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粘」的「零衝突之持續接觸」與太極拳的三大戰術陣法

宗長 葉金山

王蘭亭太極拳的「粘」,是一種「零衝突之持續接觸」,「粘」不是「沾」;「沾」是把手輕輕觸在別人手上,「粘」雖然也會把手輕輕觸在別人手上,但是「粘」比「沾」多了一個「粘角」。

「沾」是完全以自己為本位去輕觸別人,而「粘」則是依對方的攻防路線,形成一個有標準角度的「粘角」去輕觸別人;所以說「沾」只思考到自己,而「粘」則必須完全順應對方攻守之形和方位,來隨時設定不同形態的「粘角」。

若比喻「沾」是戰技,「粘」則是戰技加臨敵時的方位戰術。所以說,太極拳從「沾」進入到「粘」,就表示已經進入了完成接戰的佈陣狀態。

如果臨敵時,只有「沾」,就表示這支軍隊遇到敵人時,是散亂的接觸;如果進入了「粘」,就表示這支軍隊在接觸時,已經作好攻防的最佳方位佈陣。所以說「粘」比「沾」多了一個「粘角」。這個「粘角」就是作戰時所佈的方位角。

太極拳在合擊作戰時,必須不停地維持「粘角」,以「粘」來控制敵人的攻守形態;如果太極拳的「粘」能夠在攻守中,不斷地連續保持其「粘角」,在完全控制住對方之前絲毫不讓這個「粘角」消失,就等於是自然進入了「連、隨」的狀態,這時候就能夠完全牽制住敵人。

我們在很多武師和弟子所示範的影片中,可以見到一般只會「沾」不懂「粘」的武師,在接觸弟子時,往往是以任意的角度去接觸別人,這種沒有「粘角」的任意接觸,就是一種散亂無方的「沾」;如果遇到高手,進攻或防禦一旦開始,瞬間就會受制於敵人。

由於這些武師的弟子,在這些武師的調教之下,也根本沒有「粘」的能力,所以當然不能夠瞬間控制他們的師父,也因此他們永遠不會發現師父的技術是錯的。這也是一種完全錯誤的太極拳技術,之所以能夠在某些門派內不斷傳播,而永遠不會覺得有什麼不妥的原因。

反過來說,由於對方作出散亂無方的接觸,太極拳便能在合擊時瞬間輕易地控制住他,這也是太極拳可以在接觸的瞬間控制住敵人的原理。

由於「粘」可以瞬間製造不利於敵人的狀況,而控制住敵人,所以「粘」是控制技術的開始,也是控制技術的過程,更是控制技術的結束。所以說,太極拳的「粘」是合擊時最重要的技術,其緊要處有三:

  1. 合擊時如果沒有保持「粘」的「零衝突之持續接觸」,反而會因用力,而衝入敵人的陣營中,被敵人以大打小,完全消滅掉;「零衝突之持續接觸」就是接觸時必須不斷以「粘」來連隨接觸對方,從控制開始到控制結束之間,不能出現任何「衝突的力量」,這個「衝突的力量」過去稱為「頂」。

  2. 合擊時如果沒有保持「粘」而「不脫」,敵人的身手步移動時,我們不但「沾」不住,也「連、隨」不了,這時候就會脫離敵人而犯了「丟」,如此控制狀態就會終斷,也會瞬間找不到敵人的蹤跡,造成敵暗我明的不利狀態。

  3. 合擊時如果沒有辦法時時處處保持「粘」的「粘角」,所有太極拳的基本功夫和招式套路,即使練得異常精熟,也完全正確無誤,在應敵時也會無法應用自如,仍然會處處和敵人的力量卡來卡去或頂來頂去,無法順暢運作,因為「粘」不只是自己的事,更牽涉到對方,這是一定要記得的。

所以說,以小力博大力,以柔制剛的太極拳,一定要在合擊戰鬥中,完全保持「零衝突之持續接觸」而「不脫」,前者就叫「不頂」,後者就叫「不丟」;「零衝突之持續接觸而不脫」,就是太極拳「粘」的真正精神。

所以太極拳如果講「要用力」,就不是講「粘」的太極拳,這種「要用力」的太極拳,無論他用的是如何靈活的「力」,他都不是屬於王宗岳系統的太極拳,也不是屬於楊露禪系統的太極拳,而是其他系統的太極拳。

因為王宗岳和楊露禪這個系統的太極拳,一定要講「零衝突之持續接觸」,不但不允許不小心出現「衝突」,更不能允許接觸之後可以「用力」去形成「衝突」。

太極拳要保持和敵人「不頂不丟」的「零衝突之持續接觸」,身手步就必須依王宗岳祖師的「太極拳十三勢方位術」佈陣,臨敵時才能夠進退有節;所以太極拳一定要熟練攻防的佈陣方法。太極拳的攻防,基本上有以下「三大戰術陣法」:

  1. 口袋包圍戰術陣法:這就是「引落術」,引誘敵人的軍力全面深入攻進我們身體的主軸附近,我們完全撤退,不加以對抗,等到敵人勢盡之後,再用撤退時順勢佈好的口袋陣法,將敵人完全包圍起來,再加以殲滅。這是以「上勢、下勢」等招式為本手的技術。

  2. 迂迴反包圍戰術陣法:這就是「連環術」,敵人的軍力全面攻來,我們的手臂,就順著斜角奇門一邊誘敵一邊跑,然後迂迴繞個半圓或全圓,轉到他手臂的背後,從他手臂的背後反向來包圍他,再加以殲滅。這是以「雙峰貫耳、摟膝拗步」等招式為本手的技術。

  3. 側面夾擊戰術陣法:這就是「串子術」,敵人的軍力全面攻來,我們避開他們的主力,從側面不斷掀挫夾擊他的側翼,再完全加以殲滅。這是以「再按、如封似閉」等招式為本手的技術。

太極拳的「三大戰術陣法」,形成了「三大攻防軌跡」,這「三大攻防軌跡」就是「引落術、連環術、串子術」,「三大戰術陣法」的攻防最高準則就是「零衝突之接觸而不脫開」的「不頂不丟」,這個最高準則就是「粘」;因此「三大戰術陣法」所有的攻防準則,都必須統合於一個「粘」字。

「三大戰術陣法」所有的攻防準則,是以「粘」來整合的,「三大戰術陣法」練成之後,就一定要在攻防中,隨時主動積極地尋找最正確的「粘角」,來「粘」住對方,這就是太極拳在背動中的主動。

從以順應敵人動態的「捨先居後」來看,太極拳是背動的武術;從順應敵人的動態以製造「粘角」來看,太極拳則是主動的武術,所以太極拳在順應敵人的背動中有主動,這個主動就是不斷製造「粘角」來順應敵人。

所以說「三大戰術陣法」可以生出「粘」,「粘」的「粘角」也可以統合「三大戰術陣法」;如果沒有「粘」的「粘角」,這三大戰術就無法整合在一起。所以「粘」是太極拳最高的準則,「粘」是太極拳技擊對戰的根本大法。

在內外核心功法都精熟之後,王蘭亭太極拳和敵人合擊作戰時,「心」與「意」完全只要考慮一個字,那就是「粘」。也就是說太極拳在合擊作戰時,所有的「心神」和「意念」都完全放在「粘」的「粘角」,是否作得對這件事情上。

如果「粘」的「粘角」出偏差了,所有平日已經練成功的技術都會偏差,如果「粘」的「粘角」作對了,所有的核心技術就都能夠正確地施展。所以王蘭亭太極拳,在合擊時「心、神、意、氣」的全部注意力,全都是放在「粘」字是否正確之上,其他的技術就都成為技擊時次要的事,因為這些次要的事,全都會在「粘」之下,自然施展出來。

合擊時只要作對了「粘」,那麼所有自我的技術和與對手的攻防角度,都一定是百分之百正確無誤的,因此能夠獲得百分之百的成功。

所以說,合擊時只要顧好「粘」,你平日練的太極拳功夫,就能夠觸之則圓轉自如,主動幫你作戰,完全不勞你費心去操作身體身手步的任何動作,所以說「粘」也是太極拳技擊提綱挈領的最高技術。

如果沒有「粘」來提綱挈領,如果沒有「粘」來連結「三大戰術陣法」,太極拳的「三大戰術陣法」就無法統合;而「三大戰術陣法」則是太極拳的核心運行軌跡,沒有這三大軌跡,太極拳就無法進行正確的攻防,而「粘」也會完全失效。

所以說「三大戰術陣法」和「粘」,就像錢幣的一體兩面,兩者絕不能分開來談;你不能只談「三大戰術陣法」而不談「粘」;你也不能只談「粘」而不談「三大戰術陣法」,如果你只知其中一面,如果你只懂一面,如果你只講一面,那麼你所了解的那一部份,也絕對不可能是正確的。

太極拳「三大攻防軌跡」中,「引落術、連環術、串子術」又分別有數種較細的不同軌跡。如「引落術」有「上翻肘引落、中平肘引落、下壓肘引落、直線引落、斜線引落、反身引落」等引落軌跡。如「連環術」有「推、托、帶、領」和「小環」等連環軌跡。如「串子術」有「內門入身、外門入身」等串子軌跡。

由於太極拳以「三大戰術陣法」的技術來「粘」的緣故,對方的任何攻防都會被我以「粘角」的角度釘住而受制。太極拳「三大戰術陣法」所形成的「三大攻防軌跡」,可以用來應付武術接觸時的一切變化,所有武術接觸後的任何變化,都完全逃不開這「三大攻防軌跡」的走粘。

太極拳的「三大攻防軌跡」可以隨時隨地找到敵人的「弱點」,而加以牽制,造成敵人全軍受制而崩潰,這就是太極拳最有效益,也最可怕的地方,所以說太極拳要練的東西不多,但是能夠應付的格鬥狀況,卻是全面的,太極拳這種以簡御繁,是其他武術很難作到的。

如果太極拳沒有這「三大攻防軌跡」,太極拳講「鬆柔」或講「大鬆大柔」,就絕對不能進行正確的攻防,也會完全失去攻防的能力。很多講「鬆柔」的太極拳之所以不能用於技擊,就是因為他們的太極拳,不知到有這「三大攻防軌跡」,所以接觸時就只能亂衝亂退,最後反而因「鬆柔」而完全崩潰。

因此有些因技術失落而對「鬆柔」灰心喪志的人,就只好回頭去主張「要用靈活力」,以取代「不用力」的準則,來挽救自己技術的欠缺,如此太極拳就又退回到中國古內家還沒出現之前的「外家」老路上去了。

要特別注意的是,太極拳「三大攻防軌跡」之操作,必須完全以「指領式」進行,絕不可用「湧泉法」來操作,否則會形成假的偽攻防軌跡,所以使用「湧泉法」而宣稱能操作「三大攻防軌跡」者,一定是自欺欺人之徒。

因為太極拳攻防是屬於「懸吊式作戰」,即是以手之懸吊領勁,來帶動身體和步法的運動,因為這種作戰方式,移動速度較靈活快速,身體不會被湧泉強釘在地板上。古內家口訣所謂:「西山懸磬。」即是「指領式」之「懸吊式作戰」來用技,所以太極拳「三大攻防軌跡」必以「指領式」進行攻防,才能達成。

太極拳「三大攻防軌跡」之所以能夠維持不崩潰,還有一個重大的原因,那就是太極拳以「三大攻防軌跡」來操作,能夠將八卦五行的方位「罡氣」,隨時集結於任何一個「沾粘點」上,以提供「三大攻防軌跡」的內勁能源。

所以王蘭亭太極拳除了「三大攻防軌跡」之外,還有一門「罡氣術」,專門訓練作戰時,手部和身形,能夠形成一種可以自由控制的韻律波動,太極拳以這個波動的「上升波」與「下降波」來集結「罡氣」,「罡氣」即為古內家之「內勁」,這種藉韻律波動形成「罡氣」的方法,古內家稱為「如水生波」。

太極拳手上的韻律波動,能夠形成「上升力」與「下墜力」,「上升力」即太極拳的「掀力」,「下墜力」即太極拳的「挫力」;「掀力」和「挫力」,所形成的拳法,就是太極拳「戳」和「砸」兩大基本掌拳;所以我們宗岳門的太極拳基本上只有「戳、砸」兩母拳。武禹襄說:「有上即有下,將物掀起而加以挫之之力。」就是指太極拳「罡氣」的「上升力」與「下墜力」。

王蘭亭太極拳以「三大攻防軌跡」與「罡氣」為核心內功,以「粘」為用,如此即是以王蘭亭太極拳「以核心四術為體,以粘為用」的體用兼備。「以核心四術為體,以粘為用」,形成了太極拳最獨特之「大鬆大柔」作戰方式,這就是宗岳門承傳於王蘭,王蘭亭學自於楊露禪,楊露禪秉承於王宗岳祖師的「大鬆大柔太極拳」。

現在很多人講太極拳「鬆柔」,卻內不知「軌跡罡氣」外不知「沾粘連隨」,因此舉手無方,攻守無度,造成癱軟崩潰,而為人所乘;其等而下之者,便轉以「不武養生」,來掩飾其技法欠缺之荒謬,這是太極拳由於失去技術,造成基因突變的異化、弱化之現象。

其次是,現在很多人講太極拳的「內勁」,卻講成「用力」,完全不知「罡氣」是四正四隅之方位術所生,不是操控肌肉之「用力」;因此接觸後「時時重壓、處處暗頂」,其施技方法,完全是求「力之靈活多變」,簡直與外家無異;這是太極拳由於失去技術,造成退化、返祖的現象。

「鬆柔」太極拳的「弱化不武、返祖用力」,都是因為技術的失落所造成,絕不是「鬆柔」之過。我們宗岳門為了弘揚楊露禪的「鬆柔」太極拳,恢復楊露禪當年「純柔」太極拳,在京城的無敵聲名;因此不斷開放過去絕不公開,也與其他流派理論扞格不入的各種基本技術原理。

我們宗岳門所說的王蘭亭太極拳理,絕大部份和民間武師所講的太極拳理不同,甚至大部份是完全相反而毫不相容;由於王蘭亭太極拳是極為精微奧妙的真傳太極拳,其原理又與一般武術和人們的日常知見完全不同,因此絕不是一時半刻,或初入門徑就能理解。

過去內家武術有「學成者代不過數人」之感慨,現在宗長已經將這些難解的太極拳義理,通過課程化而變得易學易懂,很多師兄的學習,也逐漸獲得顯著的成功,可見「代不過數人」的高牆,已經被我們宗岳門徹底推倒,純柔太極拳的學成,比過去要簡單絕不止數十百倍。

因此門內師兄閱讀拳理,如果一時不懂,也不要灰心喪志,要耐心學習,等到核心四術精熟,再繼續研究「粘」之奧妙,自然能夠徹底精通宗長所說拳理,達到施之於身用之外,都能無不如意的境界。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