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極拳的柔靜文化和方位文化

宗長 葉金山

王宗岳先生藉著內家武學「以柔克剛」的傳統精神,以「十三勢方位技術」利用「方位克方位」創造了太極拳。

至此,內家時代「以柔克剛,以靜制動」的武術,終於在王宗岳手中,發展成了「方位克方位」的「太極拳」,這是內家拳歷史中,最重大的轉變。

王宗岳先生在中內家國武術的進步歷史中,扮演的是內家承傳和太極開創的雙重角色,這也使得王宗岳先生在內家武術史中的重要性,絲毫不能被忽視。

春秋時代以來,中國人以以老子「柔勝剛、弱勝強、靜勝趮」的思想,形成道家進而產生道教,老子哲學中「柔勝剛、弱勝強、靜勝趮」的思想觀念,便隨著道家和道教的弘揚而深植人心,這是中國的「柔靜文化」。

另一個宣稱比老子哲學更久遠,同樣深入人心的思想,便是「河圖洛書」的衍生的「八卦五行方位」思想。「八卦五行方位」思想,最後同樣進入了道教的世界,以及漢代儒家的讖緯學說中,並隨著宗教和思想的傳播,而深植人心,這是中國的「方位文化」。

太極拳的哲理,在於「大鬆大柔」的「一羽不能加,蠅蟲不能落」,而其技術則在於「十三勢方位」的「八卦五行生剋」。所以說,太極拳武術的發煌,是起始開花於中國的「柔靜文化」,最終達成結實於中國的「方位文化」。所以說,王宗岳所創造的太極拳,正是中國「柔靜文化」與「方位文化」的極致圓融。

過去武者研究太極拳,大多從太極拳所蘊含「柔靜文化」的「鬆靜」入手,完全忽略了太極拳另一個重要「方位文化」的的「方位」。

由於只知「鬆靜」而不知「方位」,因此過去武者無法全面詮釋太極拳的全貌,也因此太極拳的「鬆用柔用」,成為主張「純剛」及「剛柔並濟」者的箭靶。

以王宗岳之後,影響最大的太極拳詮釋者武禹襄先生為例,武禹襄先生以一篇《打手要言》將王宗岳太極拳的《十三勢行工歌訣》詮釋得完滿圓融,淋漓盡致。圓融的太極拳打手觀念,以及一句「極柔軟,然後能極堅剛」讓太極拳的大鬆大柔觀念,也發揮到極點。

武禹襄先生對太極拳大鬆大柔的詮釋功勞,可謂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也深入影響後世每一個王宗岳太極拳的追隨者。

但是太極拳的弘揚,並沒有因為武禹襄先生《打手要言》的「極柔軟,然後能極堅剛」主張,而達到了目的。由於極柔軟並沒有附加任何可操作性的技術說明,一些望文生義的人,根本無法明白極柔軟的太極拳要如何運作以應敵。

由於世人完全不能了解「極柔軟」的太極拳,實際可以勝人的理論究竟為何?更不明白其技術因素為何?尤其「極柔軟」的太極拳,在一些望文生義者的實踐過程中,更是弊病叢生,其最大弊病有二,一為鬆成癱軟,二為窄化成推人。

由於後人無法徹底發揮太極拳極柔軟的威力,王宗岳先生所創「極柔軟」的「大鬆大柔」太極拳,在武禹襄之後,不但沒有受到更多肯定,反而陷入更難以突破的瓶頸。

尤其是在受到以「剛柔並濟」思想為本的陳氏太極強烈挑戰之後,王宗岳先生的太極拳發明人地位,甚至淪落到被陳氏太極的陳王廷先生所取代,而為世人徹底否定。

至此,王宗岳先生所創的「極柔軟太極拳」,可謂遭受到空前的挫敗。在王宗岳太極拳面臨環境如此險惡的時代,我們知道,要恢復太極拳的原貌,必須重新回到王宗岳先生的拳論中去了解。

就像武俠小說中,得到至高武學祕笈,卻不能練成至高武學的人,所要作的最大工作,便是要放棄自我的執著,重新在祕笈中探索奧祕;而不是將祕笈丟棄,或是堅持自己過去錯解的拳理。

因此,我們不能像少數失志者一樣,硬生生地將王宗岳祖師的拳論丟棄,而走自己的迷途;更不能堅持過去的錯解,不願作絲毫思想上的改變;我們應該在王宗岳的拳論中重生,尋找太極拳的新方向。

在這個重生的過程中,最重要的是一定要重新開啟王宗岳祖師的「十三勢」方位技術,讓「十三勢方位技術」修正現有的拳架和用法。絕不要再堅持以承傳中發生錯誤的拳架,反過頭來壓制王宗岳祖師的「十三勢方位技術」。

「十三勢方位技術」是太極拳的工程圖,它規劃了太極拳的整個方位工程,讓太極拳能夠流暢運行,發揮效力。

如果沒有「十三勢方位技術」,太極拳只能回到內家拳「柔靜文化」的時代,有了「十三勢方位技術」太極拳能夠利用方位,進入太極拳的「方位文化」,讓「柔靜文化」與「方位文化」合為一體,結成圓滿豐盈的果實。

我們在讀王宗岳先生的拳論《太極拳論、十三勢、十三勢行工歌訣、打手歌》時,不能只看《太極拳論》一篇,必須將《太極拳論、十三勢、十三勢行工歌訣、打手歌》全部放在一起研讀。

尤其是《十三勢》,過去學習太極拳的人忽略太久了,我們再次提出它的重要性,並且詳加詮釋;除了提醒批判鬆柔太極者,不要再用「無方位」的鬆柔,來看待「有方位」的「大鬆大柔」;更希望能夠藉著我們的提醒,讓鬆柔的王宗岳太極拳,能夠重新恢復它舊日的光彩和榮耀。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