脫兔、目不及瞬就跑到別人身後攻擊的感覺。在外門學習多年「湧泉法」移形,再改學無力化勁「抽絲法」移形的學生,剛開施技時,始甚至會想不到自己的速度為什麼會變得這麼快,快到超過自己過去移步速度的想像,而感到不可思議。當然這種快速技術也是從慢中精熟而來的,並非快中求快而得來的。

王宗太極拳極度強調的「無力、無力打有力」,就是利用這種以指領勁的「抽絲法」技術,自然形成全身整體重心的移動,進而形成重心連續鼓盪的攻擊。我們宗岳門的「抽絲法」技術,是以單掌「推托帶領」四能掌法為主技術來操作。所以只要精研單掌「推托帶領」四能掌法,就能夠很清楚了解「抽絲法」技術的全貌。所以我們必須對單掌「推托帶領」四能掌法,做詳細介紹。

單掌「推托帶領」四能掌法,代表四種轉動指掌,進行環狀攻擊的標準技術。環狀的攻擊技術,所帶出來的就是身體走上弧或下弧,步法則走扣擺環步的繞圈攻擊技術。

單掌「推托帶領」這四種轉動指掌的技術,在宗岳門由絕對統一的標準動作在操作,由於動作明確而沒有含糊之處,所以能夠讓指掌的轉動,有一定的正確軌跡可循,所以對於練出正確的「抽絲」技術,有極大的幫助。因為動作明確有標準,學會單掌「推托帶領」四掌,就像要學會刺拳、勾拳一樣簡單而容易。

在宗岳門武學中,「推托帶領」單掌四能掌法,是屬於「敷蓋對吞」四訣中的「對」法。「對」字顧名思義,就是能夠在指掌轉動時,每個轉動點,每一個時機,都能夠藉強樁用明勁來「對抗」四面八方的來力,並且在對抗時,手的動作能夠繼續運勁,身形動作不必停止下來,並且能一邊動手,一邊取得布形候氣、脫身換影、移形奪位、偷樑換柱的優勢。

所以「推托帶領」四能掌法,在練習時,餵勁者要對「推托帶領」四掌進行強力壓制,受勁者必須依宗岳門單掌「推托帶領」的標準動作,在接受強勁壓制的狀態下,練習不停轉動指掌,加強以明勁、強勁對抗來力,以進行移形奪位的能力,為日後在敵人強大壓力下,仍能取得優勢作準備。

透過「對力、對勁」的「有力」明勁練習,老師才能知道學生所練的「推托帶領」四能掌法,是不是有掌法依標準動作形成樁力。如果有依標準形成樁力,就是明勁已經練成,明勁練成之後,將來在練習化勁時,四掌的外表雖然大鬆大柔,卻能夠潛藏著外表沒有顯露的可用內勁,也就是可以將明勁潛藏為暗勁。一旦能夠將明勁潛藏為暗勁,這樣在大鬆大柔下,就能夠應付敵人突發的大力。如果四掌沒有成樁,明勁沒有練成,在習練化勁時,四掌的外表無論是鬆柔還是堅剛,一遇到外力便會坍塌。

由於「推托帶領」四掌,練成時是能夠對抗強力的明勁,並且能夠在對抗強力中,脫身換影、移形奪位取勝,所以「推托帶領」四掌,是屬於「敷蓋對吞」中「對」的技術群。所以「推托帶領」四掌,具備對抗四面八方來力的基本能力。

譬如練右手「推掌」時,是先對抗右上方來的來力,再把來力壓制在右方,繼續把來力壓制在下方,最後又把來力,由下往斜上方推出去。整個「推掌」過程中,總共以對抗四個方位的壓力作為初步訓練。

譬如練右手「托掌」時,是先對抗右前方的來力,再把來力壓制在下方,繼續把來力壓制在左方,最後又把來力,由下往斜上方推出去,或往下方撲出去。整個「托掌」過程中,總共以對抗四個方位的壓力作為初步訓練。

譬如練右手「帶掌」時,是先對抗左上方的來力,,再把來力壓制在下方,繼續把來力壓制在右方,最後又把來力,往右下方撲出去。整個「帶掌」過程中,總共以對抗四個方位的壓力作為初步訓練。

譬如練右手「領掌」時,是先對抗左方的來力,再把來力壓制在下方,繼續把來力壓制在右方,最後又把來力,由下往右上方領出去。整個「帶掌」過程中,總共以對抗四個方位的壓力作為初步訓練。

由以上說明可知,「推托帶領」四單掌,是以螺旋形對抗各種方位來勁的掌法。所以一開始要先練出對抗強力的明勁,明勁就是內家所謂的「本手」用法。所謂內家「本手」用法,是說內家基本的手法,多以明勁練習,是有力有勁的動作。「本手」的明勁練成之後,才轉化為暗勁和化勁。

宗岳門單掌「推托帶領」四掌,初習練勁時是用有力明勁,但是在作用技的練習,及真正用技時,除非技術不良,緊急時無法應變,否則絕對禁止使用有力的明勁對抗。這是因為內家基本上,都預設自己用有力的明勁,和敵人對抗是完全無效的,是必敗的。

因此存心立身於「敗中求勝」的內家,必先預設自己是弱者,預設對方是強者,所以必先預設對方的力量一定比自己大,自己即使運用再大的內勁,也必然會失敗。所以真正內家用技時,絕不許用有力的明勁去對抗敵人,而必須在不用力中,找出練出另一種更有效、更高階的攻守技法,那就是大鬆大柔的「無力」化勁技術。而傳統內家也必以懂得大鬆大柔「無力」的「化勁」用技,來證明自己是真內家,而非摻入外家的不純內家。

所以內家有「先練明勁,後練化勁」的練技概念,以及「明勁為本,缷化勁為用」的用技概念。練習時求有勁而不用勁,練習求有力而不用力,最後一定要練成「無力技術」,以備遇強敵的不時之需,這就是內家。

當「推托帶領」四掌,應付四面來勁的力量,透過「有力」的「明勁」練習而具備之後,就要將明勁潛藏起來使用,這時候「無力」的「化勁」技術,就成為學習內家的最高階追求。

從明勁的「有力打有力、有力打無力」,練到化勁的「無力打有力、無力打無力」,是內家的階級訓練方法,這種訓練方法,如果有得真傳,技法其實非常簡單,幾乎沒有神祕可言,也沒有什麼難以了解之處。因為這種技術是師門前輩,早已經搞得清清楚楚的技術,如果有懂的善知識來教,後人根本不需要再費時去摸索,只要放下成見去學習,再加上努力熟練到更完美就可以了。

很多不想懂「無力技術」的人,一生都只會從字面解釋「無力」,他們經常懷疑「無力」用技是騙子的謊言,是「不練體能、體弱力小、衰弱癱軟、用豆腐碰鐵鎚、用雞蛋碰石頭、妄想用小力勝大力」的呆子。

其實各流派武術,和各行各業一樣,都有一些專屬於這個流派的專門術語,這些專門術語,也就是一般行業所說的「行話、黑話、密語」。這種專用術語必須由這個流派,或這個行業的人來解釋,才會知道是什麼意思,外人是不可能能從字面上去了解,更不可以用自己流派或行業的觀點去解釋,這是中國一般市井小民都有的常識。

像「無力」的用技概念,本是出於太極拳祖師王宗岳的學理,是屬於王宗岳太極拳的專用術語,所以一定要從王宗岳太極拳的角度才能看出「無力」的意義,絕不能從他流派或一般人的概念去了解,更不能用別派的定義,來詮釋王宗岳太極拳的「無力」定義,否則就會產生嚴重曲解。

過去武術界有很多人,不肯用心探求「無力」這兩個字,在王宗岳太極拳中的專有定義及用技真象,加上驕傲自大,不知敬畏前賢;又目空一切,不知敬畏中華文化。所以他們常以自己流派武術的「無力」觀點,罵王宗岳「無力打有力」的觀念。這種不當的舉止,其實所罵的都是自己的無知,只會彰顯自己以淺薄知見,管窺他人學術的無知本位心態。如此不但錯失學習的機會,還傷害了中國武術的發展,對社會國家沒有任何好處。

其實王宗岳太極拳,從「有力打無力」練到「無力打有力」的道理非常簡單。譬如我們看到桌上有一個手木箱子,我們想搞破壞。於是我們伸一隻手到手木箱後面,把小木箱向我們撥過來,然後雙手舉起木箱,將它重重摔在地上,朩箱就被我們摔碎了。這就是「有力打無力」,因為我們有力量撥動那個木箱,還有能力將它舉起來摔碎,所以我們用的是「有力技術」。

但是現在換個狀況,假使我們看到桌上有一個小木箱子,我們想搞破壞。於是我們伸出一隻手到手木箱後面,想把小木箱向我們撥過來,對發現小木箱竟然是被完全固定在桌上,桌子也完全固定在地板上,根本無法撥過來,這時候我的手試圖用力把木箱向自己一撥,不但木箱紋風不動,自己身體還被用力過度的手給拖過去。

經過這次經驗之後,下次遇到相同情形,我們的手就完全不用力撥,而且是輕輕一撥,當感覺木箱輕撥卻紋風不動時,我們乾脆整個人就不用力輕輕一撥,這個撥只和對方接觸的力量只到達「粘」的度數,在輕輕一撥時,由於不能撥動木箱,而身體又是大鬆大柔的,就會順勢滑步移身過去,來到木箱的前面,於是跳到木箱上,用重力將它踩個稀巴爛,這就是「無力打有力」。

因為我們沒有力量撥動那個木箱,所以我們使用了無力的技術,將自己全身送進到木箱的位置,取得和把木箱撥過來相同的效果,最後我們既然舉不起木箱來摔,但跳上去將它踩個稀巴爛,也一樣是搞破壞。

所以說,自己覺得「有力、夠力」的人,可以用「有力」的打法;自己覺得「無力,不夠力」的人,可以用「無力」的打法。「有力、夠力」的人可以說:「我能夠把山移過來!」山就被他雙手移過來了。

像這樣有力的人,不但可以認定自己能夠隨便就撥動別人,甚至就算他把一隻手像槍一樣直直地伸向敵人,他也可以認定別人絕對無法動他的手一分一毫。即使別人用中國傳統武術最基本、最粗淺的攻守技術,用兵器、拳頭或用腳猛擊、猛踢他的手腕來破手,也絕對破不了、也絕對傷不了他伸得直直的手。所以他只要站著別人就推不動他,也打不動他;他只要把手直直攻入,別人就防不住破不了;而他只要一出手打中別人,別人就一定會受重傷,因為他的威力無人能擋,這就是有力的人的想法和手法,這就是「剛猛有力」的外家戰技觀。

但是「無力,不夠力」的人,卻只能說「山我移不過來,我自己移過去好了!」所以他一接觸就不敢隨便想要撥動人,不敢隨便站著不動,更不敢隨便把手向對方伸直直。因為他的手不但撥不動別人,別人一撥他的手,他的手就會承受不住;他沒有推不動的身形,也沒有打不壞的拳架,所以對方的力量一來,他就只能動,他就只能走;如果他自己撥到別人,就一定撥不動別人,只能撥到自己團團轉,而不是別人被他撥到團團轉。這就是無力的人的想法和手法,這就是「柔弱無力」的內家戰技觀。

「有力打無力」和「無力打有力」。一個是有力氣,雙手撥得到對方,又撥得動對方,所以可以用力把對方撥過來再打,也可以保持直挺挺地把手攻向對方而毫無畏懼;一個是沒有力氣,怕雙手撥不到對方,就算撥到也撥不動對方,只能自己走位跑過去,更不敢把手向對方伸得直直的,因為他預設對方一定破得了他的手。

內家練「無力」,真的會變成手無縛雞之力者嗎?絕對不會,內家極重翻筋轉骨的內勁正力訓練,能夠練出非常強的明勁。經過內勁的明勁嚴格鍛鍊,筋骨也一樣會非常強健,樁步也非常堅固,勢架更能支撐八面;同樣有很大內勁和力氣,所以絕不是「無力者」。

內家不是沒有勁力,內家其實是「不用力施技者」,內家是施展「無力技擊技術」的人。內家是有內勁之強,卻以弱者之心尋求「不用力施技」,內家這樣作,為的是避免一旦遇到比自己有力者時,會毫無技術可以應對,更害怕會被別人打壞我有力的形。

當你無力撥回一道建築在地上的矮牆時,你一撥就會把自己全身拉過去,這就是內家,這就是引進,就是一引即進,你以粘的輕沾,一引對方,對方不動,自己反而向前進了,反而跑到對方那裡去攻擊了,這就是「無力打有力」的技術。

應敵時對方的手伸出來,你以「無力打有力」的概念,你真正完全不用力,你就撥不動對方一分一毫,所以你一撥對方,自己身體由於大鬆大柔,反而會衝到對方身上去攻擊。如果你用無力去拉人,一拉動自己就會衝到對方身上去攻擊。如果你用無力去推人,一推自己反而會向後移開身步。如果你以無力的「推托帶領」技術去撥,一撥自己就會形成標準「推托帶領」的動作,並且自然衝往對方身上去攻擊,這樣你的攻擊就是標準的「推托帶領」。

一般「無力打有力」的反應,有直豎的也有橫圓的反應,直豎的反應顧名思義就是成直線攻擊,統合而言內家是以「指天掌、插地掌」為本手,再練成無力的化勁;橫圓的反應,顧名思義就是進行圓形的環狀攻擊,統合而言內家是以「推托帶領」四掌為本手,再練成無力的化勁。這兩種攻擊方式就是內家過去所謂的一橫一豎的技術。

如果你有很好的內家明勁攻守技術,你以化勁概念,不用力去攻擊,全部的技術反應都會從身步上顯現,這樣你的身手步就會越來越俐落,技術就會越來越純熟。這和熟記熟練每一個招式來用的武術,技術完全不同;前者是有意識的攻擊,後者則會成為無意識的攻擊。當然先決條件是你的內家手法,必須完全合於內家拳理和法則才有效;如果你的內家手法不合內家法則,亂翻亂轉,同樣是無效的。

所謂的「無力技術」,絕不僅只是我的無力,可以或不能撥動有力的人,而是我的無力不但撥不動有力的人,甚至連對方是鬆柔完全無力,我也同樣撥不動才是。也就是說無論對方有力或無力,我都完全撥不動。只要是不動的人或手,我都完全撥不動,才是真正的「無力技術」,只要能夠撥動人就是有力,和對方有力或無力無關。

為什麼說無論對方有力或無力,內家都要設定完全撥不動,要知道在用技時,對方的手停在那裡,你根本不能判定對方是有力還是無力,所以我們必須一律撥不動才行。

所以說有了內家有力的明勁技術可用,然後才能進入到無力的化勁技術,這是很重要的。不用力的「無力技術」是很有用的東西,「無力技術」可以練出極善於變動的攻守身形,攻擊會更有效,制敵的威力更大,是有力明勁的更上一層樓。

「鬆柔」易懂,「無力」難明。太極拳界講「鬆柔」,卻不懂不會用「無力技術」的名師一大堆,他們所講的「無力、不用力」,幾乎百分之百都不是真的「無力、不用力」,他們只是把手放鬆鬆地打拳架,或者推手時假裝鬆鬆柔柔的「假無力」而已。

你看那些名師教推手教用技時,那些四正四隅手法,那個手法不是一撥一發。他們一撥別人的手,別人的手就當下被他撥動,所以他就能夠順勢把人發出去。你可曾看過全世界有那個人的推手和用技手法,是撥不動人的手法?恐怕從來也沒有看過吧!像這樣能夠撥動別人雙手的推手手法,根本就和王宗岳祖師所指的「無力」技術根本毫無關係,很多人硬把這種能夠撥動人的手法,胡扯成是王宗岳太極拳的「無力」技術,這對王宗岳祖師而言是一種極大的侮辱。

有很多人把自己「有力技術」的推手和用技技法,將身手步放得鬆鬆地,讓別人看起來好像不用力的樣子,就當成「無力技術」教給不知情的弟子,說這是王宗岳太極拳的無力技術,最後弟子發現這種「假無力技術」根本無法應付強力時,就害得王宗岳祖師也受到連累而被懷疑。

現在我們把「無力技術」仔細對外界說明,完全是為了中國內家前賢,及內家武術的存亡而說,不是為自己的利益而說。如果是為自己利益而說,我們只要學別人一樣,講一些前輩神功多強的歷史故事,或說一些武術機鋒相對的武術禪學,就可以自抬身價,根本不必把門內重要技術泄漏給外人知道。

我們的「無力技術」越公開,對我們宗岳門流派的初期發展其實是越不利的,因為某些流派可以馬上宣稱他們前輩也同樣會,也有教,然後就加以模仿,並且傳授給不知情的人,甚至抬出他們幾百年的創拳名人來壓我們,這樣我們就很難保留技法的獨門性,後人也會不知道這種技法,是原本祕藏於宗岳門的獨門技術。

其實「無力技術」只是諸多中國傳統內家技術的一種特色技術而已,並不是任何習武的人都一定要練了才能打鬥的基本功夫,也不是一練就可以天下無敵的蓋世神功。對想學的人來說,「無力技術」確實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它對內家化勁的運用有極好的幫助。但對於那些不想學的人來說,就算不上是什麼不得了的東西,知道或不知道,說或不說,對這些人而言,根本沒有什麼大不了。

其實像現在很多其他流派的人,內心根本就是帶著幸災樂禍、落井下石,恨不得除之而後快的心態來攻擊王宗岳的「無力技術」。所以不管是真無力,或是假無力,太極拳的「無力技術」在社會上經常被譏諷為一種詐偽的騙名騙錢技倆;不管是真無力,或是假無力,太極拳「無力技術」的教學者,也常被污衊為騙名騙錢的人。如果我們不對「無力技術」加以闡明,內家前賢的人格誠信,和中國內家武術的能力,便要受到嚴重的懷疑。

由於「無力技術」牽涉到中國內家前賢的人格誠信重大問題,及技內家術真偽的重大問題,更牽涉到中國傳統武術技擊理論和技擊能力真假的重大問題,所以傳統武術界,絕對要有懂的人,勇敢地站出檯面來,說清楚講明白,一次徹底解決。

所以闡不闡明「無力技術」,絕對是中國武術界,極為重要的大事,而非個人流派的小事。如果知道「無力技術」的人不公開解說,日久就會失傳,後代子孫就沒有人會再相信中國內家武術的真實性。所以我們寫出來,是為內家保存一絲命脈,是為中國內家武術盡一份力,是為前賢爭一口氣。雖然我們無法寫到完美,至少留下文字,可讓後代來研究發揮,這樣中國武術就不會被其他武術看衰,而太極拳祖師王宗岳先生也才不會給人當騙子看。

「無力技術」,除了以「不用力、畏力」的技術施技之外,最重要的就是一定要「大鬆大柔」,如果你的手無力了,身手步卻沒有「大鬆大柔」,你用「無力技術」一撥,身手步僵在原地,同樣不能作出反應?如果你用「無力」的「推托帶領」技術,你全身卻不能「大鬆大柔」,你一撥,全身都僵在原地,你的「推托帶領」動作,就不能自動形成了。所以「無力技術」,和「大鬆大柔」是一體的,不能分開。

很多罵「大鬆大柔」的人,一定會順便罵「無力技術」;很多罵「無力技術」的人,也一定會順便罵「大鬆大柔」。所以你要練「無力技術」,一定要順便練「大鬆大柔」,不然你只能被人罵一半。如果你只能被人罵一半,表示你沒有被罵的那一半技術是錯的,那表示你的內家功夫只有一半,一定不好。

如果你施技時一旦撥動對方,你的身體和雙腳就不會移動,不管這時候你是僵硬或放鬆,你一定會待在原地,這是內家武術學習化勁用技的最基本的常識,是初學化勁用技時,老師就該教你的基本常識。

一個人如果沒有這個化勁不能撥動對方的基本常識,卻和人大談內家三拳合一,應該要汗顏,因為他絕對無法了解三大內家拳無力化勁的真正用技方法。在不知道三大內家拳無力化勁的真正用法之下,別說談三拳合一是虛妄的,甚至連談出其中一拳,與外家技擊技術之差異在那裡,恐怕也是緣木求魚了不可得。

所以有很多人講內家拳與外家拳之差異,講了一大堆不著邊際的東西,像內家是注重內修啦、呼吸在丹田啦、湧泉發勁啦、老祖先有多偉大啦....等等。講完之後,外家的人便很疑惑地問他,我們外家難道不也是這樣練嗎?所以說前面所說的即使有不同,也不是內外家分流重點。流派裡有沒有「無力化勁」的用法,才是內家和外家技擊技術分流的重點。流派裡有沒有「無力化勁」的用法,也是純內家和摻外內家,可以驗證的差異之處。

一旦你用手力撥動人,身步都會靜止下來,你的手法可能因為常撥動人而練得很有威力。但手撥動人一旦練成習慣,身步就不愛動了,將來用勁時就容易只用到手,對自己身步的訓練會很差。如果你的手用力撥人,除非你再用意識去勉強身體,身體絕不會自動配合手,因為身體會說:「手啊!既然你自己去打就夠了,我就沒必要幫忙了!」。

所以只要你用力,無論用多少力,只要你所練出來的技術,不論是剛硬,還是鬆柔,只要你的手能撥動人,無論被你撥動的是有力的手,或鬆柔無力的手,你所用的都是「有力、用力」的技術,都會造成自己身體和步法的靜止,這對練技用技是非常不利的。

如果你有力,對方被你撥過來的身形,容易形成各式各樣變化,未必能如你所願般好打;如果你無力,自己反衝過去,反而能夠預先知道對方的漏洞在那裡,反而好打。這就是一引即進的好處,也是無力技術的好處。

有很多太極拳名家都講太極拳的「無力」和「鬆柔」,其實他們所講的都不是王宗岳祖師概念裡的「無力」和「鬆柔」,因為他們的「無力」和「鬆柔」都撥得動人,只要撥得動人就不能稱為「無力」和「鬆柔」。王宗岳祖師概念裡的「無力」和「鬆柔」,是不論對方的手有力或無力,要連零點零一公分也完全撥不動,才能叫「無力」和「鬆柔」。

有些太極拳名家所教的手法,雙方兩手一搭,名家的手隨便一伸直,別人就撥動不了他的手,也撥不動他的身體;但只要名家的手輕輕一撥,別人的手和身體無論有力或無力,就一定會被撥動。既然那些名家的手和身體別人撥不動,又都能夠隨時撥動別人的手和身體,那他用的怎麼會是無力技術呢?他用的當然是有力技術啊!

別說別人不能夠撥動他的手一公分,就連別人不能夠撥動他的手零點零一公分,他用的都算是有力技術。別說他能夠撥動別人的手一公分,就連他能夠撥動別人的手零點零一公分,他用的都算是有力技術。要知道真正王宗岳祖師的無力技術,不是別人撥不動你,而是別人都撥得動你,但你卻完全撥不動別人,這樣才是真正的無力技術。

你看那些名家的推手及用技,他們有那個動作是撥不動人的?根本是所有用技通通都是可以撥動人的。你看推手練習時,名家的手用勁輕輕一撥一壓,別人的手無論有力無力都會被撥動,手都會被壓下去,這些能夠撥動能夠壓下的技術,都是有力的明勁技術,全都不是無力的化勁技術,而是假的無力技術。

如果你看了名家這種鬆柔卻能撥動人的假無力技術,就罵王宗岳祖師的「無力」技術是騙人的,那你真的是罵錯人了,因為那些預設別人都撥不動他,他卻能夠撥動別人的技術,都是有力的明勁技術,並不是王宗岳祖師所謂無力的化勁技術。

你看那些名家的勁法就知道,他們手上每一個轉動都編有一個勁名,武術所謂的勁不就也是一種力嗎?武術的勁也是力的一種啊,只是武術的勁是一種結構力,而一般人所說的力是一種肌肉力罷了,勁就是力的一種啊!推手用勁不就是用力嗎?名家用十種勁不就是用十種力嗎?用一百種勁不就是用一百種力嗎?勁越多不就是力越多嗎?所以說凡是用勁的都是用力,凡是用到力的,就是有力的明勁技術,就不是無力的化勁技術,這根本沒有什麼好懷疑的。

所以說凡是手伸出去,別人撥不動,卻能夠撥動別人的,不管能撥動別人多少公分,都是「有力」的「明勁」的技術,這些技術根本不是王宗岳祖師概念裡的那種「無力」的「化勁」技術,而是「假無力」的「明勁」技術。

我們可沒有說用有力的「明勁」不對,也沒有說有力的「明勁」不能用,更沒有說有力的「明勁」不是太極拳。因為「明勁」的正確練習和運用,對內家而言,是非常重要的根基,非會不可,非練得很強不可。

「明勁」是主動將力量加諸於人的樁勁,是主動施加到別人身上,讓別人感覺到的內勁。「暗勁」是被動將力量反應於人的樁勁,要別人對我施加壓力時,別人才能感覺到的內勁。「化勁」是不論是我主動施技或我被動施技,在流動性地施展內家直豎「指天掌、插地掌」、橫圓「推托帶領」,及「搬攔截扣」等任何用技手法時,無論我或對方如何出手,我或對方如何反應,我都不會讓對方感覺到我力量存在的一種動樁內勁。

如果不透過明勁練習,是根本不能練化勁的,用技時很多撞打技術的運用也是非明勁不可,所以明勁是化勁的基石,往往也是分擊用技的最後一擊,要精於內家,必先精於「明勁」,宗岳門同樣也使用「明勁」技擊,所以我們對「明勁」絕對沒有偏見,不但沒有偏見,我們還四巨細彌遺地,將正確有力的明勁「有力技術」傳授給學生,讓學生練習,以作為奠定也們化勁的「無力技術」根基,最後將「明勁」轉化為「暗勁」,技擊時再讓「無力技術」的化勁來指揮。

我們所要說的是,我們不可以像那些名家一樣,把明明是有力的「明勁」,當成太極拳無力的「化勁」來教;也不要像那些名家們,把明明是有力的「明勁」,當成太極拳最高的無力「化勁」來炫耀,來誤導別人。我們更不要像那些罵人的人,把明明是有力的「明勁」,當成太極拳無力的「化勁」來漫罵。因為這是嚴重的矇騙和誤導,會讓後人誤以為王宗岳祖師拳論中的「無力」,是愚笨的概念,也會讓人誤以為太極拳是一種不能應用於技擊的假拳。

想了解想批評王宗岳太極拳的人,應該要確確實實分清楚,什麼是有力的「明勁」,什麼是「無力」的「化勁」,因為「無力」概念是王宗岳太極拳首先倡導的,如果不清楚,就不應該錯誤地批評王宗岳先生和他發明的太極拳。

現在很多人罵無力技術,其實都是被那些名家害的。那些名家們,明明用的是別人撥不動,自己卻能撥動別人的有力明勁技術,卻又總是對別人說,他那撥動人的技術,就是太極拳的無力化勁技術,就是最高境界的太極拳,是只有少數人才能得到的內家真傳。

等到有一天那些學習有力技術的弟子,遇到大力的人用不出來,人家就會連帶說大鬆大柔是騙人的;人家就會連帶說無力技術是騙人的,別人比他多出一點力他都撥不動,當然會被認為是騙人的。最後就會連太極拳祖師王宗岳先生也一起罵下去,這樣不是太可惡了嗎?

「抽絲法」練習時,要先練出有力的明勁技術,最後就要練習以無力的化勁技術來運用,到達這個階段,就是「無力的大鬆大柔技術」。「抽絲法」剛開始練技時,要能夠練習用明勁對抗強勁及強力;但用技時,就必須以化勁「無力打有力」的「不用力」技術來施技。

化勁「無力打有力」的「不用力」技術,在施技時是一波接一波的無力,尤其是連續移動攻擊時,每轉換一次身步,都要注意手上不能用力撥動對方,如此連續的不撥動,你就能夠藉著身步的移動,而獲得最佳的攻擊形。如果第一波不用力,第二波或第三波又不小心用到力而不自知,那就無法在最後自然形成最佳攻擊形。所以檢討你攻擊形的錯誤,除了要檢查身手步的動作是否正確之外,還要記得檢討你每一波的攻擊,是否用到不該用的力量而撥動到對方。

當你開始練習不用力的化勁方式施技時,你的身步就會開始學習順著手的攻擊方式而動了。所以當你手掌伸出去,觸及敵人時,你要以完全無力撥不動對方的概念,來施展「推托帶領」,絕不可用能撥動對方的有力概念來施展「推托帶領」,否則你就永遠停在只會用明勁的初步階段。

所以當你手掌一伸出去施展「推托帶領」時,手一旦撥不動對方一分一毫,此時指掌一轉,必無力將對方向自己身上撥回來,這是因為無力的手,被對方的內勁擋在原點固定住了,不能動了;這不能動就是內家的定指法。內家一旦用定指法轉掌,指掌會固定在原點不能撥回來,反而會把自己那隻手的手肘推得更出去,肘一旦遠遠推出去,當然就會把身步也跟著帶出去。

「定指法」是內家無力技術的源頭,無論所學的是心意、太極或八卦,如果不了解「定指法」,基本上就不會應用無力的化勁技術,就不可能統合三大內家拳。因為三大內家拳的統合,必基於無力的化勁技術才能真正相通,才能統合成功。不是整天把三大內家拳用嘴巴拉在一起講就能統合,更不是把三家祖師爺放在一起供奉就能統合。

如果只在有力的明勁招式上統合,而不在無力的化勁上統合,那僅是皮毛的統合,絕對無法統合內家拳的內在精神,更無法看出三大內家拳之間,會有什麼相似相通之處。而內外家重大的技術差異,就是在「定指法」所形成的化勁「無力技術」,內家有,外家則沒有。如果除去「定指法」所形成的化勁「無力技術」,內外家和純內家與摻入外家的內家,也沒有顯著差別。

「單掌推托帶領」只要一用「定指法」的無力技術,就會自然形成肘朝前方垂墜,掌在胸前腋窩或肩井附近,大小手臂幾近相疊的狀態,肩窩會被拉開,而身體重心則會被以走下弧的移身方式,拉往肘攻擊的方向,整個人便移到對方身邊了,並且到達剛好可以用到正力來攻擊他的位置。這樣的連續反應動作,就是「抽絲法」無力的化勁標準模式。

「單掌推托帶領」的抽絲法攻擊模式,可以用出所有擒拿及摔技所需的動作,練習時基本上每個掌法,只要四個模組就可以練成,以下是「單掌推托帶領」抽絲法,四個動作的基本模組。

1、轉身定樁出手:站一肩寬馬步不動步,轉轉身45度角,出「指天掌」或「插地掌」手定樁形成正力,以備支撐住餵勁者的來力,這是定樁伸掌,不是伸手出掌。這個動作表示對方己經壓制到我的手,我準備施技,所以我才會出右手向右轉,出左手向左轉。如果以伸手出掌,方位會不同。

以「指天掌」或「插地掌」伸手出掌時,是以小臂挒打的味道出手,但不是真挒打,而是手由指領伸出去,伸手出掌的形和採握及肘擊的形要能同形貫通,但這裡還是以挒打之形為本,伸出去時是像刺槍前刺一樣,以中指尖和小臂的連線為軸心直領出,不可左右擺動搖晃。

定樁要以翻轉掌指,從指梢開始擰轉,絕不能整隻手臂同時擰轉,要擰肘平肩,手臂微曲。肩用鬆鎖定,注意千萬不要擰到肩膀,否則樁會用到緊鎖定,或觸敵時崩潰。身體保持正直,要用九十度正力,以渾圓樁形態定樁,轉動的掌形要明確,不可含糊。

2、轉掌出肘移身:轉掌出肘時,順勢公轉走下弧移身轉45度,重心完全移到前單腳,公轉時身形保持正直,腰胯和肩才能同時送出,送出之後才能上下一條線,這是肩與胯合非常重要。

轉掌時,掌指必須不上、不下、不左、不右,確實完全留在原點不能移位,這就是「定指法」。指掌更要依四掌規定的掌法不停旋轉,如此會自動形成肘尖自然前伸向外垂墜,形成大小手臂相疊,掌指朝自己胸前腋窩,或肩井的形態。大手臂要盡可能平舉,讓肘尖朝前,這樣牽動身體和腳步的幅度就會更大,對抽絲功力增進才有幫助。如果肘尖朝下,會不小心把身步壓回,就失去練習效益,久練不會長功。

大小手臂夾角要越小越好,雖然不可能到達兩臂平行,但卻要小到近乎平行最好。夾角如果過大,想要讓夾角變小時,要以身體上昇或下降去就手,不能拉高或放頭手臂來配合身體高度,否則用技時會拉扯到敵人的內勁。

大手臂越平,拉出身步的力量就越大,技術就會練得越好。指掌朝後方,依掌法之不同,讓掌停在胸前腋窩,或肩井附近,此時肩窩會被拉開,但千萬不要用力拉開或擰轉肩窩,以免形成僵硬敗形。抽絲時身體要大鬆大柔,重心才能被拉往肘部,如果身體不大鬆大柔,身體就不會移動,整個動作會無效。

3、自轉上翻肘或下垂肘:重心在前原地自轉轉身45度,繼續轉動指掌,形成上翻肘或下壓肘,肘要上翻或下壓,要視「推托帶領」的標準動作而定。注意上翻肘或下壓肘時,肘一定要確確實實靠轉掌指來帶出肘形,抽絲法不得手臂或以肘來領勁,抽絲法也不得像某些門派所教那樣,以腋窩的打開、夾住或擰轉來領勁,抽絲法一定要用轉掌指來領勁,否則就會練不成抽絲技術,而會變成湧泉法技術。此動作身步必要虛實分明,並以單腳作自轉,自轉時身體不得稍有後退,以免攻擊時內勁崩潰,這是一般學習者常犯錯的地方。

4、攻擊。依「推托帶領」的標準動作,出掌斜身向上仰或向下俯攻擊,最後可以斜身。

這裡所謂轉45度是指站馬步時,左轉身45度時的地面角度,及右轉身45度時的地面角度,不是身體轉動為45度。

以上是「推托帶領」抽絲法技術的基本攻擊模式,「推托帶領」四種掌法的抽絲用技,都只要這四個模式就可以練成,非常簡單。由於簡單就容易忽略,所以要越精確越熟練越好,練到用技時都不會違背這個模式,而且能夠大鬆大柔,就可以練八能戰技,進入到內家能夠自由施技的目標。

「推托帶領」的無力化勁「抽絲法」技術,一定要先轉指掌,並且要依規定方法不斷連續轉動指掌。如果先以湧泉移身再轉動指掌,在沒有應敵時看不出毛病,一但應敵指掌就會因為事先移身而卡住不能順利轉動。如果指掌不能連續轉動,就容易誤用肘領勁,而產生「假抽絲」,或變成用到「湧泉法」。

掌法在轉動時,千萬不要在無意間形成像搧扇子一樣形態的搧風掌,也就是指掌絕不能有搧風的動作,轉指掌必須順著掌刃,以切割方式作螺旋形旋轉,這種掌法古時候也稱為螺旋掌。

當轉掌正確時,一旦用有力的明勁操作掌法,手的內部會形成「麻花、粗麻繩」在內強力絞轉的現象,讓別人很難擒拿抓握,別人用強力也很難壓入。轉掌的動作很容易產生誤差,稍有誤差就完全不能用。若不是非常有經驗的明師,用肉眼甚至很難看出錯誤,所以教學時最好用宗岳門半月形四象刀來說明掌法,這樣學生的掌法才會精確,否則一教錯就誤了弟子數十年。

指掌的轉動,是抽絲法能夠讓內家攻擊速度變得超快的原因。越女劍說:「捷若騰兔,追形還影,縱橫往來,目不及瞬。」這種甚於兔子及猿猴的極速移形動作,在內家全靠抽絲法指掌轉動的技術。指掌轉越快,追形換影就越快。如果用湧泉法以腳步來移位會慢吞吞,而且追形還影和對方的形配合會很差,攻守效益極不好。所以指掌轉動技術,是非常重要的,現在教內家和太極拳的很少精於指掌技術,所以內家和太極拳,才會變成用技慢吞吞的拳法,讓外家笑。我們只能說,看過、學過和比較過真正內家抽絲法的戰鬥移形速度,那種移形速度絕對會令長期學習外家移動速度的人感到震撼的。

「推托帶領」化勁技術,依「定指法」的操作,指掌如果能夠絲毫不向後撥動,反過來就可以成為完全向前的「推托帶領」四種發勁技術,也可以練成手臂的任何一點都可以發出「推托帶領」四種強勁的「發勁」能力,有了這種發勁能力,表演起來很好看,實際用於解脫或打擊也非常有威力。

一旦練成「推托帶領」四種發勁的技術,又可以順勢練成「推托帶領」四種敷鎖技術,別人的手往你手臂上任何一點一摸,你就能夠在剎那間無聲無息地纏敷住他的手,不管他的手原先是鬆是緊,都會在被敷住的剎那間僵硬起來而受制。

這種手法在古代是用於摔跤搶把的重要手法,用於近身搶把壓制後的打擊或擒拿鎖制也很有效用,別人手一伸出來摸你,往往還沒定神就連頸子也一起被鎖住了。這種技術最難的是必須以無力的抽絲技術才能練到出神入化,如果只是像一般人那樣手腕隨便轉來轉去,而不是以「推托帶領」四掌為根基,所練出來的就是外形類似,內容卻完全不同的東西。

「推托帶領」四掌,藉著「抽絲法」的無力化勁技術鍛鍊,會自動帶出內家用技的身形,所以最容易練出內家環狀攻擊身形,因為這些身形,完全符合內家用技的所有規定,非常簡單又有效率。如果我們不去過度強調無力化勁技術的各種技術威力,光是其訓練用技時,身手步所需要的自然反應,及訓練整勁作戰效益,使用套路以及使用其他有力的明勁施技訓練,是很難與之相比的。

如果不是要當教練,也不想學太極拳理論,只要學會以「推托帶領」為主的「抽絲法」有力「明勁」技術及無力「化勁」技術,「敷蓋對吞」的「對」法,就幾乎都會了。「單掌推托帶領」的「抽絲法」有力「明勁」技術及無力「化勁」技術,是宗岳門從家師所傳的「雙掌推托帶領」技術,按王宗岳太極拳的環位技術,調整成單手施技而來,是由「有力明勁」練到「無力化勁」的技術,所以是屬於宗岳門的專有特色技術,其他流派或個人絕不可能有完全相同手法。

我們這樣提醒,不是說我們的技術比別人的好,更不是說我們比別人強,只是希望不要每次我們講一種宗岳門自家特色的概念,或宗岳門自家特色的技術,就有人跑出來說他們也有,他們也會,他們也是這樣做;甚至說別人也有,別人也會,別人也是這樣做的。還有更離譜的是有人竟瞎說我們的技術和日本合氣道一樣;像這種數典忘祖的井底之蛙,從來不知道自己的祖先有多好,只知道外國人家裡的月亮圓,一副寧贈外人不與家奴的醜態,真不知道他是不是天生賣國賊。

各種馬後炮,想掠人之美,或想拉人同流合污的話,我們聽多了也聽煩了。如果他們真的有,為什麼他們的流派比我們早成立幾十年年幾百年,甚至比我們早幾十年幾百年出來說拳教拳,出來說拳教拳的人成千上萬,擁有弟子數百萬、數千萬人,拳論從古到今寫了一大堆,卻從來不比我們先說,從來不比我們早說,從來不比我們搶先說?他們的祖師爺從來沒說,他們成群結隊的前輩寫書作論也從來不曾寫,他們平常發言從來不說,他們平日教學生的時候也從來不曾教過,他們說師傳有,也完全沒有文獻記錄。為什麼非要等我們宗岳門說之後,寫了之後,表演之後,才對別人說他自己也有,或說某人也有相同的技術,像這樣作是非常不厚道的,才是魚目混珠,才是騙別人和騙自己學生的。

我們從王宗岳太極拳「鬆柔」又「無力」的技術,和其他講「鬆柔」卻「有力」的太極拳技術之強烈差異,以及王宗岳太極拳受到其他「有力」太極拳,和受到其他外家拳及外國武術的全面批判來看,就可以知道王宗岳太極拳和其他太極拳,以及其他外家拳和外國武術,絕對是完全不同的拳種。

從「鬆柔」又「無力」的技術來看,王宗岳太極拳和其他太極拳,以及其他外家拳和外國武術,在學理及技法上來看,可以說完全不同;而「太極拳」三個字,也是王宗岳祖師的著作中才首先出現的,以現在的知識產權觀念來看,毫無疑問,太極拳就是王宗岳祖師發明的。

所以王岳太極拳和其他太極拳,以及其他國內外武術,絕不可能有任何承傳的相關,更不可能像某些人宣所稱,是從他們祖先的太極拳而來。否則在歷史的道路上,絕不可能發生拳理完全異路而行,技法完全相悖相反的情況。王宗岳太極拳擁有只此一家,絕無僅有的「鬆柔」又「無力」的技術,也是王宗岳太極拳,在歷史上獨立獨行,獨自發展,獨樹一格,不與人同流的最好證明。不然別家為什麼不講、不懂也不用「鬆柔」又「無力」?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