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劍者的志節

宗長 葉金山

持劍的武者們,他們奔流在體內的整個歷史的、文化的血液中,最重要的就是「志節」。「志」是「勤生薄死,以赴天下之急」的「武士、俠士」所必須具備的堅忍心志,「節」就是無論在何種艱困的環境下,以及生死之際,都節制自己,堅守在這樣的一個心志上,矢志不移。

「志節」乃是中華文化中對抗封建社會陰暗罪惡的最大力量,這個力量在悠久的歷史文化中,不斷地滲入到每一個階級的層面,它滲入道家、儒家、為官者、讀書人、乃至販夫走卒,成為文化血液中共有的元素。

如果我們從道家、儒家、為官者、讀書人、乃至販夫走卒等,各個不同的角度去看這些不同思想不同階層的人,我們常會看到他們個別的醜陋。但是我們從「志節」的的角度去看他們,卻能夠看到他們共同具有的光輝。

古代持劍的武士和俠士們,是最容易感受到社會陰暗罪惡,而以生命和鮮血對抗的人,所以他們的「志節」便最容易被武士和俠士們突顯出來。 當武士和俠士們逐漸在歷史的舞台消失時,他們的心志,他們的節操並沒有消失。那種武士和俠士的志節精神,被保留在「劍」的鋒刃上,劍成為延續武士俠和士志節的圖騰象徵,配上了劍,人們便很容易地感染到那種武士和俠士的風骨和精神,並且在大是大非的危難中,選擇公義而不是自己的生命。

這個時代已經走出了刀劍的世界,知識份子早已不明白劍為何物,更別說是官員和代議的權貴們會明白什麼是俠士的志節了。文化的血液中,已經徹底清除了「勤生薄死,以赴天下之急」的「武士、俠士」古老血液,代之而起的是貪婪和狡獪,笑貧不笑娼的新血統。

在這個時代,只有少數的武者們,還會在半夜裡撫劍嘆息,他們所嘆息的不僅是劍術的失落,而是那古代武士和俠士們所遺留在文化上的高貴血液,已經逐漸乾涸,而「志節」這兩個字,也成為一個全然陌生的,並且有些食古不化的可笑事物;如今只有極少數的武者們願意讓這乾涸的血液,在文化裡,在武者的身體裡重新洶湧奔騰。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