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宗岳太極拳的困境鍊我

宗長 葉金山

很多人學太極拳,學了幾十年還學不好,不是沒有明師可教,不是沒有拳理可聽,也不是沒有技術可學,更不是沒有下過功夫,而是他們的腦袋在作怪。

他們的腦袋所思所想,原本就不適合練太極拳,卻偏偏走上太極拳的道路,最後自己的腦袋和太極拳毫無交集,各走各的,永遠也湊不在一起,所以才會學不成祖師拳論中的太極拳。這樣的人不但學不成太極拳,最後還把太極拳打成外家的剛猛拳,順便把王宗岳祖師罵一頓。

要練好太極拳,絕不能好像公園裡某些老先生老太太那般,整天沒事一般悠閒地閉目瞎練,或著糊理糊塗地反覆盲練。要練好太極拳一定要像掙脫困境的獅子一般,用盡技術和心思去練才能練成。

所以家師在和我練缷化倒手時,凝目閉口,心神專注,嚴肅而仔細地,以毫不頂抗的技術,缷去我攻入的每一個動作,從來不會輕忽身為弟子的我,所出的任何一手。

像這樣彷彿受困般地專注於缷化,並不是功力不足未成大師之形,而是內家大師練功用心的真正神情。現在很多大師和弟子玩手全在淺推淺化,練功時,師父餵之不深,弟子走之過淺;表演時弟子攻之不深,師父又化之過淺,練習和表演,都與實戰的重拳深擊有極大差異,實在過於嬉鬧,內家衰弱自其有原因。

王宗岳太極拳是一種「脫困」和「困人」的拳法,不用心於此終身無成。槍家吳殳說:「誘人不如逼人,誘可不受,逼無不受也;以動逼人,不如以靜困人;動則勞,靜則逸也。」這個理論,與王宗岳祖師的拳理如出一轍。

王宗岳太極拳所說的「走」,就是在被困的情況下脫困的技術,王宗岳太極拳所說的「粘」,就是在脫困之後去困人的技術。「走即脫困,粘即困人」脫困與困人是太極拳練習的重心。所以練習時,如果一昧淺餵、淺攻就沒有去困人,既沒有困人,當然也無人會被困;既無人被困,就不必練太極以解困,所以練出來的就不是太極拳,而是其他的拳法了。

學王宗岳太極拳,和學其他太極拳不一樣,學王宗岳太極拳,一定要先預設自己被困住,然後尋求脫困的技術,才能學成王宗岳太極拳。如果練王宗岳太極拳,只依著老師教的標準動作操作,雙方餵勁吞勁淺來淺去,好像進廚房般熟悉而輕鬆,那麼即使練一輩子,也練不出真功夫來。

很多外門太極拳的人譏諷王宗岳祖師:「沾粘連隨不頂丟。」是笑話。他們那裡知道這「沾粘不頂」和「連隨不丟」並不是我們要練出來的功夫,而是被人困住時已經出現的困境窘況。祖師王宗岳要我們這些弟子,預先設定「沾粘連隨」和「不頂不丟」這兩個困境,再從這個困境中,練出脫困的太極拳。

這就像把我們丟在荒林野地及蟲蛇惡獸出沒之處,再和教練一起練習野外求生之技一樣,這「沾粘連隨不頂丟」就是太極拳的荒林野地,蟲蛇惡獸出沒之處,一個人能在這種環境下生存,他就能練成太極拳。

有些以拳腳攻擊為本,嚴禁拿摔的競技者,他們的心裡不認同王宗岳祖師的困境,他們所定的規則,是不允許「沾粘連隨不頂丟」這個困境在競技場上出現的,因為他們嚴禁摔拿,認為別人不可能進得了他身。但是王宗岳祖師認為這是用技時必然會有的困境,我們無法避開這個問題,只有練習解困才是面對現實。

設想你的身手被比你強壯數倍的巨力抱拿而施技,你如何能夠「不要沾,不要粘、不要連,不要隨」?你如何能夠「要頂,要抗、要丟,要離」?

當強壯者以巨力捉拿你來施技時,你頂不開、脫不開,不得已只能在他手中無力掙扎,如此狀況你不就是丟不開、離不去,頂不出、抗不了,不得已在「沾粘連隨」,不得已在「不頂不丟不抗不離」了嗎?

所以誰說王宗岳祖師曾經要人練出這「沾粘連隨」和「不頂不丟」的功夫去沾人去粘人?這「沾粘連隨」和「不頂不丟」的功夫,那裡需要你去練得,你只要伸手讓巨力者捉住,讓他施技就成了「沾粘連隨不頂丟」,王宗岳祖師是一代內家英雄豪傑,何必要你去練這等本來就有的閒事?

所以說,王宗岳祖師的「沾粘連隨不頂丟」,只是一個預設的困境,要你在這困境中練出解困的太極拳。所以說,凡是願意接受王宗岳祖師設定的「沾粘連隨不頂丟」困境的人,才需要練王宗岳太極拳,凡是不願意接受這個設定的困境的人,就不必練王宗岳太極拳。

如果你練王宗岳太極拳,卻自以為很行,當師父的手掌輕輕挨著你的手臂,你卻能夠輕輕把挨點滑動零點幾公分,或者用極微的靭力掤開他讓他的來勁偏斜,或者根本就丟開師父的手不沾粘,像這樣的人不必練太極拳,因為他不喜歡王宗岳祖師的預設困境。

他既已自認用柔靭勁輕輕滑開挨點、掤開對方、丟離對方的挨點,在戰鬥時是絕對可能的,他就不必接受王宗岳祖師這個預設的困境,像這樣的高人,他不必練王宗岳太極拳,即使練了他也不會進入真太極。

太極拳是用王宗岳祖師的「沾粘連隨不頂丟」的困境來「煉」你,讓你脫胎換骨的,並不是你去「煉」太極拳,把太極拳鍊出什麼東西來的。

所以說,如果你設定一個跆拳道或空手道不能「抓拿抱摔」,不能「沾粘連隨不頂丟」的困境,你只要練跆拳道或空手道的困境就好了,根本不必練太極拳。

即使你練太極拳,完全照著太極拳的拳架去打,或完全照著太極拳走粘功法去練,但是你在師父餵勁中,你不接受也不進入「沾粘連隨不頂丟」這樣的預設困境,你常抽離手,你常用微力頂開對方,你認同有力,不認同無力,那麼太極拳的拳架功法就不會去煉你,太極拳就不會讓你明白,在困境中自有弱者的脫困求生之路,而那裡面才是真太極。

同樣的內家招式,同樣的內家功法給一群人去練,幾乎只有少數人能練成,多數人都練不成,最後還懷疑師父偏心,或懷疑同門練了其他其怪功夫。這個問題出在那裡?就在練習者有沒有把自己丟到「沾粘連隨不頂丟」這個荒林困境中去鍛鍊。

很多沒練成太極拳的人,一生不在這困境中解困,反而自己設定了可微頂可微抗可微丟可微離的順境來練習,這樣的順境比那些流汗流血的外家還舒適,這種舒適的溫室,如何能來「煉」你,讓你脫胎換骨成就太極之體?

記得我年少家師在餵勁時,手上極輕極微地送來力量,我彷彿鬆鬆柔柔無聲無息地將家師的來勁用微力攔化出去,換來的卻是「你不怕我哦?」的教訓。這樣的教訓對於想學習無力化勁的我,是有極大的震憾力,是一輩子也不會忘記的當頭棒喝,這也造就了我矢志於接受「沾粘連隨不頂丟」這個荒林困境練出太極拳的心志,而終於悟得王宗岳祖師拳論中的字字珠璣。

相信並且接受王宗岳祖師「沾粘連隨不頂丟」困境,並且完全放掉量,才會出現真正「耄耋禦眾之形」的弱者之形的太極拳來鍛鍊你。凡是帶著力量,不接受「沾粘連隨不頂丟」困境去練太極拳,所找到的就必然是剛猛的強者之術。

所以說想學太極拳的人,必須回答像結婚時神父的問話一般:「你願意在王宗岳祖師預設「沾粘連隨不頂丟」的困境下學習太極拳,再辛苦也不放棄這個困境嗎?」如果你回答:「願意!」那麼你絕對適合練太極拳,也一定能夠練得出色。

相反的,如果你覺得自己是強者,在「沾粘連隨不頂丟」這個困境在戰鬥中很無趣,你的能力也根本不會讓這個困境發生,那麼你最好別練太極拳,因為太極拳不適合你,你練了也不會成為王宗岳祖師拳論說的那種太極拳。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