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極拳和八卦掌不能互相輸血

宗長 葉金山

有門內弟子就王蘭亭太師爺和宗長,都曾經學習太極拳,又學習八卦掌,而問太極拳和八卦掌是否可以同練的問題,宗長在此答覆。中國傳統武術家所犯的最大錯誤,就是以「求同存異、和而相同」的錯誤觀念,把不同的南北武術,全看成可以相融的武術。

譬如主張「不是南拳北拳的問題」,認為各種武術都一樣好,甚至一昧強調「無別共性」,而不辨內在差異;甚至強調「融合各家之長、取其菁華」,因而閉上眼晴,完全不去看各種武術之間,其實有完全不能相容的「內在根本差異」。

這種強調「無別共性」不辨「根本差異」,其實是一種「主觀唯心論」的武術觀念,是一種抽離真實現象的唯心主義論述;這種主觀唯心論的武術觀,表面上可以用「萬眾一心、一體同存」,來團結中國南北各家武術,使傳統武術能夠共存共榮。

但實際造成的反效果,卻是強迫把中國南北武術,全都拉在一個「和而相同」的狹小空間裡,在擁擠近迫中,製造彼此之間更多的衝突和混亂,使得中國傳統武術,全都往更惡質的對立攻擊中發展,而無法獨立壯大。

而更大的反效果則是,使全中國人都誤以為各種相同血統卻不同血型的武術,可以融合統一或取其菁華,而「以多家為高明,以專家為拙劣」造成全中國人都無法專一於一門技術,整天在各流派間徘徊,浪費了極多的時間。

我們現在見到很多傳統武術的亂象:

1.誤以為南北武術是一家親,而喜歡與不同門派溝通,卻因為武術語言結構不同,永遠無法正確溝通,而形成不同門派之間,永無休止的對罵。

2.誤以為南北武術是一家親,而不斷強迫其他門派交流,因而形成「以敢欺不願、以隨便欺自制」的惡質挑釁,造成一時衰弱的優良武術,完全沒有機會復興,也造成新興而未能站穩腳步的武術,受到舊勢力的全面打壓。

3.誤以為南北武術是一家親,而要求「不能藏私」,甚至脅迫其他武術必須透過交流,公開自己的獨門技法,供其攝影拍照;如有不從便以「不敢實證」發動社會輿論攻擊。

4.誤以為南北武術是一家親,而以「融通各家」為尊,使得獨門武術被視為固步自封,造成所有的武術家無?作獨門深入的武術研究,而流於表面的多樣學習。

5.誤以為南北武術是一家親,而不斷拿其他武術摻入主體武術中,再以見識短淺,回頭打擊主體武術的其他學習者,加速主體武術的衰敗。

6.誤以為南北武術是一家親,而「融通各家」,所融通的新武術,會對原本的主體武術,提供錯誤的技術新詮釋,加速主體武術的混亂和質變。

7.誤以為南北武術是一家親,而造成學習武術者,無法專心學習主體武術,不斷想遊走於各家武術之間,而造成各家武術教學上的困擾。

這些傳統武術的亂象,都是少數唯心武術家的「萬法歸一」錯誤觀念所造成。在他們的唯心主義裡,把全中國的傳統武術當成一家親,所以他們就用封建落後的親族倫理,來和其他武術相處。

有些人甚至更進一步,變本加厲地用封建落後的親族倫理道德,來打壓異己;因而誤己誤人,也誤了中國傳統武術的健康發展,使中國傳統武術,淪落在污穢不堪的爭鬥裡,難以自拔。

南北武術即使真的是一家親,即使真的是血濃於水而具有親屬血緣關係,但每個門派卻是具有不同的「血型」的武術,由於彼此雖「同血統」卻「不同血型」,所以彼此都不應該也不能夠任意交叉輸血。如果拿同樣血緣作為理由,而任意交叉輸血,最後一定會害死接受輸血的人。

我們宗岳門之所以能夠保存王蘭亭太極拳百年來的純正精妙,就是因為我們長期在社會強大壓力下,仍然能夠斷然拒絕和其他武術相互輸血。我們不斷地發文指明,王蘭亭太極拳與其他太極拳,及其他武術的絕對不同、絕不相容;才讓宗岳門的弟子,完全不會生出與其他武術融合的念頭,最後才終於能夠學習有成,而延續了王蘭亭太極拳的純正血統,社會也才能夠在宗岳門的第二第、三代,見到沒有任何雜染的王蘭亭太極拳。

如果不是我們這樣細心呵護自己的血統,如果我們當年也愚蠢地引進其他武術,或者接受社會輿論的要脅,而和其他武術相互交流輸血,並且接納他們的技術和想法,甚至愚昧地和其他武術進行融合,今天世人就再也見不到血統血型都純正的王蘭亭太極拳了。

其實真正對中國傳統武術最有幫助的方法,絕不是要把中國傳統武術全拉在一起,而是要拉大傳統武術的各自空間,使大家不要整天面對面交談,更不要整天攪和在一起,使各種武術能夠獨立自強。而真正學習武術最有效率的方法,其實是要「求異」,而不是要「求同」;是要「和而不同」,而不是要「和而相同」。

別說是內、外家武術,各自都有著明顯絕對無法融合的重大差別,即使是內家形易、太極、八卦三拳,雖然都叫作內家拳,其實也全是「和而不同」的;在內家精神的粗糙「血統」處,這三拳都是內家的,但在內家技法的精微菁華「血型」處,這三拳卻是完全不相同,也完全不相容的。

大部份人都認為練太極拳,同時加練八卦掌是毫不衝突的;就像王蘭亭太師爺是練了太極拳,又練八卦掌;宗長同時是「王蘭亭太極拳」的真傳弟子,也同時是「八卦揉身連環掌」的真傳弟子。後人可能會拿這兩個例子,誤認為太極拳和八卦掌一起練沒有問題,甚至會有相輔相成的加分效果。

事實上從「武術根本結構」上來看,「太極拳」和「八卦掌」的「根本結構」完全不同,因此「太極拳」和「八卦掌」在最機要「血型」處,絕不會是一樣的,也絕不能相容的。

除非把「太極拳」徹底改造成「八卦掌」的樣式,或把「八卦掌」徹底改造成「太極拳」的樣式,才能見到它們之間會相同;但如果這樣作,「太極拳」就不再是太極拳,而「八卦掌」也不再是八卦掌了,這樣的融合也不是真融合,而是暗中的改造。

然而一門真正高明的武術,只要靠本身的技法就可以立足於世,也可以自然取代其他武術的地位;一門高明的武術,絕對沒有必要花那麼多時間,去暗中改造其他的武術,再拿來為己所用;所以花時間改造其他武術,根本是損人不利己,也是浪費時間和生命的行為。

王蘭亭「太極拳」最特別的是,它的招式用的全是王宗岳的「八卦五行方陣」,它的拳法是嚴守「串子術拳法」的法度;而八卦掌的招式拳法,不但不要求使用「八卦五行方陣」,它的拳法也從不要求「串子術拳法」的法度。因此「太極拳」和「八卦掌」兩種武術,同時學習,不但無法產生相輔相成的效果,反而互有妨礙。

除了拳法結構不同,不能融合之外,在學習者個人的潛意識中,「太極拳」和「八卦掌」兩拳同練的最大弊端,就是會引導學習者的潛意識,不知不覺關注於「武術關聯」與「武術融合」,而不是關注於「武術真理」。

所以兩拳同練的人,頭腦裡經常浮現的念頭,就是這兩拳有什麼關聯,以及要怎樣去融合這兩拳,然後一生都在想盡辦法解決這個「武術融合」的問題,使自己不知不覺偏離尋求「武術真理」的路線。

因此傳統武術中,多拳同練的人,浪費最多時間的,往往是去闡述這些武術「近似、相同」的關聯,以及如何「融合」這些武術,造成學習注意力偏離,而白白浪費寶貴時間。

多拳同練的人,往往會被引導到關注於「武術融合」而不是關注於「武術真理」。原因是因為,事實上這些武術的本質根本不同,但潛意識卻被自己強迫認為是相同。

潛意識認為相同,事實卻完全不同,最後意識與事實爭戰的結果,就是整天尋求「融合」,卻完全不能「融合」,武術家因此懸浮於意識與事實之間,永遠無法安穩。

所以宗長在年輕時雖然在吳錦園大師的指導下,同時練習「太極拳」和「八卦掌」,但在練習一段時間之後,就發現「太極拳」和「八卦掌」有重大而無法排除的差異。

因此宗長非常清楚地告訴自己,「太極拳」和「八卦掌」這兩種武術,是完全不同,也是完全不能相容的拳術,自己必須嚴格明辨其中「差異」,全心追求「武術真理」,而絕不去尋求「太極拳」和「八卦掌」的「融合」。

所以宗長練八卦時是八卦,練太極時是太極,分得清清楚楚;在「太極拳」和「八卦掌」的最高處,宗長還是只能取其一,全部以王蘭亭太極拳為根本,而徹底放棄八卦掌。

而宗長的師父吳錦園大師,以及少數師兄,也同樣被傳授「太極拳」和「八卦掌」兩種武術,但在顛峰處他們正好和宗長相反,最後選擇的都是八卦掌,而不是太極拳。

這就是每一個人,終將因自己對武術的認知和天性之所趨,而有不同的取捨;但任何人在「太極拳」和「八卦掌」之間,最後一定會有所取捨,因為「太極拳」和「八卦掌」在根本處並不相融。

宗長追求「武術真理」的方法,就是徹底破除「和而相同、求同存異」的錯誤觀念,以「和而不同、求異存同」的正確觀念,不斷從不同之處去看「太極拳」和「八卦掌」的差異,甚至堅持「和而不同、求異存同」的觀念,不斷從不同處去看太極拳和其他武術的差異,一生也絕不從相同之處去看中國的南北武術,為的就是避免落入「武術融合」的陷阱。

因為南北武術不同的差異,是顯而可見的,而內在的相同相似處,卻往往是含糊不清的。等到深入研究,把真正內在差異弄清之後,往往會發現先前認為各種武術類似或相同的地方,其實也根本是完全不同的,只是因為先前見還不到差異,便誤以為是相同罷了。

王蘭亭太師爺是在太極拳大成之後,才以當時武術家都具有的,多認識其他武術家和其他武術也無妨的心態,去學習董海川祖師的八卦掌,當時王蘭亭太師爺的太極拳已經大成,所以他完全不是要用八卦掌來補太極拳的不足,他更沒有要融合太極拳和八卦掌的「菁華」來創造新拳的企圖。

王蘭亭太師爺的太極功夫高強,在還沒有接觸八卦掌的人士之前,就已經名滿天下;他向董海川學八卦掌,只是為了增長武術的見聞罷了,王蘭亭太師爺一生最在乎的,仍然是太極拳功法的建構,和太極拳套路的承傳,他在八卦掌方面,完全沒有想要留下任何東西,也沒有任何教學的行為,他對八卦掌的態度就是如此,這是世所共知的。

凡真正武術最高的「菁華」必定是非共通的,也必定是不能融合的;凡不是最高「菁華」的「普通」,才是共通的,也才能融合的。就因為是「普通」,才有一個可「通」之處;而所謂「菁華」則必然是不可通之處。

所以說,太極拳和八卦掌的「菁華」,就是兩拳各自專屬專有,絕不相容,也絕不相「通」的地方,否則就不會叫作「菁華」,而叫作「普通」了。

如果太極拳和八卦掌,還能夠被粹取出「菁華」而加以融合,那就意謂著太極拳和八卦掌的「菁華」,其實都只是「普通」的技術;所以說,一旦真的有融合兩家的更高武術出現時,就意謂著太極拳和八卦掌只是普通的武術。

試想,如果你的太極拳很好,你為什麼還要融入其他武術?試想,如果你的八卦掌很好,你為什麼還要融入其他武術?試想,如果你的南拳北拳很好?你為什麼還要融入其他武術?你想融入別家,光是這個企圖,就表示你的主體武術和想要融入的武術,本身都不夠份量獨當一面。

融合武術和修改套路的想法,其實完全一樣;當一個人想要開始修改套路的時候,就是開始否定主體套路價值,就是自創新拳的時候。這種人若不是嫌主體套路太長或太短,就是嫌主體套路囉嗦不精確,甚至認為主體套路有問題有錯誤;這些否定主體套路的理由,我們從過去自創新拳的人口中,都能夠一一聽到。

所以一個反對亂改拳架,辱罵自創武術的人,更應該反對融合其他武術;一個人不能一邊反對亂改拳架,辱罵自創武術,卻又一邊主張武術融合,甚至親自進行武術融合,否則他的主張和言行就是自打嘴巴,也令人不恥。

就像葉問承傳的詠春中線拳確實很好,所以他能夠不依賴其他武術而獨存。所以葉問不需要太極拳,葉問也不需要八卦掌,葉問更不需要其他任何武術,我們之中任何人,也不會因為葉問不會太極拳和八卦掌,而懷疑他只練詠春中線拳是不夠份量的。

如果葉問只練詠春中線拳是不夠份量的,那葉問的功夫一定比不上現代那些融合詠春、太極、八卦的武師;那麼電影要拍的,就應該是葉問因為只學詠春中線拳而敗於某人,因此只好又去學習其他武術,最後再取各家菁華融合成新武術,才又終於打敗對手,但這種令人垢病的金庸式「一俠多功主義」,正統詠春的人一定不會接受。

所以凡表示自己是取某兩三家武術「菁華」的新武術,其實都是對原本這兩三家武術的全面否定,絕對不是對這兩三家武術有所恭維和推崇;他們乃是親身以「取兩三家菁華」,證明他們所學的兩三家武術,在單獨存在時,都是不夠用,也都不是真正好的。

宗長的太極拳和八卦掌同練,只是因為吳錦園大師,同時傳授這兩種武術給宗長,宗長在不得已的情況下,才同時練習。但宗長練習時,在極短時間內,早已發現兩拳完全不能相容的差異處,而用盡心血,極力克制自己絕不去融合兩拳,並不是要用太極拳和八卦掌來互相彌補,更不是要去融合太極拳和八卦掌,更不是要取兩拳菁華來創造新拳。

因為王蘭亭太極拳和程派高氏八卦掌,這兩種武術都不是普通拳種,而都是極優異的拳種,所以它們各自的菁華,才會是不能相容的,所以宗長在最高處只能選擇其一,最後只選擇了王蘭亭太極拳。

所以宗長如果說有從「八卦掌」拿什麼東西到太極拳來王蘭亭太極拳,大概只有「推、托、帶、領」這四個字的名稱,而不是「推、托、帶、領」這四個字的技術,因為宗長不想創造新詞,所以使用「推、托、帶、領」這四個字,來方便地解釋王蘭亭太極拳的「環」罷了;其他八卦掌的東西,我們完全分毫不取。

如果門內師兄師姊要問宗長,有關太極拳和八卦掌同練的學習經驗和結論,宗長的結論是:「太極拳和八卦掌都能獨當一面,所以不相容。除非你在極短時間內,就能夠分出兩拳不相容的差異,並且能夠用盡心力克制融合的慾望,否則太極拳和八卦掌絕對不要同練!同練會有想要融合的心和兩拳差異的事實,彼此矛盾衝突的不良反應;如果在顛峰處仍然無法抉擇其一,不但不會有加分效果,反而會像病人輸錯血型,出現兩拳都難以突破的困境!」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