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極拳是機械式操作非心靈式操作

宗長 葉金山

現在很多人講太極拳,非常強調「意念」的運用,往往以「意念、意想、意識導引」作為太極拳的重心,並且視為祕傳。

其實「意念」是在身手步的動作技法之後才講的,有了太極拳身手步的正確動作技法,才能用「意念、意想」去提昇這個動作技法的境界,如果沒有太極拳正確的身手步技法,甚至這個技法本身就是一個錯誤,而不合於十三勢引落合出的非太極拳技法,那麼即使是任何高明的「意念、意想」或「意識導引」都是毫無用處的。

有人片面強調,太極拳是「重意念不重力量」,所以便把太極拳的「意念」放到身手步的技法之上,主張「意念」即是太極拳的練法的基礎重心,這樣的主張,雖然可能合於其他太極拳,卻絕不合於王宗岳祖師所發明的太極拳。

事實上在王宗岳祖師的拳論中,太極拳的意氣,雖是居於領導戰技的地位,但並沒有以意念作為戰技訓練主體的技法,因為王宗岳祖師所發明的太極拳是以「十三勢方位技術」的「引落合出」,作為整個太極拳練習的重心。

王宗岳太極拳的練法和一般人所熟知的國內外武術一樣,完全是藉著合理正確的動作操作完成訓練的。也就是說,十三勢的「引落合出」動作,如果能夠正確操作精熟,是根本不必透過意念或意識導引,就能夠「完全引進,完全落空,完全合應,完全出擊」而階級神明,並且能夠運用於綜合格鬥的技擊之中。

一般而言,能夠完全進行太極拳「引落合出、敷蓋對吞」的各種摔打拿技術,也是根本不必藉著意念或意識導引,便能夠輕易達成的。換句話說,太極拳的技術,完全是「機械式」的,不是「心靈式」的。

王宗岳太極拳,只要藉著正確的十三勢引落合出機械操作訓練,便能達到太極拳的神明技巧,而心和意念的運用,只是作為太極拳的主宰,讓這個機械式操作更加整合,不致散亂而已。

所以王宗岳太極拳的「沾粘連隨、引落合出、敷蓋對吞」以及太極拳的發勁、摔打拿踢等種種戰技,是完全以「機械式」的動作訓練為機礎而作出來的,並不是以意念或意識導引為基礎而作出來的。所以太極拳的訓練,絕不能以意識導引訓練為基礎,而應以身手步的機械式訓練為基楚。

很多以意念或意識導引為貴的人,總是指責那些練不成太極拳技擊的人,乃是由於不知道意念運用的各種祕密。而很多終身練太極拳「勢架、拳架」無技擊成效的人,更可能會疑慮他們所練的各家太極拳「勢架、拳架」豈不就是機械式的訓練?為什麼即使「勢架、拳架」打得出神入化,甚至獲得金牌銀牌,仍然是毫無技擊成效呢?

其實練「勢架、拳架」不能達成技擊之用的原因很簡單,就是自己所練的這些「勢架、拳架」若不是技巧過於粗疏,就是完全不符合太極拳十三勢引落合出的拳理,所以才不能運用,並不是練這些勢架的人缺乏「意念」或「意識導引」所致。

所以無法大鬆大柔地「完全引進,完全落空,完全合應,完全出擊」,首先要找的是身手步動作的錯誤或缺失,而不是急急去找「意念」或「意識導引」來運用。對太極拳的不能技擊,首先要投身於太極拳技法的研究,而不是急急去研究「意念」或「意識導引」。

所以說不能夠大鬆大柔,一定是身手步的技術錯了,或有局部缺失,所以不能夠大鬆大柔,絕不是意念不夠鬆柔;所以說不能夠徹底化掉敵勁,一定是身手步的技術錯了,或有局部缺失,所以不能夠徹底化掉敵勁;所以不能夠快速順勢反擊,一定是身手步的技術錯了,或有局部缺失,所以不能夠快速順勢反擊;所以不能夠發人丈餘,一定是身手步的技術錯了,或有局部缺失,所以不能夠發人丈餘;所以太極拳不能練成化勁,一定是身手步的技術錯了,或有局部缺失,所以不能夠練成化勁;所以太極拳不能夠階級神明,一定是身手步的技術錯了,或有局部缺失,所以不能夠階級神明。

所以,太極拳練不成的人,要修正的絕對是身手步的技術,而不是去練意念或意識導引。十三勢的引落合出技術正確了,就能引進落空合即出,就能敷蓋對吞,階級神明。

太極拳的技術,極其精緻而細密,就像一部精密的機械一樣,一般練太極拳不能用於技擊的人,其實是不知道,或根本不相信太極拳有超乎自己所認知的精確要求,以為太極拳不過就是自己所學,所認知的拳架那樣簡單,以為只要將自己所認知的拳架,打上千遍萬遍便能達成太極拳階級神明的技擊能力。正是這個因素,讓很多人才在粗糙或錯誤的拳架上耽誤了一生,而完全不知技擊之用。

粗疏或錯誤的太極拳架,無法以唯物的機械式技法,練成太極拳的技擊之用,正好給了唯心論者一個能夠輕易侵入太極拳世界的傷口。完全本於「意念」的太極武者者,和很多以仙佛神怪玄學為本的太極武者,雖然唯心的程度有差別,卻都是同屬於武術的唯心主義者。

太極拳的唯物機械式操作技法,一定是可以說明,可以理解,可以感知,可以實證,可以重覆操作驗證的科學性,可學習技法;絕不是不可重覆操作,不可驗證,而難以體會應用的技法。

宗岳門曾說過:「中國傳統武術裡常用的「意想」鍛鍊方法,其實只是練拳的一種意念想像,所謂「意想」頂多是藉著想像,讓功法技術更清楚有效而已,並沒有將精神力量提昇到可以取代一切力量的神祕主義地步。」

中國傳統武術強調身與心同修,形與意並重,但必以身手步之技法為根本,心意雖主導著身體技法的運用,卻不能作為武術主體來鍛鍊。

槍家吳殳說:「練習之工,積如丘山,則心身不治而自治,不然起心治心,祇益其亂而已。」正確身手步技法的鍛鍊精熟,心念意念自然能夠安穩地主導整個太極拳,如果以心念意念作為主體來鍛鍊,只會增加更雜多,更混亂的心念意念而已。吳殳的話,正可供徘徊於身手步技法與意念導引之間,而無法練成技擊之用的太極拳武者,作為參考。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