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合格鬥思維下傳統武術有存在的價值嗎?

宗長 葉金山

如果以文化的角度來看,所有的東西只要是人類文明所成就的,都有其存在的價值,包括極少數民族的語言、文字和思維都有其文化的保存價值。

但我們現在所要說的武術存在價值,不是從文化的角度,也不是從運動健身的角度,而是指在武術競爭時代,在「綜合格鬥技」當道的競技時代,一向被人視為不能實戰,卻一直以拳術稱名的傳統武術,究竟還有沒有以拳術方式存在的價值?

其實以「綜合格鬥技」作為最高意識形態指標,用「綜合格鬥」的優勝劣敗價值觀,去逼問任何一門當前存在的武術,辜不論這樣的逼問,合不合於武術的本質,基本上這樣的逼問是極其殘酷的。因為在「綜合格鬥」的觀念之下,全世界任何一門武術,都將會被視為殘缺不圓全的。

殘缺不圓全的武術,不但包含中國傳統武術,也幾乎包含全世界所能見到的所有武術,如拳擊、泰拳、空手道、跆拳、合氣道、散打........等,甚至包括在綜合格鬥技中,以地板技為專長,造成武術革命的早期巴西格雷西柔術,也同樣是殘缺不圓全的,這也使得巴西格雷西柔術,在後期也必須增強立技的戰鬥能力,使自己更圓全。

綜合格鬥技在目前,與其說是一門武術,不如說是一種戰鬥概念。這種戰鬥概念,讓徒手武術從立技競技時代,進入立技與地板技混用的競技時代。所以只要綜合格鬥技「立技與地板技混用」的戰鬥概念被認同,世界上所有現存的武術,如拳擊、泰拳、空手道、跆拳、合氣道........等,便當下成為過氣的「傳統武術」。

因為相對於思想潮流的進步,未能及時跟上思想潮流進步,卻依舊保存下來的,就自然成為傳統的事物了。所以當武術歷史從「殺人時代」,進入「立技競技時代」,那些沒有能夠迎頭趕上競技的武術,諸如形意、太極、八卦、少林系列武術........等,不管當事人情不情願,自然而然就被冠上傳統武術的名稱。

而徒手武術從立技時代,進入立技與地板技混用的時代的今天,拳擊、泰拳、空手道、跆拳、合氣道........等,沒有能夠迎頭趕上「綜合格鬥時代」的武術,不管當事人情不情願,也理所當然地會被冠上傳統武術的名稱,成為類似於舊傳統武術的新傳統武術。

「綜合格鬥時代」的來臨,目前在中國被喊得最響亮的是:「流派不重要,實用是根本。」其實這句話根本不能真切地反應「綜合格鬥時代」的思維;「綜合格鬥時代」的口號應是「流派不重要,能站著打、躺著打才是實用。」

唯有「流派不重要,能站著打、躺著打才是實用。」這樣的口號,才能真正顯示「綜合格鬥思維」睥睨一切不能運用「站著打、躺著打」的所有武術;並且讓那些不能運用「站著打、躺著打」卻妄以為自己「實用」的武術,在這個口號下,見到自己在新時代中,已經和其他傳統武術一樣可憐卑微且渺小的身影。

在「綜合格鬥時代」的意識形態下,觀眾看到像「拳擊、泰拳、空手道、跆拳道、散打....」這類型的立技武術競技,雖然會高喊精彩!精彩!但大部份觀眾的潛意識中,會質疑:「他們為什麼不衝過去,把對方摔倒鎖死?這樣光會拳打腳踢的立技武術,能實戰嗎?」

這種對「立技」實戰能力的懷疑,必會隨著「綜合格鬥」的意識形態與日俱增,絕不會消退。就像過去在「立技競技時代」的意識形態下,很多觀眾會對舊傳統武術的拳架表演,給予大聲喝采,但大部份觀眾的潛意識中,會質疑:「為什麼只表演卻不上場打,這樣光會打套路的表演武術,能實戰嗎?」

所以在「綜合格鬥時代」的意識形態下,不能同時具備站著打、躺著打能力,而只精於立技的武術,事實上已經全部都被邊緣化,成為另一批被視為不善於真實戰鬥的傳統武術了。

這些「綜合格鬥時代」的新舊傳統武術,在「綜合格鬥」意識形態下,目前之所以仍然能夠受到綜合格鬥家的重視,只是因為他們仍然能夠提供作為「綜合格鬥家」的部份養料而已。

一旦綜合格鬥家在競技場內外,吸盡了新舊傳統武術的養料,發展出一套專屬於自己盡善盡美的「綜合格鬥」訓練方式。新舊傳統武術,便會被棄置在「綜合格鬥」的大門外,而「綜合格鬥家」在出場時,再也不會宣稱自己學過拳擊、泰拳、空手道、跆拳、合氣道........這些傳統武術了,這也將應驗了「流派不重要,能站著打、躺著打才是實用。」的「綜合格鬥」意識形態。

辜不論「綜合格鬥思想」是不是正確的,也不管其他武術接不接受,「綜合格鬥思想」確實在這幾年內,震撼動搖了立技獨霸的武術世界,其刺激並且引發武術的巨大革命與改革呼聲。

像「傳統武術」加練「地板技」可以讓傳統武術進步,這樣的思維;事實上早已被「巴西柔術」加練「立技」者所實踐。「傳統武術」加練「地板技」只能讓武者更向「綜合格鬥」靠攏,絕不會讓傳統武術出現生機。

對於所有本非「綜合格鬥」的所有新舊傳統武術,唯一可以保有一息尚存,或起死回生的機會,便是更積極地在傳統中,挖掘過去不被重視,或被遺忘的壓倒性技術,以求在「綜合格鬥技」中,提供更優勢的勝利機會,而破繭重生。除此之外,傳統武術只能回到自己原來的舊世界,沒有任何潮流的生機。

如果巴西格雷西柔術的地板技,並未完全定型,還在進步之中。如果俄羅斯武術「桑搏」,確曾繼巴西格雷西柔術之後,在綜合格鬥技中綻放異彩,受到肯定的。那麼我們就不能輕率地說,經過深化、昇華後的傳統武術,在新的「綜合格鬥時代」會完全沒有機會。

北京晚報曾經報導:「上個世紀70年代,一個天津摔跤手到俄羅斯教徒授藝,沒幾年,就把中國跤改成了“桑搏”。」雖然北京晚報的說法,我們不敢確定是否為真。但是從羅斯教「桑搏」的部份柔化訓練,和柔化技術的用法來看,我們不難看出俄羅斯「桑搏」,和中國摔跤及內家摔技,確實有一絲絲同路的味道。

從俄羅斯「桑搏」繼巴西格雷西柔術成功的例子來看,我們不禁要問,曾經是世界最優秀武術之一的中國傳統武術,其內外家如此豐富而博大的養料,真的會是一無可取嗎?還是因為我們缺乏的是更優異職業武者的投入,以致於技術雖存,卻無法達到傳統武術,原本所能達到的頂峰?或者是我們只是缺乏能夠深入挖掘傳統武術內涵的天才人士,人人只會短視地,從現有老弱武者的表現中,立刻否定傳統的價值?

傳統武術靠交流學習不能重生,必要靠「深化」與「昇華」才能重生。沒有深化再昇華的傳統武術,即使是中日、中泰、中巴傳統武術交流,再怎麼交流也只是傳統加傳統,了無新意罷了。

如果從日本柔術深化、昇華而來的巴西格雷西柔術,仍有深化、昇華的進步空間;而俄羅斯傳統「桑搏」又能夠以自己獨特的姿態,繼巴西格雷西柔術之後飛上枝頭。那不正意味著仍有某種機會,正在等待具備豐富養料的中國傳統武術,在深化、昇華後站上「綜合格鬥」歷史的頂峰嗎?這樣的機會,難到不正是弘揚中國傳統武術的中國武者們夢寐以求的嗎?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