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極拳的物理性力量

宗長 葉金山

太極拳大鬆大柔之後,不以「肌肉之力」為用,而以「勁」為用。其實「勁」就是一種不使用肌力的「結構力」運用,兩者同樣都是力,但傳統武術為了有所區別,才將這兩種力量分別開,稱肌肉力為「力」,稱結構力為「勁」。

「勁」的來源第一要點是來自「方位」,第二是來自「筋位」,第三是「全身的整合運動」,第四是「起動於根節」。這些全都是「身手步」的整個「身形運動」,所形成的物理性力量,不是宗教所謂的「精神力量」。

「方位」是太極拳最重要的用勁技法,太極拳以十三勢方位為基凖,掤捋擠按用於四正方,採挒肘靠用於四斜角,顧盼進退定則以五行為用。十三勢方位像陳兵佈陣一樣,利用我方最完美最整合的攻守位置,對準並攻擊敵人最不好的方位,這樣太極拳才可以不費力氣。

「筋位」是指身上的筋絡調整後,可以產生更完美的身手步應敵形態。在方位之後,「筋位」是最重要的,尤其是手的作戰,雖然以斜角環的方位為用,但是在斜角環的某一些掌法,如果不調整筋位,內勁仍然完全出不來,如果觸及對手硬力,即使完全合於方位,也會因受力會集中於肩關節而崩潰,甚至會受傷。

所以必須結合「展指」或稱「旋指」的技術,調整手上或身體的部份「筋位」,才能讓內勁出來。

以掌法而言,這種整筋後的動態掌型,由於筋呈弧形,而攻擊型態呈螺旋圓錐型,所以傳統稱為「螺旋掌」。

「螺旋掌」精要在於「筋」的調整,而不在於手臂的擰或滾絞,更不在用力。傳統口訣說:「勁出於筋,力出於骨。」就是說明「筋」和「勁」有很大的關係,口訣很多人知道,但真正運用的技術,則很少人能說得簡單,用得精確。 「筋位」身就體而言,腰隙的對敵利用,也是屬於調整筋位應敵的技術,這種技術傳統稱之為「龍腰」,龍腰利用調筋的方法,形成三折,所以又稱為「龍形三折」。

「全身的整合運動」一般稱為「整勁」,很多人誤以為整勁後,外表看起來是肌肉堅實、剛猛有力,其實不然,整勁後同樣是大鬆大柔,不然就是錯誤的「鼓力」而不是「整勁」。

「整勁」在於軀幹四肢「一動無有不動、一枝搖而百枝搖」的「同時起動」,變動過程中保持「六合同行」,以及「一靜無有不靜、一枝定而百枝定」的「同時到位」。

所以「同時起動、六合同行、同時到位」,是「整勁」的真正技術,一定不能像一般人那樣,把「鼓力」當作「整勁」,否則就會練出拙力來。

「起動於根節」,就像用刀槍一樣,力量越是出自根節,而越離梢節,就會距離敵勁較遠,而越不容易被「制根」。太極拳的起動,也是一樣「起動於根節」,這樣就能夠因為手加上身體加上腳,所形成的距離較長,容易反應敵勁,也有機會在腳下作出較多的變化。

就像我們右手持刀劍,就以右手為「根」操作刀劍;但改成雙手持刀劍時,左手會自然放在右手後面,這時候就要以左手操作刀劍,原因就是此時左手在右手之後,取代右手成為「根」,所以要以左手的根來操作刀劍,不能用右手操控。

所以會操作雙手刀劍的人,就知道自己應該要用那一隻手為「根」,來操作刀劍,這就是明白「根」的用法,如果在這方面胡里胡塗,是連最基本用劍技術都談不上的。

太極拳「勁」的來處,最重是「方位、筋位、全身的整合運動、起動於根節」這些物理性的力量。但有些人主張太極拳要「用意不用力」,強調太極拳不用力,就是以精神性力量的「意」來取代「力」,並且宣稱「意」是一種「意識導引」,其實這個想法是根本錯的。

曾有人提出說:「凡此皆是意,不是形。」強調太極拳不重「形」而重「意識導引」。

其實這是偷改武禹襄的拳論來欺人的手法,古典拳論包含王宗岳、武禹襄和李亦畬的拳論,唯武禹襄的《打手要言》裡有「凡此皆是意,不是外面。」之句。

「凡此皆是意,不是外面。」意思是說太極拳要向上或向下攻擊時,並不是筆直向上或向下,常會使先使用逆反動作來引進落空、迂迴反撲,所以你不要只看外表來學習太極拳,要注意其內在所行的義理,因為太極拳的動作非常微小,從外表看容易誤以為是直來直往,所以要你不要只看外表,要看看內在的「義理」。

所以說,太極拳外面的「形」不是不重要,不但重要,而且非常重要,只是怕你看不出來弄錯而已,所以要你多懂一點內在的「義理」,這樣就不會光看外表而練錯了,武禹襄的意思就是這樣,不是不說太極拳外面的形不重要,只有「意識導引」最重要。

「意」者「義理」也,在武術上說即是「拳理」不是什麼「意識導引」;拳論裡的「意」就是有上即有下的「內在義理、內在拳理」。古典拳論裡完全沒有「凡此皆是意,不是形。」這種用「意識導引」來完全否定「身形」的文字,更沒有藉著否定「身形」技術,來抬高「意識導引」的理論。

「意識導引」的理論運用,初期只是作為引導身體的運動,最終卻往往是將精神意識提高到無上的境界,認為精神意識具有超自然的力量,可以取代宇宙一切力量,這是進入一種宗教般的神祕唯心主義思想裡去。

「意識導引」在中國,最瘋狂地被擴大引用的是,在近代「氣功治病」騙術大流行之後的事了,而很多氣功大師,事後也都被揭穿為騙子。他們之中,有很多人就是以「意識導引」的類似理論來欺騙善良的人,他們最擅長表演的太極拳神通,就是「凌空勁」和「隔空打牛」,我還親眼見過他們公佈的自製影帶和照片,有一個師父竟然可以對著一群拿木製太刀攻擊的人發功,讓他們像保齡球般全倒,也可隔牆發功打倒一群人。

「意識導引」形成「凌空勁」和「隔空打牛」這種東西,雖自稱為太極拳,實際上是宗教活動,宗教活動是信仰自由,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因為宗教奇蹟和神通,是不須要提證明的,只要有人相信就好。

中國傳統武術裡常用的「意想」鍛鍊方法,其實只是練拳的一種意念想像,所謂「意想」頂多是藉著想像,讓功法技術更清楚有效而已,並沒有將精神力量提昇到可以取代一切力量的神祕主義地步。

所以心意拳即使有談「意」,也還要有「心意氣力、肩肘跨膝」的彼此配合,仍沒有獨尊「意」而否定「身形」的重要。

「方位、筋位、全身的整合運動、起動於根節」這些都是「身形」的運動,是「勁」的物理性來源。而「意」如果是一種「意識導引」是一種精神力量,就完全不是「勁」的物理性來源,所以用「意」取代「身形」進而否定「身形」所形成的物理性力量,只會讓太極拳越來越往神祕宗教發展,這對太極拳反而是一種極為不利的否定。

所以有很多搞神祕氣功的,搞神通的最愛表演的就是「凌空勁」和「隔空打牛」的神通,但最恨的卻是練太極拳,並且教人不要練太極拳;因為太極拳最求技擊的真實力量,和神祕主義追求神通的力量,正好相反,也最不相容。 當然有人會調整說「意識導引」可以帶動「身手步」的物理性運動。只是即使「意識」提高到像「心」一樣,可以帶動身體物理性的運動,重點還是在「方位、筋位、全身的整合運動、起動於根節」這些身形運動的要點,如果不明白這些要點,「意」仍然是完全空虛無用的東西。

槍家吳殳引滄塵子的話說:「起心治心,祗益其亂而已。」練太極拳「心、神、意、氣、身」必須配合,「心、神、意、氣」絕不能離「身形」而單獨起用,單獨起用,只會搞亂頭腦。這對學太極拳「重心神意氣,不重身形」的人,也是一個忠告。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