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手之歌

宗長 葉金山

1.1 關於推手

關於推手我該講些什麼?
有人說推手就是把人用內勁推出去。
古代內家的高手們卻不這麼認為;
你看八卦掌叫它拆手、卸化、卸法,
就可以知道它的祕密不在推人。
可是誰能了解它的最高技術不在"推人"而在"控制人"?
除非你已經到達內家武學的頂峰,
怎麼能了解雙手黏住敵人,可以讓敵人把手放在他自己的身上,
你怎麼相信敵人竟會因你而將雙手放在頭上、胸口、脖子,
甚至雙手被你放在他自己的背後,
我將別人手中的長劍架在他自己的脖子上,
或從敵人手中輕易地奪下他的長劍,
用的卻不是強扣關節的擒拿法,
這是內勁控制敵人的手法,
這是宗岳太極拳的祕密,
也是推手的祕密。
關於推手,世人所知的實在有限;
在我年輕時被師父所控、所化、所打、所發,
我就明白推手不僅只是推人;
我的推手含藏著拳法中所有的完美勢架,
那每一剎那間的勢架又都聚集了強大的內勁,
但我的身體卻是無比的鬆柔,
我絕不曾用上半點力量,
除了日常拳法中的放鬆,
我甚至藉著靜坐來使自己鬆至虛空,
我的身體像懸掛在風中的磬,
鬆柔得向沒有骨頭的水,
我輕柔地向敵人滲透進去,
無聲無息地和敵人融合在一起,
在剎間我們合為一體。
當你和敵人合為一體,
敵人就沒有辦法攻擊你,
就像你右大手臂不能攻擊你右小手臂,
你右小手臂不能攻擊你的右手掌,
當它們成為一體它們就不能相互攻擊,
當你和敵人融合在一起,敵人便不能攻擊你,
因為你們成為一個沒有敵我之分的太極。
但因你的主動融合,
你成為太極一體的主人,
主人可以命令僕人,
僕人必聽命於主人;
而敵人就是你的僕人,
你命他向前,他便向前;
你命他向後,他便向後,
你命他倒地,他便倒地。
當然你也可以突然和他分開,用氣打攻擊;
這就是真正的推手,
是宗岳門控制敵人的推手。
關於推手我們要談的還很多,
如果你只是想用蠻力將敵人扳倒在地上以領取獎杯,
那麼我沒有什麼可以告訴你,
你只要照著過去勝利者的方式就會勝利。
你拉開大馬步,蹲到屁股快貼到也上,為的是降低重心;
你低著頭,哈著腰,抵擋著敵人的力氣;
你趁著敵人力氣用盡出錯剎那,用力將敵人扳倒,
勝利者不必再學什麼,
因為勝利已經達成了你的目標。
但我們所要說的卻是前輩的古訓:
"低頭哈腰,拳藝不高"
你低著頭推,因為比賽規則不淮對手敲擊你的頭,
你哈著腰,因為你想扳倒別人,也怕別人會扳倒你;
你學的不是推手而是扳手,
你不擔心敵人用拳,因此最後終究要忘記了拳法,
那便是為什麼前輩說"拳藝不高"。
而我們所要說的是推手,
是打手、是拆手,
是叫做內家拳,也是你我口中的太極拳,
因此,我們在推手時從來不會忘記拳。
我們會用拳擊打,
而敵人也會。
我不想蹲得太低,因為那會影響我攻擊的行動;
敵人也不會棄頭於不顧,
因為那是我快速擊打的重點。
因此,世人所說的推手不是宗岳門的推手,
我說的推手,是包含著拳法的推手。
你問我如何把拳法放在推手之中,
我要告訴你,
你應當在和別人推手的任何一個剎那間,試著止住不動,
看看你的形態是不是一個有效的武術的動作,
你應當在每一個動作的瞬間停止,
反復不斷地檢驗:
你的動作有沒有攻守之形?
你的雙手能否在放鬆中支撐一個人的體重而不稍震動?
你的勁線有沒有對準敵人?
你的身體四肢有沒有澈底鬆透?
你的雙手能否在完全放鬆靜止中突然出拳攻擊?
你時時問已,刻刻留心,
你的推手,便是拳法。
這就是宗岳門的推手,
那融入於武者戰鬥之中的推手。

1.2 推手中的推

如果你不能夠徹底放鬆,
你便不能夠推人;
如果你手中還有絲毫拙力,
你便會僵硬;
如果你不能夠鬆沉,
你便沒有完整的內勁;
如果你不能夠維持不敗形地向前移身,
你的內勁便會崩解;
如果你的勁不能從湧泉和手指鬆成一體,
你的內勁便會折斷;
如果你的發勁意念不能到達遙遠的無邊之際,
你的內勁便會過短;
如果你在觸及敵人的剎那,不能忘掉敵人,
你的攻擊便會停頓;
放鬆你的身心,
頭腦裡什麼也不去想,
讓雙手在虛空中浮起來,
用來自湧泉的動力,向前移動你的身體;
保持著鬆柔的形,
雙臂像穿透鐵牆般伸展,
沒有畏懼,
沒有遲疑,
沒有敵人,
忘了自己,
雙手像風一樣,
吹像敵人的身體,
將對方捲起,
遠遠地摔出,
風平、浪靜。

1.3 推手中的走化

當你在走化的時候不可以用力,
要澈底的放鬆自己,
別想用你的力量去化解敵人的力量,
因為那終歸徒勞無益。
不可以用力量對抗敵人的力量,
雙重是絕對要避免的,
除非敵人的力量已經消散,
或者敵人已經撤手,
或者敵人已經占煞,
你才能以鬆柔反手黏逼。
不可以對敵人的來勁作出任何改變的企圖,
要像避開壓頂的巨石,
要像急流的小魚,閃避水中的岩石,
但不可避得過遠;
要貼近並且順著敵人的力量,
要把敵人的力量,作為圓轉的圓心;
再用身體做出自轉的閃避,

或者用步法做出公轉的繞擊。
當你在走化的時候不可以過度遠離敵人的力量,
以免你失去攻擊的距離;
更不可以將敵人帶離遠方,
以免敵人忽然返身對你突襲。
要讓敵人的力量儘可能貼近你的軸心,
讓他在不知不覺中掉進你身形的陷阱,
讓他因為陷落得太深而難以抽身,
再順著敵人的動向加以控制,
或者迅速加以攻擊。
你必需先精於身體自轉的閃避,
再追求公轉的環步,
以免你的走化不精,
練成武學的末流。
別以為能化解一般的武者便是上乘,
當你遇見真正高手時可能一無是處;
你必需追求極端虛空虛無的鬆柔、
毫不用力的沾粘、
動轉中不敗的形、
以及流暢的環步,
無論沾黏或移身都不能有絲毫的力量,
連反推也是如此。
如果你不能去除身上殘存的僵硬,
讓自己像風中輕拂的楊柳,
或像沒有絲毫重量的輕煙,
就不要相信自己有絕世的功力。
看那敗於師父手中的弟子,
他們在外門時無不誤認自己已經極鬆極柔,
在師父的手中竟成無助的玩偶,
絲毫化不開師父至鬆至柔的內勁;
他們數十年的放鬆,只是一場惡夢,
在遇見師父時才知道懊悔。
當你在練習時被對手控制,不要掙扎求勝,
你應當承認自己的失敗,
再從身手腿步上反省;
因為在實戰中敵人對你的控制只有千分之一秒,
便會猛然對你襲擊,
練習時的掙扎只因對手沒有攻擊的意圖,
若你不能自省,
或不肯承認失敗,
看看實戰中誰會對你鬆手?
在走化時如果敵人突然脫離,
要嚴防敵人突然分擊,
要記得逢丟必打,
因為雙方丟開便無法融合,
更無法聽勁,
因此在敵人脫手時,
必須猛然反擊才能掌握不敗之地。

1.4 推手中不敗的形

為什要作緩慢的太極練習,
不是為了讓自己看起來像柔美的舞者,
或像一個在戰鬥中閉眼享受大自然的愚人;
是在動作的每一個細微末節中,
尋求連續不敗的形,
持續維持自身鬆沉卻堅強的結構力,
並堅定地將自己的勁線對準敵人。
以免在戰鬥中被敵人找到可擊的敗形,
或因勁線些微的偏差造成可破的弱點。
在推手中你必須隨時有招,
處處是勢架。
若我命你在動作的半途中止住,
卻看到你愚蠢的姿態,
可笑的形勢,
軟弱的結構,
無法氣打的笨手,
偏差的勁線,
僵硬的身形,
我必將擊毀你於剎那。
不要問我如何在鬆柔中制住你的雙手,
要問己是否已遵循師父的教誨。
師父只能點醒你的錯誤,
告訴你避免錯誤的方法,
若不是你自己,誰能讓你階級神明。
鬆不了,
沉不住,
勁線偏,
身形硬,
結構散;
若不問己,
若不自修,
若不自鍊,
誰也無法幫助你?
不敗的戰鬥之形絕不能失去片刻,
"無使有缺陷處,
無使有凹凸處,
無使有斷續處。"
若你的推手只求推倒敵人的勝利,
你不必追求不敗的戰鬥之形,
因這形不只為了推倒敵人而設,
它是為了摔、打、擒、化、踢一體而設,
是為了戰鬥而設。
小心你的結構稍有疏失,
敵人便在你的錯誤中控制住你,
一旦因敗形而落入敵人的陷阱,
便要任人宰割。
我仍然要不斷地告訴你們,
要隨時維持不敗的形,
不要有絲毫的疏忽。

1.5 推手中的著熟

如果你說太極拳的"著熟"是指"招式熟練、著法純熟"
或說是"盤架精熟"
我不想和你對談,
你我只好各說各話。
每一個人都可以從一個錯誤中,
編出一千個理由;
每一個人也可以從一個真理中,
做出一千種否定。
沒有練到階級神明的人,
怎麼會明白"粘著精熟"是懂勁的正途,
也是階級神明唯一的正路。
師父解說"著熟"是"粘著精熟",
在武術界中必成眾矢之的,
你看百家大師,那個不是說"盤架精熟"?
他們赫赫有名,
被譽為一代宗師,
那裡能夠承認自己的錯誤?
而弟子們,你們要記得王宗岳太極拳論的"著熟",
永遠是"粘著精熟",
只有我們堅持這個真理,
要為後代的武者,作真理的引路人。
不知"粘著精熟"而高唱"盤架精熟",
粘著的技巧終將化為烏有。
不知"粘著精熟"而高唱"盤架精熟",
就會一輩子成為各家的勢架的奴隸。
不知粘著而妄談懂勁,
就會弄出錯誤的掤勁、履勁、擠勁、按勁........等種種妄謬的勁名。
不知粘著而高談階級神明,
就會弄出不接觸而打人的欺人淩空勁。
失去了粘著,
在太極拳中你還能追求什麼?
失去了粘著,
對於對於王宗岳講分合的太極拳你早已失去了大半;
因為分合的技術就從粘著開始。
這就是為什麼王宗岳說:
"由著熟而漸悟懂勁,由懂勁而階級神明。"
關於著熟,我已說得太多,
如果你們還是想爭論,
我已不想再說,
離開這裡,去外門尋訪百家,
那裡會有你無數的朋友,
更有你所需要的百家師父;
他們會教你盤架精熟,
你可以在各家勢架的表演中,
得到很多掌聲,
和對你拳架的讚美。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