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極拳為什麼不用力不求快?兼論「弱點」和「要害」之差異

宗長 葉金山

多年來,我們一直設法對武術界傳達一個訊息:「宗岳門的王蘭亭太極拳,和其他太極拳,是完全不同型態的武術。」

但是多年來,我們所傳達的訊息,一直不被外界注意;因為多數學太極拳的人,都有一個嚴重的錯誤觀念:「世界上的太極拳都是相同型態的武術;強調自己和別人不一樣,只是招生的廣告罷了!」

其實我們並不在乎別人如何想要以一種「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的態度,來否定和掩蓋我們所提出的差異,因為我們的門派正成熟穩定的向外擴展,台灣新一代的年輕武者,也逐漸相信:「宗岳門太極拳確實是不同型態太極拳!」是個事實;社會因了解而支持的力量,早已是任何人都無法阻擋了,那些曾經否定我們的門派和個人,日後反而必須冒著更大的受質疑風險。

宗岳門的王蘭亭太極拳,最大的技術特徵就是「大鬆大柔」,我們所提倡的是一種「無力技術」的太極拳,這種太極拳和主張要用力的太極拳,其實是兩種不同型態的武術,是不同型態的功夫,雖同名為太極拳,卻根本不能混為一談,也不會有交集。因為這兩種太極拳南轅北轍、風馬牛不相及,絕不應該相提並論,更不應該放在同一個天平裡比較,更永遠不必有交流。

如果我們用過去內家「明勁、暗勁」的術語來說明,王宗岳太極拳是用「潛藏的暗勁」,「暗勁」就是完全沒有顯現力量的勁,如果別人在受制時,有感受到接觸的力量,也是別人的頂抗力量,打在我們潛藏的罡氣上所造成,絕不是我主動所施加的力量,所以「暗勁」是完全不用力的勁法。

用力的太極拳用的其實是「靈活的明勁」,「明勁」是用靈活的動作,讓自己的力量不斷換來換去,造成對方因無法捉摸自己的力量而失手,這種力量是自己主動發出的,所以「明勁」是用力的勁法。

「潛藏的暗勁」是絕不外露的勁法,所以內勁要完全不外露,所以自己在接觸到對手時,一定是以「粘」的技術,來作到「大鬆大柔」完全不用力的;「靈活的明勁」則是用外露的內勁,所以在接觸時,有時候會刻意以勁頂一下別人,或壓一下別人,以引誘對手從受勁處反擊,然後再靈活地轉從另一個地方施勁,使對方失衡,這種技術是會用力的,所以是「半剛半柔」。

我們宗岳門在合擊接觸時,之所以能用「潛藏的暗勁」,而完全不用力,是我們用「粘」這個技巧來達成的。所謂「粘」,無論是連著對方或隨著對方,它的力量最多只是像涉水過河時,不知不覺被河中的水蛭,「沾」在我們的腿上所能感受到的力量,而「粘」的力量其實比水蛭「沾」在我們腿上的力量還小,其力量是極乎要到達「零」的程度;宗岳門太極拳的「沾粘連隨」,要求的就是這種幾乎到達「零度」的「粘」力。

所以說宗岳門王蘭亭太極拳的「粘」是完全不用力的,而王蘭亭太極拳接觸後的攻守最高層技術,無論是壓制人或被壓制人,所用的全都是這種「粘度」幾近於零技巧。從太極拳攻守時無處不在的「粘」字,大家就可以知道,王蘭亭太極拳在合擊接觸時,確實是「大鬆大柔」完全不用力,一點力量都不用的,這絕不是一種廣告說詞,而是一種真真實實承傳於先賢的太極拳技術。

那麼為什麼很多人都不相信這個「大鬆大柔」的太極拳能用於技擊呢?其實道理再簡單不過了。因為這些人沒有見過這種不用力的太極拳,也想不出不用力太極拳的作戰原理,他們居於自尊心和自我師承的堅持,讓他們更不想深入理解這種不用力的太極拳;所以他們在知識不及的情況下,自己一個人左思右想,永遠也無法想通「大鬆大柔」要怎麼和敵人作戰,為了維持自尊心,他們就四處告訴別人和弟子:「大鬆大柔是不可能的,是假的!」而他們的弟子便因此受騙,而誤以為「大鬆大柔」的太極拳是騙術,卻完全沒有想到中國傳統所講的太極拳,就一直都是完全不用力的。

王宗岳所傳的「大鬆大柔」太極拳,之所以特別,主要重點是在於控制別人的「弱點」,而不把重點放在攻擊別人的「要害」;王宗岳太極拳其實是一種專門「製造和破壞人體弱點再攻擊要害」的武術。凡是不了解太極拳「主控弱點」這個概念的人,他所想像的太極拳,就會和一般外家武術差不多,同樣都是主張用靈活之力的,而他們的打法也必然不外乎防禦「要害」,再加上攻擊對手的「要害」。其實這種「主攻要害」而不管「控制弱點」的主張,和外家的學理沒有什麼差別,這不是王宗岳祖師創太極拳的本意。

很多教太極拳的人,為什麼不能理解「大鬆大柔」的太極拳,反而認為「大鬆大柔」是不可能用於技擊的武術?那是因為他們一開始就不理解內家「弱點」和「要害」這兩個術語的差異,他們誤把內家武術「弱點」和「要害」這兩固概念混為一談,所以多年來,他們才會完全不能理解我們說的「主控敵人弱點」這個太極拳的重要概念,也才會不相信「不用力的太極拳」。

所以我們必須向大家說明,什麼是「弱點」什麼是「要害」,這樣大家能夠理解「不用力太極拳」之真實性。

1.「弱點」:「弱點」是一種幾乎完全不需要用力,就能夠令對手結構崩壞,而被我所制的點。如果能我們夠連續制住對方的弱點,就能夠無時無刻都令對方的身手步結構完全混亂而崩壞,如此要攻擊對方的「要害」,就如同反掌折技那樣容易,只要在接觸之後的剎那間控制住對方「弱點」,就可以隨時攻擊對方的「要害」,因此王宗岳太極拳最先看重的就是控制「人體弱點」其次才是攻擊「人體要害」。

2.「要害」:「要害」就是如果使用重力打擊,就能夠令對方因傷痛而被我打敗的點。像眼晴、太陽穴、咽喉、肋骨、膝、下陰.....等等容易造成傷害的部位都是「人體要害」,這些「要害」是外家武術最先看重的攻擊目標,而「弱點」對他們來說,幾乎是完全不重要的。

如果一個武術家重視的只是攻打「要害」不管「弱點」,那他就會想到要用力來攻防,以便能夠快速重擊對方的「要害」,他練的太極拳就會是用力的太極拳。

如果一個武術家重視的是控制「弱點」再打「要害」,那他就可以使用「大鬆大柔」的無力技術,他就會去練王宗岳太極拳,而不會去練要用力的太極拳。

控制「人體弱點」是王蘭亭太極拳的最高機密,內家強調「以靜制動、犯者應手即仆」,但真正要作到內家「以靜制動、犯者應手即仆」,非得要清楚了解製造和控制「人體弱點」的方法不可。

「人體弱點」從頭頸身體到四肢都有,但「人體弱點」到底在那裡?過去我們宗岳門是絕不對外透露的,因為這是王蘭亭無力技術太極拳的技擊機密;現在我們宗岳門的弟子已經遍佈台灣,「控制人體弱點」也已經成為宗岳門太極拳的公開宣言,任何個人或門派模仿我的技術和理論,必會被社會大眾識破而譏笑。

況且我們能夠很容易找到其他太極拳門派各宗師和高手,過去主張用力的理論著作,以及他們反對和攻擊我們不用力的紀錄,所以他們絕不敢輕易模仿我們而變更技法及說詞。所以我們對「人體弱點」有那些,以及如何「控人體弱點」的方法,已經可以公開而不必保密了,以下就是「人體弱點」的概例:

  1. 仰倒的弱點:粘住對手頭部以鼻子為中心的頭頸中軸線,前進的對手便會仰倒,這個中軸線上的前後都是弱點,這是一般武術比較能理解和運用的弱點;但技術上必須能夠練到脫身換影,才能夠無形無相地入侵,否則不會流暢,王蘭亭太極拳的單鞭是其本手。

  2. 旋轉的弱點:側掀對方的手臂,前進的對手便會旋轉,這時他側面和背後的要害,會自動送到我們面前,我們可以省去入身進攻的手續。這需要精熟於串子的開門技術,王蘭亭太極拳的再按和如封似閉及低穿高探馬是其本手。

  3. 傾斜的弱點:以粘撥轉令對方的肩傾斜,對方的腰就會被破壞,這時只要用一指之力輕按其腰,對方就會癱倒。這需要精熟連環術的協調運用,王蘭亭太極拳的摟膝拗步是其本手。

  4. 曲關節的弱點:順著對方關節的彎曲,就能夠輕鬆地令對方自動彎曲。用在手關節上,可不用力摔倒對方,用在胯、膝關節上,一指之力就能夠令對瞬間倒地。這需要精熟於不用力而走粘的技術,否則就會用硬力而強壓,遇到高手會被反粘。

  5. 絆子的弱點:重心的實腳受到阻礙,人就容易摔倒,這是一般武術都知道的弱點。

  6. 開翅的弱點:這是粘住手部,造成對方肩關節和腕關節完全無法對抗一指之力的弱點,技術詳情暫不公佈。

  7. 別翅的弱點:這是粘住手部,造成對方手臂完全無力,只要一指之力就能加以壓制的弱點,技術詳情暫不公佈。

  8. 亂勁的弱點:輕粘對方手臂,一接觸就能令對方的手臂無法順利回到「太極生命點」補充內勁的能量,而失去罡氣力量。如此能夠造成對方手法散亂,無法出律動整合的串子重拳,而形成胡亂揮手,力量不足、效益極差,卻又速度很快,很能打中人,自我感覺超良好且自我感覺超厲害的「亂拳」,技術詳情暫不公佈。

以上概例舉出八個只要輕輕粘控,人體就會形成「弱點」的例子,王蘭亭太極拳尤其以控制人體手部弱點為「無力技術」的最高層技術機密。現在我們在館內不再保密這些技術,但由於有些「弱點」技術,技術複雜,言語無法詳述,只能在道館內口授心傳,所以技術詳情暫不公佈,以免讀者按文字摸索練習而造成偏差。

大家想一想,光是舉出這八大弱點,我們就可以知道,人體身上的弱點其實一大堆,這些「人體弱點」只要用一指之力就能處理,製造和處理這些「弱點」,既省時又省力,自己身上又不會因過度用力,造成乳酸堆積而形成肌肉酸累,反而更能夠進行持久作戰。

所以說只要能夠掌控敵人的「人體弱點」,太極拳在敵我接觸時,「用力」是完全沒有必要的,「用力」只會造成瞬間被反制的反效果,一點好處也沒有,這就是我們一貫強調「大鬆大柔」的原因。

王宗岳太極拳本來就是不用力的武術,太極拳祖師王宗岳控制敵人弱點的「耄耋禦眾之形」,早就已經說得清清楚楚了。「耄耋禦眾之形」的「形」是什麼?這「形」就是老人家能夠用一指之力來控制敵人「弱點」的「形」。如果硬要叫老人家不去控制敵人的「弱點」,硬要叫他又蹦又跳地快速用力去打對方的「要害」,這老人家能有什麼蹦跳的速度和力量,去衝破敵人的防守圈而打中「要害」?所以王宗岳祖師才會說:「快何能為?」

「快何能為?」並不是字面上所見的「快沒有用!」,其絃外之音是說「快有極限,你總要想些別的辦法。」也就是說:「你要求學生快速有什麼用?人家學生年紀不一,有老有小,體能又有差異,最多就只能這麼快這麼大力了,你教拳一昧只教要快和要用大力,豈不是引這些人往自己作不到的死胡同裡硬鑽嗎?你為什麼不教他一些除了快和用大力之外的其他的方法?這些方法才是突破速度和力量極限的太極拳方法啊!」

王宗岳太極拳,就是講除了快速用力打別人「要害」之外的慢慢控制別人「弱點」的技術。不明白這個道理的人,絕對無法了解王宗岳太極拳不用力的精微奧妙。

所以說一般武師不能理解「大鬆大柔」,甚至不斷攻擊王宗岳祖師的拳論,我們一點也不會意外,因為他們在無力技術方面的知識,在承傳上幾乎等於是空白一片的,再加上耳朵完全聽不進不用力的道理,所以就自然成為無力技術的質疑和反對者了。

所以說如果自己不先弄清武術中「弱點」和「要害」的差別,也不明白王宗岳太極拳「控制弱點」的武術本質和其他太極拳完全不同;卻硬要堅持用力太極拳才是唯一對的,甚至還回過頭來攻擊王宗岳祖師不用力的太極拳為假拳,我們也只能說「非常佩服,謝謝指教」又能怎樣?

但是我們習武的人,對社會是有責任的,我們對於中國武術的承傳也是有重責大任的。現在的太極拳都幾乎都講要用力,對於多數想了解王宗岳不用力太極拳,或想學王宗岳太極拳的人來說,我們絕對不能不講出真心話;也絕對不能不詳述「不用力太極拳」與「用力太極拳」的差別。

如果我們不講真心話,不詳述其中差別,後人永遠也不會了解,原來王宗岳祖師發明的太極拳,之所以會有它與眾不同的道理,是有其學理原因,而不是胡亂講的。

如果我們因為容忍而靜默,讓後人完全不了解王宗岳太極拳的道理,我們豈不是犯了消極不作為的罪,而眼睜睜看著後人掉入無明的世界,造成中國的太極拳技擊,從此只能用力去練,而不能不用力去練,這樣我們就愧對國家民族和後代子孫了,這是我們既然知道了,就不能不說的原因。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