鬆柔太極拳以柔術製造對方鬆柔

宗長 葉金山

「鬆柔」不是太極拳的專利,很多武術都講鬆柔,但大多武術所講的鬆柔是「剛柔並濟」的「鬆柔」,不是純粹的鬆柔,是「有剛有柔」的鬆柔,不是真正的大鬆大柔的鬆柔,更不是像王宗岳方位太極拳這種「柔術式太極」所說的「柔術式鬆柔」。

「柔術式鬆柔」和「剛柔式鬆柔」這兩種鬆柔是絕對不同的;柔術式太極當然只講鬆柔,怎麼可能會去講剛呢!所以柔術式太極拳的「鬆柔」和「剛」是絕對不放在同一個天平上學習的,所以王宗岳太極拳只學習「極鬆柔」以積成「極堅剛」,而不學習「極堅剛」以鍊成「極鬆柔」,更不講「剛柔並濟」。

太極拳講「鬆柔」越講越徹底,講到連「剛柔並濟」都逐漸不再提起了,而太極拳中講鬆柔講得最徹底的,是以宗岳門為標竿,宗岳門講王宗岳太極拳的鬆柔,講到「大鬆大柔」,講到連其他太極拳鬆柔中還僅僅保留的「掤勁法」都完全不用而用「分掌法」取代,所以王宗岳太極拳,已經完全脫離「剛術太極,剛柔術太極」,而成為真正「柔術太極」了。

「柔術式太極」和保留掤勁或剛勁的「剛柔式太極」是完全不同的太極,甚至嚴格地說已經是截然不同的武術。王宗岳太極拳是「柔術太極」,所以王宗岳太極拳所講的「柔術式鬆柔」和其他武術所講的「剛柔式鬆柔」,兩者所講的「鬆柔」,其內在義涵也是完全不同的。

一般人心目中的「鬆柔」,大多只是停在全身不用力這個簡單的基本概念,這種「鬆柔」不是戰技性的鬆柔,也不是宗岳門所說「柔術太極」的柔術式鬆柔。非戰技性與非柔術性鬆柔,一旦用於技擊,招式便免不了要僵硬起來,反而成為剛式武術了;真正王宗岳太極拳技擊所講的「鬆柔」,其實是一種柔術戰技,是一種必須透過技術學習才能懂的柔術,不是只要身心放鬆這麼簡單的事。

很多練武的人完全不相信鬆柔,甚至對鬆柔惡言相向,那是因為他們的鬆柔概念,部份只停留在身心不用力這個簡單初步的概念上,而他們的鬆柔技術也可能是屬於「剛柔式」的鬆柔技術,而非「純柔式」的技術,所以他們腦海裡完全沒有柔術式太極的概念,足以讓他們了解柔術式太極拳所講的鬆柔,所以他們才會對鬆柔有牢不可拔的歧見。

宗岳門講拳,首重誠信,不會說一套做一套,更不會宣傳一套,教學或技擊又用另一套,假使我們所講的是虛假不一的,是說柔卻教剛,或教剛柔並濟的,必定會被遠道辛苦來學習的弟子唾棄。所以宗岳門在道場上,是真真實實以完全不用力的大鬆大柔,來進行摔打拿踢的太極柔術訓練的,宗岳門也也因此贏得了弟子的長期信任和尊敬。

即使大鬆大柔技擊的真實性已經如此落實,我仍然不斷要求學生不要和別人爭論「剛」與「柔」的是是非非,因為對方如果完全不具備鬆柔的太極拳柔術戰技基礎知識,或根本不具備任何柔術的鬆柔戰技概念,或者他是一個「剛柔式太極」的支持者,我們是絕對無法和他溝通的。

鬆柔如何用於「引、落、合、出」的「走、粘」,鬆柔如何產生「推、托、帶、領」的「內勁」,鬆柔如何用於「摔、打、拿、踢」的身手步攻守,這些全都是鬆柔的技擊柔術,一個人如果沒有這些鬆柔技術的概念,我們也是無法告訴他任何有關鬆柔的事情的。

凡是要了解一件事情,一定要先具備可以了解這件事的很多基礎知識,俗話所謂:「夏蟲不可語冰。」就是說夏蟲因為只生活在夏天之後便死亡,所以夏蟲的腦袋裡,絲毫沒有水可以凝成固體冰的相關概念,所以要牠相信有冬天,甚至有冰的事情,是絕不可能的。

所謂「太極拳的鬆柔」這句話,就是說這種鬆柔是和太極拳技術並存的,這種鬆柔也不和形易拳、八卦掌、甚至其他內外家拳法並存,因為它就叫做「太極拳的鬆柔」。形易拳、八卦掌、甚至其他內外家拳法所用的鬆柔,必是分別專屬於形易拳、八卦掌、以及其他內外家拳法的鬆柔,而不是太極拳的鬆柔。

「柔術式太極拳」的「鬆柔」之所以可用,前提當然是這種武術必須是真正的柔術式太極拳技術,如果不是柔術式太極拳的技術,柔術式太極拳的鬆柔當然不能夠被這種不是柔術式太極拳的技術使用。所以說如果自己所練的不是柔術式太極拳的技術,卻去批評太極拳的鬆柔不能用,這是毫無道理的。

相反地說,凡是不能夠運用鬆柔的太極拳,只有兩個可能。一是它或許名為太極拳,卻根本不是柔術式的太極拳,而是剛猛式或剛柔式的太極拳或其他拳法,所以無法使用太極拳的鬆柔,這種情況只能去改學真正柔術式太極拳;二是它的確是柔術式太極拳,但它的太極拳技術不充足或有偏差,所以才無法使用太極拳的鬆柔,這種情況只能去學習和修正自己的技術。

凡是技術必有它的標準要求,各種百工技術都有一定的要求,才能達成它的技術。柔術式太極拳的鬆柔,絕不是像很多人所想那樣,全身放鬆就可以了事,絕對必須有標準的技術規矩,才能達成。

就像剛猛的拳法,必有一定的技術規矩來使用剛猛;剛柔並濟的拳法,必有一定的技術規矩來使用來使用剛柔並濟;柔術式太極拳的拳法,當然也必有一定的技術規矩才能使用鬆柔,如果沒有這些技術規矩,或少了部份規矩,就不能達成了。

關於太極拳鬆柔的誤解很多,其中最嚴重的就是把鬆柔和太極拳十三勢柔術技術分開來談,完全不知道太極拳講的鬆柔是一種戰技性鬆柔,是一種柔術;一般人總是誤以為只要身心放鬆,像在躺床上放鬆,或躺在澡盆裡放鬆就可以了,根本不知道還要有太極拳的技術來配合。

在鬆柔的技術中,還有一項是屬於高階心法性的概念,過去從沒有人講過,我們也不太愛對外講,因為光講大鬆大柔就已經被千夫所指了,如果再講下去豈不是要招來更多怒罵。

不過現在情況不同了,經過我們的努力宣講,與實際教學證明,現在已經很多人對太極拳大鬆大柔的可用,已經略有認同了,至少不再像過去那麼反感了,所以我們已經能講更深入,更高階的鬆柔戰技概念。

那就是所謂的「鬆柔戰技」其實不是只有自己鬆柔就好,還要利用技術造成敵人的「鬆柔」,這就是我常講的:「柔術太極就是自己一定要大鬆大柔,更重要的是讓敵人變鬆變柔。」

王宗岳太極拳這種柔術,有合擊的攻擊和分擊的攻擊;太極拳在合擊中,是「吃軟不吃硬」的,合擊是「專聽軟處打,製造軟處打」的,所以和敵人合擊接手時,要找敵人的軟處攻擊,或用盡技術讓對方變鬆變軟,不可以讓對方有機會剛硬起來,施技時更不可以在有意或無意間,不小心把對方弄剛弄硬,否則遇到高質量的對手,合擊就完全不能用了。

一旦對方剛硬起來,即使有太極極鬆柔的戰技,也有時候會完全用不出來;因為強壯剛硬的敵人,原則上是預設為強壯剛硬到拿不動摔不倒的,只能轉換用分擊來打;剛硬的敵人非常不利於用合擊來打,合擊是不打剛處的,分擊才是打剛處的。

「太極拳的鬆柔,不是以自己為目的,太極拳的鬆柔,真正而且最大的目的,是在利用或製造對方的鬆柔。」這是王宗岳太極拳的鬆柔最高要求,所以我們在合擊時,要竭盡所能避免讓對方僵硬或剛硬起來。

太極拳不只為自己而大鬆,是為對手而大鬆。所以我們不頂抗對方來力,以免因頂抗而造成對方出現頂抗力;所以我們不用掤勁,以免掤出了對方的掤勁。所以我們不要讓對方有著力點,以免對方出現結構力。

更重要的是接手或擒拿時,不可以幫助對方翻筋轉骨,以免對方手上出現硬勁,所以我們在接手或拿人時,絕不隨便扭折壓痛別人關節;我們也不側壓對方筋骨,以免對方因不舒適而產生硬勁;我們在合理地順勢彎折對方關節時,也不可以硬將對方關節壓緊,以免對方因受壓疼痛而產生硬勁。

特別要提醒的是,很多流派武術強調擒拿敵人時,要緊緊折壓對方關節,讓對方痛得哇哇叫才厲害,才叫做正確施技,如果不壓痛對方,往往被批評為不痛不癢或技術不良,卻不知道緊緊折壓對方關節讓對方疼痛,會讓對方變僵硬,同時也會造成自己僵硬,這樣的技術,在自己人喂勁對練,或技擊時對抗筋骨比自己衰弱的人還行,一旦實戰時遇到筋骨比自己強壯的人,是根本沒有效用的。

所以拿人時,自己三關三節要鬆活,也要讓對方的三關三節鬆活,拿摔時攻擊重點不在對方的關節,而是在對方的腰,所以拿人關節千萬不要重壓重抓,要己活人活,以免造成對方僵硬,自己也跟著僵硬起來。

我們在合擊攻擊時,只可以用小到幾乎完全無力的飄浮鼓盪動作,去順勁敷鎖對方的鬆柔關節,如果對方的手上三關三節,三處都根本沒有鬆柔之處,這時候表示對方非常僵硬,就放棄不拿,而用分擊改攻其他部位,此時對方正處在極度僵硬中,分擊會變得更好施展。

在合擊攻擊時,自己要保持大鬆大柔,除了不頂抗對方之外,更要以技術避免對方變僵硬而產生硬勁。要讓對方全身變成鬆鬆軟軟,變成有力無處著力,讓對方變成一動就鬆軟好打。

所以說太極拳不是只有自己大鬆大柔,更重要的是要讓對方變鬆變柔,所有太極拳的合擊技術,其實都是用這種方式在進行的一種柔術。太極柔術的運用,就像蚊子叮咬人一樣,一接觸時,蚊子就會先注入利於吸血的酸液,讓人的皮膚變得柔軟好吸血;太極拳也是這樣,一接觸時,就用鬆柔的酸液找到對方的軟弱點,或將鬆柔的酸液滲入對方體內,讓對方的剛體產生質變,形成軟弱的缺陷,以利於我們的攻擊,所以太極拳一定要練出大鬆大柔的酸液,好在接觸時滲入對方,讓對方變得軟弱無力。

很多人初次接觸到太極拳,會覺得自己的力量完全用不出來;這就對了,太極拳就是要讓對方的力量出不來。但是對方的力量出不來有兩種形式,一種是用硬力或內勁擋住對方,讓對方的力量出不來,一種是大鬆大柔讓對方無法形成著力點,這樣對方的力量也出不來。

用硬力或內勁擋住對方,對方會形成硬勁,對方一硬了,就不好拿不好摔,就不能使用合擊的技術,所以太極拳選擇了後者,就是選擇用大鬆大柔讓對方的力量出不來,這樣對方就會變得軟弱無力,這樣就會好拿好摔好打好踢。

合擊時對方如果是百鍊鋼,我們要像蚊子叮人先用酸液一般,用鬆柔技術讓他變成繞指柔;如果對方害怕變成繞指柔,因而不小心把自己的百鍊鋼弄得又僵又硬,我們就放棄合擊,轉換技術使用分擊來攻擊他;讓他想鬆柔也不行,想剛硬也不行。

相反地說,我們太極拳柔術,練大鬆大柔,除了要用鬆柔找到對方弱點,以及製造對方的軟弱之外,由於我們長期在鬆柔中,習於不斷反覆重組自己的結構並且施展技術,所以我們在鬆柔時,較不易被對方破壞結構,而且能夠在鬆柔中保持或迅速恢復結構,施展技術。

一個武者如果平時不練習在鬆柔中施技的技法,一旦不小心露出鬆柔就會成為弱點,所以很多人在技擊時,一鬆柔結構就被破壞了,甚至無法迅速重新組合結構來反擊。鬆柔對雙方來說,本來都是弱點,但是對於不練鬆柔的人來說,更是不利。

練鬆柔就像下水練習水中戰鬥,由於雙方都怕鬆柔,就像怕入水打鬥一樣;練鬆柔的人就像經常在水中活動,所以常年習於水性,一旦戰鬥時順勢把對方也拖入鬆柔的水中,對方就會因為不習於鬆柔的水性而吃虧。

王宗岳太極拳要大鬆大柔,其中有一個重要的因素,就是王宗岳太極拳明白,鬆柔其實不只對對方不利,對自己也極為不利,也就是說鬆柔其實對大家都不利,所以更要徹底適應自己在鬆柔時的技擊狀態。

很多人以為練鬆柔太極拳的人,是笨到完全不知道鬆柔有弱點,於是他們把練鬆柔的人當笨蛋,經常懷著自以為是的好意,挺身以救世主的姿態,陳腔濫調地拚命告訴練鬆柔的人,鬆柔和功夫的高低沒有關係,鬆柔會癱軟無力,鬆柔是有危險的,鬆柔是沒有技擊之用的。

其實他們錯了,真正懂得練鬆柔柔技的人,就是因為知道鬆柔對自己和對敵人都非常不利,不但知道,而且完全清楚而且徹底明白,自身處於鬆柔時容易受到破壞的危險性,因為他們自己就是這樣抓住和製造敵人鬆柔弱點的;所以他們才要在平日練拳時,隨時隨地習慣在大鬆大柔之中施技,以免技擊時,一不小心出現鬆柔就暴露出弱點,而受到攻擊。

「在鬆柔中修練,以免自己在鬆柔時敗北」這就是鬆柔修練者的基本的心境,因為他們了解無可避免的鬆柔,會在技擊中忽然顯現而害苦自己。主張鬆柔者練習鬆柔的原因,就像每天入水去了解水性,慢慢嫻熟水中的活動方式,日後就不怕落入水中,更能夠在水中游刄有餘一樣,其實這是一種極為睿智聰明的實況學習方式,但是卻經常被不明究理的人,鄙視為愚蠢。

所謂以柔克剛,是以大鬆大柔,找到或製造對方剛硬的弱點來利用,無論對方有多堅剛,只要鬆柔技術用對了,由於對方的剛體是靠三百多個人體的大小骨節組合而成,極容易敗形,一但敗形,就不容易快速重新整合結構,在猛烈技擊狀態下,或在鬆柔技術刻意破壞下,或因為對手技術的干擾導引下,很容暴露出其中的軟弱缺陷。

為了要讓對方露出軟弱點,或變鬆變柔,變得軟弱無力,而不會把對方弄剛,自己一定要先大鬆先大柔;為了不讓對方產生硬勁,自己一定要完全鬆柔不用硬勁;不要掤對方、不要翻轉對方筋骨、不要側壓對方關節、順壓也不硬壓或痛壓對方關節、不要頂牛不要對抗對方,遇到硬處另聽鬆處攻,遇到全硬改分擊;這些都是太極拳合擊技擊最重要的技術,這也是練太極拳為什麼要大鬆大柔完全不用掤勁的原因。

其他如宗岳門道場上所傳授的移身磨背,可以讓移動力不會衝入體內,這樣就不會僵住身體;移步旋轉,可以避免煞車造成僵硬;以腰盪腳可以避免跨步生出拙力;以腰盪手,可以避免跨手生產硬力;平行疊臂而拿,可以延長捕捉時間,避免捉拿時間太短促,造成過度緊張而生硬;握持要圓扣,可以避免姆指生硬,摔跌別人時姆指卡住因疼痛而不知不覺鬆手;拿人要鬆活自己和對方的腕肘肩三關三節,使自己和別人都能夠曲伸自由,這樣可以避免忽然被對方硬力牽引;拿人時要輕握輕持,如掌握活生生的小雞雛,這樣可以讓對方不知不覺自動別翅受制;一定要先順勢粘之後才能夠施技,不能不順粘就立即施技,以免逆取強攻;要順對方移動形勢而攻,才可以借力打力;所有的動作都要以鼓盪方式進行。

鼓盪是太極拳技擊的內勁威力來源,盪轉時最重要,單手盪看虎口,雙手盪看中間;一定要練到能夠「盪體轉向」,讓內勁全部從丹田小腹部位以氣盪形態湧出,而形於手指;下盪摔人時不可以用跨手之力,要兩腳底先一虛,再輕輕彎腰盪出雙手,這樣內勁才能像大樓崩塌般壓跨對方;........。鼓盪而動,要鬆柔到讓整個身形像風一樣吹過,要像水一樣波動。這些全都是為了避免自己犯僵硬,以致造成對方僵硬,而要求要自己先要做到的技術,也是王宗岳太極拳柔術的重要技法。

記住拳架大鬆大柔,技擊時也完全一樣大鬆大柔,不能練時鬆而用時硬,鬆柔練法和打法是完全沒有差別的,練用有差別,或練了不能打,就是不了解技術,或技術錯誤或技術偏差,這點在道場上已經不斷驗證,絲毫不用懷疑。

除非你練的不是太極拳,或練的太極拳技術不精確,否則太極拳的合擊就是這樣鬆用柔用的。所以太極拳在練的時候,都一定是要鬆鬆柔柔的,並且完全不用硬力。

太極拳是門精闢艱深的學問,是一門精湛博大的學術,不是在公園或操場上隨便學學幾年拳架,或自己躲在家裡想像或上網討論一些用法,就能夠弄懂的,大部份練太極拳的人都過度看輕太極拳這門學問,以為太極拳只要簡單粗糙的拳技和粗淺的理論,就能夠練成,所以他們才會憑自己想像,或上網討論,或在公園或學校那些粗糙的拳架和粗淺的拳理中,磨掉了自己的前程,甚至以偏見誤導了別人。

學柔術式太極拳,不要怕被譏諷為軟弱無力,因為我們是人,只要保持完美的結構,在最柔軟中自能生出最堅剛的威力;更不要迷信肌肉力量,不要聽信外門人士曲解祖師爺王宗岳先生說的「四兩拔千斤」,而糊塗地強調至少要用四兩肌力;柔術式太極拳摔打拿踢不需要用四兩肌力,因為對方是人,人根本不可能有千斤重,所以連四兩肌力也太多了,四兩肌力不可以學,更不可以用,學了用了,你就找不到也學不到可以不用肌力的鬆柔技術。

就像你不能學騎蠻牛的技術,來學習騎快馬一樣;你不能一邊學用四兩力的技術,一邊追求鬆柔太極拳的技術;這樣是永遠追求不到也學不成的。

鬆柔不會誤人,偏差錯誤的鬆柔技術才會誤人。只要你學習正確的不用力太極拳技術,讓太極拳回歸成柔術,就可以找到用大鬆大柔施技的技術。所以正確的不用力太極拳的技術,是非常重要的。不會正確的不用力太極拳技術,鬆柔是根本沒有用的,這也是很多人被鬆柔所誤的原因。

技術之外沒有鬆柔,所以不要拋棄技術去談鬆柔,更不要用錯誤的技術去談鬆柔,要用正確的不用力太極拳技術,才能了解,才能談鬆柔的用法。

只要是真正太極拳技術的鬆柔,就是能夠應用於技擊的柔術,沒有真正的太極拳技術就沒有鬆柔,沒有技術的鬆柔也無法使用,更會害慘自己,鬆柔和柔術太極拳不用力技術是不能分開的。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