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術式太極的受打和拍位

宗長 葉金山

任何武術在技擊時,當對方的重拳擊來,除了用傳統「流」的技術,流動閃躲再攻擊之外,用兩手臂承受對方重拳的「格擋」和「受打」也是難以避免的。柔術式的太極拳也不例外,除了流動的閃躲再攻擊之外,也極重視手臂格擋受打的技法,所以太極拳的拳架中,出手動作內部都隱含著「受打」的動作,以備在技擊時能夠以雙手臂暫時「格擋」或「受打」以接下對方的重拳。

槍的「受打」部位,吳殳稱之為「拍位」,王宗岳太極拳手臂受打的「拍位」,大約是在肘尖下方小手臂上二至三寸的位置,也就是在小手臂較粗壯的位置上,而不是像一般武術在腕上二至三寸手臂較細的位置。

王宗岳太極拳的手臂「受打」部位,之所以會在肘尖下方小手臂上二至三寸的位置,是王宗岳太極拳十三勢方位技術動作,自然形成的位置,不是刻意去設定的位置。因為這個手臂受打位置在運作全環,以及使用半環推托帶領等技法時,正好是在身體正前方,最容易用來防禦對頭部和身體中線的攻擊,所以自然就成為王宗岳太極拳手臂受打的最正確拍位。

由於正確的拍位,可以成為攻守時身體旋轉的公轉中心點,所以在手臂受打的正確拍位上受打,是最利於施展柔術式太極轉向奪位,和翻筋奪位的技術,對走化之後的出拳反擊也最有利,摔打拿的效益也最大。

更重要的是在手臂受打的正確拍位上受打,距離會和對手比較拉近,所以能夠在不進步的情況下,如果在受打後原地出拳,就能夠取得以拳擊中對方的頭面胸腹的最佳位置;如果使用一般武術腕上二至三寸的位置受打,則無法取得在原位置不動步用拳打擊到對方的距離,必須要向前移步才能夠打擊到方,這樣反擊效益當然較差。

所以說王宗岳太極拳的拍位,是最有利於施展十三勢柔術戰技的受打位置。如果不在這個拍位受打,太極拳的攻防技術便要大大打折扣。

王宗岳太極拳在技擊時,對方重拳擊來,除了使用流法之外,必然會先在剎那間完成受打的動作,接著才進行走粘或反擊的動作。

所以柔術式太極拳的反擊,擒拿法是以「一拍位受而不受、二轉向奪位、三掌刀沾粘、四握抓」,反打法是以「一拍位受而不受、二轉向奪位、三掌刀沾粘、四出拳」的次第去進行合擊接戰反擊的。

要特別注意的是,柔術式太極的受打,只是一種不得已的安全防禦動作,並不是非格到對方不可;甚至所謂受打,根本不是真的要去受或格對方的拳,更不是真的要去接受重力打擊;而是在對方出拳時,事先像佈置防護罩般,自己事先作好受打的防護型,以準備在閃避不開的無可奈何情況下,接受重拳撞擊。

受打的形是必要的,因為太極拳本身是重拳主義,所以必須預設對方的拳同樣為重拳快拳;但太極拳接受受打的撞擊卻是不得已的,所以在受打時,絕不可以主動或刻意伸手去格擋或受打。

拳諺所謂:「不招不架,犯了招架便是十下。」意思是說招架受打,容易犯硬,同時在這時候最容易被對方聽勁敷鎖,或被快速連續攻擊,拳諺所謂十下,就是受到連續的快速攻擊。

所以太極拳動作中雖有受打的準備,卻繼之以「轉向奪位」以避開對方的快速重拳;太極拳以「轉向奪位」接續在受打之後,最重要原因就是除非不得已,否則絕不格擋對方,也絕不受打,甚至要求完全不頂抗或撞擊到對方,這種受打概念,就叫做「受而不受」,意思是正確作出受打的形,但目的卻是不要受打,而是要轉向奪位以避開敵力鋒芒。

王宗岳太極拳的受打,基本上有兩種形態,一種是「上翻肘受」,一種是「下壓肘受」。也就是在受打時,一種是採取「上翻肘」的動作,向圈外外翻的形態受打,一種是採取「下壓肘」的動作,向圈內內壓的形態受打。

「上翻肘受」和「下壓肘受」這兩種受打的型,也是中國傳統內家武術樁法的基本型,在徒手技擊時,非常利於施展在受打後的各種摔拿的反擊動作,對於在受打後以反砸拳、推刺拳、領勾拳或帶勾拳的反擊,也能提供最佳的機會。

「受、轉、沾」之後再抓握或打擊,是太極拳技擊非常重要的觀念,很多武術施展擒拿,在敵人一出手就直接伸出手掌去抓握對方的手臂,表面上看來這種動作很直接,速度也很快,在同門的餵勁練習中,好像好用而正確;但技擊時卻容易犯硬,手指也會受到有經驗拳手的重拳直接攻擊而受創,甚至會被重拳連手一起打入身體;在對抗快拳重拳時,這種抓握由於機會點只有一次,實際上很難有效,更大的問題是容易出現中線防禦的嚴重漏洞,極有能被高技巧的拳,直接打在頭面胸腹上。

所以自古內家柔術式技法,絕不跨手直抓,而是先「受、轉、沾」之後再抓握,這是內家以迂為直的技法,表面上看起來多了幾道手續,卻因為隱藏有受打的形,因此是最安全、最有效率的擒拿抓握手法。

總之柔術式太極拳技擊,面對對手快速重拳,除了「流」的流動性的打法之外,無論如何都必先以「受而不受」的受打之形去對應,先作好安全受打的防護之形以備受打後才進行摔打拿,絕不可以省略受打之形,而空出門面冒然跨手攻擊,否則必然漏洞百出,難以收拾。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