敷蓋對吞概說

宗長 葉金山

基本上,識得拳論的人,所看到拳論中的每一字,每一句,必然都是可操作的具體動作,至於看不懂拳論的人,所看到的就不外乎是一些紙上文字和一些空洞無用的動作。

也就是說,當武者看得懂拳論時,拳論中每一字、每一句都會浮現出那個字句的奇妙動作,好像寫拳論者正在文字中現場演示解說一般,但是看不懂拳論的人,所看到的就只是寫在紙上的死文字而巳。

拳論不是死的東西,它和武者的覺心合在一起時,就會活在武者的生命裡,所以宗岳門非常注重拳論的解說,尤其是像王宗岳祖師和武禹襄大師這些高人的太極拳論,全都是他們一生的練功心得,可說是字字珠璣,後人如果能夠悟得其中七八成,便可得大利益,如能全部悟解,那妙用之處就不可言喻了。

有關於武禹襄所寫的太極拳「敷蓋對吞」四字訣,過去很有少人論述,就算有論述,大多數也只是順者武禹襄的《四字訣》內容,再略加衍伸補述幾個文字而已,這種沒有深入詳細講明動作的補述,對於解開四字訣的內容幫助不大。因此很多想要了解《四字訣》的年青武者,很難從這些補述中看出《四字訣》的技術真貌。

當然要能夠簡明扼要地將自己所知的武學,用文字寫出來而讓大多數人都能懂,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想要徹底了解的人,最好還是請明師親自示範解說會比較好。但是明師難逢,世異時移,後人恐將忘記,或不再想信中華內家武學之輝煌,所以我在此儘可能將武禹襄大師的《四字訣》,以宗岳門武學的角度,詳細說明。雖我說是詳細,但對未能親炙者,仍可能只是略說,所以便以略說成文題。以下是《四字訣》原文:

"太極拳四字不傳密訣"作者武禹襄

敷:敷者,運氣於已身,敷布彼勁之上,使不得動也。

蓋:蓋者,以氣蓋彼來處也。

對:對者,以氣對彼來處,認定準頭而去也。

吞:吞者,以氣全吞而入於化也。

此四字無形無聲,非懂勁後,練到極精地位者,不能知全。是以氣言,能直養其氣而無害,使>能施於四體,四體不言而喻矣。

「敷」的技術,是將自己全身放鬆,雙手用身手步結構所形成的正力,輕輕沾粘在敵人手上,在保持輕沾輕粘的靈活狀態下,允許敵人的手向上下左右或向後方活動,唯獨不允許對方有一絲向前,也就是不允許對方手上的力量,向我們的方向前進。

如果對方有意前進,我們全身的結構就自然會形成正力,完全阻礙對方向前,這時對方會感覺到雙手前進時,遇到很強大的反作用力,好像推到堅固的石牆,這時對方的雙手便會不知不覺自然而然向上下左右或向後方運動,唯獨不會向前,因為一旦對方試探性向前,就會感覺前方有如石牆阻礙前進。

因此我們只要以這種方式繼續沾粘,對方的雙手就會不知不覺,自然而然地退到結構被破壞,並且無法施展肌力的死角。這就好像水潭裡的魚,被聰明的魚夫四處拍打水面驅趕,逼到死角而被捕捉一樣,對方完全是在不知不覺的情況下,自然而然地退到死角。這些退到死角的形態,大多是對方雙手退到大開形成大字形,或雙手退到自己的身上,反壓在自己的身上。如果敷鎖技術高強,也能夠很容很易輕鬆地把對方的雙手壓制在他的背後,讓他好像雙手被綑綁在後面一般,甚至在對方動步後退的狀態下,也能把對方的雙手連身體釘在牆上或釘在樹上。

「敷」這樣的技術說起來很神奇,其實對於會應用的人,並無任何神奇之處。其原則就是絕不用雙手主動壓向對方,雙手必須只是永遠輕輕敷在對方手上,像水沾物一樣輕沾,然後藉著這著這種極輕的粘著狀態,以「覓蹤」的身手步法,去追蹤對方的動向,並且維持好自己的結構正力不讓對方雙手回頭,最後就可以敷鎖住對方。

由於「敷」是極鬆極柔大鬆大柔所達成,也就是在身體鬆柔如氣的氣化狀態下達成,因此武禹襄大師說這是「運氣於己身」,所謂「運氣於己身」並不是指運用呼吸之氣,而是讓身體大鬆大柔如氣化一般。

「敷」就像敷藥一樣,一個人身體受傷敷上膏藥,並不會感覺到膏藥的重量,所以「敷」就是輕沾輕粘的意思,所以敷是不用任何力量的,因為唯有極柔軟極放鬆,才能極靈活覓敵蹤,也才能完全敷布對方的動向。

「布」就是指向四面八方散布開來全面敷住,讓敵人無可逃遁。「使不能動」就是利用正力追蹤,保持讓對方除了向前之外,雙手可以任意往各方逃竄,對方雙手一直逃到死角,我們仍能不強力壓制,而只是以正力對準對方,把正力放在對方的死角前面,令對方的手伸不出來,以致影響對方身體和腳步的活動,造成全身不能動彈為止。

一般人練習「敷」這種技術有很大的困難,因為一般人一沾到對手,就會很衝動地順手主動用力去壓制對方,一有主動力量,就會形成固定動線和衝力,如果對方是高手,就立刻會被對方聽勁而走化沾粘,如此反而受制於對方,所以會不知不覺主動壓制對方的人,是練不成「敷」這種技術的。

「敷」所用的主要用的是以靜制動,以慢制快的概念。一般人一沾到對方,就急急忙忙,快速主動加以強壓,這樣反而會造成被聽勁反制的失誤,所以「敷」要像水中趕魚般慢慢趕,才能全部趕入死角,如果胡亂向魚群衝去,反而造成魚群四散,無法全面壓制。

等到以靜制動以慢制快的技術具備了,一沾就敷住,別人不能動,又不能快,又不能施力,反而會覺得你的動作極快極有威力。甚至會覺得你用力比他大,其實對方所感覺到的力量,是他自己推牆所形成的力量,並不是牆所發出的力量。

太極拳的「敷」,給對方的力量感覺就是如此。太極拳的「敷」,就是在對方的前面築牆,讓對方不能前進,對方一直走,我們一直在他面前築牆,一直築到對方走入死角,被我的牆困住為止,我們並不直接向對方施力,所以一定要大鬆大柔不用力,這就是以無力打有力。

「敷」一定要能夠允許對方向上下左右或向後方活動,唯獨不允許對方有一絲向前,也就是不允許對方向我的方向前進。這個技術要懂得結構正力應用的技術才行,因此習於使用肌力的人也是練不成的,因為喜歡使用肌力的人,對於結構力的要求比較低,所以結構技術上比較不會精心要求,正力技法自然不好,因此不能用於「敷」。

特別要注意,「敷」的技術,是必須要「蓋對吞」三種技術都精熟之後,才能精熟。因為「敷」必須要使用「覓蹤」技法,「覓蹤」是一種追蹤技術,其身手必須內藏翻筋轉骨所成的暗勁技術才能追蹤對方,如果不能夠具備翻筋轉骨的暗勁,自己一動,身手之形就散亂了,即使追到對方所築的牆,一遇力也會崩潰。而「蓋對」的技術,就是以翻筋轉骨形成內勁之技,「吞」則是以翻筋轉骨化解之技,所以「蓋對吞」是「敷」的基礎。

八卦掌祖師董海川說:「何處覓敵蹤,刻刻順敵人。」學會覓敵蹤的「覓蹤」技術,才能夠有順應敵人的本錢。所以「敷蓋對吞」四訣中,「敷」字訣最難,因為必須在「蓋對吞」技術精熟之後,才能對如何在反壓制之後,追蹤對方動向的技術有所了解。如果無法「覓蹤」,對方手腕快速一轉,一走化就沾粘不上了,就丟離而脫開了。一個真正會敷的人,對方的手腕快速轉來轉去,還是一樣能夠敷住,所以略懂「敷蓋對吞」技術的人,和人接手時,絕不會把手腕胡亂快速轉來轉去找機會,因為手腕胡亂快速轉來轉去找機會,對方如果精於敷鎖,等於自己製造敗形讓人壓制攻擊。

我在教學時,會先示範敷的技術,因為這個技術最能夠引人興趣,但是教學時我會先教「蓋對吞」而不先教「敷」。等到「蓋對吞」的手法精熟之後,「覓蹤」的技法就有一定的基礎,這時候學起「敷」來就會水到渠成。

「敷」要像「移身、出肘、出手」的發勁順序那樣,先移身「覓蹤」,再出手「覓蹤」。不可在身未進時,就把手出完。身未進時手先出完,再移身進攻,身手步就會僵硬,勁的傳導不會貫串到最後,會形成後繼無力的現象。

「敷」時多以俯掌,掌絕對不能轉陰陽。「敷」絕不能施展明勁壓制,而要用大鬆大柔,讓人感覺不到的暗勁來敷鎖。所以「敷」的手法,是掌中虎口備用,而以掌心或用掌指壓制,這和「蓋」全面使用掌中虎口的虎刃刀技術有很大不同。「敷」絕不能用虎口壓制,在敷的過程中,由於對方還有自由活動的空間,雙手很容易從我們虎口處鑽出反壓我們,這點一定要特別注意差別。

「敷」時,要用龍爪掌,或稱瓦楞掌,不可使用其他掌法,如此才能加大手掌的面積,而利於控制對方。其他掌法手掌面積大多數太小,且掌勁不夠堅固,掌形有漏洞,對手容易在掌中脫逃,較不利於運用壓制摔拿,所以「敷」一定要用龍爪瓦楞掌才能發揮最大效果。善用龍爪瓦楞掌的武術,在外形上就已顯示其技術精善並且樂於使用壓制摔拿;不用龍爪瓦楞掌的武術,大多會比較偏重打擊,有些則會傾向養生。

用掌時要特別注意「掌根、小指根、食指根,虎口」四掌點,以及「坐腕、扣腕」的連續運用技術。用掌或打拳架時,手掌不必隨時都大開,以免動作僵硬又難看。一但意念到掌根,或沾粘應用到掌根時,就要立即「坐腕彈指」。也就是立即迅速「坐腕」,並且五指迅速「彈開」,讓指縫大開呈三角形,掌指要像開摺扇般從掌中間向外大開,掌背指筋要暴露如瓦楞,並且依「掌根、小指根、食指根,虎口」四掌點的連續技術,繼續運用手掌進行壓制。

「四掌點」技術,他門他派沒有,是宗岳門師承武學特徵之一。「掌根、小指根、食指根,虎口」四掌點的連續運用技術,是屬於宗岳門師門口傳心授的重要用掌技術,是宗岳門太極拳應用「敷蓋對吞」四訣,及「推托帶領搬攔截扣」八能,必備的掌技。

掌法向來是使用摔打拿踢綜合技術的內家武術極為重視的,因此內家極重自家不傳之祕,知者往往祕而不宣,並視為珍寶,不讓外人得知。「四掌點」技術也是宗岳門首次公開講述,由於各家武術各有所本,「四掌點」技術,未必合用於他家,況且現在資訊流通,剽竊仿造日久會被人識破,大多數學習者已不敢據他家武學為家傳,因此已無保祕必要,所以公開講述。

由於內家武術精於壓制摔拿,用掌技術不好,就無法精確使用壓制摔拿的技術,所以精擅於壓制摔拿的內家武術絕對要精於用掌,否則就會失去壓制摔拿的本事。所以從用不用掌,也可以看出該門武術是否精擅摔拿,如果全是用拳的武術,就明顯不屬壓制摔拿型的武術,在綜合格鬥競技當道的現代武術世界,掌法必然會越來越受到重視,這也是精於用掌的內家武學,前程未可限量之處。

各家用掌技術各有主張,由於各有用法,無法比較優劣。只要記得我們的壓制摔拿技術,如果不能坐腕,手掌部位的力量就會崩潰,掌根到手指整個手掌會軟弱無勁,掌法的技術就全失了,也就不能使用太極拳「敷蓋對吞」、也不能使用八卦掌「推托帶領搬攔截扣」的各種壓制摔拿技術。龍爪瓦楞掌,是使用壓制摔拿最好用的掌法,想要運用摔打拿踢綜合技,就不能精研會坐腕和扣腕的龍爪瓦楞掌技法。

「敷」可用於敷鎖敵人身手,也可用於敷鎖刀劍兵器,「敷」的技術純熟時,有些狀態下用一兩根手指也能敷鎖住對方。「敷」是比「蓋對吞」更高階的技術,必須「蓋對吞」精熟之後才能完全熟用,所以練習時要先練「蓋對吞」。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