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王蘭亭太極拳平行術看何謂「差之毫厘,謬之千里」

宗長 葉金山

我們王蘭亭太極拳在技擊施展萬法歸宗的「平行術」時,是以太極的「陰、陽」相生概念,對方生一個陰,我們當下就生一個陽來對應,對方生一個陽,我們當下就生一個陰來對應。

我們這種太極拳「陰、陽」相生的手法,就是古代太極拳真傳絕不讓別偷竊的太極拳戰鬥手法,這也是太極拳之所以稱為太極拳的手法,因為這種手法所根據的原理,就是太極隂陽相生的原理,凡是不以這種手法來作戰的武術,都很難說和太極有關。

王蘭亭太極拳的「陰、陽」相生手法,幾乎就像是像是宋代文豪蘇東坡先生的「東坡棋」一樣,對方先落一個黑子,我們就在對角處落一個白子;所以王蘭亭太極拳,對方的手臂出什麼形,我們這方的手臂就出什麼形;除非對方作出過度的敗形,我們當然不會笨到用過度的敗形去順應,否則我們一定會作出和對方看起來幾乎一模一樣的形。

由於這個因素,接手的對方會覺得我們出的形和他完全一樣,所以他就完全無法查覺,我們究竟是用什麼方法,在一接觸時就將他粘住或將他發出去,甚至不明白為什麼我們瞬間就能得勢而要重擊他。 這種無形無相的太極拳技術,由於難以破解,一者會令對方想破頭也想不出來,二者會令對方誤以為你用的技術和他差不多,日後因此會不斷在他自己錯誤的技術中鑽研卻一事無成。

因此這種下「東坡棋」的太極拳技術,可以讓曾經接觸過你這種手法的人,終生都感到疑惑和恐懼;而在日後失去探索武術,或發展武術的意志;甚至更可能因此用自己錯誤的東西再搞出一堆錯誤的東西。所以說這種太極拳手法對挑釁者終生心理和技術的潛在殺傷力,其實高於你將他打倒在地上,當然這種殺傷力,也會隨著技術的公開,而逐漸消褪,甚至完全不見。

王蘭亭太極拳在雙方接手的時侯,表面上我們是和對方下對角的「東坡棋」,但是在實際上我們的東坡棋,是以王蘭亭太極拳先之先的「上搭手掤」之「直肘平行」和「旋肘平行」兩大「平行」技術,暗中跨越我們製造的「平行」,是在「平行」之後,再暗中跨越了令對方完全無法查覺,幾乎是低於「01.公分」的寬距。

這個平行之後再取得的「01.公分」的寬距是極為微小的,所以在作戰時為了取得這「01.公分」的致勝寬距,必須要有極精確的手法才行,如果手法無法作到無形無相,當然會弄巧成拙,但是軍事勝利本來就是在險中求,也必是在尖端技術中求,任何人都不可能去練一種絕對安全,卻永遠無法出奇致勝的武術。況且你會了這種「01.公分」的寬距的技術,也可以隨機應變,視敵人強弱而採取更大甚至更小的寬距來作戰,以保障自己的安全,所以你練成後,可以運用的手法反而是極具彈性而且安全的。

我們為了這練出這個在和敵人接觸時,能夠在任何狀況下,以完美的「平行術」跨越「01.公分」寬距的致勝能力,以迷惑和勝過敵人,我們因此必須有數年的訓練堅持,事先完全熟練「核心四術」和「套路」;由此可知,我們王蘭亭太極拳,整個戰鬥訓練的目標,其實就是全心放在熟練勝人「01.公分」的致勝寬距,以便作到接觸時無形無相、人不知我,我獨知人的得勝能力。

基本上,王蘭亭太極拳的「引落術、連環術、串子術、罡氣術」及「王蘭亭太極拳64式套路」,乃至「引落術」中的「上翻肘引落、下壓肘引落、反身大纏(反身引落)、直手引落、斜手引落」,以及「連環術」中的「大纏手、小纏手」,以及「串子術」中的「外開門、內開門」等各種開門手法以及64式套路,都是為了熟練在各種角度,各種情況下勝人「01.公分」的寬距而設;而王蘭亭等前輩太極拳高手,一生所努力的,就是追求能夠練到在出手時無形無相,全體透空,人不知我我獨知人的狀態下,以這「01.公分」的致勝寬距,來勝過別人的太極拳技術。

王宗岳祖師在《太極拳論》最後一句話講:「本是捨己從人,多誤捨近求遠。所謂:『差之毫厘,謬之千里』,學者不可不詳辨焉,是為論。」

王宗岳祖師在《太極拳論》這最後這句話,是一句莫測高深的話,很多人都不知道這句話,所講的就是「平行術」;民間太極拳師對這句話最嚴重的誤解,就是誤以為王宗岳祖師這句話,是要我們「身體放鬆讓別來推來推去」,所以有很多太極拳師,才會叫學生拚命練習「身體放鬆讓別來推來推去」,還宣稱自己這才是在練太極拳,因為他們誤以為「捨己從人」就是「身體放鬆讓別來推來推去」。 其實王宗岳祖師的「捨己從人」,所用的就是太極陰和陽「平行」所形成的「平行術」。「平行術」在表面上,是和對方下「東坡棋」,是在和對方接手之前,用「平行術」幾近完全照著對方的形來佈形,這就是槍家吳殳所講的:「我無所能,因敵成體。」吳殳所講的「體」就是「形」;所謂「因敵成體」就是依著對方的「形」,來形成自己的「形」。

內家最重視「因敵成體」,自古內家都遵循著古老的「佈形候氣」之觀念,所以內家極重「因敵成體」的「佈形」技術;而王蘭亭太極拳「因敵成體」的「佈形」技術,就是「平行術」,因此「平形術」在王蘭亭太極拳中,是居於「萬法歸宗」之術的最高層級。

而宗岳門「王蘭亭太極拳64式」中「上搭手掤」內含的兩大「平形術」,也是目前太極拳及其他中國內外家傳統武術,乃至全世界武術中,唯一碩果僅存的內家「因敵成體」之完整「佈形」技術,因此宗岳門的「王蘭亭太極拳64式」,在保存中國內家武術和太極拳的努力中,確實作出了非常重要的貢獻。

當我們用「平形術」幾近完全照著對方的形來佈形,就會和對方形成「平行」,這樣我們就是完全捨棄自己,而順從對方之形來佈形,這就是真正的「捨己從人」,如此能夠「捨己從人」,我們就能夠和對方形成互不侵犯,也完全不受對方的勁力的體勢,當然此刻對方也當然完全不受我們的勁力。

但是如果我們的「東坡棋」果然是真的完全順從對方,如此我們就沒有辦法讓我們在接觸時獲勝,頂多只是平手。由於我們不可能要練出和對方平手的功夫,所以我們的「平行術」,一開始時絕對是要取得「平行」,但最後並不是真的和對方保持永遠的「平行」;我們只是一開始時和對方保持平行,只要我們一完成「平行」,我們就會在暗中跨越「01.公分」的寬距,並且瞬間進行攻擊。 「東坡棋」也是一樣,在大模樣的作戰開始時,棋手和對方落子的位置,幾乎一模一樣,但是一旦穩固了作戰的局面,或一旦對方出錯,或最後的機會一來,「東坡棋」就會以極小目的差距,勝過對方,棋手就因此而全面獲勝了。

因此「平行術」所追求的不是大的差距,而是追求小到如果我們不說破,別人一輩子也不會發現的無形無相的「01.公分」差距,這個差距就是王宗岳祖師說的「毫厘」之差。這個「毫厘」之差,就是王蘭亭太極拳技術的最高機祕;在這個「毫厘」之差的狀態下,敗的就是敗了一千里,而勝的就是勝了一千里;所以王宗岳祖師才會說:「差之毫厘,謬之千里。」

「平行術」「01.公分」寬距的機祕,在外表上幾乎是無形無相的,就算一個人在旁邊偷看一輩子,甚至親自試手一輩子也無法看出來的差距,這也是許多曾經接觸過宗長的人,過去完全看不出宗長控制手法快速準確的原因。所以「平行術」是絕對必須入門口授,由師父對弟子,兩人手把手口授教學,才能看得出,也才能練得出的技術,「平行術」在過去是屬於「三口不說,六耳不傳」的機密技術,除非是入室弟子,否則是不能隨便對外人透露的,由於現在武術環境已經改變,我們也才會公開傳授,並且對外說明這個技術。

師兄們在學習王蘭亭太極拳套路「上搭手掤」這一式時,所學的就是「平行術」的第一式「直肘平行術」,以及第二式「旋肘平行術」兩大「平行」技術,在這個招式練習時,「手指」從「定指後移身」開始,「指尖」輕輕完全不用力的「彈、扣、穿、探」的連續領導動作,是最重要的,這就是「指領」技術的見證,所以「手指尖」一定要保持連續運動,手指尖的動作不能忽動忽停,手指尖的動作不能斷斷續續。

除此之外在第二式「旋肘平行術」開始以揉掌法,同時「旋肘」又同時「穿」時,更必須是身體完全靜止不能動,要完全用指尖領導,只能動指掌,連腕都儘量不要動,以保持罡氣不散,如果先動身體或先動腰就全錯了,將來你的勁會貫串不起來。

這個「旋肘」同時「穿」的「指領」動作,是平行術「發勁」的核心技術,如果練得好,你的肘一旋,你的內勁同時間就會流到掌根,旋肘和放勁會像是同一個動作出現一樣,將來你一接觸到別人時,就能夠瞬間走肘,瞬間導勁,瞬間用內勁粘住對方,就不會形成斷續現象,而造成發不出去或粘不住的錯誤。

第二式「旋肘平行術」還包含「指領、揉掌、拆點、發勁、粘控」,「拆點」是在發勁前將沾點,用捲落法脫開對方手上力量最強的地方,改到其他地方攻擊他,這樣你就能夠避正打斜,不會攻擊到對方的最強力量。你如果在對方手臂向肘的方向,平拆一點或兩點,就可以使用「發勁」方式把對方發出;如果你不想把對方發出,你就在對方手臂向肘的方向,向上以螺旋形多拆幾個點,你就能夠避開對方手臂的力量,而在上面粘住壓制他的手臂;當然你的粘控出手方向和粘控手法,必須要事先學會才行。

所以「平行術」也是「發勁」和「粘控」的成功保證;「平行術」一定要用「指領法」,絕對不能用「湧泉法」;在兩人相互施展「平行術」時,先動「湧泉」或「腰」,甚至先動步或先移身的一方,無論如何快速衝刺去用「平行術」沾粘對方,都是必敗的一方。

由於「平行術」不但可以控制正前方的對手,還可以輕鬆控制左右側45度角的對手,所以同時對攻時,完全不動身而用「指領法」動手施展「平行術」的一方會贏,不先動手卻先動步或先移身,或繞著對手跑來跑去施展「平行術」的一方則會輸,這是因為動步或動身的速度太慢,而動手的「平行術」卻極快所致,所以施展「平行術」時,千萬記得「要動手」。

「平行術」的施展,先動手指必有利於先動身步,這是大家一定要記得的。其次還要記得「肘」能夠在身體完全不動的情況下,輕鬆揉入胸腹正前方的人,速度會比對手快很多,由於肘在內,掌就能夠對外開出45度角而不敗形,所以能夠防禦控制的範圍也會比對手大,所以「戳拳」內壓肘的形,一定要練漂亮一點,平日練戳拳時,要儘可能多練正面內壓肘的戳拳,如此可以把「平行術」所需要的身手部位,事先鬆開來,不會在用技時發生緊縮或緊張,這樣會有利於日後無形無相地施展「平行術」。

當然一定要記得「平行術」是先之先的技術,不論在任何情況下,只要你的身體一動,即使手還沒舉起來,手臂就必須當下施展「平行術」,不要在接觸後,才施展「平行術」。因此你以「平行術」接觸對方之前的手法,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你不知道要在未接觸前施展「平行術」,或你施展「平行術」時,起手混亂沒有章法,你的速度就會比對方慢半拍。

甚至如果你的「平行術」在接觸之前的「指領」動作假使沒有作好,或不夠正確流暢,你在接觸之後,恐怕會因為「指領」沒作好而斷勁,如此,你接觸後當下要發勁或粘控都會出現困難;當然千說萬說還是這句話:「太極拳不要先動步,不要先動身,要先動手指尖」,如果不信,就算神仙也沒辦法把你教好。

如果還是不相信「指領法」的重要,不妨用「湧泉法」試練一下「上搭手掤」,如果你完全用腳底湧泉來推動身體作「上搭手掤」,你再看看手上的「罡氣」是不是完全不見了,甚至斷光光了! 用「湧泉法」移動身體,不但會切斷「罡氣」,「湧泉法」在施展「平行術」時,打開的角度不是太大就是不準確,甚至會因為身步先決定了位置,而造成手臂和對方的手臂脫開粘不住,根本練不出無形無相的「平行術」,這點一定要記得。別家的太極拳可以用「湧泉法」,自有他們的主張,我們的王蘭亭太極拳就是不准用,用了就練不成;你要記得你的太師爺是楊露禪武功最高的大弟子王蘭亭,不是其他太極拳師,你一定要照著王蘭亭太師爺的太極拳心法、功法去練,不要照著別人師爺的講法去練。

當你先之先的手法比人差,比別人慢半拍的時候,你就要回頭注意,自己的「上翻肘引落、下壓肘引落、反身大纏(反身引落)、直手引落、斜手引落」,以及「連環術」中的「大纏手、小纏手」,以及「串子術」中的「外開門、內開門」等各種開門手法的第一個及第二個動作,可能沒有練到比自己想像中好,起手才會失去章法;此時你如果多加強這些手法的前兩三個動作,會讓你功力大增,將來其他師兄即使和你同時出手,你的施展「平行術」手法也會比他快,這樣他的「平行術」就用不出來了。

所以說,同樣會施展「平行術」,功夫也會有高低,最重要的還是在於,基本的核心四術動作,是不是練得正確漂亮而流暢;如果你想練出在合擊時一沾到對方,就能夠粘住對方,或一沾到對方,就能夠將對方發出去,那你就必須徹底了解「平行術」,並且將「平行術」練到神入化。

「平行術」在合擊中所使用,不與對方手臂交錯的概念,同時也是分擊流打的概念,「平行術」不和對方手臂交錯的概念,就是內家不格擋的概念,這個概念用於分擊的效果更好,會形成自動閃避自動攻擊的效果;「平行術」用在兵器作戰中,不但會自動用槍尖對準對方,還會自動避開對方兵器,所以更具安全性,效果因此加倍,這也是「平行術」之所以是王蘭亭太極拳「萬法歸宗」的最高層技術的原因,因為太極拳的所有戰技,都要靠萬法歸宗的「平行術」來應用。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