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極拳從聽勁到聽氣

宗長 葉金山

推手時,當對方將接觸沾點的壓力減到了零,並且鬆柔到無勁可聽的時候,這時候「聽勁」就無效了,必須將技術提昇到「聽氣」的階段,才能控制對方。

由於一般人推手喜歡用勁力頂住對方,很少能將沾點的壓力維持在零的狀態,所以「聽勁」就成為坊間最流行的技術,但是對於能夠維持沾點零壓力的鬆柔高手,「聽勁」就會完全失效;這時候必須將技術提昇到「聽氣」的階段,才能對抗絕對鬆柔的高手。

「聽勁」是有勁力可聽,所以可以用勁力對抗,也可以感知對方勁力而走粘;而「聽氣」是沒有勁力可聽,所以「戳砸」和「推托帶領」的走粘動作,一定要比對方更精準而熟練,自己也一定要比對方更鬆柔,否則就沒有辦法對抗用氣的高手。

過去我和人交流推手,我用「聽氣」的鬆柔方式克制對方,對方很少有服氣的,甚至還有認為像我這樣一出手就制住人的功夫只是熟練而已,看起來也不漂亮;起初我對他們的認知,感到大惑不解,後來看了別人玩推手,才終於了解一般人認為很強的推手,其實只是「聽勁」層級的推手,而不是「聽氣」層級的推手;後來我就降低技術層級,和對方用內勁略為頂著,多繞幾次再抓著對方的勁,把對方推出去,或用勁壓對方頂抗的手,再讓他東倒西歪,對方才終於認為我有工夫。

原來一般人並沒有「大鬆大柔」用技,才是太極拳最高級技術的觀念,加上推手比賽以推人為重點,也禁止控制後的快速打擊,完全無法顯現受控制的危險性,所以一般人幾乎都沒有「控制即勝,受制即敗」的技術和觀念。所以一般人不能明白被鬆柔控制之後,可能會接著受到嚴重的連續攻擊;所以他們在被鬆柔控制之後,甚至幾乎不會覺得自己的狀況有什麼不好,甚至認為即使在這種受制情況下也能夠扭動肢體而解除控制。

所以說,要讓人接受「大鬆大柔」的控制技巧,一定要讓一般人了解,用技時的控制時間是極短的瞬間,並且在這瞬間就可以順勢進行快速打擊;並不是像練習或試技時控制那麼久;並且要讓一般人認識,控制之後的各種強大打擊技術,讓他們了解受到控制之後,接著而來的拳肘快速打擊之可畏,這樣一般人才會真正了解鬆柔控制技巧的可怕。唯有如此,他們才會認真看待「柔控技術」的威力,而不會以為在柔控下,還有機會作出胡亂扭動肢體的反抗。

一般人依著平常搬東西的用力習慣,去和人推手,如果你用大鬆大柔,一沾粘就制住他,此時他平常所練的技術還來不及用出來,他的體力也完全沒有消耗,所以他會認為自己只是被你玩弄,所以對你完全不會服氣,會一直再找你試手。

但是如果你降低層級,在推手時故意用點勁力和他的硬力頂來頂去,讓他先消耗大量臂力或體力,並且讓他把練過的技術全部用出來,一直到他耗盡心力和技術之時,再以鬆柔技巧控制他,他就會覺得你的勁道很強,由於他已經耗盡心力,所以就會認輸,不會一直找你試手。這種表演由於故意控制對方手上的硬處,而不是控制其癱軟處,所以會出現一些壓著對方手而令其倒地的好看鏡頭,所以旁人還會稱讚你勁抓得很準,並且確信你有高明工夫。

這個經驗,也使我了解到,為什麼很多用勁力頂來頂去的推手,至今仍然能吸引很多人學習的原因;原來敗於鬆柔,會讓一般人認為冤枉;唯有鬥力而敗,才能讓一般人認輸。

其實我們宗岳門教太極拳,一開始就教引落合出的走化,目地就是不要出現僵硬而受人控制,所以弟子和老師推手時,老師是不斷提供反控制技術給弟子的,所以老師不會老是去玩弄弟子的硬力,而是會去教弟子走化,弟子不會走化,對老師來說反而是一種不悅,這和有些人不教走化,而不斷玩弄弟子,好讓旁人觀賞的心態,是天壤之別的。

大鬆大柔的太極拳,由於出手就不會讓沾粘壓力超過零,對方沒有接手的強烈觸感,會覺得你耍詐;如果你練習時為對方好,也要求對方鬆柔,對方會更不服氣;再則由於制住對方時,速度過快,瞬間就結束,旁來不及看到過程就結束了,失去給旁人觀賞的價值,加上對方體力和技術都沒有用盡,對方會認為自己沒有到達心窮力盡,不會心服,會一再挑戰,這是「柔控技術」在表演或試技時比較不利的地方。

所以我們將來在對外表演時,一定要設法像其他門派那樣,增加一些毫無意義的互推表演動作在面,以拉長表演時間,增加可看性;如果遇到會用力的一般人試勁,一開始時,就要先故意用三分「內勁」和他接觸,刻意在沾點上製造一些壓力,讓他有接觸感而心滿意足,在玩手時不要在第一時間就控制對方,要和一般太極拳家一樣,以手法規律地來回幾次,再開始攻擊;攻擊時不要攻他的斷勁癱軟處,反而故意去攻他的硬力側面;不攻癱軟處,是為了不要讓他誤會你用力去推他,避免他不服氣,攻擊的他的硬力側面,他會頂著而東倒西歪,這樣會很有視覺的戲劇效果。

用「勁」對抗而勝,比用「氣」鬆柔而勝,更有可看性,並且更適合表演;因為兩力對抗時,可以作出很多準確抓勁的表演。兩力對抗下,對方會倒來倒去,發出去時也會比較漂亮,所以很受一般人歡迎。當然這些都是為了讓一般人認同我們,不得已而作的表演;如果在道場上練功或真正用技,習慣於這種用勁手法是會誤己誤人的,所以平日練功時絕不可以完全以表演為目標,以免誤入歧途。

將來如果外界的人都能夠了解「柔控技術」的高明之後,這種「聽勁」的「控勁」表演練習,就應該取消,以免影響到高層次技術的學習,造成反效果;道場內所有的用技練習,一定要以「聽氣」的「控氣」技巧為最高追求,不要以表演的美觀為樂。

太極拳推手要練到最高層,技術上一定要從「用勁」提昇到「用氣」,用技上要從「聽勁、控勁」提昇到「聽氣、控氣」;在平日練習時,雙方在「罡氣點」能準確掌握之後,就要全面放鬆回到無極的無形無相狀態,以便進行「聽氣、控氣」之訓練,全身不得有絲毫僵硬,雙方接觸點的壓力,也不得大於零或小於零。

「聽氣」時,因為主動將接觸點的壓力降為零,所以沒有壓力可以聽,所以要非常注意沾點在方陣的位置,要不斷地利用「戳砸」的串鑽技術,把和對方沾粘的「氣點」,分分秒秒保持在方陣的城墻外,絕不可以讓對方從城墻的上下侵入方陣之內。

「聽氣」時,如果被控制而輸了,首先要檢討有沒有「大鬆大柔」,不可以為自己太鬆太柔才輸;其次要檢討「戳砸」的串鑽技術有沒有錯誤,要從指尖的動作開始檢查,如果「戳砸」的串鑽技術沒有錯卻輸了,就是在「戳變砸、砸變戳」的「戳砸轉換」的「互碾」之前,手臂並沒有真正把對方的「氣」阻隔在方陣外,被對方偷偷入侵而沒有發現。

被對方入侵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因素,那就是「戳砸轉換」之「陰陽交變」的「轉陰陽」只有一次機會,所以一定要完全順應著對方的「轉陰陽」而轉;除非在壓著對方的順勢時,你的沾點已經利用「展指法」入侵到對方的方陣中,你可以隨意「轉陰陽」而攻。

否則在被對方壓著的逆勢防守的「轉陰陽」時,必須對方動自己才能動,對方轉自己才能轉。要讓自己的動作和對方密貼在一起,同時轉動,如果技術不好或太緊張,無法和對方密貼而同時翻轉,就會自己先轉,這時由於自己「轉陰陽」的一次機會用盡,對方再隨之入侵時,我們已無第二次「轉陰陽」的機會,就會完全被對方控制。

所以說太極拳要大鬆大柔,完全順人而動,完全順人而轉,在對方壓著自己,自己在下方時更是要如此;如果自己隨便先動先轉,就會失去唯一一次「轉陰陽」的機會,就會輸掉整個攻守,這點在「聽氣、控氣」時,是絕對不能夠不注意的。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