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形推手與圓形推手太極拳之根本殊異

宗長 葉金山

槍形推手與圓形推手太極拳之根本殊異 太極拳槍形推手,是宗岳門源於古內家的師門祕授技法,也是太極拳王宗岳祖師「走即是粘,粘即是走;陰不離陽,陽不離陰」之內家技法的完整顯現。

太極拳槍形推手,在走化時立即調動手上槍尖指向敵人,使走化中備有攻擊之形,是太極拳「攻即是守,守即是攻」的具體實踐。

太極拳槍形推手,本於內家,以槍法入拳法,進行「手眼足」三尖相照,用槍尖對準敵人,展現出太極拳強烈的攻擊意圖,並且做好萬全的出拳出肘甚至出腿攻擊的準備,這是太極拳作為武術之拳的絕對展現,太極拳是一種有用於「摔打拿踢」的拳術,於此可見。

槍形推手,在走粘時要求徹底而完全的「大鬆大柔」絕不頂抗對方,其目的除了與敵融合使動靜合一之外,還在製造寬舒的回槍反擊空間,避免因完全頂抗而無法回槍,或輕微頂抗而造成槍身偏斜,甚至造成回槍空間不足,這也是王宗岳太極拳要求徹底「大鬆大柔」的重要原因。

槍形推手,以定槍法,槍尖對準敵人,是王宗岳太極拳主張「大鬆大柔」,卻能夠用技的重要原因。因其用技不在挨點之對抗反擊,而在槍尖之寬舒反擊,這是槍形推手大異於圓形推手之處;這也是王宗岳太極拳講求「大鬆大柔」,而其他太極拳講求「剛柔並濟、鬆緊並用」的重大不同之處。

「大鬆大柔」用在「槍形推手」的太極拳則能用,「大鬆大柔」用在「圓形推手」的太極拳則不能用;這是因為「槍形推手」指朝敵人,拳中有槍,其大用在槍尖不在挨點;「圓形推手」指朝四面八方,拳中無槍可用,故其大用在挨點。「槍形推手」用在「槍尖」不在「挨點」,則挨點必「大鬆大柔」才能用,若挨點加上彈力、靭力、扭力等種種力,就完全不能用了;「圓形推手」無槍可用,用在挨點,則挨點必「剛柔並濟、鬆緊並用」帶有彈力、靭力、扭力等種種力才能用,若挨點無此等力,就完全不能用了。

所以說,王宗岳太極拳「大鬆大柔」有王宗岳太極拳的用法;其他太極拳「剛柔並濟、鬆緊並用」有其他太極拳的用法,這兩種太極拳原本就是南轅北轍,彼此互不相干的太極拳,也是完全不同的武術拳種,只因為如今都被稱為太極拳,才不幸牽扯在一塊兒的;這兩種太極拳本來一開始,就應該徹底分開,根本不應該拿在一起討論,更不應該混用彼此的理論,除非能夠捨棄其一擇優而用,否則更不應該同時一起學習。

王宗岳太極拳理論之能用,是因為以「攻即是守,守即是攻」的「槍形推手」來進行走粘;一般太極拳不用「槍形推手」,只用「圓形推手」,所以加入王宗岳太極拳的鬆柔無力理論,來進行走粘,不但不能有所幫助,反而失去原本「剛柔並濟、鬆緊並用」的用力本事。

所以不用「槍形推手」,而用「圓形推手」的太極拳,如果勉強加入王宗岳鬆柔無力的太極拳理論,不但毫無用處,反而害了自己。相反的,如果要求使用「槍形推手」的王宗岳太極拳,非得要「剛柔並濟、鬆緊並用」,非得要手上有幾分力,那豈不是要王宗岳太極拳,廢棄以槍入拳,而自我了斷?

所以要了解王宗岳太極拳的鬆柔無力理論,一定要先明白「槍形推手」,如果不明白「槍形推手」,大用在槍尖的道理,卻用「圓形推手」,大用在挨點的觀念,去思考王宗岳太極拳的鬆柔無力理論,不但不能貫通鬆柔無力理論於拳法,反而會誤以為王宗岳的鬆柔無力理論,是虛假欺人之論。

王宗岳太極拳主張鬆柔無力,那是因為「槍形推手」的絕對必要性,因為「槍形推手」非大鬆大柔不能使用,絕不是刻意堅持鬆柔的主張來突顯自己;而其他太極拳主張「剛柔並濟、鬆緊並用」,也同樣是因為「圓形推手」而非主張不可,同樣也不是刻意堅持用力來突顯自己。這兩類太極拳,自根本處便有不同,應該各走各的路,並且各自保持自己的堅持,並且保持彼此互不相干的距離,永遠不要交會在一起。

王宗岳祖師秉持內家以槍入拳之理,來創立太極拳,所以說要了解王宗岳太極拳的鬆柔無力理論,必先從明白「槍形推手」開始,如果完全不懂「槍形推手」,卻對王宗岳祖師的鬆柔拳論妄加評斷,便會失之於郢書燕說,成為無根遊談。所以說,明白「槍形推手」是論述王宗岳太極拳的基石,任何人想要了解王宗岳太極拳,都應該先了解「槍形推手」。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