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宗岳太極拳用走粘不用力

宗長 葉金山

太極拳祖師王宗岳先生說:「人剛我柔謂之走,我順人背謂之粘。動急則急應,動緩則緩隨。雖變化萬端,而理為一貫。由著熟而漸悟懂勁,由懂勁而階及神明。」

王宗岳太極拳在當今百家太極拳中,最特殊、最殊勝之處,就是王宗岳太極拳根本戰技,是根源於「人剛我柔,我順人背」時的「一走一粘」技術,而不是一般太極拳常說的「用意不用力」。

內家講「心與意合,意與氣合,氣與力合」之內三合。內三合之時,此時之「力」已經是以「氣」的無肌肉力「暗勁」形態呈現之「勁」;「暗勁」是指用者覺得不用力,外表看起來也不用力,這種不形於內外的力量。

內家之「意」與「暗勁之力」本不相衝突,甚至有相輔相成之作用。現在一般太極拳講「用意不用力」之力,乃是就非以「氣」形態呈現的「肌肉力」而言,所以「用意不用力」是指「用意不用肌肉力」,而不是指「用意不用暗勁」。

王宗岳太極拳絕不用「意」來對應任何「力」,包含「暗勁之力」與「肌肉之力」這兩種力,王宗岳太極拳都不用「意」來對應。所以王宗岳祖師完全沒有「用意不用力」的說法,甚至連王宗岳追隨者武禹襄也沒有「用意不用力」的言論。

很多門派把「用意不用力」這句話附會到王宗岳祖師和武禹襄的拳論上,甚至說成是王宗岳祖師和武禹襄在拳論上講的話,這完全是毫無根據的變造虛構,只要對照二人拳論就可以知道,「用意不用力」這句話,二人拳論中根本沒有。

王宗岳太極拳是用「走粘」的技術來對應各種「力」,而其他太極拳卻幾乎全都是根據「用意不用力」這句話,而主張用「意」來替代「肌肉之力」,或用「意」來對抗「肌肉之力」的。

太極拳中,唯獨王宗岳太極拳不主張用「意」來替代或對抗「肌肉力」,王宗岳太極拳是以「走粘」的技法對抗「肌肉力」,甚至還以「走粘」的技法來對抗內家高手不形於內外的「暗勁之力」,因此王宗岳太極拳完全不主張「用意不用力」。

王宗岳太極拳雖用使暗勁的氣化「內勁」,但卻不用「內勁」去頂抗對抗各種力;王宗岳太極拳更不用外家「有力打無力,以力打力」的方式施技,因此不用「掤勁」以及各種勁法,或像外家武術一樣,用「肌力」來對抗「力」,王宗岳太極拳是用「走粘」的技術來對應各種「力」,所以王宗岳太極拳才能夠以「大鬆大柔」進行技擊。

「用走粘不用力」與「用意不用力」是兩種完全不同的對「力」的處理方式,這也可以說是王宗岳太極拳和百家太極拳在根本上的重大差異,這個差異,也讓王宗岳太極拳和百家太極拳,成為兩種完全不同性質的太極拳概念和技法。

所以如果有人問起,王宗岳太極拳和其他太極拳到底有什麼不同,宗岳門便會回答說:「百家太極拳是『用意不用力』的太極拳,而王宗岳太極拳則是『用走粘不用力』的太極拳。」「用意對力」和「用走粘對力」是百家太極拳和王宗岳太極拳的最大分野。

王宗岳太極拳的「走」就是「引落合」的技術,「粘」就是「出」的技術,「一走一粘」的技術也就是「引落合出」的技術,也就是王宗岳祖師說的「引進落空合即出」的技術。

王祖師說:「由著熟而漸悟懂勁,由懂勁而階及神明。」這是指練王宗岳太極拳,要從「引落合」的「走」,練到「出」的「粘」,一直到練「著熟」,也就是練到各方位的「粘著技法完全精熟」之後,才能學習「懂勁」,到了「懂勁」之後,對勁的控制技術已經完全了然於心,之後才能繼續加強摔打拿踢的實戰攻防訓練,而達到階級神明的境界。

王祖師這段話,其實已經非常清楚地,提供了王宗岳太極拳的訓練步驟程序,那就是:

第一步:修習四正方和四斜角及邊線「引落合」的「走」。

第二步:修習四正方和四斜角及邊線「出」的「粘」。

第三步:把四正方和四斜角及邊線的「粘」修練到「粘著技法精熟」之後,進入「懂勁」的境界。

第四步:以「懂勁」的境界,把「一走一粘」的技法,融入於各種摔打拿踢戰技,再越練越精,就能夠「階級神明」。

宗岳門當前的太極拳訓練,就是完全秉承王祖師這個步驟程序進行的。即使中間偶有提早說明或穿插某些摔打拿踢的技法介紹與練習,但基本上還是完全遵循王宗岳祖師所定的步聚程序進行訓練。

王宗岳祖師說的「懂勁」是對「勁」的一切問題的徹底了悟。在王宗岳太極拳的學習過程中,「懂勁」是一個極重要的境界,也是王宗岳太極拳學習者必須經過的洗禮,「懂勁」之後,未來所有摔打拿踢的技法使用出來,必然都是王宗岳模式的太極拳。

「懂勁」也可說是「太極體」的達成。王宗岳太極拳透過「走法」和「粘法」來練成「太極體」,這種練法,就是一般武術中常說的「練身不練招」。

「太極體」不是什麼神祕嚇人的東西,「太極體」是練出王宗岳太極拳技擊時,身體反應的基本調子,有了太擊拳技擊的基本調子,無論摔打拿踢怎麼打,都會符合王宗岳祖師拳論所說的太極拳的樣子。

而「太極體」的基本調子,其實就是「走粘」的調子,也就是「引落合出」的作戰調子,而不是「用意不用力」的調子,更不是用「掤勁」或其他各種勁法的調子。

王宗岳太極拳所有的摔打拿踢技擊動作,其實都是「走粘」的「引落合出」模組,師兄們在逐漸達成「太極體」的訓練時,便會發現王宗岳太極拳所有的摔打拿踢,其實幾乎都是由單個,或兩個以上「走粘」的「引落合出」技法所組成,所以才可以完全不用「勁力」。

譬如一個王宗岳太極拳反背摔的動作,完全是由一個或兩個以上「引落合出」的動作組合所完成,其間並沒有任何用勁或用力或用肩背屁股頂人的動作招式。只是一般不了解「引落合出」技法的人,從外表上看不出其中的奧妙,因而會誤以為這種摔技,和其他太極拳或其他武術的摔技沒有什麼不同,一旦了解其中奧妙,便會感覺其差別如天壤。

太極拳練「走粘」就是「練身、練太極體」,練「拳架、推手、摔打拿踢」就是「練招」。有「體」才能有「用」,練「走粘」而「懂勁」後,練成了「太極體」,才能有太極拳「拳架、推手、摔打拿踢」的「太極用」,才能體用合一。沒有「太極體」無論用什麼招式手法,無論外表招式手法打得多麼神似,用出來都不是真的王宗岳太極拳。

由於「懂勁」是透過「走法」和「粘法」的試煉考驗而得的,所以學習者內在的戰鬥模式,會因為「走法」和「粘法」,而將身體逐漸調整成完全符合王宗岳太極拳模式,而練成「太極體」。

一個經過「走粘」徹底修習,而「懂勁」的武者,具備了「太極體」,此時他已經得到王宗岳太極拳的個中三昧,他的反應也是王宗岳太極拳模式的。此時其他武術無論如何炫惑,都會很難很難再吸引到他;即使他再去學習其他武術,也會自然將那種武術改造成王宗岳太極拳式的武術,將它質變而吸收,把它改造成內在為王宗岳太極拳的武術而使用。

太極拳祖師王宗岳說的「懂勁」,不僅是「知道勁是什麼」或「懂得用勁」這麼簡單。「懂勁」本是太極拳祖師王宗岳在他的著作中,最先提出的王宗岳太極拳專有名詞,它代表透過王宗岳太極拳「人剛我柔謂之走」的「走法」和「我順人背謂之粘」的「粘法」,練到「粘著技術精熟」之後所獲得的境界。

現在很多太極拳也隨著王宗岳祖師講「懂勁」,但其他太極拳所說的「懂勁」,大多是透過拳架用勁分析、推人的推手、或其他各種武術技法,達成對「勁」的了解和能用。而王宗岳祖師說的「懂勁」,則是專指透過王宗岳太極拳「走粘」之後的「粘著技術精熟」,達成對「勁」的了解和能用。所以說,王宗岳祖師說的「懂勁」定義及意涵,和其他武術說的「懂勁」定義及意涵,其實是完全不同,而無法對話的。

所以說,依王宗岳祖師:「人剛我柔謂之走,我順人背謂之粘。動急則急應,動緩則緩隨。雖變化萬端,而理為一貫。由著熟而漸悟懂勁,由懂勁而階及神明。」的次第原理,王宗岳太極拳要「懂勁」,必定要以「走粘」為基礎,絕對不能透過其他技術來「懂勁」。

所以透過拳架的用勁分析,推人的「推手」,所學成的「懂勁」,是其他太極拳的「懂勁」,絕不是王宗岳祖師的「懂勁」,這種「懂勁」和王宗岳祖師說的「懂勁」是完全不相同,且毫不相干的兩件事情。

王宗岳太極拳以「走粘」作為技擊的基本訓練,而不是以「推手」做為技擊的基本訓練;更不以能夠推到別人身上,或能夠推出別人為目的的「推手」做為基本訓練。

王宗岳太極拳「走粘」至「著熟」之後,是直接進入摔打拿踢技擊訓練的,中間並不需要一個「推手」的訓練過程,因為「走粘」就是為摔打拿踢技擊作準備的,「走粘」就是王宗岳太極拳的技擊基礎。

王宗岳太極拳的「聽勁、懂勁」到技擊,都必須以「走粘」為本的訓練才能達成,絕對不能透過推人的「推手」來達成,這是王宗岳太極拳的特色。

學習「走粘」才能「聽勁、懂勁」,才能進入技擊,這不是宗岳門宗派的盲目信仰,或故做標新立異,而是存在著技術上的重要因素。那就是王宗岳太極拳「引落合出」的正確「走粘」技術中,其手法、身法、步法,都能夠啟動「聽勁」時極重要的一條「聽勁線」,唯有藉著「聽勁線」才能真正「聽勁、懂勁」。

不透過正確「走粘」技術的手法、身法、步法,是無法練出身上這條「聽勁線」,更無法啟動這條「聽勁線」而聽勁的。

武禹襄說:「每一動,惟手先著力,隨即鬆開,尤須貫串一氣,不外起、承、轉、合,始而意動,既而勁動,轉接要一線串起。」意思是說,當和敵人接觸時,手一旦粘著到對方的來勁,不可頂抗,要當下鬆透,但要注意「貫串一氣」,「貫串一氣」就是在接觸時,要啟動串連各關節的「聽勁線」,各關節才能節節貫串成一條氣線,好讓引落合出的起承轉合化解,完全不離開「聽勁線」的操作;開始接觸時,心神意念一接到敵勁方位訊息而產生大鬆動作,立即就將這訊息回傳到體內,瞬間將「意念」的動作,轉換成「聽勁線」內的波浪動作,在一剎那間讓波浪順著「聽勁線」傳導到全身,這叫「勁動」,「勁動」之後全身就能夠在敵勁還沒真正攻來時,瞬間完成對對應敵勁的身手步「移位重組」,因而能夠完全瓦解隨之而來的敵勁;這條「聽勁線」原本是一節一節,折斷不連貫的,所以在轉接處,要注意每一節都要將它貫串在一起,不要折斷,才能夠使用。

一接觸,敵人的勁力攻來,在還沒有到達我身上,也絲毫還沒有進入我皮毛的時候,其攻擊的方向訊息已經從接觸點反傳回來,形成我們「聽勁線」的波動,這個波動就叫「勁動」,「勁動」像海浪一樣瞬間傳達到全身,而這波動所經之處,就自然而然順便將手肩身腰胯腳,一節一節向下推動,全身在瞬間自然形成對應敵勁可攻可守的形態,等到敵人的力量真正逐步攻進來之前,事實上我們全身早就瞬間完成「移位重組」,做好「接勁」準備,以逸待勞了,所以引進落空才會讓人覺得快速而毫無阻礙。

武禹襄說的「貫串一氣、一線串起」,事實上就是利用「走粘」的技法,讓「聽勁線」啟動成一條線。武禹襄說的「勁動」就是「聽勁線」將敵人攻擊方向訊息回傳導,產生全身的波動,這個波動會自動擠壓,自動調整手臂方位,自動移動身體方位,自動移動步法方位,帶出對應敵勁的身形步法,完成身體「移位重組」,完全不需要自己用意念去帶出身形步法。這也就是吳殳所說:「我無所能,因敵成體;如水生波,如火作燄。」「我無所能」是大鬆大柔完全不對抗敵勁,「因敵」就是依敵勁傳來的方位訊息,「成體」就是身體重新「移位重組」,「如水生波」喻其技術鬆柔如水,「如火作燄」喻其技術迅疾如火。

不用意念去帶動身手步的原因,是因為意念雖快,但用意念去帶動身手步,內心會執著於意念,身心反被意念所困;用意念去操作身手步,反應會變得更遲緩,根本不能應付快速巨力,很少格鬥選手會在競技時一邊打一邊用意念想著身手步出去的動作應該如何如何,就是這個原因。

外表動作慢吞吞的王宗岳太極拳,為什麼引進落空的效益這麼好,而讓人覺得反應速度這麼鬆這麼快?其實並不是反應快,是因為王宗岳太極拳是用「走粘」的技法,啟動身上的「聽勁線系統」,當敵人的力量方向一觸及我們手部,訊息回傳來,我們的「聽勁線」便瞬間水水生波、如火作燄產生了「勁動」的波動,這波動透過「聽勁線」將手肩身腰胯逐漸向下推擠成形,身體早就提前「移位重組」,完成了防守的準備,而敵人接著進來的攻擊勁力,我們只不過是輕鬆地順著他的前進而「接勁」走化罷了。

「聽勁線」起動時,要全身放鬆,尤其是沾粘部份不能稍有頂抗,如稍有頂抗,敵勁的訊息便無法回傳,且稍有頂抗全身便會占煞,完全無法移身而進行「移位重組」。

沾粘點要完全鬆透,敵勁訊息才能快速回傳,形成我身體內部「勁動」,如果稍有微力頂抗便無法產生我身部內部「勁動」,這是王宗岳太極拳不用「掤勁」及一切勁法及力量的重要原因之一。

過去太極拳並沒有「聽勁線」的名詞,只有「貫串一氣、一線串起」這些名詞而已。因此一般人很難從「貫串一氣、一線串起」這些名詞,了解王宗岳太極拳為什麼能從「走粘」而「懂勁」;宗岳門也因此定下「聽勁線」這個專有名詞,以便於解釋整個「聽勁」技術,好讓世人更了解王宗岳太極拳「聽勁、懂勁」的技法,以及方便承傳這種聽勁技術,並將其他門派的不同「聽勁、懂勁」的技法區別開來,以免混淆。

「聽勁線」是完全內藏,並且包含在「引落合出」的「走粘」技術之上的,所以不能在任何違反「引落合出」的「走粘」動作上啟動「聽勁線」,否則反而會僵硬地被敵人瞬間打出,完全無法走化。

所以說,在你尚未學習,或無法做出四正方、四斜角及邊線的正確「引落合出」的「走粘」動作之前,寧可無法聽到敵勁,而盲目走化,也不可以試圖啟動「聽勁線」讓自己反而僵硬被打。

所以說,「聽勁」或啟動「聽勁線」,是要在學會「引落合出」的「走粘」技術之後,才能學習,才能用的,絕不能在還沒學習,或做不出四正方、四斜角的「引落合出」的「走粘」技術之前,先學「聽勁」或啟動「聽勁線」,否則只有自找麻煩罷了。

王宗岳太極拳為什麼「懂勁」前要先練「引落合出」的「走粘」,而不像其他太極拳先練「聽勁」?道理很簡單,不會「引落合出」的「走粘」,就算在第一時間聽到了,知道了敵人的勁來了,身體無法「移位重組」,也走不開,化不了,即使走化得了,也沾粘不上,這樣有聽沒有聽,聽到沒有聽到,又有什麼差別?

尤其是「聽勁線」是自己調整成完整一氣,如果不會「引落合出」的「走粘」技術,傳導波動就無法順暢往下傳遞,波動一來,身體無法「移位重組」,反而會在身上某些關節處卡死自己,正好被敵人用來攻擊自己。

所以不會「引落合出」的「走粘」之前,絕對不要去學習「聽勁」,更不要去學習啟動「聽勁線」,最好連想都不要想。

從「聽勁」到「勁動」到「移位重組」到「接勁」到「引落合出」是整個走化的過程;其中「聽勁」所佔的時間極為短促。很多人以為「聽勁」是在接觸後不停地用意念注意聽,一直到走化完成都在用意念聽勁,這是完全不正確的;如果整個過程都用意念在聽,並用意念在引導身體移動,那反應會變得非常非常緩慢,對抗慢力還勉強可以,如果對方用高質量的快速巨力,恐怕十之八九都化不掉。

「聽勁」只是在「接勁」前一瞬間的事,瞬間「聽勁」,瞬間完成身體的「移位重組」,才開始「接勁」,這就是整個流程。

「接勁」時,我們是讓對方的力量粘著在我們的「聽勁線」上不要脫開,並且讓對方像搭船一樣,將力量承載在這條「聽勁線」上,這樣對方心裡就會以為拿到勁了,因而繼續進攻,這樣我們才能忽然落空他;這樣的動作也會產生一種吸力感,有時候對方會感覺到好像被「吸」進來一樣,身體不自主地往前衝。

所以王宗岳祖師才會說要「沾粘連隨」,「接勁」時「沾粘連隨」是讓對方上我們的船,然後我們只要從底下把水忽然放掉,順便把船弄翻就好了。因為船是我們的「聽勁線」,我們隨時可以翻轉,而船下的水是我們的身手步,我們隨時可以用大鬆大柔,把水忽然放掉。

「聽勁線」又像一塊低下裝有滑輪的滑板,敵人沾粘我們,就好像走路時,一腳踩到我們的滑板上,我們沾粘連隨讓他踩著,不將滑板拿離開,只調整好適合他滑倒的角度,滑輪就會順對方來力快速滑動,這樣對方就會叉開雙腳而滑倒。

「聽勁線」運用於沾粘連隨、引進落空的道理,就像滑板讓人跌倒的道理一樣,其技法模式也完全相同。

「聽勁線」在承載敵人勁力時,首重接勁之手,調整方位平行疊臂而動,這樣敵人才會像踩到方向剛好能滑動的滑板。先學習走化正方而來的力量,再學習以裹形樁走化斜角來的力量,最後要還要學習以翻形樁走化斜角來的力量。。

「聽勁線」調整方位時,要特別注意讓「肘」直接先進入敵勁方位,如果肘不直接先進入敵勁方位,「聽勁線」容易在肘肩處折斷,身體就聽不到勁,勁也無法傳到身體,身步便無法自動調整來對應敵人,移身換位的速度會慢很多。

「聽勁線」調整方位時,如果「肘」能夠直接先進入敵勁方位,越直接,身體的「移位、位移」也會越快,對應來力的技術也會越高明。如果「肘」不直接先進入敵勁方位,而在原地接勁,「移位、位移」會永遠慢半拍,身體「移位、位移」如果緩慢,想要練成「動急則急應」,是不可能的事。

在斜角走化時,「肘」要以走粘的擰肘翻掌方式直接進入斜角,不可以不擰不翻而入,肘不直接進入斜角,身體有時候甚至不能「移位、位移」,而會僵在原地,發生頂抗或走化不順暢的毛病。

身體「位移」是技擊勝負的關鍵,但不能用「意念」去位移,要用「勁動」去位移。用「意念」去位移,身手步會散亂,用「勁動」位移,會節節貫串,才能依序做出正確的「移位重組」。

「肘入斜角」在內家武術技擊中,是極為重要的樁法技術,這是屬於龍形翻形樁的「正力」技術,在內家武術的龍形樁法,「肘」必須進入斜角位置,才能找到「正力」,斜角的出拳和走粘都要在「正力」方位。

很多人打龍形的動作,出拳方位完全弄錯了,用到是敗樁的方位,龍形敗樁中沒有「正力」,所以要補上肌肉硬力,才不會破樁,這也是很多武術一直要用肌肉力的主要原因之一,不對的動作,只好拿肌肉力量來彌補,最後肌肉力量反而成為宣傳的優點。

龍形樁的「正力」在不用力卻能成樁的斜角方位,龍形樁「正力」的尋找,初學者可從虎形樁的「正力」位置,利用不動手轉腰胯而獲得,這個技術叫「龍虎交變」。

「龍虎交變」虎形可變龍形,龍形可變虎形,而「正力」永遠不失。「龍虎交變正力不失」之法,可以看出啟動「聽勁線」引進落空時「肘入斜角」的重要性。也可以從「龍虎交變正力不失」之法,徹底了解太極拳何以能夠在以虎形或龍形制住敵人時,仍然可以移身走步而不影響壓制效益的原因;這樣對太極拳之所以能夠一邊敷住敵人,一邊移形換步攻守的技術,也會有更深入的了解。

一般而言,要學會龍守斜角虎守正方,但是要成為一個能夠敗中求勝的高手,必須能夠練到正方、斜角都能用龍虎去守才行,所以在進行斜角引落合出時,要以虎形開始訓練,最後以龍形完成訓練,不能只訓練其一。

在訓練引進落空時,兩腳必須以正面馬步站立,要練到無論敵勁是「正方、斜角、邊線」防守,雙腳都不能離地,更不能移步,頂多只能虛腳腳尖點地,才讓腳跟離地;如果腳隨便離地或移步,會練出毫無用處,甚至是錯誤的動作。

在「正方引落合出、斜角引落合出」的技術完成時,要加強上半身腰肩以上的旋轉,達到一引進落空,便能夠雙腳不離地180度反身引落合出而施技,這樣才能深入到「邊線引落合出」的技術。如果能夠堅持兩腳不離地,身形完成再動步的練法,技術正確,功力高深時,一般人的來勁,用一隻腳站立化解都會綽綽有餘。

邊線180度反身引落合出時,注意在敵勁通過主軸時,手部不要向斜角拉,要把敵勁順勢引來打自己的主軸,越貼進主軸越好,這樣比較容易借敵人之力啟動上半身旋轉,尤其是肩部的旋轉。

在斜角龍形引進,以及邊線180度反身引進的過程中,身體如有微仰是正常的,但是在動作結束時,要徹底鬆掉腰胯,徹底放鬆雙腳,讓身體形成摔人時的微曲形態,身形不可太直,不可成反弓,也不可成駝背狀,基本上就像摔人前身體微曲舒適地貼在對方前身的形態,這就是「氣貼背」的動作。

最後要讓腰胯盡量下蹲並往後縮,這樣就能夠自然逼虛腳後退移步,最好先練環步劃圈後退的移步方法。這樣的移步就會好像腳自己滑出來一樣,而不是用意念去移步,這樣移步動作會非常快而靈活。如果練到這種程度,從聽勁、接勁到做反身摔便只需要一個動作就能夠流暢地完成。

敵同側勁一來聽勁、接勁,進行第一次落空,另手以下壓肘式自下而上纏敵肩臂,身體一轉,逼出虛腳向後劃圓跨步,作第二次落空,一瞬間就把敵人摔出去了,比起其他用力的摔技,大概減少了三個以上的動作。

由於王宗岳太極拳的所有摔技,是真正內家鬆柔摔技,完全是以一或連續多個「走粘」的「落空技術」摔人,而不是以力摔人的假太極拳,所以不必像柔道般用身體頂對方身體,也不必像外家一般,用力拉扯對方,所以能夠完全大鬆大柔不用力而摔,並且動作更為流暢,時間更短,更猝不及防。

引落合出的訓練,身體轉完之後才能移步,這是訓練的重心,所以記得訓練時,千萬不要隨便動步,或一隻腳晃來晃去,以免白練了一生。

先轉身或先移步會牽涉摔技攻擊時的位置是否正確,引落時如果先移步後退,一定會不小心脫離離敵人,而失去先機;如果先轉身反背再移步,就能夠保持身體和對方身體的緊密接觸,能夠順勢瞬間摔倒對方,這在摔技中是非常緊要的關鍵技術,所以王宗岳太極拳要先轉身再移步。

引落合出的技術,剛開始是先練一隻手,最後一定要雙手都能引落合出,並且能夠流暢運用為要。

王宗岳祖師說:「粘即是走,走即是粘。」意思是王宗岳太極拳,所練出的走化的路線,其實就是攻擊路線。以玉女穿梭式的單手異側扣肘摔為例,順勢走化的動作,和順勢異側扣肘摔的動作,其實是同一個動作。正方走化就是正方扣肘摔,斜角走化就是斜角扣肘摔。你往正方走化,就等同於你往正方扣肘摔;你往斜角走化,就等同於你往斜角扣肘摔。

作玉女穿梭式的扣肘摔,要記得先練好向下、向側、向上各方向的捲落法,才能將內勁傳導到手掌上,不然施技時手掌會覺得虛而全然無力,對方也感覺不到你給他的壓力。向上的捲落帶有螺旋形的動作,初學者練時容易用時難,要多加練習用時才會順手。

為什麼王宗岳太極拳要這麼辛苦練「走」,因為下次你摔人時,就是用「走」的路線來摔人。如果你「走」的技術好,你「粘」的技術也同樣會好,如果「走」的技術不好,那麼摔打的技術也一定不好,因為王宗岳太極拳「粘即是走,走即是粘」。「粘」和「走」只是一陰一陽的相反動作,但技術路線卻是一模一樣的。

「走」的用法,只要一反過來就是「粘」的用法,所以防守的用法,反過來就是攻擊的用法;攻擊的用法,反過來就是防守的用法,這就是「守即是攻,攻即是守」。

守是主靜,攻是主動,靜的用法,反過來就是動的用法,動的用法,反過來就成為靜的用法,這樣「靜即是動,動即是靜」。所以說太極拳「陰不離陽,陽不離陰」,太極拳「走粘」練到能夠陰陽互相轉換,而且能夠相輔相成就是「懂勁」,所以王宗岳祖師說:「陰陽相濟是謂懂勁。」

「走粘」是王宗岳太極拳的根本戰技,學王宗岳太極拳,一開始就要學「走粘」的「引落合出」,並且能夠將「走粘」的「引落合出」無礙地用於四正方、四斜角及邊線,才能夠「懂勁」而階級神明。

練王宗岳太極拳如果不從「走粘」的「引落合出」進入,是永遠不能「懂勁」而階級神明的,所以有志於王宗岳太極拳者,必然要先從「走粘」的「引落合出」開始練起,而不能從其他太極拳「用意不用力、用勁不用力」,也不能從外家「有力打無力」開始練起,這才是王宗岳太極拳的正途。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