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槍和內家槍法概述

宗長 葉金山

同一套六合「奇槍」,用「指領梢牽」則為內家,用「湧泉根摧」則為外家;內家外家並不在「奇槍」本身,而在用槍的精神。

「奇槍」若以內家「指領梢牽」應用,則「奇槍」和王宗岳太極拳一樣,有「分擊、合擊」;「奇槍」的「分擊、合擊」,主要包含了「革、扎」。

「奇槍」的「革」不是純防禦,而是防禦和攻擊同時結合的手法,是革後用串槍順勢作出攻擊的防禦。「奇槍」的「扎」是指各種形式的直線出槍,也就是刺槍,由於其攻擊範圍較大,所以多另外加強練習。

「奇槍」施技時還講求「明斷、暗粘」,因此有「斷法」和「粘法」的對比技術。

1.「奇槍」的「斷法」:就是「黃龍颭竿、黃龍點竿」之「颭斷、點斷」,「颭斷、點斷」是「奇槍」的兩大母斷法,依此母斷法,能夠因敵成體,而形成各種子斷法。

「颭斷、點斷」是利用槍桿硬滑有彈性的特性,在攻防時形成「合中之斷」與「分中之斷」來斷開對方的槍,「颭斷」在合擊中如風吹物動而斷開,「點斷」在分擊中如推巨木撞門而斷開。

「奇槍」的「颭斷、點斷」,強調以「攢錢撫琴」的指法,利用前後手,抖動槍尖,身體隨之而動,在槍胸形成槍勁;以便向對方的槍施展「斷」技,令對方槍在接觸時彈開,而我方槍留於中線的「我中彼開」。

2.「奇槍」的「粘法」:就是以合擊沾粘連隨,順敵變化而控制。「粘法」強調「靜困、粘控」,所以要精於有「罡氣、內勁」的「纏法」,在自己的槍和對方槍的接觸點上,要能隨時保有「罡氣、內勁」的壓制,並且又能全身放鬆;其技術最高仍然要求雙方同時出槍互粘時,同樣能形成「我中彼開」而控制對方。

「手同時能生勁粘控、腳同時能鬆開走動;手腳既能分開執行各自工作,又能相互配合」,是「奇槍」槍法最難之處,也只有精於「指領梢牽」之內家,才能真正體會這種槍技的用法。

內家槍法,不管是「革、扎、斷、粘」,槍法都是在有分有合的情況下進行,絕對不可能只在合擊,或只在分擊之下進行;由於在分擊「明斷」技術比較簡單容易的情況之下,合擊「暗粘」的控制,反而是槍法最重要的能力,所以用槍時,絕對不能只肯定分擊而否定合擊。

內家槍法兩人較技,主張「以靜困人、制死人槍」為最高,前代高明槍家多以制住對方槍,令對方心服口服,而不以扎人為上;古代前賢,不像現代槍家,在試技時,以能將對方扎成重傷甚至死亡為傲。吳殳講石敬岩與人試技:「不立一勢,不施一法,忽焉刃注其喉!」只是令對方慚退而罷手,可見過去名家,多不隨便發槍扎人,更不造成對方傷亡,而以困住對方,為槍技之最高者。

由於現代拳師品格大不如前,其等而下之者,尋訪試技時明明受制認輸,嘴裡親口卑恭宣稱日後必回頭來拜師,別人也替他保住面子,留他餘地;但他前腳踏出門口,可能連別人練什麼拳,自己敗於什麼拳下,都還不知道,就在外面宣傳對方功夫的內容和他差不多,甚至還在外說自己功夫比對方好;有些武師甚至還會私下錄影,透過剪輯有利自己的影片,再以自己觀點吹噓自己大勝,以令對方終身難堪。

所以現代人談試技,為避免被敗者反咬,便不得不推崇那些敢於當場令對方頭破血流的武師,並以之為仿效;這是因為現代武者人格較差,武術風氣不良所形成的現象,和古風大有差別;也因此「靜困、粘控」之術,也才會因不直接傷害對手而不受重視,甚至「靜困、粘控」之術,也有可能被認為還沒有真正擊倒贏透。其實拳法槍法「靜困、粘控」之後,要打或不打,要扎或不扎,只是存乎用技者一念之仁罷了,絕非不能打不能扎。

古代內家「靜困、粘控」的方法,多數都是在合擊的狀態下形成,而不是在分擊的狀態下形成;槍家「以靜困人、制死人槍」的技術發揮到最高時,在對方在來不及扎槍之前,就把對方的槍困住,讓對方連力量和技術都無法施展,這才是最可畏的。

吳殳提到槍法動靜時說:「以動逼人,不如以靜困人;動則勞,靜則逸也!」講的就是內家靜困之妙。所以內家槍法,反而多是以接觸之後,雙方槍碰在一起的技術作為根基;因此中國歷史上,兩人一立勢,雙方的槍便會接觸而碰在一起,就是因為至少其中有一位,是在施展「輕挨緩捉」的「靜困、粘控」之術,並不是他們不懂兩槍分開,互相扎來扎去的技術。

現代人無法像古人那樣獲得名師教導,也無法日以繼夜花數十年之功練槍,所以槍技當然較為生疏,無法達到前人的神化境界;因此我們用現代人之強,去看古代人之強,一定會難以理解,也難以想像他們的槍技之精妙。

譬如吳殳講:「遊場以困死人槍,而無所傷為善。猛扎,在遊場受破不少,豈可輕用,以召侮或喪命!」以現代人之強來看這段話,就可能會對試技場上能夠「困死人槍」的技術難以理解,甚至可能根本看不到這種技術出現在試技場上;而現代試技場多數都是雙方分開互扎,吳殳卻說這是自召人侮,甚至自尋死路;可見現代人對古代人槍法觀點難以接受,是因為立足點的高度不一樣所致。

這也是我們無法用現代人之強,去看古代人之強的原因。基於這個原因,現代人對古人的槍法主張,當然就會覺得難以相信,也難以接受。其實說難聽一點,就是現代人對古人的槍法,會出現「以管窺天,而曰天小」的心態,因而對古人之言,深深不以為然。

古代內家槍法嚴格要求:「竿子手動則腳靜,腳動則手靜,手腳俱動,便無法矣!」這就是「指領梢牽」之所以是正法的原因;因為「湧泉根摧」根本就無法作到「手動則腳靜、腳動則手靜」。

因為「指領梢牽」,「槍動」時槍胸的「罡氣、內勁」,全是只靠「攢錢撫琴」之指法就能形成,完全不必靠腳底湧泉的運動而得;所以手動時,腳底可以完全靜止不動,所以就能夠「手動則腳靜」;如果是用「湧泉根摧」,手動時必須全靠腳底來帶動;所以想要動手,一定要先動腳,如此就根本不可能「手動則腳靜」。

用「指領梢牽」法,在「槍動」時,槍胸的「罡氣、內勁」,只靠「攢錢撫琴」之指法就能形成,完全不需要湧泉運動來幫助,所以手靜止不動地沉穩壓制別人時,腳不需要為手負責運勁,所以腳能夠自然而然放鬆四處移動,而不會妨礙手的壓制,因此才能夠「腳動則手靜」;如果是用「湧泉根摧」,腳底一動,手就必然被帶動,根本就不可能作到「腳動則手靜」。

「竿子手動則腳靜,腳動則手靜,手腳俱動,便無法矣!」並不適用於「湧泉根摧」之法,因為「湧泉根摧」之法形成的槍勁,是從腳底湧泉而來,所以槍動時湧泉必先動,而湧泉先動時槍也必動;如此「湧泉根摧」之法,便難以手腳分開而運作,所以必須以純分擊的外家方式作戰,並不適合使用內家槍合擊之「粘控」方式作戰。

所以「湧泉根摧」的槍技,發展到最後,必然會極端強調用槍時,雙方的槍不應該先接觸,並且會主張用槍時,雙方的槍要先分開,絕對不要碰在一起;因為「湧泉根摧」的內勁,是靠腳底來形成,「湧泉根摧」的扎槍技術,就是藉湧泉腳底的運動來扎槍,這種方式扎槍,當然最適於合分擊的快速互攻。

「湧泉根摧」的手上內勁,必須從腳而來,所以手和腳的運動,等於完全被綑綁在一起而動,如此手和腳的運動,就無法分開而分別進行,因此造成「手動之前,腳不得不動;腳動之後,手不得不動」,如此當然無法作到「手動則腳靜,腳動則手靜」的內家式用槍技術。

當然「內家、外家」各有一理,「指領梢牽、湧泉根摧」也各執一法;所謂「內家、外家」,完全是施技概念的差異,槍法的學習成效和技擊威力,最後還是必須看自己下的功夫是否深厚,並不只是看「內家」還是「外家」,就能決定誰強誰弱。

我們分析槍法「內家、外家」的差異,只是對中國歷史上,槍術發展的「內家、外家」分流實況,作最真實的陳述;也提供後世對槍法有興趣的學習者,另一個參考選擇的空間,而不致全都偏於一理罷了。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