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太極拳的粗用和精用

宗長 葉金山

明.吳殳《手臂錄中》記載:「滄塵子曰:"身勢有真有假,交槍之後,因用而成者,真者也!"」。

所謂的「用法」之真假,唯有生死的搏鬥,才能證明。但是習武的過程,絕不是一個生死搏鬥的過程;習武是透過了解、練打、餵打、同門競技的連續過程來達到「用法」之真的。

當我們學習太極拳時,首先要了解太極拳應敵時的打法,譬如太極拳會出拳嗎?太極拳會出肘嗎?太極拳會用膝踢嗎?太極拳會用腳踢嗎?太極拳會用擒拿嗎?太極拳會用摔跌嗎?太極拳會用鎖制嗎?太極拳是綜合以上全部的打法,還是只使用其中幾種打法?太極拳又是怎麼應用這些打法的?

我們問太極拳是怎麼應用,意思是問太極拳既然是一門獨特的武術,它在使用以上的打法時,和其他武術有沒有不同?有沒有特別優異的地方?如果太極拳應用以上打法和其他武術沒有不同,也沒有特別優異,那麼太極拳就沒有學習的價值。

可是,問題是所謂的「用法」之真假,唯有生死的搏鬥,才能證明,而太極拳事實上無法用生死博鬥來證明其可用。所以太極拳必須透過「練打、餵打、同門競技」等一連串過程,來證明其用法之真假。

太極拳過去最為人所垢病的是以「拳架」之「練打」為重心,浪費了一生的時間在爭論拳架的正確與否,卻只是拿前輩的拳架來作為衡量的標準,並不是以「餵打」和「同門競技」的可用作為標準。

所謂的「餵打」就是當學習者在練習某一動作時,教學者不作極正確而有殺傷力的攻擊,而是帶有些微偏差而不造成傷害的攻擊,讓學習者能夠在不受傷害的情況下,慢慢練出能夠應付反敵人擊毫無偏差而具殺傷力的攻擊。

學習者經過教學者長時間的「餵打」訓練之後,才能夠熟悉太極拳招式的真正應用方法,如此才能夠進入「同門競技」的訓練,讓雙方在門派規則內盡情地訓練防禦和打擊。

一般太極拳所謂的「體用」,所指的「用」大部份是一個勢架(招式)的應用。譬如單鞭、白鶴亮翅、雲手........等勢架的用法。其實這種用法是屬於「粗用」,而不是「精用」。

所謂的「粗用」就是整個勢架雙手的應用,所謂的「精用」是勢架單手的應用。太極拳單手的應用,是極為重要的,如果不知道單手的用法,不增強單手的用法,在雙手應用時,兩手往往不能同時發揮相乘的威力,有時候甚至其中一隻手會不知不覺減弱的攻擊的效益。

所以太極拳在「精用」練習時,要確實熟知勢架中的任何一個單手,是不是有在發揮最正確作用。譬如我們用「倒攆猴」摔倒對手,如果是粗用雙手去摔,只要揉掌技術略通,很容易就可以用揉法破壞對方架構,將對方摔倒。但是如果一直都是粗用雙手去摔,往往不能夠練出完全不用力的摔法。

這時候就必須以單手精練,譬如「倒攆猴」出手後回收的托掌動作,光是這個托掌,就必須精練。最好的方法是雙方馬步對立,餵者在對方肩上抓把,然後吞者以單手內托的方式,以托掌輕沾輕粘對手,再托揉對方抓把的手臂,另一隻手則完全不用,利用沉肩落空、順勁切割揉、扣後二指(用併指龍爪,不用全掌抓)、退、轉、換重心、沉、蹲落、上托、起身等步驟,迅速托倒餵者,並且讓餵者倒地後,在地上打滾旋轉兩圈為上。

像這樣的單手托摔,就是一種精練的方式,而不是整個勢架的粗練。經過精練後的托法,可以讓身手步完全配合真用,練成小托大托都精熟,技成後還可用於制鎖的境界,這種托法如果和另一手的揉法配合,那摔跌、擒鎖的功力和打擊的技術就會更強。

現在我們看到一般「倒攆猴」的回收托掌,幾乎都是只當收拳用的,完全沒有發揮太極拳托掌應有的技術,非常可惜。而一般人托的應用則只限於托開敵肘,用另手進攻而已,這樣的托掌是絕對無法更深入的。

太極拳的動作極其精微,勢架中雙手的每一個手法,連手指一動,都有其攻守的「真用」,而且能夠在應敵時完全用上,但是如果不能在「餵打」時,真正正確有效、有威力地施用於餵者,即使系出名門、講用講到天花亂墜、分析技術到經絡毫毛,鍛練內氣到血肉骨髓,境界通達到虛空妙境,也全是離用空談的繁瑣太極,欺人之技。

太極拳能用,首先要遠離虛妄空談,能應用於各種「餵打」,其次要能應用於「同門競技」,最後才能談到「實戰」。太極拳之用,不可空談、不可粗用,要能精用,唯有能精用各種身手步法者,最後才能真正發揮太極拳階級神明之妙用。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