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槍法看指領法和湧泉法的爭議

宗長 葉金山

宗岳門講王蘭亭太極拳,是有章有法的古老傳統技術,絕不是刻意講一些和別人不一樣的技術。就以最具爭論的「指領法」和「湧泉法」為例,我們主張「指領法」,是因為我們承傳的就是「指領法」,我們當然不能像台灣所有其他楊氏太極拳那樣講「湧泉法」,不然我們豈不是自己偷改了楊露禪傳給王蘭亭的太極拳了。

俗話說:「少見多怪,見駱駝以為是馬駝背!」武術界很多人看到我們講「指領法」,一付大驚小怪,天理不容的樣子,正足以顯示這些人的見識很少;如果他們多了解一點中國古代的傳統武術,他們就會發現「指領法」和「湧泉法」,自古就是分流的,而越接近內家的武術,就會越使用「指領法」。

明代槍家吳殳在他著作的《手臂錄.卷之一.六家槍法說》中提到:「石家槍之用在兩腕,臂以助腕,身以助臂,足以助身,乃合而為一。」而「沙家槍之用在兩足,身隨其足,臂隨其身,腕隨其臂,乃合而為一。」

「石家槍」和「沙家槍」,同樣都是強調整勁的「合而為一」,但吳殳最推崇的「石家槍」,也就是最近似於峨嵋內家槍的「石家槍」,他的「合而為一」方式,和外家式的「沙家槍」卻完全不同:

1.「石家槍」的整勁「合而為一」,是「指領法」的,所以是「以槍尖為領導,以手腕來協助槍,以手臂來協助手腕,以身體來協助手臂,以雙腳來協助身體」,「助」的意思就是「幫助、協助、配合」而不是「主導」。由此可見,「石家槍」的雙腳是完全用來配合身手的,雙腳不是用來主導身手的,手才是領導者。

2.「沙家槍」的整勁「合而為一」,是「湧泉法」的,所以是「以兩隻腳為領導,身體順隨腳,手臂順隨身體,手腕順隨手臂」,也就是說,「沙家槍」的雙腳是用來主導身手的,雙腳不是用來配合身手的,腳才是領導者。

這就是古代槍法中的「指領法」和「湧泉法」之明顯差異;這個差異就是槍法偏向於內家,還是偏自於外家的第一步,是非常重要的關鍵,所以吳殳才會花一大篇文字,來分析其間的差別。

吳殳還說:「石家之用在腕者,何也?兩腕封閉,陰陽互轉,百法藏於其中,神妙莫測,為槍之元神也。臂以助腕者,以臂之高下伸縮,助腕之陰陽互轉也。身以助臂者,以身之蹲立前後,助臂之高下伸縮也。足以助身者,前後左右,稍稍移動,以脫彼槍尖,非剪刀步,十字步也。此峨嵋大意也。」

由此可見「指領法」的「石家槍」,身體和腳都是用來協助配合手的,拿槍的手怎樣動,身體和腳就怎麼配合,所以練成之後,腳只要配合手作稍微移動就可以了,因此就不必用定型的剪刀步和十字步,如此動作變化就能夠很精巧。

但是「湧泉法」的「沙家槍」卻不一樣,因為他們的槍太長太軟,所以槍就不能壓制對方的根頭,槍尖因為軟到容易晃來晃去難以控制,所以就只能用腳用步來帶動,以免槍尖晃動對不準也敷不住敵人,所以他們的槍才會用手和身體去配合腳,而不是用腳去配合身體和手;「沙家槍」也因為一直在練腳和身體,所以他們的手法技術,最後就只能用到峨嵋內家剩餘的枝葉,用不出峨嵋內家精巧的核心手法。

吳殳甚至認為還有一種「楊家槍」,雖然也有類似內家峨嵋的手法,但因為用的槍太重了,最後也同樣只好用「沙家槍」的「湧泉法」來操作,不然就沒有辦法靈活進退,雖然「楊家槍」也有手法,但最後因為槍太重,搞到不得已只好找腳和步來幫忙,不知不覺就因此搞濫了槍的佈陣技術,失去了內家峨嵋的精義。

可見「沙家槍」和「楊家槍」之所以使用「湧泉法」,有兩個原因:

  1. 「沙家槍」槍太長而變得太軟。
  2. 「楊家槍」槍太重而變得遲滯。

槍使用「湧泉法」的兩個原因,如果以太極拳來說,就是:

  1. 妄把手搞得「軟晃晃」試圖像「軟毛巾」來搭人。
  2. 妄把手搞到「硬沉沉」試圖像「硬柴頭」來壓人。

由此可見,太極拳如果是內家拳,就必須1.手不能「軟晃晃」。2.手不能「硬沉沉」。如果有了這兩種毛病,依照吳殳的看法,就只好推出「湧泉法」來幫忙,而採取「湧泉法」了。所以很多主張「湧泉法」的人,我們雖然不知道他們為什麼這麼執著於「湧泉法」,但如果依吳殳的理論去推測,他們一定是經常強調手要像「軟毛巾」一樣「軟晃晃」,以便可以隨便撥來撥去的人,或者他們一定是經常強調手要像「硬柴頭」一樣「硬沉沉」以便把別人壓垮的人。

楊氏太極拳傳來台灣之後,不知道什麼原因,一夕之間,各支各派忽然全都變成「湧泉法」了,所以很多台灣人只要看到不是「湧泉法」的太極拳和其他武術,就批評那不是太極拳,也不是內家拳。可是我們如果按照吳殳的理論去看,其實使用「湧泉法」的才不是內家拳,「湧泉法」才是搞濫了太極拳手法佈陣技術的元兇,這是台灣很多太極拳師,根本難以想像的。

太極拳要靠「金剪指」讓手指運動,以指尖領導著手掌和腕臂,以便能夠像槍的「封閉」那樣陰陽互換,吳殳說,這是槍法的「元神」;同樣地,如果太極拳失去「元神」,不准轉動手指,因此不幸鎖定了手腕,讓手臂變得呆呆笨笨的,一旦手臂放鬆又沒有罡氣,而變成軟毛巾那樣「軟晃晃」,就永遠無法使用槍法的「封閉」,那當然最後就只能像「沙家槍」一樣使用「湧泉法」了。

人的手臂裡面是骨頭,除非他是電影裡像軟橡皮一樣的「彈力女超人」,手臂才能變成軟毛巾,但任何人都不可能是「彈力女超人」,所以人的手臂不可能變成軟毛巾那樣可以捲來捲去;就像我們的「捲落法」是像槍一樣「以硬物捲硬物」的技術,根本就不是「以軟物捲硬物」的技術;但是據說有太極拳師見我們有「捲落法」這個名稱,就望文生義,用我們的「捲落法」,教學生用手臂像軟毛巾那樣捲人,我們希望這種事不會是真的,如果真有這回事,那就是畫虎不成反類犬,也和我們無關。

楊氏太極拳講「棉裡針」,「棉」就是大鬆大柔,「針」就是手臂不會真的彎曲,還帶著罡氣,所以人的手臂不可能變成軟毛巾,就算能也一定是空想而不切實際的,這種不切實際的空想,只會造成手臂軟到晃來晃去,最後只好像「沙家槍」一樣採取「湧泉法」了。

我們並不知道大陸現在楊家人所傳的楊氏太極拳是用「指領法」還是「湧泉法」,但是我們可以確定的是,我們宗岳門的「楊氏太極拳64式老架」,從學習的第一天開始,所有的動作都是「指領法」的,所以我們就只能用「指領法」,絕不會因外界有意見就作任何改變。

假設大陸的楊家人,並沒有改變楊露禪的太極拳技術,而仍然保留楊露禪的真傳。在這個假設如果是真的前提之下,如果現在大陸楊家人的楊氏太極拳是用「指領法」,那麼就證明台灣宗岳門之外的所有的楊氏各支派太極拳,都已經全都不再是楊氏太極拳了;如果大陸楊家人的楊式太極拳是用「湧泉法」,那麼也相對的證明宗岳門的太極拳,就已經不再是楊氏太極拳,而是王蘭亭獨創的太極拳了。

由於大陸的楊家人也不無可能改變了楊露禪的技法,所以「指領法」和「湧泉法」誰才是真的楊氏太極拳,因目前一時仍難以定論,就顯得沒有什麼意義了。最重要的還是想要學習太極拳的人,應該要多了解「指領法太極拳」和「湧泉法太極拳」的差別究竟在那裡?「指領法太極拳」和「湧泉法太極拳」何者才更接近內家,何者才是未來最有前瞻性的太極拳,何者對自己的太極功夫進步會有幫助?這些才是最重要的。

我們宗岳門承傳於王蘭亭太師爺的「楊氏太極拳64式老架」,是楊露禪在北京城親傳的第一個套路,這個套路近百年來,幾乎都保持在少數人承傳的狀態,所以改變的可能性極小;因此我們絕對相信,隨著楊氏太極拳舊文獻和老師父的古老技術逐漸公開,將來有一天,大家一定會發現真正的楊氏太極拳,絕對是用「指領法」,而不是用「湧泉法」的。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