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極拳競技的纏頸、鎖頸問題

宗長 葉金山

宗岳門規劃的競技學程,是以同門同種及同門異種格鬥兩種模式進行。所謂同門同種,即是同一個門派中雙方使用同一種技法格鬥;所謂同門異種,即是同一個門派中,使用不同種技法格鬥。這樣就產生了數種單項的格鬥的規則,也因此產生數種格鬥法。在最後則以規則最寬鬆的綜合格鬥,作為所有單項格鬥訓練的統合。

在同門異種格鬥競技中,是以短刀和徒手的「單刀對摔」同門異種對抗,來揭開宗岳門對抗競技的序幕。這是宗岳門向刀劍兵器,在防身殺人的威力上表達至高敬意,因為中國古內家的世界,武術從來就和兵器連結在一起的,那時候的人們心目中的最強者,不像現在是徒手格鬥者,而是兵拳合一者,因為那時候的人們,從來不敢忘記對刀劍的敬意。

在「單刀對摔」的單項競技中,我們同樣對「纏頸、鎖頸」技術表達了敬意。因為我們無法想像面對防身殺人的現實,而不能「纏頸、鎖頸」的武術,在打鬥時會是如何地虛假空洞和兒戲。

「纏頸、鎖頸」在內家武術近身格鬥訓練中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對頸部的攻擊經常是致命的。所以過去內家,有各式各樣對頸部纏鎖、及折斷頸椎的技巧要學習,從手怎樣從前後左右進入頸部,到怎樣才能有力纏住對方而不被掙脫,以及「纏頸、鎖頸」後利用摔技和震挫沉墜等手法,強化折斷頸脊的能力,都必須不斷練習,一直到運用自如為止。

在宗岳門道場的訓練中,「纏頸、鎖頸」的攻防練習,是不斷出現的,因為「纏頸、鎖頸」在防身殺人時,是內家絕不能缺少的重要技術。禁止「纏頸、鎖頸」,和禁止攻擊後腦的情況不同。不能攻擊後腦不致於嚴重妨礙打擊技術的學習,但是不能「纏頸、鎖頸」卻會嚴重影響內家摔技的學習。

如果內家捨棄了「纏頸、鎖頸」技術,由於摔技不必會有頭部受踢打的情況,如果連頸部也限制纏鎖,內家摔技的臨敵身形,就可能會變成低頭哈腰的頂牛摔法。

所以我們在「單刀對摔」的競技中,我們允許選手用各種「纏頸、鎖頸」技術,來纏鎖對方頸部,這樣在「單刀對摔」的競技中,也因而取得了兵器和徒手的戰力平衡點。

「纏頸、鎖頸」是否列入競技,在規劃時,我們也詳細聽取了各班師兄們的意見。基本上師兄們完全沒有反對列入的,因為那就是我們平日所鍛鍊的技術,沒有理由不列入。

但是認為要點到為止的,也就是說只要比賽中,選手完成纏鎖或折頸的形,就可由裁判直接判定得分而分開;但大家最有興趣聽取的卻是不必限制的,因為在某些國際競技中,似乎有允許開放「纏頸、鎖頸」的技術,卻不會發生危險的。我們不能夠自我設限,以免將來弟子們不習慣可以「纏頸、鎖頸」的各種國際競技。

但我們反覆研究門內各種內家「纏頸、鎖頸」技術,如果和摔技及挫墜等各種技法連用,很多都極易致人於死或造成癱瘓。我們不能明白何以某些國際競技可以允許「纏頸、鎖頸」的技術,卻不會造成死亡或傷害,他們究竟是用什麼樣的規則去限制某些動作?而這個允許「纏頸、鎖頸」卻又不會造成傷亡的規則,在防身殺人時和完成形的點到為止,意義上有何不同?

為了安全,我們最後還是暫時決定允許非打擊性的快摔,可以使用「纏頸」技術。至於「鎖頸、折頸」等技術,必須等到我們能夠找到更安全辦法時,才能開放完全使用,現階段只要裁判認為選手,已經完成「鎖頸、折頸」之形,即可得分而逕行分開。

目前我們接受「纏頸、鎖頸」成形為止的規則,主要是「纏頸、鎖頸」是傳統武術中,絕不能放棄的格鬥技法,我們以成形為止,而不以技術完成為止,主要是基於安全考量而已。

競技本來就是多方考慮之後的堅持和妥協,沒有那一種競技規則沒有堅持或沒有妥協。就像我們宗岳門對於肘擊是絕對堅持要使用,因為沒有肘擊,太極拳就不是太極拳了,那我們練太極拳有何意義?但為了安全我們可能會要求選手戴頭盔。就像允許「纏頸、鎖頸」是我們的堅持,因為不能「纏頸、鎖頸」,太極拳就不再是太極拳了,那我們練太極拳有何意義?但為了安全我們以成形為止,這就是妥協。

競技的規劃,規則當然是越開放越好,規則越開放,我們的選手將來就越能適應各種競技。以「纏頸、鎖頸」成形為止的規則,仍是暫時性的,如果有一天我們能夠解決安全的問題,我們認為還是要朝著「纏頸、鎖頸」,必須要壓制到對方倒地或認輸為止,才算成功,畢竟別人能夠開放的規則,我們沒有理由一直封鎖著。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