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極拳推手練習常出現的「假走粘」

宗長 葉金山

「走粘」是太極拳的最頂層技術,太極拳練到「走粘」的層級,就是「懂勁」了,再上去就是越練越精的「階級神明」。所以說「走粘」兩個字,絕不是初學者一聽就能懂的,坊間武師教的那種初學者一聽就能懂的「走粘」,絕對不是太極拳的「走粘」。試想如果連從沒練過太極拳的販夫走卒,一聽就能懂「走」和「粘」,那他們就全都已經「懂勁」,馬上就要進入「階級神明」了,這還得了。

「走粘」是王宗岳太極拳的專業技術名詞,「走」和「粘」是一種特殊的武術技法,是非常難懂,也非常難學的,因此在學習之前,必須先了解有那些是「假走粘」而避開,學太極拳才不會走偏。

1.太極拳推手中,有一種「閃避走化」,經常被用來僭代正確「走粘」中的「走化」。

這種「閃避走化」,「走化」時完全沒有「粘」住對方,只是用手「沾」住對方,就向後移身或退步,最後再以身體閃避的方法,避開對方力量。

「閃避走化」看起來雖然很像「走化」,卻完全不是「走化」,因為真太極拳的「走化」,手上的「沾點」必須帶有「粘」的攻擊,「閃避走化」的手上「沾點」,沒有帶著「粘」的攻擊,只是手「沾」著對方,而靠身體閃避來「走化」,所以是「假走化」。

2.太極拳推手中,還有一種「一化、二丟、三發」的「假走化」,更是讓千千萬萬學太極拳的人,一開始就誤入歧途的大禍根,學習者一定要遠遠避開。

太極拳如果進行「合擊」,在「走粘」之間,是絕對不能「丟離脫手」的,所以太極拳合擊的「走」和「粘」是緊密相連,是「一走、二粘」,「一」和「二」中間不能插入「丟離」。

太極拳在「合擊」之後如果進行「分擊」,則是必須在「一走、二粘」之後才能「脫手變打」,其進行的公式是「一走、二粘、三變打」。

更嚴格確實的說,太極拳的「一走、二粘、三變打」的「變打」,其實也不是「丟離脫手」而打人,因為當太極拳「粘」人的右手要「變打」時,一定會先用左手去「粘」住對方,而太極拳「粘」人的左手要「變打」時,也一定會先用右手去「粘」住對方。

所以太極拳即使這一隻手要進行「變打」,也是在另一隻手先進行「粘控」的情況下打擊,所以說太極拳除了一開始就以分擊方式進行的「流打」之外,其他所有的「變打」其實都還是不折不扣的「粘打」,只是換用另一隻手「粘」罷了。

「一走、二粘、三變打」是在「走化」後「粘控」對方,再進行「變打」;這種「變打」是在「粘」控制之下的「粘打」,所以是有效的「變打」。

「一化、二丟、三發」是在「化解」來力後,就「丟離」雙手不進行「粘控」,反而藉著「脫手」滑開對方力量、閃開對方力量,來快速「發勁」攻擊對方。

這種沒有「粘控」的「丟離」攻擊,看起來既快又狠,卻是一種錯誤無效的「變打」,這種誤無效的「變打」,經常出現在受粘者被控制之下的錯誤反應中,這也正是太極拳「逢丟必打」所要打擊的對象,絕不是正常有效的技術。

所以說「一化、二丟、三發」,和太極拳合擊「一走、二粘」或「一走、二粘、三變打」外表雖然看起來非常類似,但骨子裡卻是失之毫釐而謬之千里的「假走化、假走粘」。

「假走化、假走粘」由於在反擊前已經雙手故意丟離,或不知不覺丟離,所以反擊就會在沒有「粘控」之下錯誤地進行。

反擊在沒有「粘控」之下進行,表面上看起來好像不怎麼樣嚴重,但實際上自己沒有「粘控」敵人,極有可能是正受到敵人「粘控」,此時自己的要害,事實上極有可能已經被對方的槍尖對準而不自知,所以一旦遇到對方「逢丟必打」,在你「丟離」時直接攻擊你,後果就非常嚴重了。

太極拳的「逢丟必打」就是在「粘控」之下,以串子槍尖瞄準對方,專打這種「一化、二丟、三發」的錯誤反擊。所以說很多人練這種「一化、二丟、三發」的推手,其實根本就不是在練太極拳推手,而是在練太極拳所要攻擊的敵對技術。

有心學習太極拳的人,總是一心想要練出階級神明的太極拳推手,卻多被庸師所誤,錯練到太極拳所要打擊的敵對技術,這是大家渾然不覺,卻又在社會各個角落,不斷上演的荒謬悲劇。

無法理解不能「丟離」的「真走粘」,日久之後會把「丟離」當成正常,而對「丟離」視若無睹,也會對自己「丟離」毫無感覺,這樣學太極拳,一開始就等於玩到死胡同裡去了。

「真走粘」是「走合粘合」的,所以「走」中能夠有「粘」,「粘」中也能夠有「走」;而「假走粘」是「走合粘斷」的,所以「走」中不能夠有「粘」,「粘」中也不能夠有「走」,甚至大部份從頭到尾最多只有「沾」而沒有「粘」。

所謂「走合粘合」就是太極拳從手接觸沾到對方的剎那開始,到「走化」完成,再「反粘」對方,直至對方受制倒地為止,手上的「沾點」都必須每分每秒和對方完全連接,「沾點」不能絲毫有「跳空」或「丟離」,手臂也絕對不得脫開對方,手臂一定要每分每秒都「粘」著控制對方。

所謂「走合粘斷」就是在手接觸沾到對方而走化的時候,雖未必有「粘」,但確實有和對方「沾」在一起,但是在倒手反擊時,就出現手上「沾點」脫離的「丟離」狀態,造成反擊之前完全沒有「粘控」對手。

「走合粘合」的太極拳技術非常精微,「手上沾點不能跳空、手上沾點不能丟離、手上沾點不能頂抗、手上沾點要有罡氣,手上沾點必須能粘、拆點時必須連綿不斷........。」光是這幾個基本原則,如果沒有明師手把手教學,極難體會其中要領,一般人即使動作錯了,自己也永遠不會發現。

因此很少人能發現自己在「走粘」時,會出現「化、丟、發」的不連續狀態,所以他們才會把錯誤的技術,當成對的來教給學生。

況且很多太極拳師父「走粘」時,即使發現自己有不連續的「化、丟、發」狀態,也會基於面子,而堅不承認自己在「走粘」過程中有「丟離」,甚至還會振振有詞地找各種理由來合理化自己的「丟離」,如此一來,學生也就自然而然跟著一起練入歧途了。

因此很多人學太極拳,才會被「化丟發」的「假走粘」所誤導,最後連自己在「走化」時,雙手已經完全「丟離」,都無知無覺,也絲毫不覺得有錯。

「假走粘」有時候甚至會嚴重到防備的雙手已經完全棄守而下垂,只是用身體像蠕蟲一樣扭來扭去「走化」,也不知道自己丟掉防備之手的「走粘」,其實已經徹底背離了王宗岳祖師太極拳的「走粘」學理。

這種隨時「丟離」雙手的「假走粘」,最後會感覺良好地,誤以為自己能夠不用手,只靠扭動身體就能「走化」,是比任何大師都還厲害的「走化」技術,因此反而會認為別人用手「走化」,是只會「動手」的錯誤低級「走化」,這是太極拳中,最引人入邪的可怕顛倒。

只靠身體蠕動「走化」,會完全忘了自己的雙手已經棄守,在現實技擊格鬥時,別人只會往自己沒有雙手防備的身體和頭部,重擊重踢,絕不會笨到去推我們的身體,更不會讓我們像蠕蟲一樣扭來扭去「走化」。

太極拳合擊時的「走化」,一定要隨時有「手」的「控制」作用,手也不能有絲毫「丟離」,這是最重要的,王宗岳太極拳一旦沒有手的「控制」作用,手一旦脫開,是不能談「走粘」也不能談「控制」的;甚至王宗岳太極拳在不接觸狀態的分擊「流打」,都同樣要有手的作用,沒有手的作用,連「流打」都是錯的。

王宗岳太極拳合擊時,手必須絕對和對方「走合粘合」,手和對方接觸後就不得丟開脫離,一直到對方受制倒地,手都不能有瞬間的脫離,連不小心脫離都不可以,甚至連毫釐之寬的脫離都不可以,手必須不斷地連續進行大鬆大柔的「沾粘連隨」控制,直至對方倒地為止。

如果作不到「走合粘合」永不「丟離」,就一定要請館長或教練檢查那裡出錯,檢查自己那裡不小心「丟離」了,千萬不要以為手稍微「丟離」沒有關係,因為手稍微「丟離」,所有攻守之形就全都會跟著出錯,這在技擊時是很嚴重的出錯。

以「走即是粘」的標準來看,凡是手接觸後,會變成不用手,而只用身體「走化」的,就是明顯犯了「丟」的「假走化」。由於對方的手一旦離開我們,任何人都絕對無法用身體去回「粘」對方的手;自己用身體蠕動的「假走化」,最終還是要重新用「丟離」的手去「粘」,這時手恢復「粘」的角度不但不好,還會慢半拍,甚至再也無法達成「粘」,況且用身體去操控手來「粘」人,也是違反「指領」的錯誤技術,所以不如一開始,手就不要「丟離」。

所以合擊時,雙手「丟離」而只用身體蠕動去「走化」,絕不是王宗岳祖師所講的合擊「走化」。因為純用身體化解的「假走化」,雖可用身體「走化」來力,卻絕對無法用身體去「粘控」對方要離開的手;既然不能用身體「粘控」對方要離開的手,那這種只用蠕動身體「走化」的技術,就是違反「走即是粘、粘即是走」的「假走化、假走粘」。

學王宗岳太極拳的人,一定要有清楚的覺悟,一定要記得推手時,隨時都要有手的「走粘」作用,手不得「丟離」;這樣將來無論合擊或分擊,攻守時手才會自動加入戰鬥,不會廢棄在一旁,這樣才能練出真的太極拳技擊功夫,也才不會學到假太極拳。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