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太極拳勢架不發勁的進步性

宗長 葉金山

大體而言,全中國的武術,只有太極拳和八卦掌兩種武術的勢架,在演練時是不發勁的,其他所有的武術,包括外國武術,幾乎全部的勢架都是從頭到尾發勁的。

而太極拳各門派中,也不是勢架全都不發勁的,也有勢架發勁的太極拳,其中以陳家太極拳為代表。

所以太極拳從勢架的發勁與不發勁來劃分,可以分為「發勁太極」與「不發勁太極」。而宗岳門和大多數楊家系太極,是屬於勢架不發勁太極,陳家系太極則是屬於勢架發勁太極。

外家拳的勢架,幾乎全部都發勁,而心意、太極、八卦等內家三拳中,唯獨心意拳的勢架仍保留發勁,所以說勢架不發勁的拳法,基本上是只有內家拳中的太極拳、八卦掌,而太極拳則以陳氏太極拳為例外。

太極拳中,勢架不發勁的楊系太極拳,據說是承傳於陳家太極,但是卻大大地轉變了陳家太極發勁的傳統。楊家太極轉變了陳家太極的傳統,並且一時形成廣大的風氣,這種風氣,甚至讓當時部份首窺陳家太極的楊系太極拳家,堅決認為陳家太極根本不是太極拳。

楊家太極的轉變究竟是受到什麼影響,著實令人好奇。大多數想要眨低楊家太極的對頭太極拳家,都說這是楊家太極為了避免武學流入外族而故意改拳,這個說法也正好故意彰顯目前不發勁的楊家太極拳,是一種有缺陷的太極拳,好藉機打壓楊家太極的心志。

其實我們只要看看,當時和楊家太極同樣名滿天下的八卦掌,也同樣是勢架不發勁,就會發現楊家太極走上勢架不發勁,在武術史上,並不是孤獨的,也不是創舉的,但的確是革新的、先進的、進步的。

我們這樣說,並不是說楊家太極拳,勢架不發勁是受到八卦掌的影響,而是說楊家太極在發展的過程中,可能也發現了楊家太極想要通往階級神明,所應該要走的路,因此便毅然決然徹底揚棄了陳家太極的舊思維,勇敢地邁向勢架不發勁的道路上走去,當然也因此走出了自己的風格。

內家走上勢架不發勁的道路,其實是一種進步而不是退步,是一種進化而不是退化。我們從內家三拳出現的先後順序來看,最早出現的心意拳,仍保有勢架發勁的特徵,而最晚出現的八卦掌,就是勇往直前,毫無畏懼地向著勢架不發勁的道路前進。

晚出的八卦掌證明了勢架不發勁,是中國武術史的新趨勢,中國內家武術確實是從勢架發勁,走向勢架不發勁的進化道路。所以楊家太極走上勢架不發勁,確實可以說是擠身當時時代的尖端,可惜楊家弟子甚少以武學理論,闡明自己之所以揚棄陳家太極的學術理由;加上楊家太極,因為承傳於陳家太極,而有逐漸被陳家太極取而代之的趨勢,這也使得楊家太極走向勢架不發勁的道路,被認定是楊家太極不能用於戰鬥所以才被陳家太極逐漸淘汰取代的原因。也因為如此,勢架不發勁,被反對楊家太極者,認為是楊家太極拳錯誤、無用的退化的主因。

我們已經從中國內家武術發展的進程,指出太極拳和八卦掌脫離傳統武術的勢架發勁,走向勢架不發勁,在武術史是是進步的,是進化的。而楊家太極逐漸走向勢架不發勁,其實是一種回歸太極拳王宗岳祖師法門的必然。

我們猜測楊家太極拳有很大的原因,是因為從王宗岳祖師的《太極拳論》和《十三勢》中,參悟了太極拳理而走向勢架不發勁的道路,雖然楊家當時可能誤認《太極拳論》和《十三勢》是武當道士張三丰的著作,但是楊家受到《太極拳論》和《十三勢》的影響而揚棄了陳家太極的勢架發勁,是極有可能的。

因為王宗岳祖師的太極拳理論,就是「人剛我柔,四兩拔千金,極柔軟」的大鬆大柔太極拳。這樣的太極拳,絕不可能是勢架發勁的太極拳,因為只要手上帶勁,動作帶勁,走粘帶勁,就根本不能練成階級神明的「人剛我柔,四兩拔千金,極柔軟」。 內家武術走向勢架不發勁的道路,在武術史上是一種先進的進步思想,也有內家武學為追求階級神明,而走向勢架不發勁的歷史必然性;但是歷史未必是進步的,像人類追求文明進步所經常遭遇的挫折一般,武術歷史的發展也有可能倒退到蒙昧的力鬥時代。想要力挽狂瀾,讓太極拳走向勢架不發勁的先進進步思想,除了要有堅毅無比的大無畏心志之外,最重要的是必須對太極拳走向勢架不發勁的歷史和學理,有比一般人更高、更深入的認識。

中國所有的內外家武術發展,是先有原始的力勝武術,才有我無所能的弱勝強武術;是先有勢架發勁的武術,才有勢架不發勁的武術。

中國內家武術的發展中,比心意拳、太極拳還晚出現的八卦掌,也是一開始就大步的開闊姿態,走向勢架不發勁的道路。

勢架完全不發勁的武術,象徵著武術由外家而內家,由淺淡邊緣的內家,而逐漸形成深化的中心內家。因此勢架不發勁的武術,是中國武術發展的另一個大嶽奇峰,它將自己和其他所有發勁的武術,徹底劃分開來,甚至有逐漸將內家武術中,至今仍停留在勢架發勁的武術,隔離到外家武術世界的趨勢。類似:「勢架發勁的是外家拳,勢架不發勁的才是內家拳。」這樣的學理,已經暗潮洶湧地在部份武者口中出現,極有可能會逐漸流傳而被許多人所接受。

勢架不發勁的內家武術,隨著技術與理論的深化,事實上已經徹底擺脫勢架發勁的其他內外家武術,並且在武術精神和歷史淵源上徹底切割開來,成為兩個完全相異的武術世界。我們可以說勢架不發勁的武術,和勢架發勁的武術已經不具有血統和道德的關聯,甚至根本不具有蛻變或轉換的關係。

因為勢架不發勁的武術,有其自身的開始基點:「勢架鬆柔不用勁」;勢架不發勁的武術,已不再需要透過,也不能夠透過勢架發勁的武術作為基礎訓練。

隨著內家武技術與理論的深化,勢架不發勁武術的「勢架鬆柔不用勁」,已經逐步進入到宗岳門所提出的,更深一層的「大鬆大柔」,至此勢架不發勁的武術,便更加地堅信勢架不發勁的武術,不但不再需要透過,也不能夠透過勢架發勁的武術作為基礎訓練,甚至連勢架發勁的武術想要轉化成不發勁的武術,都被視為不可能。

也就是說,勢架不發勁的武術,和勢架發勁的武術,已經成為二元而絲毫不可能交集的世界,兩者之間已經不可能透過交流溝通來提昇自己的武術。由於技術的強烈差異,他們彼此之間,已經不再具有能夠貢獻對方的絲毫價值;雙方技術和理論的強烈差異,終會使得善意的溝通,必然成為毫無意義的爭論和對抗。

這是因為勢架不發勁的武術,和勢架發勁的武術,兩者已經具有完全對立的基本教義,任何試圖在兩者之間尋求平衡,和試圖透過同時學習,而達成兩者圓融的努力都將徹底失敗。

勢架不發勁的武術和勢架發勁的武術,隨著技術和理論的深化,已經成為二元不可能交集的世界,這兩種武術勢必要徹底割離彼此之間的所有關聯,包括情感的、血緣的、承傳的、誰強誰弱的、交流的、論辯的、競技的所有關聯,成為毫不相干的武學,各自走向自己的寬廣世界。

因此初學者進入太極拳的世界時,必須先清楚地了解自己要學的是勢架發勁的太極拳還是勢架不發勁的太極拳,因為這是兩個完全沒有交集,也不可能融合成為一家的太極拳世界。

勢架不發勁的武術,是比勢架發勁的武術晚起而進步的,武術從勢架發勁走到勢架不發勁,對中國武術而言,是一個極大的、革命性的突破與創新。

所謂的革命性,就是說架不發勁的武術,完全打破過過去所有武術勢架的價值和功用,重新建立起一個全新的,完全不相同的價值和功用。

勢架不發勁的武術,在武術觀念上至少有以下四項突破與創新:

一、勢架運轉,改以走粘的訓練為主導。

勢架運轉,不再以發勁打擊為主導,改以進行走粘的訓練為主導,大大增強了合擊控制敵人的能力,使得貼身作戰的合擊技巧,向前大步跨越。

二、放棄運轉軌道上的螺旋力發勁方式。

勢架發勁的武術都是以一個勢架動作,作為一次發勁從開始到結束的整個螺旋運動發勁過程。勢架不發勁的武術,徹底放棄運轉軌道上的發勁,也就是去除了螺旋力,改成圓化直發的直線發勁,如此完全去除勢架的動作慣性,利於攻守靈活轉變,減少動作的可偵測性,並且增加了打擊成效。

三、把一個勢架切割成千萬個勢架。

勢架不發勁的武術,由於放棄運轉軌道上的發勁,因此勢架運轉的過程中沒有運動慣性,使得勢架過程中的每一個點,都可以靜止獨立存在,並且可以自由地向各方向進行發勁攻擊,徹底達成了太極祖師王宗岳所說的:「粘即是走,走即是粘;陽不離陰,陰不離陽;陰陽相濟。」這種攻即是守、守即是攻、百技合一,攻守合一的獨特戰技。

四、開筋展脈的直線發勁,取代整個式架運動的螺旋發勁。

勢架發勁的武術以一個勢架動作,作為整個發勁的起和始;勢架不發勁的武術,發現了以開筋展脈,大鬆大柔便可以簡單達成發出強勁的夢想,於是發勁練習便不再需要藉重整個勢架運動來達成。

勢架不發勁的武術,在訓練的過程中,發現了控制技巧的價值,也發現了先制而後打的合擊技巧,更發現了不必透過整個勢架來發勁的祕密。於是不斷地修正自己的勢架,調整自己勢架訓練的目標,以期達到無有缺陷、無有凹凸處的圓全戰鬥形態。

雖然勢架不發勁的武術,由於許多門派理論和技術的不完整和錯謬,而顯露出無堅剛內勁可用的窘境,這種情形在太極拳中,尤其顯著;但是勢架不發勁的太極拳,只要用心遵循著祖師王宗岳先生的太極拳理論,作到武禹襄所說:「極柔軟然後能極堅剛」的教導,就能夠練出極堅剛的內勁。

太極拳家如果仍然懷疑勢架不發勁的歷史進步性及革命性,而徘徊在勢架帶勁的邊緣,不敢大鬆大柔,其武學技能終究要退化到尚未昇華前的勢架發勁世界。

經過了三個篇章的分析,武者們一定會了解到,勢架不發勁的武術,並不是像那些修習勢架發勁武術的武者所說,是因為勢架不發勁的武術,不懂、不會勢架發勁武術的「發勁技術」才變得鬆柔的。

勢架不發勁的武術,其鬆柔是因為他們發現了不用力發勁的技術,因此不再採取以勢架來完成「螺旋發勁」的技術,因為他們認為「螺旋發勁」的發勁技術,必須用一個很大的勢架動作才能完成,實在太耗費時間,而且耗費的氣。

勢架不發勁的武術,之所以能夠成功,其中還一個重要的原因,是發勁技術的大步進步。只要略懂發勁的人都知道,一個初學者學習發勁時,必須用很大的動作、很長的時間、以及很大的氣力,才能完成發勁。即使用很大的動作、很長的時間、很大的氣力所完成的發勁,往往成效也不好。

但是一個經過正確鍛鍊,精熟於發勁的高手,他的發勁動作會變得非常小,小到似乎不必用到腿,不必用到身體,甚至不必大大地擺動手臂,只要輕輕一轉腕,就把別人發摔出去;而他發勁的時間也極短,也不必用肌肉或身體旋轉所形成的力量,便能達到很高級的發勁。

雖然高手精妙的發摔動作,也是從很大很長的動作中練出來的,但是卻是用其他更精妙的功法動作練出來的,而不是用勢架練出來的,尤其更不是用一些具有錯誤動作的發勁勢架練出來的。 所以勢架發勁的武術,經常引以為傲、視為絕技的勢架「螺旋發勁」發勁技術,對勢架不發勁的武術來說,其實是味同嚼蠟,不但毫無吸引力,更是避之唯恐不及的。

所以對勢架不發勁的武術來說,用勢架練習發勁已經是完全沒有必要的。何況發勁的勢架,由於無可避免地具有勁力的慣性,這對於聽勁的技術來說,根本是一個嚴重的違害。

凡是聽勁,必須要鬆柔不用力,在安靜中才能偵測到敵人力量的方向,一但勢架中因為發勁而形成力量慣性,不但無法聽到別人的勁,更會被別人聽勁,這是一個很危險的缺點。

所以勢架發勁的武術,必然會走向偏於分擊的技術,而遠離合擊的道路。勢架發勁的武術,由於在勢架中發勁而形成力量慣性,想要走上太極拳分合並用,能夠分擊,又能夠精於合擊沾粘連隨,敷蓋對吞的大鬆大柔戰技,是完全不可能的。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