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者的虔敬之心

宗長 葉金山

有一個投身繪畫的朋友,他每次發表完對藝術的高明見解時,總要謙虛地補上一句: 「唉!其實藝術家也沒有那麼偉大啦!」

有一次,我忍不住制止他,我說:「藝術家是偉大的,你要尊敬你的藝術和你自己!」

「武者也是偉大的!」只要你帶著虔敬之心對待你的武術,你便是偉大的。任何人只要真誠虔敬地對待事物,便能感受到平凡事物的偉大;而再平凡的事物,也會因為你的虔敬之心,而成為偉大的事物,而你也會因你具備的虔敬之心而變得偉大。

有一個學書法的朋友,每次比賽都落選了,他認為他的字其實不應該落選,但每次他都落選了,他拿他寫的字給我看,我告訴他問題是出在款題的印章,他的印章竟然是機器刻的,並且是到郵局領錢用的。

這是一個不可原諒的可怕過失,一幅好的字,蓋上一個隨便刻來領錢用的印章,多麼地不相稱,直覺就讓人覺得他對自己作品的用心不足、品味不高;一幅蓋著領錢印章的字,如何能夠在藝術殿堂展出?

有位鑄劍師拿他打造的劍要賣給我,他開給我的價格不低,一把至少台幣五萬元以上,相當於一個高級公務員一個月的薪水,他說這完全是按古代的鑄劍方法鑄造的,是藝術品級的,某偉人的夫人,某門派名師都有收藏他這把劍。

我看了笑一笑,這些劍的劍首部位有一個螺帽,這個螺帽是用來鎖緊劍身和劍柄的,這樣有現代螺帽的劍,根本不是古代鑄劍的工藝技術,揮不到三下,螺帽便要鬆了,整把劍一文不值,我連看都不想看。

後來這位鑄劍師又特別打造了一把沒有螺帽的劍給我試用,我用了二、三回,我便不再碰了它了,因為在夜深人靜時,揮舞這把劍,劍鐔部份會發出細微的碰撞聲,我退還他時,他要轉送給我,我沒有接受,這樣的劍和幾百塊的玩具劍價值差不多,收下這樣會發出噪音的劍,不如自己花幾百元買塑膠玩具劍來用。

很多鑄劍師,毫不敬業,也不尊重武者,他們拿這樣輕率製作的劍來給你看,其實是看不起你,認為你的武道生命,你的劍術和他所鑄的劍一樣,全都是兒戲。

所以沒有虔敬,就沒有劍;沒有虔敬,就沒有武者;干將莫邪是用鑄劍者虔敬的生命鍛造出來的寶劍,真正的武者,必是用虔敬的生命打造出來的武者。

虔敬地對待武術,對武術不要抱著輕率散漫的心,這樣你才能因武術而偉大。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