粘著是太極拳的一貫大法

宗長 葉金山

宗岳門首倡「粘著純熟」

太極祖師王宗岳先生,在《太極拳論》中說:「由著熟而漸悟懂勁,由懂勁而階級神明。」過去武者全都把「著熟」譯為「招式熟練、著法純熟、盤架精熟」,自從宗岳門首先提出「著熟」為「粘熟精熟」之後,引起武術界極大的震撼,除了獲得海內外極多的讚美之外,也引來少數人的強烈責難。

拳論詮釋彰顯武學水平

少數責難者的心態,我們非常能夠諒解。因為「著熟」譯為「招式熟練、著法純熟、盤架精熟」或「粘熟精熟」,正可以顯示出各門派對《太極拳論》的武學水平,而這些又白紙黑字地記載於各家名師所著作的拳論上,永遠無法?去。一旦世人都認同「著熟」實為「粘熟精熟」,豈不是對過去大師們的太極拳理論水平,由質疑而否定。

高深拳理反成惑眾妖言

宗岳門弘揚中華內家武學,全力倡導王宗岳祖師所創的「太極拳」,為的是向世人推介一門獨特,而難得一見的大鬆大柔太極拳武術。太極拳雖然是王宗岳先生所創立的,但數百年來完全不被武術界承認,除宗岳門之外,武術界也從沒有人願意全心追隨王宗岳先的腳步,而發展王宗岳所創的太極拳。因此否定王宗岳先生的各種言論,以及曲解王宗岳《太極拳論》的拳理,早已成為人們先入為主的印象,一旦提出更進步、更高深的拳理,便容易被批評成為驚世駭俗的惑眾妖言了。

「粘著」乃太極拳一貫大法

由於祖師王宗岳在《太極拳論》說:「陽不離陰,陰不離陽。」因此,太極拳的「粘走」技巧,也是一體的。祖師王宗岳說:「人剛我柔,謂之走;我順人背,謂之粘。」,「粘」與「走」雖有「攻」與「守」的差別,但它們所使用的卻都是「粘著之技」。所以祖師王宗岳說:「雖變化萬端,而理唯一貫。」所謂:「變化萬端」是指「粘走」的變化極多,所謂:「理唯一貫」是指「粘走」的道理,完全用「粘著」來貫通。所以「粘著」是太極拳戰技,一以貫之的最大法門。

著熟而後能懂勁;懂勁而後能敷、蓋、對、吞

從這裡可以看出,祖師王宗岳所傳授太極拳的最高法門,也就是太極拳的一貫之道,不是一般人所說的「渾元一氣」,也不是「掤勁走螺旋」,而是階級神明的「粘著精熟」。這一個觀點我們可以從武禹襄的《太極拳四字訣》中完全得到印證,武禹襄所提出的:「敷、蓋、對、吞」其實都是「粘」字的應用。武禹襄說:「此四字無形無聲,非懂勁後,練到極精地位者,不能知全。」武禹襄警告我們,要了解四字訣的應用,必須要先「懂勁」,而祖師王宗岳在《太極拳論》早已告訴我們:「由著熟而後懂勁。」由此可見「著熟」而後有「懂勁」;「懂勁」而後有階級神明的太極拳「敷、蓋、對、吞」四大戰技。因此宗岳門說太極拳的一貫之道不是「渾元一氣」,也不是「掤勁走螺旋」,而是階級神明的「粘著精熟」,絕對是言有所本的。

捨「粘著」而求太極,如緣木求魚

或許有人會說,太極拳的一貫之道就算不是「渾元一氣」,也不是「掤勁走螺旋」,而是階級神明的「粘著精熟」,那又如何?卻不知此事,事關重大,它牽涉到了太極拳的整體指導方向是否正確的問題。宗岳門經常強調,百家太極自有殊異之處,應各自發展互不干擾;因此百家太極拳是以何種法門作為一貫之道,都必須給予尊重,他人也無可置喙。但是追隨祖師王宗岳先生的太極拳後人,其一貫之道則必然是「粘著精熟」。而發願追隨祖師王宗岳的門下弟子,也必以階級神明的「粘著技巧」作為首要修習的目標,王宗岳太極拳,只要通過「粘著技巧」的試煉,其它種種戰技自能充份發揮,如果捨「粘著技巧」而求王宗岳太極拳之最高戰技,就如緣木求魚,了不可得。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