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岳門反身大纏

宗長 葉金山

每一個流派都有自己獨特的練功方法,如果沒有,就很難稱為流派,宗岳門在道場所授的流派代表性纏法「反身大纏」,過去家師吳錦園先生稱之為:「反身法、反背法、反身纏。」由於它的動作是所有纏法中最大的,所以我加一個「大」字,稱之為「反身大纏」。

「反身大纏」是一個極為精密的內家缷化基本功法,先師沒有說明此功法源於何處,所以只能猜測其源頭可能是八卦掌董海川祖師,因為這個纏法的起始動作,是一個「程派高氏八卦掌揉身連環掌」龍形「滾鑽爭裹」的「裡缷法」。

「缷法」是程高八卦的專有名詞,意思是把別人的「招式」或「力量」,像從身上缷下披風或甲冑一般,鬆柔毫不用力,無聲無息地從我身上滑開;「裡缷法」是向兩手中間缷,「外(表)缷法」是向兩手外表缷。

由於「反身大纏」以「缷法」為本,所以必源於八卦掌無疑,但也不敢確定其源頭是那否為董海川祖師,因為全中國旁支各家八卦掌,都完全沒有類似這個功法的記載,所以從「八卦掌」祖師董海川,到「程派八卦掌」宗師程廷華、到「程派高氏八卦掌揉身連環掌」宗師高義盛,或家師爺吳輝山,家師吳錦園等多位先生,極可能在一代或數代之間歸納出這個功法而傳下來。

「反身大纏」這個功法非常重要,能通用於內家的八卦掌、太極拳、形易拳的貼身技擊,家師講解八卦掌和太極拳時曾說:「不會反背法,八卦掌和太極拳很難知道怎麼用!」而我唸師範學校時,暑假住在家師安排的居所日夜練功,家師早晚親自餵勁讓我缷化,家師對我操練的時間最多最久,細部動作解釋得最精細的,也非這個「反身大纏」功法莫屬,所以我才會對這個功法有更深入的了解。

雖然「反身大纏」這個功法只有一個簡單的動作,卻幾乎把內家最重要的各種技擊觀念全都藏在裡面,所以初學者只要學好「反身大纏」,對內家的技擊概念就會有很清楚認識,是非常有效率的初學入門功法。

譬如太極拳裡的「挫掀技術、分掌技術、聽勁移身技術、引落合出技術、連環技術,轉向奪位技術,翻筋奪位技術,轉胯技術,鼓盪技術,浮沉技術,吞吐技術.........」以及八卦掌常提到的「滾鑽爭裹技術,缷化技術,順勁技術,龍形、猴相、虎坐、鷹翻技術,轉胯蹋腰技術,蛇纏技術,大小纏法.......」以及槍家吳殳講的「見肉分槍技術,貼竿深入技術」等等,全部都被一個「反身大纏」包涵在裡面了,只要學完「反身大纏」,對內家技擊概念會非常清楚。

「反身大纏」的技術,最重要的是能夠以精確的內家技擊概念,完全不用力地缷化掉正面和側面的來力,更進一步把這個力量順勢引到一百八十度的背後,以利於我們開展更多變、更多樣的「雙面交替」反擊技術,也就是內家「搬」的反擊技術。

一般用技,偏左的來力,我們就會缷或格到左邊;偏右的來力,我們就會缷或格到右邊。但是這樣的缷力、格力方式,在技擊時有很大的不足。

譬如別人用右手,從你左邊伸來要往你右邊扣鎖你的脖子要快速把你摔倒,此時你的右手正好在上,左手來不及應變,此時如果不能夠順勢用右手將對方的來力從你的左邊缷往右邊,那就解不開別人的扣頸技術,更無法反擊;而「反身大纏」就是針對類似這種問題而設的,不但可用於類似的防守,「反身大纏」還可以用在很多內家「搬」的「雙面交替」鼓盪攻擊技術上。

「反身大纏」的技術特色,是它的動作完全符合內家自古以來,所有的技擊理論,從頭到尾每一個動作都完全符合內家的主張,所以練成之後,手法、身法、步法,一動一靜,自然會和內家技擊的要求完全同一個調子,所以日後不必長時間在拳架上改來改去,也不必像很多人那樣,整天都在猜想內家的戰技倒底是怎麼用。

不好的武術大多技法混沌不明,武者學習之後,必須花很長時間,用身體去鍛鍊,不斷努力,才能提煉出這種武術的精義,讓自變強,這是「以身練拳」的練法,是透過身體鍛鍊,才讓拳法的精義顯現出來。

好的武術是技法清晰明確,武者學習之後,只要照著清晰明確的技術去練習,身體自然能夠獲得拳法的精義,讓自己變強,這是「以拳練身」的練法,是透過拳法的明晰技術,讓身體自然顯現拳法的精義。

「反身大纏」拿來用作內家武術的奠基功法,可以讓初學者養成極靈活精妙的內家技擊身形,達到「以拳練身」而非「以身練拳」的目的。

日前我師門有位師兄,備妥拜師大禮來我道場,要求我為他代師授藝,以求更深入探索先師所授八卦掌和太極拳理論精義,我將家師所授「反身大纏」的功法、心法更深入地詳細傳授給他,他大為驚訝,直乎:「難怪天津的前輩們,談到師爺吳輝山時,豎起姆指直說他是不得了的人物,原來師傳的八卦掌裡,竟然還有這麼獨門的技術!」

「反身大纏」是從一個程派高氏吳錦園先生派下弟子,再熟悉不過的八卦掌龍形「滾鑽爭裹」的裡缷法開始,然後一百八十度大反身,完成整個引落合出的動作。「反身大纏」能夠將敵人從我面前或側面的來勁,忽然毫不用力,並且無聲無息地用纏法,將敵勁缷到一百八十度的背後去,並且順勢將敵人發出;由於這個「雙面交替」用「搬」引敵勁的動作,由於有一百八十度大反身、大反背,才稱為「反身法、反背法」。

當「反身大纏」練到精確熟練之後,所練出的漂亮動作,會自動隱藏在內家太極拳和八卦掌的每一個應用招式裡面,成為所有摔打拿踢技擊,甚至摔角搶把、太極推手、八卦缷法的內在主控技術,這個「反身大纏」對家師所傳八卦和太極的重要性可想而知。

家師過世後,這個功法的操作技術,己逐漸被同門遺忘,由於有些同門不知道有這個功法,有些同門練了卻不知道這個功法的重要性,加上操作心法不完整,無法掌握練習重點,久練也索然無味,三十多年前到今天,功法隨歲月流逝,師門內至今已沒有其他人在練了。

由於師門內外種種講拳因緣一直不成熟,我數十年來從沒有機會對師門內外公開講述「反身大纏」的奧義,一直到近年開始授徒,才在道場上將整個功法重新整理後傳授,而這個宗岳門重新整理的「反身大纏」技法,也成為宗岳門的代表性技法而用於太極拳教學,日後如果發現有其他門派,使用類似技法進行教學,其武術也必然是出自於宗岳門的點撥而來。

武術是一種技擊之「術」,所以中國傳統內家柔術流派,一定各自有不讓外人知道的獨特的訓練運用之「術」,內家流派中,如果沒有柔術訓練運用之「術」,而只講論用心、用神、用意、用氣的內家,必然只是空談的內家而已。

所以,我現在將這個功法的要點,以右側進攻方式的整個動作,詳細記錄在這裡,讓喜愛傳統內家柔術的同好研究學習,也讓學習國內外剛柔式武術者,對中國傳統內家柔術技術訓練,與世界所有武術都完全不同的獨特與奧妙,有更清楚的了解認識:

學生一肩半或兩肩寬馬步站立,初學者或初學之年老者足部筋絡不固,步法以一肩半為最佳,甚至步法可小一點。剛開始訓練不可操作過久,因為技術稍不正確,腿部關節會承受到錯誤的重力,等到技法完全正確,身手步才能夠完全鬆透無力,訓練時間才可加長。

餵勁者站立於學生右方餵勁,以雙抱掌掌根輕輕粘貼於學生右大手臂,右腳向學生前方中軸進一步,順勢以雙掌銼法,向前並向下銼壓學生大手臂,逼其轉臂後退,以增強其手上「滾鑽爭裹」,以及遇力移重心後退下沉的第一時間反應習慣和能力。

學生受力後,全身大鬆大柔,向西轉胯轉身,下沉,斜身移重心到左腳,面向西,手臂作出「滾鑽爭裹」以缷去餵勁者來力。

「滾」學生滾動手臂以翻筋轉骨,一來造成餵勁者沾點在手臂上位移,繼而沾點向西位移,再來沾點向下位移,等三種沾點位移狀況,如此敵力不易受在我身;二來翻筋轉骨能形成暗勁;學成後可以大鬆大柔啟動聽勁線,成為搶手、接刀、受格的第一個動作。

「鑽」學生手臂由上向下往西方地面鑽,也可以中指為中心旋轉,鑽時向地面斜刺,不可橫拉,斜刺才是鑽,橫拉不是鑽;學成後敵力向我手臂壓來時,能夠不必思考就順勢作出完全不用力的挫掀動作。

「爭」移重心至左腳,身體向西轉時,手肘順勢向西方撐開,形成身肘爭力,謂之「爭」,手臂與身體夾角成九十度,保持環位,不可開肩;學成後肘能習慣保持向外垂墜之形,極利於出拳或發勁。

「裹」此時胸形空涵為裹形,須全身放鬆。

「滾鑽爭裹」身體移重心向西轉之後,要形成兩肩傾斜的斜肩,兩肩要如門栓拉動,讓左肩變短右肩變長;另外要垂肘令肩肘排列成向下一直線,肩摸上去要如溜滑梯,手臂手肘微曲不許用力,手掌滾動朝西向下鑽時,全身放鬆轉到左肩朝東,右肩朝西,整隻手臂要完全放鬆,大鬆大柔,如微風中可飄之柳,不能帶有絲毫力量,這是內家「以無力缷力」之技。

此時重心要完全移至左腳,這是重點,否則後續動作無法轉胯落胯,並且會讓身體重量錯誤地壓在左腳關節上,造成酸痛;右後腳膝關節標準技術是微曲中帶直,但不可用力撐地;右後腳膝關節亦可修正成微曲折,這樣初學者後腳比較不會帶撐地拙力。腰為「龍腰三折」,身體形態如曲線彎月,是流線形,此身法謂之「龍形」。

「龍形」為接敵第一義,日後技擊時所有接手、推手、踢打拿摔都以「龍形」為內在第一技法,此處不精各種招式都無法統整身手步,一接手就可能被貼身敷鎖壓制,招式再多也沒有用。

此時動作要暫停以備檢查正確度,日後可在此處變招,如施展回身靠,反制搬攔,或過腰摔。

餵勁者繼續餵勁,學生沾粘不脫,接著轉腰胯及轉頭右盼,但右肩不能有絲毫震動或移位,更不能向前回衝,此形可練習轉腰轉胯時,能同時左顧右盼的技擊習慣,因為這個身形像猴子左顧右盼,所以此形稱為「猴相」。

「猴相」轉腰胯時,右胯不能向前或向上挺出,右胯必須向下微折凹陷,而有下落之形謂之「落胯」,右膝外掰上頂,右腳扭步起踵,此為董海川祖師所云:「扭步掰膝。」重心要絕對保持在後腳,不可前移,以免力量回衝。

此時動作要暫停以備檢查正確度,日後可在此處變招,如施展太極玉女穿梭,或回身打虎。

餵勁者拉起右前腳,右前腳直接再跨步到學生南方中軸部位,餵勁者順勢彎曲整隻右手臂,用右手臂反扣學生脖子,試圖跨步扣頸翻倒學生。

學生接著「拉手貼耳」,將右手臂以上翻肘式,拉至右臉側貼在耳畔,此為太極「落空」,手不可觸及前臉部位,要讓耳朵位置在大小手臂中間,手掌在右腋,掌朝東上扣腕。手上拉時,要記得先進入環位,形成三角形陷阱才能上拉,否則遇到敷鎖高手會在此處被制住手臂,對日後戰技有很大妨礙。

「拉手貼耳」肘一定要連續朝上移動,千萬不可朝右側移動,此為「掌肘兩朝天」。「掌肘兩朝天」是此式引進落空的動作要點,如果錯誤,身法步法再好也沒用,將來技擊接手,向右轉身時手部動作會一直頂抗對方來力,根本不能應用,要特別注意拉手貼耳時,肘和頭的中心越要盡量貼近,頭肘距離越近者功力會越高,也才能練出高階的不動手缷化技巧,這是上翻肘式的見肉分槍動作,所以肘和頭越貼近者,見肉分槍能力會越強,越合於內家法則。

此時動作要暫停以備檢查正確度,日後可在此處變招,如施展太極旋肘回纏或其他纏法。

繼續為「虎坐」,首先將右胯下坐到後面,像坐在後面的凳子上,此為「坐胯」,再向下「塌腰」,讓重心向後坐,胸要寬舒可涵物,頭部微向上虛領頂勁,此為董海川祖師所云:「空胸拔頂下塌腰」。

「坐胯」到「塌腰」是一個連續動作,「坐胯」、「塌腰」之後,左肩才能順勢向南轉,右肩也才能下沉成斜肩,成為左肩短右肩長,右手臂才能順勢佈出後面動作要求的「三角形陷阱」,所以絕對要「塌腰」。「塌腰」在內家中,程派高氏是最重視並且不斷使用這個技法的門派,「塌腰」技術就是用在這個類似動作中。

「虎坐」師傳如猛虎蹲踞後退,向後鼓盪,欲反身撲出之形,全身有往後又有往前衝出之意,不可有呆坐不動之像,「虎坐」亦名「虎踞」。

此時動作要暫停以備檢查正確度,日後可在此處變招,如施展八卦開掌,或發勁。

繼前動作落胯塌腰後再轉背,再轉肩反身到背後一百八十度為止,此時右手不可後拉,以免開肩,需順坐胯蹋腰之勢,以小臂中心為軸揉右掌,形成斜肩,左肩短右肩長,肘向下垂全身放鬆,掌呈瓦楞,右掌心朝東,佈置成三角形陷阱,前述整個動作為「鷹翻」。「鷹翻」技擊時,有轉身下蹲以備出拳之意,也可施展摔技之圓形下扽法。

從「龍形」至「鷹翻」整個過程,身體要一直保持向西傾斜,不可回正成直立,一直要到最後確定落空敵勁的那一剎那,才能把身體回正成直立發勁,一定要傾斜到最後,這樣才能練出太極拳八卦掌所說的「俯仰」,才不會把柔術式的太極拳和八卦掌,錯練成剛柔術的牌位身形。

「鷹翻」最後右手臂不可有後拉之意,要進行上段式佈設三角形陷阱的動作,這個佈三角形陷阱的動作和中段佈三角形陷阱的動作完全不同,是「掌隨肘走」的佈法,也就是說肘在落下時不是向後拉,而是肘向前向下畫一個圓弧形,而掌是隨著肘所畫的圓弧形順勢落下,掌絕不能脫離這個肘畫的圓弧形而動作。

「拉手貼耳」後,掌肘朝天扣腕,為倒轉的鷹形,「掌隨肘走」之後,右手臂會翻轉和身體形成和三角板一樣的三角形陷阱,肘會朝南,掌會朝向東方,整隻右手臂會形成像老鷹的頭頸部一般的鷹形,從「拉手貼耳」倒轉的鷹形,「掌隨肘走」後變成正立的鷹形,整隻鷹翻轉過來,所以稱為「鷹翻」。

「鷹翻」的手臂「鷹形」動作在太極八卦摔打拿踢技擊中的應用極為廣泛,只要是轉身之後的回身摔打拿踢都會用到這個動作,動作為「掌隨肘走」,其形如鷹,手肘外垂,設定為三角形陷阱,這個動作如果練得好,轉向出手的摔打拿踢各種技擊動作才會正確,所以這地方是練功重點,不能有絲毫錯誤。

「掌隨肘走」所形成的圓形「鷹翻」落肘掌技術,是完全不對抗敵力的全吞式落肘掌技術,和接一半還一半的剛柔式技術不同。所以「鷹翻」是柔身八卦的動作特徵,凡是以這種方式落肘掌的,便知道所學習的必是程派高氏的「柔(揉)身八卦」,不是東城派尹氏「硬八卦」,現在很多練程派高氏八卦的武者,落肘掌時不使用「掌隨肘走」的「鷹翻」技法,所以八卦動作非常剛猛有力,有可能是不懂自家技術,也有可能是誤摻到東城派尹氏「硬八卦」而不自知。

同樣柔術式太極拳中落肘掌技術和「鷹翻」技術無差別,如果不以「鷹翻」之形落肘掌的太極,也必不是柔術式太極,而是剛柔術太極,明白其中奧妙的人,看外表動作就能夠分出柔術式太極和剛柔式太極的差別,因為「鷹翻」這個動作,和剛柔術的動作差異非常明顯。

此時動作要暫停以備檢查正確度,日後可在此處變招,如施展八卦圓形扽法,或蓋掌。

接著手臂從「鷹形」改行「捲落法」,從沾點逐漸以「捲落法」朝餵勁者手臂向前捲壓,最後輕敷於餵勁者右腕部,左掌輕敷於餵勁者右肘部,敷鎖不必嚴挑位置,也不可換位置,沾到那裡就要敷那裡,所以上述位置僅供參考。

再以鼓盪方式發勁,後腳湧泉以意念動身體,絕不可蹬後腳,然後輕輕移身向東,肘朝外垂墜不可內縮,再輕輕伸出小手臂像掛書法或水墨畫動作一般輕巧無力,以鼓盪式將餵勁者發出。這是董海川祖師說的:「沉肩墜肘伸前掌」,也是內家「打人如掛畫」;內家以「墜肘伸掌」之技,鬆柔無力即可將人發出,是最容易學習的柔術式發勁法,其技法和剛柔術發勁不同。

完成時,腳部動作前腳起踵、頂膝、坐胯、尾闆中正,以保持全身攻勢平穩,如不能起踵、頂膝、坐胯,就不能平穩出手,在移動時身體會微微站起來,內勁會向下而不會向前,如此會破壞向向發勁的威力。

能「起踵、頂膝、坐胯、尾闆中正」全身之勁就不會落於各足部各關節,身體亦不會向上或前衝出敗形,最後墜肘後雙手向前輕輕伸出,完成整個「反身大纏」功法動作。

「龍形」為太極之「引」;「猴相」到「拉手貼耳」,為太極之「落」;「虎坐、鷹翻」為太極之「合」,墜肘伸掌「發勁」為太極之「出」,所以此功法與太極拳全部學理相合,是內家互通技法。

從「龍形」至「鷹翻」,肩和手上沾點及重心,必須一直向後,不能向前回衝,重心全保持在後腳,不可稍有前移,這樣才能讓敵勁一直往後跑,不會在將勁帶到後面另一側時,頂抗到敵勁,也不會絲毫改變敵勁的動向。

要完全大鬆大柔不用力,不頂不抗,將敵勁從東邊無聲無息,一直線搬引至前面西邊再帶到後面西邊,完全落空後才反擊。

整個「反身大纏」過程中,只要稍微輕輕頂抗到敵勁,即使再輕的頂抗,動作就完全不合格,要重新檢查過程錯在那裡,當下修正;練習結果只有一百分和零分,也就是滿分和不及格,沒有中間的成績,錯一點點都完全不能用。

「反身大纏」標準動作練成之後,接著要練習向北「滾鑽爭裹」,以及向東定指「滾鑽爭裹」的技術,才能把「反身大纏」練成「小纏」。

整個「反身大纏」定步式練正確,到能以「大鬆大柔不用力」應用之後,才可以練退步式,這樣身手步的技術才會精緻,應用時才不會老是靠退步,而完全不動用到身手步的自轉。

程派高氏八卦掌學習時講究精通每一個動作的「本缷拆變」,也就是講究「二會二要」的「會本手、能缷力、會拆招、能變打」的階段性學習,也就是「先要學會標準的基本手法,其次要把基本手法練到能夠大鬆大柔缷去來力,還要把基本手法繼續練到能夠用於拆招反制、最後還要把基本手法練到能夠用於摔打拿踢各種技擊變打」。

「反身大纏」的「本缷拆變」各種技擊變化,非常精妙,必須親自學習才能全部明白,本文也只能提供個大概,如果不完全明白並且能夠運用「反身大纏」的「本缷拆變」的奧妙,初學者見到「反身大纏」的動作竟如此簡單無奇,大多數人都會非常輕視這個功法,這也是這個功法之所以會在師門中逐漸流失的原因。

所以學習「反身大纏」必須要有全面了解整個功法變化的心理準備,不要只學會標準的基本動作就以為懂了,要學到能夠「本缷拆變」運用自如,才算真正了解「反身大纏」。

「反身大纏」可以在大鬆大柔,完全不改變來力的狀態下,很自然地將對方的來力自我左邊引落到右邊,也能自我右邊引到左邊,施展內家「兩面交替」的搬式鼓盪技擊技術,這樣不但可以破壞對方的攻擊形,也可以製造出很多可以攻擊的機會,也可以製造出很多攻擊的技巧。

「反身大纏」只憑一個技法,就能產生這麼多這麼大的作用,其功效實是很多功法難以比擬的,「反身大纏」的技法靈活有效,也不得不讓我們對中國內家前賢的武術成就產生敬畏之心,並且因此而想見古人技擊之靈活與威力。所以「反身大纏」對於進入內家柔術式技擊之門會有很大的幫助,也正因為如此,「反身大纏」才會成為宗岳門柔術式太極拳的代表功法而永遠流傳。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